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言情> 堕仙要逆天

更新时间:2019-01-12 07:04:55

堕仙要逆天 连载中

堕仙要逆天

来源:落初文学 作者:客舟昏罗帐 分类:言情 主角:易潇,寒轻歌

主角叫易潇寒轻歌的书名叫《堕仙要逆天》,是作者客舟昏罗帐写的一本婚恋生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寒轻歌本是天界第一修道门派浩然派的弟子,却因维护一颗化生的兰草得罪了鼠精,被师门降罪,一气之下自种黑莲,沦为堕仙,被囚禁于仙人改造院。在仙人改造院中遇到各种怪人怪事,还遇到一位自称是她夫君的俊美男子,居亦然。她不好美色却挡不住美色主动上前,又好看又能打还比她护短,留在身边或许也不错?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孽障,还不快道歉。”寒轻歌看了看,是本门掌门,义法。

说来真是讽刺,这掌门师叔向来不轻易下山,没想到一涉及到这鼠妖的事,不仅亲自下了山还来得这么快。

道歉?

她就算想道歉也没机会开口了。她刚被制住,三名女妖立马冲了上来对着她便是一顿狠踹狂挠,浩然派的人想阻拦,却被掌门师祖的眼神制止了。

众人只听见三名女妖一边打着一边骂着,寒轻歌的脸没多大一会儿便不成样子了,地上也是血迹斑斑。

“哟哟哟,浩然派欺负人了,浩然派欺负人了,这么多人打我家三个女人,不要脸,浩然派不要脸了。”硕鼠妖不知道从那里钻了出来,窜到场中,拉开嗓子就闹。

“仲先生,有话好说,有话好说。”义法微笑着劝慰道。

正心从人群中走出来,笑得脸上开了花,哈着腰凑到跟前道:“您别生气,掌门师叔在这里,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们都会尽量满足的。”

“滚你的。”硕鼠妖一把将他推开,气沉丹田,吼得半座山都听得见:“浩然派打人了,浩然派打人了。快来看哦,这个整日里说着要以德服人,要照顾弱小的浩然派动手打人了,不得了哦。抢了人地盘还要赶尽杀绝,活不了了。”

他这一吼,顿时无数鼠妖都窜了出来,一个个怒气冲冲地围着浩然派的人。不仅如此,赶来参加明日堕仙大会的人也被这里的乱子吸引了过来。

见火候差不多了,大骰子冲自家媳妇儿使了个眼色,顿时几声哎哟,方才还揍人揍得挺精神的三名妖怪顿时痛苦倒地,一个捂着头,一个捂着肚子,还有一个抱着脚,滚作一团,呼号连天。

大骰子一屁股坐在自己媳妇儿旁边,蹬着腿嚎哭着:“看看,看看。这就是名门正派,这就是天界第一大派,整日里欺负我们也就罢了,今儿连女人都不放过,活不了了,活不了了。”

旁边的鼠妖们一个个义愤填膺,撸袖子撸袖子,拿武器的拿武器,随时准备着跟浩然派拼命。

义法对义礼道:“师弟,你去劝劝,有话好说,莫要在山门前这般闹。”

“闹?你说我们在闹?还有没有天理!大家伙看看,快看看,这就是浩然派的作风,这、这真的是无法无天了,不给我们活路了,这是要逼死我们。”

义礼忙劝道:“没有说你闹,你听错了听错了。有什么话好好说,有什么困难尽管提。大家是邻居,也相处了这么多年了,还有什么事解决不了。”

义礼也算是浩然派的第二号人物,他话说到这个份上也算是给足了硕鼠妖面子,他立刻停止了嚎叫,眼珠子一转,道:“成,既然义礼上仙诚心诚意要帮我们这些难兄弟,我也不识抬举的人。今儿早上,我修炼到了紧要关头,被你们的人打扰了,这百年道行化为乌有,你看这怎么算?”

