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仙侠> 凤逆山河

更新时间:2019-01-12 00:58:26

凤逆山河 连载中

凤逆山河

来源:落初文学 作者:落草大仙 分类:仙侠 主角:季常,楚幽

小说主人公是季常楚幽的小说是《凤逆山河》,本小说的作者是落草大仙创作的武侠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公主会武术,谁也挡不住,小公举变身女魔头,二话不说就是干!听说国破家亡很可怜?不存在。楚幽凭栏而立,抿唇轻笑:“没有什么是一顿老拳解决不掉的,如果不行就两顿。” 展开

本书标签: 武侠 穿越女强 逆袭

精彩章节试读:

“看看李驷那边是什么情况。”

“这密密麻麻的树林子,根本看不见人,能看出什么情况?”

“喏。”季常指着不远处林中冒起的炊烟说道,“看到没有,有烟的地方就是李驷驻军之处。”

封白羽挠挠头道:“有烟的地方多了,哪个是?”

季常深深地望他一眼说道:“都是。”

封白羽从他的目光中感到一丝丝不易察觉的鄙视,摸着鼻子说道:“我早就知道都是,就是考考你。”

“哦?”季常道,“既如此,那有劳封将军帮我数一数,李驷身边总共有多少人马?”

“啧,你这不是废话,十万嘛。”

“你怎么知道?”

“这还用说,一早就说是十万嘛。可以咯,”他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摇摇头,“有些人啊,只有三万人马,还都是老弱病残,这还是死乞白赖讨来的,这架可怎么打哟。”

季常不禁垂目低笑:“你倒有趣,好像没你的事儿似的。”

“可不就没我的事儿。”

“那我让你来是干什么的?”

“哎,这就不好说了。”封白羽抱着手臂翻个白眼,“诚然,你封大爷的确武艺高强,那也不可能一个人挑十万啊,这个道理想必你也明白吧?”

“当然。”

“所以说啊,反正是要输的,我就负责逃命的时候拎着你跑路就完了。”

“哦,你是觉得我让你随军是为了关键时刻用来保命的?”季常揣着手臂,眼睑微微低垂,仿佛看着地面有仿佛没有,他的眼眸很浅,却又像雾里的寒潭,让人有些难以捉摸。

封白羽挠挠脖子:“不然呢?”

季常叹口气拍拍他的肩膀,揣着手下山去了。

第二天。

季常命军队原地不动,十人一灶按时造饭。

封白羽打量他一眼:“不走啊?”

“去哪儿?”

“打架啊!”

“打的赢吗?”

“打不赢。”

“那为什么要打?”

封白羽张张嘴,又闭上,哑口无言。

第三天。

封白羽伸个懒腰走到季常身边:“还不走?”

“打的赢吗?”

“得,算我没问。”他又想了想说道,“可是打不赢,你一直耗着也还是打不赢啊,难不成你耗着耗着就能耗下天兵天将来不成?”

季常笑了笑说道:“人生无常,说不定我命好。再说了,你看现在,大伙不是也不着急吗?”

第四天,季常下令十五人一灶,继续原地不动。如此延续了三四天,有些士兵开始坐不住了,抱怨之声渐起,原因很简单,十五人一灶,稍稍晚一点儿就没得吃了,一连三天如此,总有一些人要饿肚子。

可接下来依旧如此,越来越多的人心怀怨怼,封白羽看着置若罔闻的季常有点同情,有点无奈:“我说,实在不敢打就撤了吧,何必难为自己?”

“你以为我不敢打?”

“不然呢,现在耗得粮草都要不够用,士兵们怨声载道的,你可别说这是你的计划吧?”

“我要说是呢?”

封白羽撇撇嘴,摆明了不相信。

“怨声载道不好吗,不是好过一潭死水吗?最近我还听说,有人提议兵变,干脆砍了我脑袋。”

“原来你知道,那你准备好拿你脑袋怎么办了吗?”

“当然。”季常笑道,“我全身上下最金贵的就是我这颗脑袋,既然将士们意见那么大,明天改五人一灶吧。”

“就……就这样?”封白羽挠挠头,“这就是金贵的脑袋瓜子里想出来的主意?”

“是啊。这样我的脑袋不就保住了吗?”季常那单纯又坦诚的眼神再一次让封白羽无话可说。

半晌他说道:“要打就打,不打就拉倒,一直憋在老窝里算什么事儿啊,真憋屈。”

季常笑了笑没说话,连封白羽都已经开始坐不住了,想必营中的士兵也该坐不住了吧。

已经十五天了。

季常在距离营寨不远的半屏山腰驻扎,一蹲就是半个月,其间经历了两场大雨,四场小雨,山路泥泞,要不是季常早命人将粮草辎重挪到干燥处,只怕真的要断粮了,更别说每天还能一顿不落地按时造饭。只是按时归按时,季常却始终跟锅过不去似的,有时十人一灶,有时五人一灶,有时甚至二十人一灶,变化无常到令人发指!

终于,军营里开始频频传来将士们的怨声:“赶紧打完赶紧回去吧,跟着个不会打仗的穷酸,比死在战场上还烦!”

季常想,是时候了。

这天,季常依旧下令五人一灶,但是不知为什么,封白羽依稀觉得今日的气氛有些不同往日,但究竟有哪里不同,他有点儿说不上来,只是依稀觉得耳根子格外清静些。

“嗯?今天怎么好像没听见有人骂你?”封白羽问道。

“骂够了自然就消停了,何况我已经跟大家解释过了。”

“什么时候?”

“今早你还睡着觉的时候。”

对于这一点封白羽表示理解,因为他从来不会跟士兵们一起按时起床,在他看来,自己只要负责关键时刻把季常扛回去就够了,根本不需要练兵,既然不需要练兵,那他干嘛要早起床呢?

他百无聊赖地搅着锅里的白粥说道:“其实吧,你最金贵的不是脑袋,是你的舌头。可是光有一条舌头没法打架啊。”他颇有些忧愁地看着季常,“老狐狸,你说,你到底行不行啊?”

他虽然没有点名指姓,但季常隐隐觉得,他这话是说给自己听的。

“你在叫我吗?”他问道。

“不然我叫谁?”

“行与不行,也只能暂且这么耗着。对方有十万军,我只有三万,硬碰硬肯定是要吃亏的。”季常不紧不慢地说道。

“那你等着又能怎么样?能等到他自己退兵吗?”

季常停下手里的动作说道:“要是能这样那当然最好,但是应该不太可能。”

“我发现你这人废话特别多,行不行一句话,你要实在害怕,我干脆半夜潜过去宰了他算了。”

季常愣了愣说道:“你还别说,最初我知道自己只有五十人的时候还真想过这个办法,就是有点儿冒险,毕竟是十万人马,万一被发现了,累也能累死你。”

“那就一直等着?等老天爷收了他?”封白羽揶揄道。

季常听出他话里的讽刺也不生气,只笑道:“快了,老天爷不收他,他迟早也会收了自己。”

猜你喜欢

  1. 武侠
  2. 穿越女强
  3. 逆袭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