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言情> 朱雀案

更新时间:2019-01-11 19:03:09

朱雀案 连载中

朱雀案

来源:落初文学 作者:晨木里 分类:言情 主角:挽歌,扶嬴

小说主人公是挽歌扶嬴的小说叫《朱雀案》,本小说的作者是晨木里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一个是罪臣之后,却天姿聪颖,心机深沉,掌上游杀伐决断,握东晋半壁兵权。一个是少年拜相,却身在庙堂,心系青山,一怒可朝堂覆,一静使天下安。然,一场政治联姻,一桩朱雀迷案,两人生命交缠。她不知,三年倾慕,寸阴若年。他却知,芳心他许,魂断梦牵。最终,朱雀锈,夕雾断,谁还能一眼望尽朱雀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三杯酒着实是到了她的极限。

但若是此刻她就这样倒下,恐怕正中王嫣落的下怀。

强忍着胃里的灼痛和阵阵眩晕,她艰难起了身。

“哟,桓大人是怎么了?”

碧儿也学着那王嫣落的语气怪里怪气地问。

她深吸了口气,使自己看起来不至于十分狼狈,轻声道

“我身体突然不适,就不陪各位了。”

说完,一手摸到弄苒的手臂准备离席。

王嫣落眼珠一转,叫住了她。

“桓大人留步”

她脚步一滞,用余光瞧了一眼。

眼下,她实在是没有任何多余的力气再去同人周旋。

“你还想怎样?”

弄苒叉腰气恼道。

“碧儿,去。”

那碧儿丫鬟应了声是,后姗姗来到扶嬴身前,将一枚艾草香包递了上来。

她盯着香包,浓稠的艾草味使她皱起眉。

王嫣落的声音又在碧儿身后响起。

“怎么说今日也是天中节,这枚小香包就送给大人讨个彩头”

弄苒一捞便将香包收入袖中,瞪了眼那狗仗人势的碧儿后,搀扶着扶嬴慢慢走了出去。

她二人走后,座中只见王嫣落主仆笑得洋洋得意,却无人瞧见,长亭也似掩面轻笑。

好不容易出了大殿,她已经完全支撑不住,将整个身子都倚靠在弄苒身上。

胃里翻滚烧灼不说,晕厥感也愈加强烈起来。

她紧锁着眉,觉得脚下踩着的砖都如同云般软绵绵的。

“姑娘,你坚持一下,我给你喝些醒酒茶。”

弄苒将她扶到一无人的亭子里,让她先靠着栏杆,自己则准备拿出早先准备的醒酒茶。

可她向腰上摸了个便也没找见,心中暗叫一声不好。

醒酒茶刚刚定是被她顺手放在了殿里,而方才又走得急忘记拿了。

“姑娘,你等我一会儿,我这就去给你取来。”

眼下她哪还听得见弄苒的话,只觉得手上一空,整个人只得以栏杆为支点,才勉强站稳脚步。

夜风袭来,吹得她稍稍缓了些神过来。

她一手扶着栏杆将身体支起,一手抵在额头,头低低地埋在胸前。

“阿扶?”

谢沉檠不知何时突然出现在她身后,正想要查看她的情况。

她闻声,猛地抬起头又晃了几晃。

回身,眼神阴郁地瞪住他。

“你住口!”

他被吼地一怔,随即又挑起眉静静听她说下去。

离开了栏杆,她的身形才堪堪稳住,就缓缓抬起手来指着他愤慨道

“你也是来刁难我的”

“阿扶你醉了”

他靠近几步,想要拉住她摇摇欲坠的身子。

“走开!”

她将手一挥,挡开他伸过来的手。

可下一刻,她自己却又猛地扑了上去。

她的双手掐住他肩上的衣服,狠狠将他向后推去。

他没有反抗,也没使力,只是双手护在她的两侧,不使她摔倒。

咚的一声闷响,他的背脊撞在栏杆上。

停住,竟是她直接把他推坐进了围栏下的长板里。

且还压住了他的腿,似怕他逃了一般。

她眯着双迷离的眼,自上而下俯视着他,又向前挪了几分。

隐隐月色之下,他的嘴角微微勾起,倾耳拭目地盯着身上的人。

他没想到有朝一日她会如此主动地扑过来。

虽然是醉酒,不过醉了酒的阿扶,力气大得不止一星半点。

看着她这副凶悍的模样,看来桓三姑娘所言非虚。

她沉吟片刻,凝眉,不耐烦道

“你们为何都要与我过不去?说了不胜酒力,竟然还以人命相要。”

“是,她们都该死。”

他认真地应着她,眼里闪过一丝阴蛰。

“是该死,还有你!”

她的手举起来,又重重在他肩上点了点。

“我?”

