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123小说阅读网!

小说首页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小说库> 灵异> 麻衣刑警 > 第4章 盗尸体

第4章 盗尸体

轩逸 2019-01-12 11:11:45

二十年前,我还是一个半大孩子,生活在一个大院里,而叶渊跟胡杰就是我最好的玩伴,那时候我们天不怕地不怕,就像混世魔王。院里的大人孩子见到我们三个都要头疼!

那时每年暑假我都要回乡下去爷爷家里住一段,那年叶渊非要跟我一起去乡下玩,他平时生活在城里大院里,对乡下比较好奇。他的家人都比较忙,他是跟他姥姥姥爷住在我们那个大院里。除了定期把他接到某个别墅区他爷爷那里接受革命教育外,平时很少见到他父母来看他。这家伙是偷偷跟我出来的,因为他的家人是绝对不允许他单独外出的。

他姥姥姥爷发现找不到他之后,看到他留的跟我一起去乡下的字条后就告诉了他爷爷,后来他爷爷一个电话打到了我们那的军区。我们当地的一个驻军全团出动就开到了我们村,叶渊这家伙死活不肯回去,没办法那个团的官兵只能在我们村就地驻训了。

叶渊这家伙平时去他爷爷那里都会让他接触各种枪械,有专人陪着他由着他折腾各种枪械。这会到了这里没法玩枪了,看到人家部队的枪手就痒痒,可人家也不可能让他一个半大孩子碰枪的,这本事就不违背纪律的,就算他爷爷这种情况也不可能让由着自己性子胡闹。

这家伙决定搞把枪,乡下去哪里搞枪啊?这家伙就缠着我爷爷问村里谁家有枪。爷爷说:你这个娃娃,这都解放这么多年了,乡下哪里有枪的,还没个步枪高咧,玩什么枪啊!叶渊这家伙不死心后来不知道从村里哪个闲汉那里打听到,村里之前死的一个老头年轻时是地主家里有枪,自己随身有把短枪防身,后来收缴的时候没却有发现这把短枪。

这些都是闲汉听他爹说的,他爹之前给这个地主家里住过账房。地主对他爹还不错,所以他爹当时也没对外说这事。后来文革抄家的时候也没发现这把枪,据说这老家伙把枪跟他的金条都藏起来了。

爷爷村里都是我们杜一个姓,地主死后由于出身的问题,村里几个主事的族长不允许他埋入族陵。他的儿女文革中受他牵连较大,也无心好好料理他的后事,后来在乱葬岗子草草埋了。

叶渊决定去乱葬岗子走一趟。那时候的农村忌讳很多,尤其是挖坟不祥,但是我拗不过叶渊。叶渊这家伙说:要么背叛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友情,要么挑战忌讳,向封建主义迷信思想宣战,掘***地主的坟。在这两种之间,我们毫无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这处乱坟岗子附近有个小村庄,我们怕遇到过路的,要是被当成盗墓贼比较麻烦。出于这样的考虑,我们也不敢带灯火,下半夜才出发。

那闲汉家里有大梁的自行车被叶渊推了来,载着我和工具来到了那乱葬岗子,那夜月光清冷,黄黄的月光,像是罩上了一层纱,笼罩着两个朦朦胧胧的身影,一前一后的走进了那乱葬岗子。

到处都是杂草丛生,别说是晚上,就算白天也没人愿意来这个鬼地方,以前很多死小孩都扔在这里,任由野狗野猫什么的分尸抢食。

我们没顾及那么多,只想搞到那把枪,白天已然来过一次,提前看准了,那地主是一口破了的坟,棺材外露比较容易下手。

我跟叶渊对了个眼色,话不多说,直接将准备好的铁锹、撬杠和斧头都拿了出来,由叶渊来挖,我负责去掏枪。本来我是不同意这样的分配方式,可是叶渊这家伙说我胆子小,以后怎么为解放全世界无产阶级人民做贡献,非要我去掏那棺材。

