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玄幻> 伪装成隐士高人

更新时间:2019-01-12 05:19:36

伪装成隐士高人 连载中

伪装成隐士高人

来源:落初文学 作者:清蝉子 分类:玄幻 主角:培风,培安娜

小说主人公是培风培安娜的书名叫《伪装成隐士高人》,本小说的作者是清蝉子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培风某天突然被“隐士高人系统”砸中了脑袋。这下好了,他开始了隐居深山伪装成隐士高人的日常,偶尔下山帮助失足指点迷津……自古隐士出高人:培风曾跟随药王孙思邈游方行医,与五柳先生采菊东篱下,和大唐豪放女隐士结为“道侣”……培风说:谁说隐士要低调,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暴发户培家那个花花大少——培风要出家了!

消息最早是从江南地区影响力最大的娱乐媒体《江南花边社》传出来的,人们当然不信,要知道在这个娱乐至死的时代,为了吸引眼球,媒体什么流量爆点造不出来。

以往,大家都把花边社的新闻当成茶余饭后的笑料来看。更何况,江南老百姓都知道培家这对暴发户父子的德行,完全是两根特立独行的“搅屎棍”。

培家这对暴发户父子,老子名叫培根。没错,他对外一直标榜自己和英国文艺复兴时期的大哲学家同名,借此抬高自身的文化品位。

其实,谁都知道,培根这个江南商业大亨作为名副其实的暴发户,一向穿最贵的貂,一身金链子、大手表,就差一天三顿小烧烤了。其实,不少与培家有商业竞争的同行私底下都用同名的“烟熏肉制品”来恶心培根这个“得志便猖狂”的暴发户老财。

与培根这根商业搅屎棍不同的是,儿子培风更是人送外号“桃花公子”,色胚一个,走的是另一个路子,典型的金玉其外、败絮其内。老子穿最贵的貂,儿子就搂最细的腰。

据说江南最灯红酒绿的“花街柳巷”都有培风这位纨绔公子的踪迹,每月都能在花边社上露上足足半月的脸,是江南娱乐欢场的“常客”。

所以媒体报道说培风这个花花大少要出家,以后要戒财戒色、四大皆空了,还不如说他要从良搞基来的现实,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不过随着越来越多的江南媒体及知情人士的现身爆料证实,事情逐渐明了。有人说培风为追求江南豪门淑女鱼思渊被拒,受情伤看破红尘了;还有的说培家要与江南上流世家慕容家联姻,培风受不得政治婚姻的绑架,不想当吃软饭的小白脸,一气之下出家为僧了……

各种说法有鼻子有眼,随着时间的推移,江南老百姓逐渐开始相信,培家这个花花大少失踪,真的是因为和慕容世家联姻问题,看破红尘剃度出家了。短短两三天时间,整个江南街头巷尾都传遍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

江南,烟花三月,春寒料峭。

培家客厅,富丽堂皇。

今天是培风离家出走后的第一天!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做如是观。”

此时大金链子小手表,一身貂皮的暴发户培根大亨正拿着自家儿子培风留下的纸条大发雷霆。

旁边金发碧眼的外籍女助理培安娜正一字一句解释纸条上《金刚经》里这四句著名偈语的释义,看起来着实有些不伦不类。

“这小混蛋,有种和老子断绝父子关系!还给老子掉书袋,钻进女人裤裆里拔不出来的混账,还敢拿出家来威胁老子,也不瞅瞅他自己的德行。安娜,现在就断绝他每月的账务开支,有种就永远别回来!”

培根晃着脖子、手上的金链子,气的手指发抖,直接把那纸条撕碎走出了客厅。

“好的,培根先生。”

一旁的助理培安娜优雅地点着头,她知道培根先生只是一时恼怒,肯定还会有下文,谁让培风是培家三代单传的独苗呢。

没错,培安娜她正是培氏集团聘请的高级助理之一。培根为了防止别人说他培家暴发户行径,特意从英伦岛国招聘的高级外籍助理,借此彰显培家的文化品位。

培安娜是她为自己取的中文名字,姓氏用的是培家姓氏,为了纪念她从剑桥毕业后第一份跨国工作。

其实,她是个十足的“中国通”,最喜欢华夏传统文化,大学钻研的就是中华文化研究课程,尤其最喜欢唐诗宋词等汉学文化,若不是她的外貌迥异,单凭她日常说话举止,绝对会被人当成是纯正的华夏人。

此时的培安娜身形挺拔,一头齐肩的泛金色长发,身上的职业助理装让她的身材更显丰腴,看着院子里气急败坏的培根先生,她的蓝色明眸如一汪清潭,似乎能倒映出培风那个混不吝、常在她身边晃悠的小色胚。

“安娜,备车,我要先去慕容家商议婚事,然后我们回一趟培家寨去追那臭小子!”大大咧咧的培根先生仍在院子里大声咆哮。

“好的,先生。”

培安娜耸了耸双肩,慵懒地眯着冰蓝的双眼,她知道培根是嘴硬心软,绝对不会放任培风这根独苗不管的。

这不,嘴上刚说不闻不问,转眼就去慕容家给那小子擦屁股,还要亲自回老家把培风给劝回来,要不然未来的订婚宴少了主角,再好的戏也唱不转。

她忽然明白了华夏成语“虎毒不食子”的真正含义。

培风离家出走后的第二天!

