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短篇> 心如尘埃流年碎

更新时间:2019-01-12 09:57:26

心如尘埃流年碎 已完结

心如尘埃流年碎

来源:优阅云小说 作者:璀璨花儿 分类:短篇 主角:许飞拓,方雪儿

小说主人公是许飞拓方雪儿的小说是《心如尘埃流年碎》,本小说的作者是璀璨花儿创作的短篇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曾经,方雪儿以为,自己和许飞拓婚姻是为了爱。谁知道,他娶她,却是为了报复。方董事长被举报贩毒跳楼自杀,方氏更是成为了许飞拓的囊中之物。而她,也终于价值耗尽,被小三赶出门。再见面,她畏惧他,远离他,他却纠缠她,霸占她。许飞拓:女人,我们从未离婚,你永远只许看着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入夜,酒吧。

依旧一片灯火通明。

舞池里男男女女疯狂的扭动着自己的身躯。

总统包厢内,意大利玫瑰摆放的整整齐齐,四周的摆设好不气派,暧昧的气氛渲染开来……

一对男女丝毫不被噪杂声打扰。

女人媚眼如丝,哈气如兰,粉颊贴在冰冷的吧台上,微微曲身,雪臀高高翘起。

男子不为所动,尽情欣赏着面前的肉体,似乎在欣赏一场表演。

“来嘛,拓,我要……”女人扭动着臀部,等待着更近一步。

“那你应该知道要怎么做。”许飞拓薄唇微吐,俊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手上并未又进一步的动作,似乎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一双修长的腿叠架在价格不菲的沙发上,剪裁合身的定制西装,意大利手工限量款的皮鞋,爱马仕的名表,更是衬托出他的尊贵。

轮廓深邃,眉宇浓黑而硬朗,幽深的眸子,高挺的鼻梁,配上线条完美性感的薄唇,无论哪个角度看,仿佛都能让全世界的女人为他着迷。

许飞拓,许氏集团的总裁,许氏集团曾在三年前崛起,跃居榜首。

更是由于,许飞拓的性格深沉老练,喜怒不形于色,手段又极其狠辣,很少又人能猜透他的心思。

因此,业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女人听到许飞拓的话,赶忙帮他褪下皮带。

“铃……”不识相的电话铃声响起。

许飞拓两道狭长的眉高高拢起,天天如此,似乎不用看都知道来电是方雪儿。

女人看到来电,也不再索取,安安静静的呆在一边。

方雪儿,徐飞拓的妻子。她见过,温柔可人,全身心爱着眼前的男人,单纯的像个绵羊。似乎许飞拓说什么她都不会反抗。

言清做了许飞拓三年的地下情人,虽然知道徐飞拓似乎不爱方雪儿,但是也知道他绝对不喜欢在这个时候被自己的不懂事打扰。

身为许飞拓的秘书,自然她也知道今天是个什么日子。

“什么事?”按下接听键,许飞拓不耐的问道。

“飞……拓,你……你今天会回来吗?”方雪儿赶忙说,生怕惹许飞拓不高兴。

只是酒吧里嘈杂的音乐声,让方雪儿不禁疑惑起来了。

“有事就说。”

“飞拓,今天……今天……是我们结婚五周年纪念日,我……我做了一桌子的菜。你……你可不可以……,但是……但是如果你没有空……也可以……”方雪儿期许的说道。

五周年?这些年,结婚纪念日的礼物都是言清帮自己准备的,自己从来不曾在这上面用心。

只是今天,或许会不一样。

“我会回去。“简短的几个字,许飞拓即刻挂了电话,没有再等方雪儿那边有任何回应。

言清听到方雪儿说起五周年纪念日,害怕许飞拓会责怪自己没有告诉提醒他。

显然,她是故意的。

“言清,我先回去。”简短的几个字让人看不透丝毫的情绪。

“好……拓,对不起……我忘了今天原来是这么重要的日子。”言清黯然说道,目光里闪过一丝狡黠。

“无妨。”