是夜静得出奇,远处有几只野猫在那,发出喵呜喵呜的怪叫声,很快叶渊就弄走了多余的土,全部挖掉看来要很长的时间,当露出的棺材一角足够砍上去的时候,叶渊轮起了斧头。

咔嚓一声,我俩吓了一跳,生怕惊动了远处的狗,还好没有,离的还是足够远的。斧头已经砍在棺材板子之上,木头很硬。

“妈的,怎么用***这么好的棺材!这***不是随便埋的么?”叶渊砍了两下没砍动,便骂道。

“这家伙怕是活着的时候早就给自己置办好了棺材,他是地主就算破落了,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要不然算了吧。”

叶渊不肯,说我革命立场忒不坚定,以后进了重庆渣滓洞,保证都不用辣椒水,两鞭子就把同志们都撂了。我说:去你大爷的吧,我就算撂,也只撂你***一个。叶渊说:反正都砍破了这口棺材了,轮起斧背面又砸了一下,咔嚓一声,砸出一个凹陷。

叶渊又使劲砍了起来,过了也不知道多久,那棺材上多出一个黑乎乎的洞来。

一股令人作呕的腐臭气息传出,让人几欲把胃里的东西都要吐出来。

“叶渊,到你了。是该展现你大无畏的国产国际战士的勇气的时候,大胆向革命敌人下手吧!”叶渊指着黑乎乎的棺材洞。

我这个时候有点恐惧了,探头看了一下,“再砍的稍微大一些,这洞口太小了。”

叶渊又砍了两斧头,但是还看不清棺材里面的情况,我决定用手摸。

那时候不像现在有橡胶手套,也不知道棺材下葬久了,里面会有有毒的尸气,我壮着胆子一咬牙,将手伸了进去。

里面一片湿滑,我怕是血水什么的,摸的很是小心,试探了几下,都摸空了,再往深处一摸,碰到了一个圆滚滚的东西,是死人的头颅,上面还有不少毛发。毛发腐朽是需要很长时间的,再摸过去,死人的脸上软软,好像还有肉。对着叶渊摇摇头,“不对,应该是个新死的。”

叶渊压低声音说道:你往身上摸摸,看枪是不是在腰上别着呢?

“去你大爷的,你当是活人啊,把枪都别在腰上。”

“不行,摸不到,算了,还是回去吧!”

“操,这点困难都克服不了,怎么去解放全人类啊?”说着叶渊叶渊拿出来撬棍,就要撬棺材。那棺钉钉得甚是牢固,我跟叶渊两个人使出吃奶的劲终于撬开了那棺材板。

这次我死活不肯再碰那尸体了,没办法叶渊自己开始动手摸那尸体。叶渊说:听那闲汉说这地主是个舍命不舍财的家伙,当初挨批斗的时候偷偷藏起来不少黄金呢!也许死的时候把那些金子都藏在身上了,你快跟我一起再找找,这都是当年搜刮的无产阶级劳苦大众的东西,找到了分给村里那些生活困难的家庭,也算我们为实现共.产主义事业做出贡献了。

“你大爷的我看你才是舍命不舍财吧,你快点,摸到了吗?”我催促到!

“没有呢,没摸到枪,也没摸到金子。”叶渊回到。

“我们又不是盗墓,还遵守贼不走空的规矩吗?不行我们就撤吧!”

“你等会,我摸摸肚子那里,会不会这家伙临死的时候把黄金都吞下去了”

“怎么可能啊,这不真成了舍命不舍财了啊”,我心里想叶渊这家伙怎么想的啊?

突然叶渊大叫一声:“我.操.他姥姥的,这***怎么回事啊?”

“咋了?”我忙问到。

“我.操,这家伙肚子肚子被人剖开了,五脏六腑全没了!”

“不会吧,是不是之前被人盗过了?我疑到.

“应该不会,刚才我撬棺材费了很大的劲,棺材应该不会被撬开过!”叶渊否定了我。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突然鬼使神差的想看一看棺材里面的情况。

又再次探了进去,借着朦朦胧胧的月光我看到那尸体的肚子确实是被人剖开了,整个肚皮松松垮垮的,那场景甚是恶心。

我忽然看到尸体脖子那好像有个挂坠,当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好奇心,想摸脖子那,,谁想手一下伸到死人嘴唇了,正想挪开,感觉死人的嘴唇动了一下。

我全身仿佛过电一样,连头发丝感觉都乱颤,手一滑,大叫一声,往后退的过猛,一下倒了。

叶渊也被吓的退了两步,问我,“咋了?!嚎啥?”