培根坐在他这辆豪华房车,连夜赶往秦岭深处的老家培家寨,同行的还有慕容水心,这个培风名义上联姻的未婚妻。

为了遮羞,培根着实付出了一些商业利益,才与高高在上的慕容世家的掌权家主慕容明珠商定好,正式确定两家姻亲的消息。

这次培根请求慕容水心也跟着来劝解培风,也有自己的小心思,先让培老太爷看看自家的孙媳妇,过过目,也是确定慕容水心的身份。

房车平稳滑行,窗外风景飞速倒退。培安娜并没有招惹心烦意乱的培根大亨,而是小心翼翼服务着慕容水心这个培家未来的“少夫人”。

即使以她女人的眼光也不得羡慕,这个才上大二的音乐天才少女绝对不辜负古典文化中“冰雪佳人”的赞誉,坐在窗外浏览风光的慕容水心有一种清净如连、人淡如菊,可远观不可亵玩的感官。

“这次我要让那个臭小子后悔,我给他找来这么一个漂亮媳妇,他还敢玩出家,反了天了。水心,以后这臭小子就交给你教训了,任打任罚!”

培根先前还是一脸怒气,扭头对着名义上的“儿媳妇”却是一脸赔笑,这“翻脸速度”不亏是纵横江南商场的大亨。

“嗯”

冰雪佳人微微点了下头礼貌回应了下,但谁也不知道她藏在桌子下的手却不自觉地攥住了手心,说不上是委屈、愤怒还是,暗自欣喜?

貌似,培家只有培风这一根独苗,还长歪了。

也许,自己要把握机会了!

其实,培根大佬回乡这一路上并不寂寞,少不了培风那一干子闲得无聊的尾随而来的损友富二代们,培根并没有计较,相反还支持他们来劝解自家那个混账小子。

例如被《江南花边社》某期连同培风这个桃花公子一起被推上头条、臭名昭著的江南“四大贵公子”都跟来看热闹。

沈家挥土如金却独具商业头脑的“聚宝公子”沈大公子沈复,自诩为女中豪侠却独爱百合的“巾帼公子”夏家三小姐夏长青,出身书香门第却不爱走寻常路的“辩机公子”文家二公子文是非……

这一群数十位富二代们,听说培风赌气准备出家为僧,立马开着豪车来凑热闹,甚至在朋友圈悬赏看谁能先拍到培风剃度楚家或披袈裟的糗图,回去好吹嘘一把,当然也吸引了不少江南媒体纷纷前去,只是都跟在暗处盯梢,不敢像这群江南的富二代那般招摇。

培风离家出走后的第三天!

陕西南部,老家培家寨。

远在秦岭深处的培家寨山川也为初来乍到的培安娜、慕容水心以及一干富二代们展现了它的波澜和秀美。

陕南北靠秦岭、南倚巴山,汉江自西向东穿流而过。南北过渡的气候条件以及秦楚文化融合的人文特征,一直有“秦风楚韵”之称。

培家寨毕竟还有人烟气息,再往后就是人迹罕至、丛山峻岭的原始森林,远望去高耸入云,层峦叠嶂,而就近数十里山脉上的三教庙就是此行的目的地,正是培风为自己选定的出家“风水宝地”。

这个消息的来源正是培老太爷,培根的老父亲。培老太爷说,三教庙因为早年年久失修几乎废弃,现在只有一个老和尚和一个收养的小孩子,过着自耕自足的隐世生活。

因为培老太爷年轻时曾与老和尚有一桩香火缘分,因此才推荐培风暂时去那里躲清静。

午后,整装待发的培根一行人从培家寨吃饱喝足后准备进山。当然那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狗仔媒体都被培根的保镖以家丑不可外扬的原因拦住了上山去路。

