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重生> 凰翱九霄

更新时间:2019-01-12 07:11:37

凰翱九霄 连载中

凰翱九霄

来源:落初文学 作者:无心孤鹰 分类:重生 主角:凰天,鹤玖

主人公叫凰天鹤玖的小说是《凰翱九霄》,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无心孤鹰倾心创作的一本重生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因为爱你,所以当你入魔时杀了你因为爱世界,所以宁愿推到历史重来九世的轮回,终于明白,一切注定历史不可阻挡前者不可追,后者犹可续!既然我救不了死去的那宁愿身死道陨也要挽救现在!创世者未完成的,我用粉碎血肉灵魂来完成!偈曰:凤凰散,天地乱。凰泉枯,群享出。大战始,凰翱崩。阴阳合,女帝现。凤神封,凰翱聚。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鹤玖全身浸泡在一个水潭中,水潭三丈见方,水是灰黑色的,闪烁着淡淡的光芒,水潭旁一边是焦急的望着谭中的鹤幂,一边是一位宫装妇人,宫装呈现暗红色,上面似乎还有淡淡的纹样闪烁着异样的光彩。

宫装妇人神态自然,举止优雅,似乎完全没有把在谭中的鹤玖当做该关注的对象。

这位宫装妇人也是一卷远古凰技的守护者,鹤幂拿到百草帝经后,姐妹俩刚起身,鹤玖的身体就不听话的直接走进了隔壁房间,隔壁的房间是一个闪烁着暗红色光芒的小厅,厅中放着一卷紫黑色木简做成的凰技,凰技上隐隐散发着阴冷肃杀之气。

鹤玖还未看清楚凰技,就遇到了宫装妇人,而作为守护者,她不和鹤玖打架,只是说给鹤玖一个考验,考验过了自己就像小鹿一样主动任主。

考验的内容,就是鹤玖可以在水潭中最多泡四个时辰,四个时辰后问答宫装妇人一个问题:什么是水?只要答案能够被宫装妇人认可,就算通过考核。

当初一听到考核的流程,鹤幂是极度反感的,因为没有标准答案,也就意味着全看宫装妇人心情。可以说就是一个不平等条约,鹤幂自然不会让九姐姐为这样一个条约,浪费四个时辰的时间。

不过鹤玖却丝毫没管条约的平不平等,安慰了鹤幂几句,就直接纵身跳进水潭了。

“什么是水?”鹤玖不知道在心里问自己了多少遍了,从跳进水潭到现在已经一个时辰了,她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水是万物的源泉,是生命的基本,除此之外完全没有想法。可是这不过是司空见惯的公理,鹤玖不相信宫装妇人会对这些答案满意。

“可是除了万物源泉还有什么答案?”鹤玖烦躁的抱着头,心神混乱,体内凰气也不听话的四处乱窜,不仅破坏了经脉,还把水潭的温度升高,甚至有几个地方在咕噜咕噜的冒着水泡。

鹤玖赶紧指挥心神安静下来,同时稳定下体内的凰气。“凰气?等等·····”在稳定体内凰气时,鹤玖突然明白了什么,直接放开控制,让凰气肆虐,火热的气体不断的灼烧着她的经脉。

“火?我明白了,我明白了。”鹤玖心中狂喜,忍不住发出高呼。

“你明白了?”宫装妇人眼底浮起一阵惊异,才一个时辰就明白的,这还是她所知道的第一个。

鹤玖自信的叠起两个手指,胸有成竹的说道:“对,我明白了,我们所处的世界,最开始出现的是火,当火冷却,浓缩后,才出现了水,所以说,水是火的浓缩,是火的另一种表现对不对?”

“哦?”宫装妇人眼底的惊异更甚了,因为这就是她对水的理解,在她心中的标准答案也是这个。

宫装妇人不知道为什么,在鹤玖回答了之后,她竟隐隐觉得这个问题该有更深一层次的答案,至于什么答案她一时虽然想不到,但是内心却是觉得鹤玖能参悟到。于是宫装妇人挥了挥手,淡淡的说:

“这个答案只是浅层面的,你继续参悟,希望下一次的答案更够让我满意。”

鹤鹭族,长老阁。

“浅,浅层面?”苍老身影向一位穿着暗红色宫装的老妇问道。

“额······这我也不知道,我都很久没和那姑娘交流了,她有了新的领悟也不是没可能。”暗红色宫装老妇尴尬的摸着衣服。

“那她的新领悟是什么?水是火冷却凝聚而成,这就是凰翱大陆的水形成的方式啊,还能有什么领悟?”苍老身影不厌其烦的继续问,显然他对鹤玖相当重视。

“我怎么知道,这么关心宝贝徒弟,你就和她一起参悟呗,要是你先想出来,还能帮她一把。”暗红色宫装老妇不耐烦的瞥了苍老身影一眼,语气平淡,内心却是比苍老身影还急,苍老身影是关心徒弟,她是想知道更深层的领悟是什么。

“额”苍老身影说不过宫装老妇,只能闭嘴,继续神色焦急的看着眼前的屏幕。

“更高层面?”鹤玖心中有点茫然,“如果说世界水形成的方式不是最高层次,那么最高的是什么呢?”鹤玖不明白,明明最高的公理已经在了,哪里还有更高的呢?

