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短篇> 如果爱你那么伤

更新时间:2019-01-26 01:27:15

如果爱你那么伤 已完结

如果爱你那么伤

来源:书格格 作者:暗地病孩子 分类:短篇 主角:秦诗涵,丰沙暖

《如果爱你那么伤》是暗地病孩子著作的短篇类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如果爱你那么伤》精彩节选:F市常年气温较低,到了十月份,俨然已经像是跨进了冬天,他们都穿着厚厚的衣服,可是到了九江,人们顶多只穿一件薄薄的外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丰沙暖不知道怎么的,眯着眼居然就真的睡着了,醒过来时,车厢内更加的吵闹,已经到了晚上的八九点,正是吃东西的高峰期,到处都飘散着泡面的香味。

对面的谈笑和杜得两人也是一人捧着一桶,正吃得欢快。

谈笑见她睁开眼睛迷蒙的看着他们,笑着说:“醒了?是不是饿醒的?”

丰沙暖笑了笑,点点头,确实有点饿。

谈笑捅了捅旁边的杜得,俨然是用女朋友的口吻吩咐道:“赶紧的!去帮沙暖泡面。”

杜得立刻就要起身,丰沙暖倒是不好意思处处让人照顾,赶紧起身道:“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好。”

杜得还没来得及说话,站起身的丰沙暖就被一只大手强硬的按坐在了座位上,她呆愣的转头看向秦诗涵,他的大掌还在她的肩头,见她转头看他,一派坦然的将手收了回去,淡淡的道:“我去。”

说着,就极为自然的从谈笑买的一大袋零食中拿了一桶泡面走开。

谈笑和杜得看了他一眼,杜得坐回到座位上,情绪有些低落,自顾自的吃着泡面,谈笑扫了杜得一眼,笑的有些狡黠。

转变来的突然,丰沙暖有些措手不及,呆坐着看着他离去的方向,谈笑感叹道:“好有男子气概,偶尔男人霸道一下,真的太有魅力太MAN了!”

丰沙暖射出一个鄙夷的表情,将手撑着下巴趴在桌子上,看着秦诗涵离开的方向,心中五味杂陈。

秦诗涵很快就将泡面弄了回来,他自己的手中拿了一瓶适才买的水,将泡面搁置在丰沙暖的旁边,自己打开水喝了一口。

丰沙暖愣愣的瞪着那泡面,秦诗涵瞪了她一眼,她看了看他,然后转头装作没看见,看着窗外。

几分钟之后,丰沙暖瞟了一眼那泡面,从微微起开的缝隙中能看出那泡面已经发胀,水分渐渐不够。

但是香味却勾着丰沙暖的胃,她咽了咽口水,没动。

谈笑见两人僵持的情况,有些无法理解丰沙暖的行为,她从来对人都是温柔礼貌有加,没想到居然也有这样任性为难一个人的时候,看起来,两人之间似乎有点不同寻常……

光看着那氛围,她就觉得自己像是电灯泡,他们分明像是闹别扭的情侣。

想着,她看了眼有点憋闷不说话继续听歌的秦诗涵,在心中嘿嘿笑了两声,拿出手机给丰沙暖发微信:好歹面是我买的,好几块钱呢!

这一说,果然抓住了丰沙暖怕浪费的心里。

丰沙暖看了眼谈笑,见她不停的点头,又看了眼那泡面,才缓缓抬手,不怎么情愿的打开,果然面已经泡胀了,不过其间还放了一个鸡蛋,看起来还是十分诱人的。

她咽了咽口水,转头冲着秦诗涵道:“我只是怕浪费罢了!”

坚决不肯承认是因为她确实饿了想吃。

众人也没有拆穿她,她饿极,将面吃完后起身要去丢,秦诗涵又接了过去,帮她丢去了垃圾桶。

丰沙暖尴尬的没说话,和谈笑、杜得两个人找话题聊了几句,提到庐山,也有一些兴奋,旁边的秦诗涵自始至终没有说话,也许他在听他们说。

他总是在众人面前表现的沉默寡言,导致她曾经觉得他也许什么都不知道,不关心,可是后来他偶尔冒出的一句话才让她知道,他虽然不说,可是不代表他不听。

丰沙暖想起来,不由有些讪讪的,聊了几句,便没什么兴致的继续睡觉。

她从前会晕车,后来因为工作原因时常坐车,不怎么会晕车,可是却在车上变得十分嗜睡。

丰沙暖再次醒来是在夜里快一点钟的时候,她眯着眼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才发现车厢里已经安静了不少,大多数人都闭着眼睛在睡觉,虽然睡容不甚雅观。