山路崎岖,只有依靠人力步步攀爬,这让一些富家公子哥吃足了苦头,若不是为了上山看培风笑话,绝对不会来此遭罪。

不过,今天的三教庙显得格外热闹些。

日暮时分,培根一行人才来到庙宇山门前。

苔痕上阶绿,皲裂的青石板一阶阶蜿蜒而上。远望破破烂烂的山门,依稀可见儒教文庙、佛堂塔庵、道家清宫三座破旧、独立的庙宇,正呈品字布列。

此间的三教庙历史源远流长,虽然名不见经传,但道教、儒教、佛教三教合一、互相容纳、相得益彰的宗教特性还是让庙宇蕴含了独特魅力。

此时,在葱郁树木透过的夕阳映射下,斑驳的暮光跳跃,混合着远处飞流而下的瀑布美景交相辉映,整个庙宇有种不一样的宁静恬淡。

此刻,众人走上山门的台阶。

赫然映入眼帘却是山门一侧合抱古树下的一个小道士,他身着青色破烂道袍,大约有七八岁光景,面容唇红齿白的,一手握着扫帚清扫落叶,一手握着书籍观看,分外入神,直到培根一行人走近叫喊,小道士才回过神来。

“你……你们……找谁?阿弥陀佛”

小道士仓促间双手合十,似乎是第一次见这么多人,有些怕生,说话结巴。

“这小家伙有趣,身穿道袍却念佛,还做和尚的合十礼。小道士,培风在这出家吗?”

爬得气喘吁吁的培根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辩机公子文是非的老毛病又犯了,挤眉弄眼地冲着小道士回了个合十礼,先声夺人直接打趣起小道士来。

众人虽然也在窃笑,但不得不服气文家书香门第的见识,连文是非这个“杠精”对佛道两家都有所涉猎。

“师父,师父,有人找上山了。”

小家伙似乎被众人的嬉笑声吓住了,直接把扫帚和书籍一扔,撩起小道袍就快速逃进了山门。

“大家先别闹,找培风那兔崽子要紧!”

培根喘着气一脸复杂地揉着额头,手上的金链子晃荡的叮当作响,有些生气。一群富二代也不敢玩闹的太过,毕竟正事要紧。

“培风,在哪呢,出家玩上瘾了吧,是你这小子飘了,还是我们提不起刀了?”

“小疯子,别怪我们喊你外号啊,这次我们可是亲自来接你回家了!”

“培风这娘们性格,磨磨唧唧的,你不在我们江南四少‘三缺一’,名头都不响了。”

……

原本古风盎然的山门顿时响起一阵“鬼哭狼嚎”,尤其以沈复、夏长青还有文是非这三个顶尖富二代带头边走边吆喝,顿时打破了山林宁静,激起了不少归家飞鸟。

惹得培根徒翻白眼,不过想想儿子这二十年放任自流,还是和这些混账小子在一起的多,也许这次真的起到劝解效果也不一定。

培安娜跟着慕容水心亦步亦趋,看到她弯腰捡起小道士扔掉的那本古书,摩挲着书页翻了看了半天,封面上的《道德真经》四字分外夺目。

“难道她也信教不成?”

培安娜不解地摇了摇头,抬头见前面的“大部队”已经消失了山门里,不见了踪影,赶紧提示她跟上。

此时,斜阳渐浓,日近黄昏,云入山岫,飞鸟入林。

等培安娜陪着边走边看书的慕容水心进入庙内,突然看到了正中央文庙前的燃灯石塔前最啼笑皆非的一幕!

只见石塔前左右挂着一条红色横幅,上面写着“纪念桃花公子培风出家之欢送晚会”大字样,语气十分调皮。

身材魁梧的两个富二代一左一右举着条幅,还有两个夏长青带来的小姐姐像模特一样,高举着“恭喜、“出家”两个牌子,站在石塔两侧高台阶上,模样一点也不淑女。

台阶下,沈复、文是非、夏长青三个江南最臭名昭著的贵公子正架起一个高个青年,拽着拉扯他站在条幅下,身旁还有数位公子哥跟着瞎起哄,脸上全都带着幸灾乐祸的表情,根本无视青年的死命挣扎,闹着要拍照留念,现场哄堂大笑,完全成了一出闹剧。

“培风,你就别挣扎了,我们都等这一刻都等两天了。”

“今天这事要是不拍照,等会我朋友圈发什么”

“等一下,我觉得应该给培风换一身大红袍才好。”

“咔嚓,咔嚓……”

台下,手机连续响起快门声。

“那人就是……培风吗?”

不远处,培安娜第一次听慕容水心说起一个完整句子,少女的音调十分动听,短短几个字如远处的瀑布坠落清潭溅起水花,叮咚作响。

“是的,其实我对华夏人比较脸盲,但培风少爷额头有个红色的观音痣,我记得很清楚……”

培安娜给少女解释,无奈摆了摆手,脸盲算是她在华夏为数不多的缺点,在她看来华夏人都长差不多,只是她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慕容水心下一句话秀的头皮发麻。

“他,其实,长的真的挺好看的!”