我摇摇头没说话,觉得可能是自己出幻觉了,深吸了一口气,还是舍不得那女人脖子下面的东西,再次将手伸了进去。

这次我没有去摸脖子,反而先去摸她的嘴,我也说不清是什么原因,可能是为了验证自己是幻觉的想法。

可我万万想不到的事情出现了,颤抖的手指刚刚伸到她嘴边,突然感觉一阵撕心的痛!

我大喊一声,急忙往外拔,但还是拔不出来,“不知道什么***鬼玩意夹住我的手了,快过来帮我忙!”

叶渊也慌了,慌忙在后面拽住我的腰使劲拉,可是那手夹的紧紧的,越往外拉越疼的要命,我只得先让叶渊停下。将另一只手也伸进去掰,竟然被死人牙齿夹住了一根手指。

情急之下,力道也大,可那根手指还是被死死的夹住,犹如被机关牢牢地锁住一样,用力拔时,将那死人的头颅带动着不停的摇摆,手指还是被死死的咬着,拽不出来!

情急之下之下只好去往死人嘴里扣动牙齿,喊住叶渊用力拉拽,他也急了,两个人力气用在一处,顿时感觉那手指的一端猛然一空,好像有几颗牙齿被挣落了,我们两个狼狈不堪的摔倒在地上。

顾不得疼痛,我们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我一把将铁锹紧紧地抓在手里,警惕地看了看四周,然后盯着那黑漆漆的令人生寒的棺材。叶渊见我这样,一把将斧头也抄在了手里,“咋回事,里面是***什么东西?”

我看了一眼自己的右手的中指,隐隐约约的看见指尖那里有血往外流,指着棺材,“好像是,好像是棺材里面的死人咬住我的手了!”

叶渊愣了一下子了,说了声不可能,但看了看我的手然后就不说话了。

我们两个大口喘着粗气,想不明白那死尸的嘴巴为什么突然会闭上!害怕棺材里再有什么动静,等了一会,却是一片死寂。越是这样越让我们感到害怕,那夜也不知道是什么日子,月亮已经悄悄的下去了。黑暗开始笼罩,我们再也不敢再瞎折腾了,草草的掩埋了一下痕迹,飞也似的跑出那乱葬岗子。

我将那辆老式的破洋车子蹬的山响,总算是远离了那乱葬岗子,总是放不下心,老是害怕后面有东西追上来。

我们摸着黑回村,总感觉那中指在发麻,仿佛失去了知觉,我心里有点怕,寻这思***事真是***诡异。

到家时差不多有五更天了,我们和爷爷住在一起,不敢惊动他,虎子叫了两声,看是我们也老实了。这时爷爷咳嗽了两声,不过没有醒。我俩也不敢点煤油灯,跑去打了盆清水,弄了一块肥皂反复冲洗那发麻的手指,黑暗中也看不清楚,洗了许久,似乎觉得好了点,然后跟叶渊跑自己屋睡觉了。

这一觉睡的很不踏实,总梦到僵尸,死人,鬼怪,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最后和一个面目不清的女子在缠绵的时候,她突然张开嘴一下子咬住了我的手!

我大叫一声醒来,这时外面已经大亮,当看自己手的时候,被吓了一个哆嗦,中指那有一条黑线,已经隐隐蔓延过整个中指,还有一个手面。

我不敢跟爷爷讲,爷爷是一个老封建,要知道我去挖人家的坟,差不多得会气的背过气去。

谁知爷爷叫我给牛羊填草,我一伸手的时候爷爷就看见了。

因为害怕加上被爷爷发现了,只好把昨天晚上的事告诉了爷爷,爷爷听完指着我的鼻子大骂,“你这个的娃子,你干点么不好,去扒人家的坟!简直是胆大包天啊,那死人的身体可是不能乱碰的,你知道活人死人阴阳两隔,特别是死了很长时间还不腐烂的尸体,只要是活人手上有电,在经过死人的心脏时,只要一摸就容易诈尸的!”爷爷被我们气的胡子上下一撅一撅的。

