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职场> 天岐除妖师

更新时间:2019-01-13 20:32:23

天岐除妖师 连载中

天岐除妖师

来源:落初文学 作者:赤子练 分类:职场 主角:天岐,刘轩云

主角叫天岐刘轩云的书名叫《天岐除妖师》,是作者赤子练写的一本婚恋生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这是一个人和妖并存的世间。『妖,为恶者,必除之。何为恶,害人。』这是身为除妖师必须谨记的一句话。天岐身为曾经的六等除妖师。从除妖师中离开,只除害死好人的妖。只是,好与坏。在人和妖看来又是有分歧的。“天岐大人,你信什么?”跟屁虫刘轩云问道。“我只信我自己。”天岐毫不犹豫,“和我的朋友。 展开

本书标签: 玄幻仙侠 短篇美文

精彩章节试读:

十三年前,平城西侧后山。

那时,天岐还没有当上除妖师,也没有离开除妖师。

天岐,有着这个名字的人只是一个十岁的小姑娘,和别人家的小姑娘一样,脸上圆滚滚的,眼睛乌黑有神,是个孩子模样,而且是个特别听话的孩子。

那时的天岐从来不会去怀疑别人。

而别人,也只有花渐。

一直照顾她的花渐说要送给她一样礼物,她也信以为真了。

天岐还记得,花渐当时是笑着说出口的:“小天岐,我要送给你一样礼物。”

那一日刚好是中秋,秋风沿着山中竹林间的空隙吹进一间大门敞开的小木屋内。

屋内站着一高一矮的两人。

背对着门的男子是说要送礼物的花渐,而正对着花渐抬起头的女孩是天岐。

花渐喜欢在喊天岐时加上一个“小”字,显得亲密许多。

“小天岐,想要吗?”花渐又追问道。

天岐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面露喜色地朝花渐问道:“是什么东西?”

花渐摸了一下天岐的头顶,又笑了一下故弄玄虚道:“秘密。”

天岐沉下脸不满地撇了撇嘴,礼物是什么迟早要让她知道的,花渐还非要藏着掩着,到底谁才是孩子。

天岐别过头不让花渐碰她。

眼见自己一手拉扯大的孩子和自己生起气来,花渐的眼中闪过一丝落寞,但他也明白这个孩子的性子。

花渐很快又扬起笑意拉住天岐的手腕道:“跟我来。”

天岐没有犹豫,花渐说的话他从未有过怀疑,就像孩子懵懂无知的时候也从不会去怀疑父母所说的话。

天岐往前走了一步,当花渐转过身拉着她的左手出去时,天岐又忍不住低下头看了一眼胸前,用着右手摸了一下胸前衣服内藏着的东西才彻底迈开步子。

这也是花渐送给她的礼物。

和今日不是同一日。

她是个孤儿,不知道父母是谁,也不知道生辰是哪一日,不过,这样也有好的地方,花渐送她礼物不用挑日子。

而今日是个好日子。

晴空万里,空气中带着竹叶的清香。

花渐和天岐走出了木屋,木屋外的院落里摆放着几根架起的竹竿,竹竿上晾着昨日换下的衣服,是天岐帮忙洗的。

远处传来了几声鸟啼。

叫声似乎是在呼唤同伴,它们找到了食物。

院里一人多高的竹架子上放置着两个盛着谷子的竹匾,谷子颗粒饱满,在人和鸟的眼中都是相当诱人。

竹架旁摆放着两张小巧的竹椅,竹子的颜色皆已泛黄,看了却让人心安。

这是平日里吃饭的地方。

天岐跟在花渐的身旁,目光掠过竹竿竹架子,竹椅子后,抬起头往天上看了一眼,天空满是白色和蓝色,今日的天空是并不浓郁的淡蓝,她眼睛余光看到的那一片翠绿也就更加醒目。

天岐的心情好了许多。

木屋就藏在这片竹林中。

得了这片竹林的荫蔽,没有人来打扰他们的生活,这里,便是她的家,花渐便是她的家人,唯一的家人。

天岐偷偷看了一眼花渐,面色沉稳。

她看到花渐脸上的笑意,感觉花渐今日要比往常更开心,可她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奇怪感觉,莫名的心慌不安。

或许是太想见到花渐送的礼物。

天岐收回目光,呼着气平复心中的焦躁,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个道理她也明白,只是豆腐当然要趁热吃,不急于一时,是要考虑清楚着急吞下的后果。

喉咙若是烫坏,以后都吃不了东西。

但她可以亲眼看着热豆腐,当热豆腐变得不再烫口的时候,她再趁热赶紧吃下,这是最开心的一件事。

所以,她也想赶紧见到那样礼物。

走了不多时,花渐把天岐带到了离居住的木屋不远的一个地方。

花渐松开抓住天岐的手,抬脚把地上的落叶踢去后弯下腰来叮嘱道:“小天岐,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拿礼物,拿了很快便会回来的。”