他扬眉问。

“就是你,你明明就知道我绣艺不佳,却还要我绣荷包给你,不是有意刁难是什么!”

她气愤地声讨着他的罪过,说到动气处一双手还不时地在空中挥舞几下。

望着她泛着红晕的双颊,一时间他竟觉得喝醉的阿扶实在可爱。

她一边抱怨,一边又在衣袖里面翻起来,嘴上还不听念叨着

“去了何处?明明就在这,明明就……”

她将衣服扯得有些凌乱,忽从她袖间掉出一个淡蓝色的小荷包。

那荷包上似乎还用粉色的线绣了些什么东西。

悄悄拾了起来,他瞧了眼,眼中笑意又加深几分。

“阿扶可是在找这个?”

本还茫然寻找的她听见他的问话,定睛瞧了瞧,含糊道

“还我!”

可连荷包的边角都还没碰到,她便彻底失去了意识。

身子一软,直接滑进了他的怀里。

他一手收起荷包,一手从她腰上一揽,紧紧将她拥入怀中。

颇有些失落道

“怎么突然就睡了?”

“谢大人?”

弄苒抱着醒酒茶出现在亭子外,诧异地望着亭中举止过分亲昵的两个人。

她家的姑娘似已完全失去了神智,软软地倒在谢沉檠的怀里。

甚至一只手还将他的衣领扯开大半,嘴上又喃喃自语,不知说了些什么。

可谢沉檠的脸上却十分平静,尽管衣衫已经被扶嬴拉扯得有些不成样子。

本是一个相当尴尬的场面,却瞬间被身后一道女人惊悚的尖叫声划破此刻的寂静。

他将眉心一皱,无意间似乎嗅到一丝若有若无且十分古怪的清香。

弄苒瞠目向后望去,醒酒茶险些脱手。

前方灯火通明处,好像已经乱作一团,此刻寂寥的夜幕中尖叫声此起彼伏。

弄苒探究半晌,惊道

“这声音……是王嫣落!”

等她回头再望向谢沉檠时,他已将怀里人打横抱起。

复又脸色阴冷地低唤一声雀芜。

雀芜应声而至。

“查明原由”

“是”

雀芜几个闪影,挤进人群。

而弄苒此刻有些忐忑,因为谢沉檠正用怪异的眼光盯着她。

“大人……”

他阴森地开口。

“有一事,恐怕弄苒姑娘需要知道了。”

山雨来前,狂风不停席卷着江面几艘单薄的帆船,顷刻间铁青色的暴雨夹着阵阵滚雷汹涌袭来。

忽而,一道强光在她的身后划过。

紧接着震耳欲聋的雷声响起,似要将天穹撕裂。

她就站在风雨里,背脊不住地颤抖,脚下是怒号翻滚的江水。

耳边除却雷雨之声,还有一片锥心刺骨的哀嚎。

道道银光闪烁将这夜空照亮,泪水混着冰冷的雨水在她脸颊滚落。

又是一道惊雷,蓦然间物换星移,她的身体坠入寒冷的江水中。

江水翻腾着一浪接一浪地朝她压过来,似要将她吞没。

她奋力地挣扎,呼唤,可江水不断灌入口中,如同刀子一般割着她的喉咙,呛得她说不出话,只感到身体在慢慢下坠。

渐渐的,她的力气全部用尽,意识也开始模糊,一双惊恐的眼睛逐渐茫然,暗淡。

裙摆在水中起伏盘旋,墨色的长发缠绕在她指间,她的身体在一片混沌中徐徐地沉陷。

突然,一束光透过水面,照在她的脸上。

她看到那抹光,恍然间如同抓住了一丝希望般朝着那道光竭力挣扎。

可是浪潮实在太大,一口凛冽的江水灌进口中……

榻上,她大力地喘了口气,猛地睁开眼。

胸口还在剧烈地起伏,她瞪着惊恐的双眼望了半晌,才渐渐看清眼前熟悉的摆设。

本想起身,可下一刻头痛袭来,五脏六腑也都如同被火灼过般,难受异常。

紧紧阖上眼,她扶住了太阳穴。

脑海里面苍白一片,醉酒后的事犹如石沉大海,完全没了印迹。

“姑娘……你醒了……”

弄苒似乎是从角落里走出来的,吞吞吐吐,不敢直视她。

“昨日,发生了何事?”

她摇了摇沉重的脑袋问道。

“昨日?昨日不就是姑娘喝醉了,之后什么也,也没发生……”

察觉出弄苒语气中的异样,她蓦地抬起头,又仔细地审视着不远处战战兢兢的人问。

“发生了什么?”

被她这样一盯,本就心虚的弄苒吓出了一身冷汗,如此便更加无法对她有半句谎言。

更多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穿越女强
  2. 古代言情
  3. 短篇美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