“除非·······公理是错的?”这个念头一出,鹤玖立马就从脑海中把它除去了,她不相信自己赖以生存的世界自然形成的公理,居然是错的。

“万一真的是错的呢?”,但是鹤玖还是忍不住去往公理出错方面推,虽然说每一次脑海中出现这个猜想,就很快被固定思维给打败了,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鹤玖渐渐尝试接受这个方向。

“如果说公理真的是错的,那水是怎么来的呢?”鹤玖抓着头皮,迷茫的问自己道。

“有没有可能水才是一切的基础,而火只是水温度高到一定程度的产物”,鹤玖按照公理错误开始推论,但是她很快就发现自己好像回到了,“可是这与一开始的水是万物源泉有什么区别?”

鹤玖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死胡同,一旦认定水生成火,那就等于宣告水是万物之源,虽然看上去高了一个层次,但是和最开始的想法完全一致,相对而言不仅没有高一个层次,反而低了。

“有没有可能水火根本不是相生呢?”既然胡同死了,那就换一个胡同,这是鹤玖唯一想到的方法,于是她抛去水与火相互转化这个前提,重新去思考。

鹤玖不知道的是,当她开始思考水火有可能不是相生时,周围的凰气突然狂暴起来,狂暴的凰气波动很快就形成一个巨大的龙卷风,向着鹤玖,旋转着呼啸而来,旁边的宫装妇女和鹤幂拼命催动凰气想抵挡,但是却根本阻挡不住。

在龙卷风将要到达鹤玖身上时,一束火红色的光芒突然升起,顷刻间就将龙卷风摧毁的干干净净,鹤玖的身旁重新变的安静。

鹤幂和宫装妇人,担心鹤玖还会出事,打算打断鹤玖,然而还没动身,脑海中就出来了一个遥远却有着世界主宰般的声音出现在两人的脑海,“别打断她。”短短的四个字,巨大的威严让鹤幂和宫装妇人直接失去了动手的勇气。

······

“老黄?玖儿小女娃不会出什么事吧?”苍老身影露出了脸,显然正是鹤玖的师傅大长老,他看着眼前屏幕中的鹤玖,眉头紧锁,向身旁穿着黄褐色衣服的老者问道。

“不会,老大你放心,我看到的命理是玖儿小女娃会有大造化,我看命理的本事你还不信?”黄褐色衣服老者自信的拍了拍胸膛,以表达自己的值得相信。

大长老看黄褐色老者信心十足的样子,眉头很快就舒展开了。

黄褐色衣服的长者是什么人?那是族内的一个异类,他的能力是占卜,说的通俗点是算命,他的能力不在大陆修炼凰气的所有类别里,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他的所有凰技也都是靠自己领悟出来的。

也正是因为凰技只能自己领悟,倒是他修炼比较慢,一直到了十万岁才修炼到了凤凰境,如今也才凤凰境顶峰,鹤鹭族长老最低标准是要到远古凰境的,但是由于他的能力太过独特,所以在长老阁里面也有一个席位。

······

抛开了水火相生的前提,鹤玖感觉自己顿时进入了一个新世界,因为一旦水火相生不成立,也就意味着两者必须共生。或者说,两者是从更高层次的东西中分散开的。

既然水火共生而非相生,那么去思考水到底是什么,就不需要考虑火的属性了,只需要单纯考虑水的特性,鹤玖心中就在做这样的事。

“抛开这个世界中,因为火组成水给水带来的狂暴的火属性,那么水代表的就是阴冷,或者说是温婉。”鹤玖心中念叨着。

在不断的思考中,鹤玖突然产生了奇怪的想法,“火的狂暴,水的阴冷,假如世界就是一个生物,那么水火不就代表着世界这个生物的两种情绪吗?”

鹤玖世界情绪的想法一出,潭水顿时狂暴了起来,围绕着鹤玖一圈圈的波纹开始出现,狂暴的潭水不断的打在鹤玖身上,但是她却根本没有感觉。

宫装妇女挥动双手,想要控制潭水,因为这个潭水本来就是她制作的,想控制是再简单不过了,可是现在她却发现自己完全失去了对潭水的控制,无论自己怎么催动凰气,潭水还是不断往鹤玖身上打去,而且还有越来越剧烈的意思。

“怎么会?”宫装妇女迷茫的看着潭水,她不明白自己创造的潭水怎么会不受自己控制了。“难道是鹤玖在控制?可是她为什么要控制潭水攻击自己呢?”宫装妇女一脸懵逼的看着水中的鹤玖。

鹤玖根本没有催动潭水,甚至她连潭水攻击自己都没感觉到,“情绪,可是为什么水有些时候也会变的狂暴,也会产生杀人的巨浪?为什么?”鹤玖心中不断的质问着,大脑飞速运转,但是却怎么都得不到答案。