天岐明白地点了点头。

花渐的手又不安分地抚上她的头顶。

天岐注视着花渐,眼中浮现出猜忌的目光,这是花渐今日第二次摸她的头,仔细看他的眼神,好像有些不舍的样子。

又不是以后都见不到了。

花渐看出天岐的猜疑笑了笑赶紧起身离开,他转过身背对着天岐,低下头停顿了一会便又望着前面的路走动起来。

天岐看向花渐离开的方向,目光呆愣地将手探进衣服内拿出了花渐送她的那样东西,圆圆的白瓷容器,盖上印着青色淡雅的花纹,看上去像极了一盒女子用的胭脂。

然而这是一盒印泥。

这是花渐送她的第一样东西,眼见花渐走远,她心中又开始莫名不安。

天岐拿着手中的印泥跟上去几步,脑中冒出了一个念头,花渐会不会是要捉弄她,故意让她在这空等着。

想到这,天岐立刻打开了盖子,用食指和中指轻轻在红色印泥上点了一下,见手上已经有了印泥,她又赶紧将盖子盖上,把印泥藏回了胸前。

“等等。”天岐朝花渐喊道。

花渐听到后停了下来,转过身远远看着天岐笑意盈盈地问道:“小天岐,怎么了?这么一会就等不及了,不想让我走,那你的礼物可就没了。”

她不想礼物没了。

天岐急着跑过去,站在花渐的面前神情严肃道:“花渐,我想抱你一下。”

她也不希望花渐欺骗她。

比起花渐送的礼物,在她心中更重要的是花渐能一直陪在她的身边,所以,她现在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还是会继续等在这里。

花渐倾了一下头面露疑惑:“抱我?”难道天岐已经知道了他这回是要……那她怎么不拦他,看来她还是不明白,还是孩子。

那他就放心了。

天岐使劲点了一下头,花渐只好弯下腰来张开了手,语气十分宠溺:“想要抱我,你至少还要再等上个十来年,现在还不是我抱你。”

天岐瞥了眼自己的右手扑到花渐怀里,两只手放在花渐的脖子后面,花渐抱起她时,她右手也顺势用力将红印按在了花渐的脖子后面。

“好了吗?”花渐全然不知。

“好了。”天岐稍稍放下心来。

花渐放下天岐后,天岐赶着花渐离开:“快走吧,记得早点把要送我的礼物拿过来。”花渐若是很晚回来,她便借着他脖子后面的红印和他斗气,说他是去找漂亮的姑娘不管她了。

花渐盯着天岐孩子气的脸蛋,忍不住轻声笑了一下,眼中的一丝犹豫和不舍也被笑意掩盖,他扬起头意味深长地回了一个字:“好。”

天岐点了一下头:“嗯。”

她没有再去看花渐眼中的神色,看得多想得也就多,低下头迟疑了片刻,她才转过身往回跑到了花渐让她等的那个地方。

她垂下眼不去看花渐,故意在脑中回想别的事情,静静等着。

花渐敛住笑意沉下眼看了天岐最后一眼,低语道:“小天岐,长大了。”转过身又用着更轻的声音自语道,“你想当除妖师,那就抓住今日的机会。”

伴着踩在落叶上的窸窣声,一大一小的两道身影渐渐远离,是大的那道身影走着离开了小的那道身影。

花渐头也不回地往山下走去。

他怕再看到天岐的身影会忍不住又留下,既然要分别就该决绝一些,可脑中还是回想起了以往的事情。

花渐忍不住轻笑出声,眼中再次流露出无奈和不舍。

他可以养大天岐,但除妖的东西他教不了,因为他自己就是妖,让自己一手养大的孩子跟着自己这只妖学除妖的本事……

也不是说不能教。

花渐清楚,他教出来的除妖师一定会比别人教的厉害许多,况且天岐也比别人聪慧,又勤奋,洗衣做饭样样都是天岐在弄,只是想到日后他行迹败露,天岐或许会大义灭亲,他便开始做起噩梦来,直到现在都还一直提心吊胆。

只是成为除妖师是天岐的心愿。

他既然收养了天岐便会对她负责到底的。

况且,妖于天岐而言,人于天岐而言,善恶于天岐而言,都不是他能教的东西,这都要天岐走出这里自己去看。

就像从山上往下看,和从山下往上看,会有很大的不同,不同的人看同一座山,又会有很大的不同。

所以,天岐想当除妖师,他不会横加干涉。

花渐为自己找好借口后也释然了一些。

只是,花渐微微皱起眉来,他今日就这么离开了,天岐大概也是不会轻易放过他,花渐叹了一声气,又欣慰地笑道:“不过,这都是等天岐当上除妖师之后的事了。”