“诈尸?”我一下子愣了。

可这手实在是让人害怕,骂完了我,爷爷赶紧得套上驴车,拿一把零钱揣在贴上的口袋里,让我坐上来去就奔乡医院去了。然后嘱咐叶渊在家看好家,有什么事情就往部队那里跑。叶渊知道闯了祸,老老实实的应了一声。

这个时候我也不敢说什么了,一开口说话就要被骂个狗血淋头。虽然怕但是也没太放在心上。

驴车要出村口的时候,看见村里的一个叫李晃悠的老太太,颤巍巍地跟爷爷打招呼,问我们这是干啥去。

爷爷自然不敢说实话,挖坟要是被传开,村里都是一个姓,一个老祖宗,估计以后我们家在村里也没法混了,只好说是去集上。

李晃悠平时爱偷人东西,大家平时不爱搭理她,但是今天她有些奇怪,一层

黑气在头顶上笼着,眼白上泛,印堂暗青色,很是怕人。

我给爷爷说到,“爷爷,李晃悠的头顶上怎么回事,咋有黑气?”

爷爷还在生我的气,怒到,“我看是你的头被驴踢了,有黑气,还有心说人家呢,坐好,赶紧到医院枪给你问问。”说完,爷爷吆喝一下,用力的甩着驴鞭子。

显然,爷爷是没有看见李晃悠头顶的黑气,但是她头顶明明是有的,我就寻思那黑气是什么东西?难道是她干了重活,头上冒出来的水蒸气?穿过她黑乎乎的脏帽子,看起来就是黑的。

可还是觉得得难以自圆其说,索性就不想了。一路到了医院。在那时候的医院都是破旧的很,也没什么科室,更不需要挂号。只见一群人呜呜喳喳的围住一个老大夫,爷爷就让我上前把手一伸,我一伸手之时,那老大夫吓了一惊,“呦!让啥玩意咬着了?”

看到周圈围了一群人,我低着头吞吞吐吐地说,“死人。”

那大夫满脸诧异,直接甩了甩手让我们走。周围那些人也跟着起哄,看到没办法,爷爷拉着我厚着脸皮往里挤,给大夫求情。

只听那老大夫笑着说,“要真是死人咬的,而且咬成这样了,我是没办法,你们另请高明吧”很显然他还是不信。

爷爷一看人家这是要赶我们走,赶紧怯懦地说,“你看看是不是先给打个针什么的?”

老大夫犹豫了一下,然后对爷爷说,“老哥,这样的情况我真是没见过,就算是被毒蛇咬的,那毒素也都扩散开了,打个血清也是没有用的,更不要说他这个是被死人咬了。你看他这过了这么久也没什么事,我看应该也不是什么毒,搞不好就是过敏了。”

爷爷再央求时,那大夫就不搭理了。爷爷这时候,开始心疼起我来,不再训我了,只是问我感觉咋样?疼不疼?

我说疼倒是不疼,可是发麻,那黑线现在摸上去挺烫。

爷爷一时也没有其他办法,我们只好回去了。爷爷一路低头不语,都在寻思什么。刚到村口,看见几个老人围在一块叨咕,我们从旁边过的时候问“唠啥啥呢?”

一个老头吸着旱烟袋,悠悠的小说说,“李晃悠死了。”

赶着驴车的爷爷吓了一跳,勒住了驴车,“咋可能的,早上出去的时候还给还给她说话呢?”

几个老人说到:中午死的,她一个孤寡老人,是有人上她家去借东西才发现的,死在床上的,现在都还不知道咋个处理呢。

此时我这比爷爷还吃惊,早上的时候看到她饿头顶有黑气,莫不是她死的前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章节 X

第1章 鬼来电 第2章 澡堂老板 第3章 鬼脸 第4章 盗尸体 第5章 借尸还魂 第6章 冥币再现 第7章 师婆死了 第8章 诈尸! 第9章 清封道长 第10章 下棺怪事 第11章 鬼索命 第12章 夜半巴士 第13章 睡棺 第14章万鬼围 第15章 梦魇 第16章黑老怪 第17章 坟滩子 第18章 道长去世 第19章 离开 第20章 头脑监狱

设置 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 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