哎呦喂,原来你这个姑娘竟然是外貌协会门下啊。

培安娜再三盯着条幅下的培风,瞅了又瞅,这个一直晃悠在自己眼前的小色痞真的好看吗?

没错,那高个青年正是离家出走的培风。

他正穿着一件白色亚麻汗衫,一席宽大长裤,不同于周围富二代们光鲜亮丽的现代服装,确实为他平添了一股无法形容的魅力。

他额头中间印堂处有一个浅红色的观音痣,一双桃花眼富有神采,似勾似引,人面如桃花,若不是培风现在是一脸生无可恋的绝望表情,颜值绝对扛得起“桃花公子”的称号。

“我说,够了吧,快放开我,你们从哪里弄来的条幅!”

“啊,拍的差不多了吧,别再拍了,贼鸡儿丢人。”

“无语大和尚,无求小居士,赶紧搭把手,快救救我!”

……

培风被折腾的一脸了无生趣,印堂的观音痣因激动变得十分嫣红。

培安娜这才注意到,一旁和培根先生站在一起的是一个胖乎乎老和尚,尤其是他的白色眉毛比较长,弯曲下垂,搭配着身上穿的百衲衣,显得慈眉善目。

先前山门前怕生的小道士正拽着老和尚的衣角,瞪着一双水灵灵大眼睛,好奇宝宝地瞅着热闹。

他应该就是培老太爷说的法号无语的主持老和尚了,原来这个小道士叫无求啊,合起来释义“无欲无求”,真是好名字。

培安娜第一次接触方外修行之人,感觉分外有趣。

“你个小兔崽子,还反了你了,真是我培家的种,你看我这次带的是谁,还闹着要出家吗?”

培根先前一进山门就逮住了脚底抹油准备溜之大吉的培风,现在火冒三丈。也不管这些小辈们折腾出的闹剧,成心让自家儿子出出丑,治治他的任性妄为。他明白,虽然表面上大家是在作弄自家儿子,其实真正目的是要彻底打消培风出家的念头。

“好戏开场了!”

以沈复、文是非为首的公子哥闹够了就松开了培风,夏长青搂着小姐妹也停止起哄,看着准备上演“父教子”家风家训故事,只是下一步谁也没有想到培风看着对面桃花眼一亮就挪不开了,双眼放光,直接迈过了老父亲培根,径直走到慕容水心面前,打量着。

众人都没说话,难道培风把慕容水心认出来了?

“咦,我说老头子,你为了不让我出家,真是煞费苦心啊,从哪个娱乐会所找来这么水灵一小妞准备诱惑我?是不是沈大公子他们几个货出的馊主意,不过还真别说,这小丫头长得挺清纯的,一看就是内媚,害的我都动凡心了。”

培风开口第一句话差点没把自家老爹培根大佬给震死,一旁的大和尚赶紧一把捂住了小道士的耳朵,污言秽语可听不得。

其他富二代们也被培风的话语惊爆一地眼球。原先的打闹声瞬间停止,大家瞠目结舌,下巴都没合拢。

果然外号不亏是“疯子”,连自己的未婚妻都敢调戏,真是作的一手好死啊!

培安娜看的气的浑身直发抖的培根,揉了揉太阳穴,也是一脸无语。

这还没完。

“啧啧,这气质,这身材,这小腰,盈盈一握,与鱼思渊那御姐范一比,简直是春兰秋菊,不逞多让啊,绝对是会所头牌啊,喂,小妞,带到这穷山沟走一遭,出场费价值不菲吧,先给小爷笑一个!”

山门内,再次万籁俱寂。

“小…小妞,头…头牌,笑…笑一个?”

慕容水心张嘴说不出话,瞬间懵了,傻眼了,无论她心智有多成熟,第一次见面就被人调戏的评头论足,完全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呆愣着一动不动。

这……这就是他名义上的“未婚夫”培风?

“混账,小兔崽子,那是我为你挑选的媳妇,你这个孽子,真是气死我了!”

培根大佬再也忍不住了,顿时一阵暴喝,恍如金刚怒吼,大金链子都甩地下了,直接上起手来。

“啊,别动手啊,老头子你下手好狠”

“啊,原来这是我……我媳妇啊,你们不早说啊”

“啊,别打脸啊,我就靠这张脸吃饭呢,再打我真出家了!”

……

培风一声声惨叫,响彻山门。

三教庙内,一阵“鸡飞狗跳”,折腾许久才停歇。

更多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玄幻仙侠
  2. 都市爽文
  3. 热血爽文
  4. 霸道总裁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