有了,他想到办法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花渐又面露笑意。

另一边的天岐却是面无笑意。

花渐走后,天岐等得无聊便开始踢着地上的落叶,将花渐原先踢开的落叶都踢了回来,再踢出去,踢回来。

等了数个时辰,已经是日落西斜。

余晖透过竹林间的空隙落在她的身上,能够感觉到一股暖意,“花渐怎么还没有回来。”天岐小声嘟囔着。

这已经是第十次自言自语了。

天岐叹了一声气,动了动腿,腿已经麻了,她也站得累了。

天岐低头往下看着凌乱的地面,犹豫着蹲下身子小心翼翼地坐在地上的那一片枯叶上继续低头等着。

昏黄的余晖照出了天岐脸上隐忍不发的慌乱。

天岐故作镇静说着安慰自己的话:“花渐是不会骗我的,他一定会回来的。”

天岐将头低下靠在了腿上。

可她已经等了这么久了,花渐却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

天岐的心中已经是躁动不安了,脑中也开始胡思乱想起来,花渐他会不会……会不会,是遇到了这山中的猛兽,或是中了别人设下的陷阱。

天岐抬起头,目光黯淡地往外看去。

不会的,天还没有黑。

竹林间吹来了一阵晚风,有些凉意。

天岐拉了拉身上衣服继续坐着,比起别人家的孩子要听话许多,天岐继续想着,花渐不是那么没本事的人,也不是会故意欺骗她的人,她要再耐心等等看。

又等了一会,天岐听到声响欣喜地往外看去,还是看不到花渐的身影。

天岐失望地低下头。

她忽然想到,花渐送她印泥的时候便骗她说这是一盒胭脂,她偷偷一个人在房内对着镜子抹胭脂的时候,花渐还进来嘲笑她,小天岐长得和男孩子一样,居然还喜欢胭脂。

这算是欺骗吗?

正想着,有脚步声过来了,天岐听见声音面露欣喜地抬起了头往外看去,是脚步声,是花渐回来了。

声音的主人穿着一身白衣,身形挺拔,腰间配着剑,是一个天岐不认识的人。

天岐又失落地低下了头,不想理会。

“小姑娘,你怎么一个人在这?”男子环视四周后朝天岐走过来,走到天岐面前后俯下身子温柔地抚摸着天岐的脑袋,眼里满是担忧。

天岐晃了一下头。

她不想让一个不认识的陌路人做着如此亲昵的动作。

天岐扬起头看着眼前的男子,见男子生得还算英俊,和花渐相比是不同的俊朗,心中一软便已经开口回道:“我在等人。”

天岐的言外之意,眼前这个男子若是识相就不要多管闲事,赶快离开。

男子收回手朝天岐笑笑:“等你的父母吗?”

男子显然是没有明白天岐的意思,要好心地多管闲事起来。

天岐收回目光摇起头,这个人的话又勾起了她的回忆,她等的那个人不是她的父母,却胜似父母,在她最初的记忆中便是花渐一直陪在她身边照顾着她。

整整十年,没有血缘关系,却可以做到如此,亲生父母都抛下她不管,花渐却在人一生中最年轻的时候抛下别的来照顾她,她感激花渐,也信任花渐,她知道,花渐只是去拿那样要送她的礼物,很快就会回来的。

天岐朝着眼前的男子露出一些不耐烦的神色催促道:“你走吧,我等的人很快就会回来。”

她只是看在这个男子声音温润好听的份上,才不自觉和他多说了两句。

男子有些无奈,看清天岐眼中的泪意后犹豫片刻还是起身往边上走去,走出去几步又不放心地回头看了一眼。

这个小姑娘竟一人在这深山中不哭也不闹,有着和年纪不符的成熟,现在见了他这么一个外人却忽然要哭出来,是被他吓到了吗?

他还是有些不放心。

除妖师给出的消息便是这里有害人的妖出没,留在这里很危险。

男子走回去看着天岐劝说道:“这里很危险,你还是先跟我回去,我会出来替你站在这,等你想等的那个人,小姑娘,好吗?”

天岐连连摇头,见男子还不离开便生气地站了起来发着小孩子脾气:“我不要,我就要在这里等他回来。”

有一样东西从天岐的身上掉了下来。

男子退后一些叹气道:“他叫什么?”

天岐警惕地看了眼男子便移开视线:“他叫什么和你无关。”

男子垂头,瞧见了地上的东西,低下身子想要帮天岐捡起,天岐见男子弯腰便抢先一步捡了起来藏回胸口。

男子直起身好奇问道:“这是什么?”

天岐护着胸口恶狠狠道:“这也与你无关。”

……

这是天岐第一次遇见白风时说的话,男子正是白风,是她以后的师父。

而她等的人,叫花渐。

也是她以后一直寻找的人,因为她没有等到花渐,等来的只是和白风一同前来除妖的人带回的一具尸体。

见了那具尸体,天岐明白,花渐是故意离开她的,这尸体的模样和花渐一样却不可能是花渐,因为尸体后面的脖子上并没有红印。

花渐又到底是人?

还是妖!

“我跟你们走。”

更多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玄幻仙侠
  2. 短篇美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