即使有人还睡不着在聊天,声音也是极小的。

对面的谈笑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闭着眼睛亦在呼呼大睡,可是头却十分亲昵的枕在了杜得的肩头,杜得只是靠坐着,被她枕着不敢动,她才发现杜得并没有睡着。

他静静的坐着,静静的看着她,目光带着一点点的灰暗,有些她始终看不明白的情绪在其中翻涌,只是他却似乎一直在隐忍着,没有爆发。

丰沙暖看着他,觉得他确实是和平日的他不同,可是却又说不清楚那改变具体在哪,看着他那般细心的照顾谈笑,她心中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杜得只是看着她,却并不说话,丰沙暖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心虚。

丰沙暖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再度睡着,秦诗涵睁开双眼,眼中是一片清明,转头看着睡得不甚舒服头不由自主动来动去的丰沙暖,他笑了笑,轻轻抬手,轻柔的将她的头拨到自己的肩上,丰沙暖并未醒过来,靠在他肩头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唇角带着浅浅笑意才沉沉睡去。

秦诗涵见了她唇角的笑意,也露出一个笑容,转头看着对面始终在看着丰沙暖的杜得,警示意味不言而喻。

杜得露出一个苦笑,一言未发,闭着眼睛假寐。

丰沙暖迷迷糊糊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居然蜷缩着靠在秦诗涵的肩头睡着,身体还靠过去,紧紧贴着她。

秦诗涵这时也已经睡了过去,头微微斜着靠着她。他们目前的形式和对面的谈笑和杜得差不多,俨然是两对情侣,可是分明都不是!

她看了眼他,有些泄气的将他的头拨开,自己一个人贴着窗户睡。

只可惜,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睡着睡着,就又往他的方向倒,只有更亲密,无法远离。

丰沙暖睁开双眼时,见到的就是谈笑打趣的双眼,她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靠在了秦诗涵的怀中,秦诗涵也打趣的看着她,丰沙暖脸羞红,赶紧摆正位置,安分守己的坐好。

一直到早晨到站下车,几人都还是迷迷糊糊的,不过到了九江,几人就立刻发现自己实在是穿多了!

F市常年气温较低,到了十月份,俨然已经像是跨进了冬天,他们都穿着厚厚的衣服,可是到了九江,人们顶多只穿一件薄薄的外套。

几人在路人打量的视线中尴尬的往订好的宾馆赶,秦诗涵强硬的拿着她的行李袋跟在她身后。

就在到了火车站口,丰沙暖就要上车,终于忍无可忍去拿自己的行李袋:“谢谢。”

丰沙暖将手掌摊开,秦诗涵看着她,不说话。

“把我的包给我。”

“……”秦诗涵依旧不回答,将包放在身后,丰沙暖去抢,他将包高高举起,她根本够不到。

“你到底要干什么?”丰沙暖气极,怒问。

“我要和你们搭伙一起去玩。”秦诗涵终于开口,宣布他的决定。

丰沙暖怒不可遏的看着他:“你是不是疯了?你跟着我们玩什么?你就是来捣乱的吧,干嘛不去坐你的飞机跑来坐火车,你早八百年前读高中的时候就来过庐山了,还用得着跟着我们玩吗?!”

丰沙暖生气的质问,他在高中大学就经常和同学出去旅游,庐山早就来过,此时竟然还说出这样的话。

对比丰沙暖的怒不可遏,秦诗涵明显淡定了许多,波澜不惊的道:“我什么也没做,更加没捣乱。”

意思就是,是你自己反应过大……

丰沙暖也意识到自己的反应似乎有些激烈,看着对面惊讶的看着自己发脾气的谈笑和杜得,她尴尬的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谈笑却是看出他们之间绝对有不寻常,猫腻啊!

至少高中就认识了!

她想了想,凑在丰沙暖的耳边小声的说:“沙暖,你就当帮帮我,正好他在,你和他凑一块,我才好找杜得帮忙啊……”

丰沙暖为难的看着她,谈笑赶紧苦着脸哀求道:“拜托你救救我拉,好人做到底,送佛送上西,我看这一路,杜得对我也不排斥啊,我就这一次机会了!”

丰沙暖依旧皱眉,谈笑继续苦求:“就一次就好了,你就当做秦诗涵的空气就好了,就当为了我!拜托你!”

丰沙暖看着她,她不停的点头,丰沙暖想到自己本来就是答应帮她才来庐山,最后无奈的冲着秦诗涵道:“你想跟就跟吧!”

说完,自顾自的转头上了出租车。

谈笑转头冲着秦诗涵抛了个媚眼,催促着杜得将东西放上去,秦诗涵很识趣的赶紧跟了上去。

这原本的三人行莫名其妙就多了一个人,变成了四人行!

猜你喜欢

  1. 古代言情
  2. 短篇美文
  3. 都市婚姻
  4. 都市爱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