一股风,一股清凉的风,突兀的在房间中出现,吹拂在鹤玖被潭水攻击的四处摇摆的身体,鹤玖的心顿时一个颤抖。“对啊,风引起浪,浪才能攻击人,也就意味着攻击人的水,不是水的属性,而是水与其他东西结合的产物。”

······

鹤幂看着谭中,急的不停的踱步,距离四个时辰还有最后的一刻钟了,可是潭水中一点动静都没有,刚才出现过的波涛也消失了,鹤玖的身影虽然能够看见,但是她一动不动的样子,总让人有种她死了的错觉。

“马上到时间了啊,九姐姐,你再不出来就得不到凰技了。”鹤幂焦急的自言自语道。

“过了一刻钟还没出来,你就带着她出去吧,凰技是别想得到了。”宫装妇人冷冷的道,眼底浮起了一抹淡淡的失望。

一旁的小鹿有点看了看宫装妇人,脸上满满的不屑,他戳着宫装妇人的脊梁骨道:“哎,你这人耍赖,别以为我不知道刚才鹤玖说的水是火冷却而成的,就是你的标准答案,凰技早就该给了好吧!”

“这······”宫装妇人有点尴尬,她显然是忘记了身边还有一个守护者在。

“哼!”鹤幂愤怒的看了宫装妇人一眼,嗔怒道:“九姐姐早就回答出标准答案了,现在她再次领悟没成功,你不给她凰技,坏人!”

“额·····”宫装妇人更尴尬了,她转念一想这二次领悟似乎本来就是额外题,自己不给凰技是有点不好,虽然自己不给是因为对鹤玖没领悟出更高一层有点失望,但是凰翱大陆百万年来根本没人领悟出来,现在自己要鹤玖悟出来的确有点缺德。

宫装妇人不想做个缺德的女人,所以她立马改口道:“好吧,一刻钟后她出来我就尊她为我的主人,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鹤幂满意的舔了舔嘴唇。

一刻钟的时间须臾而过,当宫装妇人打算把鹤玖从潭水中拉上来时,一声高呼在潭水中出现:

“我明白了!”

“说的通了,一些都说的通了,我明白了!”鹤玖猛的跃上岸,兴奋的高喊道。

“那么,告诉我,什么是水?”宫装妇人看了看时间,刚好四个时辰整,问问题的时候,她饶有兴趣的看着鹤玖。

对于宫装妇人的注视,鹤玖内心毫无波动,她只是摸了摸刘海,慢条斯理的道:

“水代表阴冷,火代表狂暴,水与火是世界形成就一同存在的,如果非要说水是什么的话,水是世界的情绪,是世界最初意识的体现,是一切带有阴冷属相物质的始祖吗,也是所有生物阴冷的情绪的具体体现。”

“水是一种情绪?有意思的理解。”宫装妇人向鹤玖点了点头,表达自己的赞同。

宫装妇人一挥宫装上的丝带,只见长而广阔的丝带直直的往天空中飘飞而去,连上空的阳光都被遮挡了不少,丝带蔓延到凰技上,凰技很快发出一阵澎湃的波浪声,波浪声持续了几个呼吸,凰技就被丝带卷下,落在宫装妇人手中。

宫装妇人对着鹤玖,单膝跪地,手里捧着凰技,道:“远古凰技万浪遮天守护者雅芳参见主人!”

·······

“万浪遮天,族内除了完全版凰之怒,攻击力最高的凰技。”大长老看着眼前屏幕中的鹤玖,满意的点了点头。

“老大,鹤玖也给我做关门弟子呗,她对于水的领悟,好好培养的话······”宫装老妇冲着大长老认真的请求道,然而她的话没说完就被大长老饱含怒气的打断了:

“你多教教她万浪遮天的使用方法就行了,想什么关门弟子,那是我的。”大长老脸上浮起一丝狡黠。

“鹤玖这个天才徒弟,我可不想让给别人,嘿嘿”大长老心里奸诈的想。

“嘿!老大,你不厚道啊。”宫装老妇不满的看着大长老。

“你管我呢,而且就算只是我一个人的徒弟,还不是鹤鹭族的人,大家也长脸。”大长老懒得管宫装老妇的不满,挥挥手直接回族内深处修炼去了。

“死老头!”宫装老妇恨恨的看着大长老背影,“不过倒也是,只要鹤玖能成才,能给鹤鹭族长脸,是谁的徒弟有什么关系呢。”宫装老妇倒也不小肚鸡肠,很快就释然了,然后也去族内深处修炼了。

······

“得到万浪遮天了吗?小玖。”小倪眼神空洞的看着远方,半晌,她长长叹了口气,低声念叨着,“又是一个轮回,还是什么都改变不了。”

······

“何苦来,何苦去,不如身归大地,落得自在逍遥。”地底岩浆,一个火红色老人平淡的感叹道。

······

“为什么我们世界最开始生成的是火,而不是水火共生呢?”鹤玖拿着凰技,站在原地心里有点迷茫。

“走啊,九姐姐,明天就是族比半决赛了,你赶紧修炼一下万浪遮天吧。”鹤幂捏了鹤玖一把,把一脸迷茫的鹤玖拖出了藏技阁。

更多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重生复仇
  2. 穿越女强
  3. 古代言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