话音刚落,人群里传出一声嗤笑,义法朝发声处扫了一眼,那笑出声的弟子立马低下头去。

“你看这样是否可行,本门的金麒丹一颗正好一百年,我去求求掌门师兄赏赐一颗,就当赔罪了。”

“金麒丹?还只一颗?你打发要饭的?”硕鼠妖嗓门陡得拔高,唾沫星子喷了义礼一脸。

旁边的爆炸头女人吼了起来道:“我们不要金麒丹,我们要乾坤丹,要五颗!”

人群中顿时炸了锅!

这乾坤丹可是修道之人梦寐以求的宝物!

莫说五颗,从浩然派开派到现在,公开出现过的也只有三颗。

大骰子忙着点头,一边舔着嘴唇,一副爱咋咋地的表情道:“我女人的话听见没有?我条件撂这儿了,要是今儿没有五颗乾坤丹做补偿。你们浩然派以大欺小,以强欺弱的事明天可就传遍天界了。”

义法眉头微皱,目光落在寒轻歌身上,若非她胡乱出手,事情也不会闹到如此地步。

义礼顺着掌门的目光看过去,心中立刻有了主意,传音给寒轻歌道:“你马上自尽,师父一定会将你厚葬。”

寒轻歌甩了甩脸上的血,看着自己的师父,义礼朝她点点头,眼中颇为着急。寒轻歌嘴角扯出一丝冷笑,忽地用尽全身力气道:“鼠妖偷了黑莲,你们也不管么?”

“什么?!”

众人的目光顿时都集中到寒轻歌身上。

“还敢在这儿胡说八道!”爆炸头女鼠妖回身一巴掌甩过去,打得寒轻歌脑袋偏向一边,一颗颗血珠子顺着嘴角连着串滴下。

寒轻歌稳了稳神,正要再言,身后的浩然派弟子立马点了她的哑穴,让她再也无法说话。

“她没有胡说!”一个老者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头上挂着两根兰草,怒指着大骰子道:“就是这畜生,不仅伤了我孙儿还给他种下了黑莲,我、我、我杀了你!”

义礼连忙将他拦住,义法掌门朝旁边问道:“这老人家是谁?”

“是山中的兰草,”义礼忙回道。

又压低声音补充了一句:“是从别处迁过来的,非原住山精。”

“恩。”义法掌门淡淡道。

义礼对老人道:“老先生有何委屈待会儿再谈,自有本派掌门为你做主。”

老人哪里肯听他废话,双臂一挥化作漫天草丝,冲着硕鼠妖席卷而去。

义礼飞身挡在中间,左袖一挥挡开他的攻击,右手拇指弹出一道暗劲,正中老者胸口,老人惨叫一声,倒飞出去。鼠妖怪笑着一弹而起,追上老人一口将他咬住,咀嚼几下,连皮带骨一起吞下。

“竟敢当众残害他人,太过分了!”场中不乏血性之人,可立马有人将他拦住,对他摇摇头示意这里毕竟是浩然派的地方。

硕鼠妖抹了抹嘴角,昂着头背着手,蔑视着对方道:“浩然派都没说话,哪里来的野狗也敢在这儿撒野?”

接连几声刀剑出鞘之声,义礼忙出来,朝着四周拱手道:“诸位,诸位。请听我一言,误会、都是误会。这个兰花老妖的孙子今早竟敢到我派中偷盗,被我派所擒。这老妖是为了孙子的事来报仇的,仲先生的做法过激了点,但完全是一番好意。诸位不要错怪了好人。”

浩然派这是当他们都是瞎子?

但既然浩然派把事都揽在自己身上,他们也无话可说,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吗?当下便有人收了刀剑,连场面话也懒得说,转身下山去。

义法默默看着这些人的背影,将这些人的名字默默记在心里。

“义法掌门,刚刚你门下弟子刚刚在这么多人面前告我一状,我现在也得好好告她一状。”

更多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玄幻仙侠
  2. 古代言情
  3. 短篇美文
  4. 逆袭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