“那你要补偿我哦。”言清撒娇的环住许飞拓的肩。

“好。”

说完。许飞拓拿起移动电话,转身离开包厢。

银色奔驰加速到120迈,绝情的扬长而去……

——

方雪儿放下手里已经断线的电话。又是惆怅,又是欣喜。

方雪儿,方氏集团方洛天的千金。

她有着一头乌黑的长发,瓜子脸,秀气的双眉,如星的眼珠,长长的睫毛打下一圈黑影,小巧的鼻头,殷红的小嘴不禁想让人尝一口,身材匀称娇小,皮肤雪白,虽然不是那么娇媚如火,但却也清新优雅。任何男人见了都能油然而生一股保护欲。

五年,她嫁给许飞拓五年,未生下一儿半女。每次去医院检查,医生只会说这事急不来。

电话里许飞拓说自己要回来,方雪儿赶忙把桌上的菜再热一遍。

她曾经也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如今却也愿意为了心爱的人煲汤了。

饭菜刚热好,飘着淡淡的香气,这是她引以为豪的厨艺。

门外,脚步声伴随着钥匙开锁的细碎声,许飞拓回来了。

方雪儿立马雀跃的跑到门边,连拖鞋都没有穿好。

开门,一张粉红的娇羞脸蛋,未施任何胭脂水粉,清新脱俗。

许飞拓下腹一热。

方雪儿连忙帮许飞拓换上居家拖鞋,两人一前一后来到客厅。

铺着粉红色桌布的餐桌上点燃两根蜡烛,蛋糕,红酒,美味的食物,似乎是那么可口,只是许飞拓没有丝毫心情。

“我先去拿开酒的钥匙,你先吃……”方雪儿连忙准备向厨房走去。

“不必了。”许飞拓压根不想和方雪儿度过这个五周年纪念日。

只是下腹火烧般的欲望,让许飞拓吃了一惊。

言清那么性感的身材都点燃不了,只消看上方雪儿无害的脸颊,自己的欲火就起了。

只是泻火。

许飞拓一把扯住方雪儿,扭头啃向方雪儿如陶瓷般的细脖,腾出一只手蹂躏方雪儿胸前的饱满。

毫不怜香惜玉。

欲望来的又凶又猛,无处释放。

“可是……你还没有……”方雪儿红着脸说道,虽然他们……很久没有这样了。“你……你不饿吗?”

“闭嘴。”许飞拓冷冽的说着,要不是看在这副身子还能点起自己的欲火,他早就想执行计划了。

许飞拓轻咬方雪儿的红唇,惩罚她的不专心。

“疼……”方雪儿吃痛惊呼。

“不要说话,感受我。”许飞拓喘息的说道。

依言,方雪儿黯然的沉默。

体验着许飞拓在自己身上一次又一次的贯穿,这久违的肌肤之亲。

当许飞拓在方雪儿身上释放完欲火,便丢下方雪儿,独自一人去了浴室。

“我帮你放水……”眼见许飞拓要去浴室,方雪儿赶忙说。

“不必了。”

喷头里冰冷的水花让许飞拓迷蒙的思绪瞬间清醒。

或许,是该结束的时候了。

“飞拓,你……饿了吗,要不……要不……我把饭菜再热一热吧,你吃点吗?”方雪儿倚在门边。

“不必了。我今天回来是和你说一件事。”许飞拓不耐。

“哦?什么……什么事……”方雪儿耷拉着脑袋,下身的酸楚让她略微不适。

此时,许飞拓已经裹好浴巾,走出浴室。

健壮的身体上还挂着水珠,古铜色的肌肤充满雄性的气息,格外诱人。

只是,许飞拓的目光格外冷冽幽深。

点燃一根烟,狠狠的吸了一口,吐出白色的烟圈,格外魅惑。

“我们离婚吧。”许飞拓薄唇轻吐出这句话,伟岸的身子背对着方雪儿。

猜你喜欢

  1. 古代言情
  2. 短篇美文
  3. 都市婚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