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仙侠> 剑御九重天

更新时间:2019-02-28 12:51:52

剑御九重天 已完结

剑御九重天

来源:掌读520 作者:澜风木羽 分类:仙侠 主角:木羽,妙妙

《剑御九重天》是由作者澜风木羽最近创作的仙侠类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不得不推荐。《剑御九重天》精彩节选河流已被冰封,一根根冰棱从水面而起,洞穿无数的仙师,温暖的血顺着冰棱流下,未能融化那刺骨的寒气。...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说时迟,那时快!我们的木羽及时赶了过来,和那仙师大战了三百回合,那叫一个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啊!木羽那两把飞剑如惊世天雷,专门管判世间的善恶,天剑一出,飞沙走石,电闪雷鸣,让人几乎睁不开眼!一剑刺去,顿时风起云涌,天崩地裂。大点村的仙师被木羽打得狼狈不堪,吐血而飞,鲜血染红了尘土,更是将天空染成了红色……”

宁静的流水村中,满头白发却依然精神矍铄的老布村长正在对一群揩着鼻涕的小孩子侃侃而谈,他得意地看着那些被他故事吓呆的小家伙,至今回想起当年那一刻,心里还是骄傲万分。

“哇哦!”

小娃子睁大了眼睛,嘴里不住地发出阵阵惊叹。仙师在他们眼里一直是高不可攀的存在,但是村长口中的木羽竟是有如此天威,这让他们敬畏不已。

“那村长爷爷,仙师给您下跪是怎么回事啊?”一个小孩子举手问道。

村长捋了一下齐胸的白须,清了清嗓子,继续道:“接下来就是最为关键的第二卷!仙师下跪老村长!前面讲到木羽怒发冲冠,天剑惩恶,将大点村的仙师打得毫无还手之力。那仙师自知无法战胜天神一般的木羽,又不甘心就此认输,他竟直奔村长而来,想要以老头子我来要挟木羽。但村长我又岂是那种怕死之人?看,这伤疤就是那时留下的……”

村长指着他脸上的那道疤,自豪地说道:“大点村的仙师速度很快,如一道闪电,但是木羽的两把天剑长虹贯日般洞穿大点村仙师的肩膀,大点村仙师已然身受重创,自知不是木羽对手,只能投器认输。”

“村长爷爷,木羽哥哥好厉害啊!”一个小女孩满脸崇拜地看着老布村长。

“我还没讲完呢!我们的木羽哪里肯放过他?但是村长气量宏大,正所谓将军额上可跑马,宰相肚里能撑船,虽然对方做了错事,不过村长我岂是那种斤斤计较之人?我便让木羽放过他,给他一个重新做人改过自新的机会。俗话说人之初,性本善,只要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木羽答应了,只是前提是大点村的仙师必须向村长下跪认错!”

“仙师下跪了吗?”许多小孩子迫不及待地问道,仙师给一个凡人下跪,这太匪夷所思了。

“一个仙师向一个凡人下跪认错,这可是关乎到仙师的面子问题,对方岂能答应?然而村长我的一身正气最终感动了他,他明白村长我虽然只是一介布衣,但却有着智者的心。他心甘情愿地走到村长面前,双腿一屈,跪了下来。”

“那一跪,绝无仅有,史无前例,如同一颗石子落入水中,激起层层浪花,预示着上层邪恶力量的终结,那一跪,让凡人阶级的我们抬起头来,世间自有公道在,是非善恶总有终。村长作为凡人的一员,第一次让仙师下跪道歉,这必将被载入史册,开启人类文明的新纪元……”

村长摇着蒲扇,一副老神自在的模样,当年的事知道的人不多,反正怎么吹是他的事,吹牛的草稿他都打了好几个版本了,又不用花钱。

“村长爷爷骗人,你一直说仙师能够飞天遁地,挥袖断崖,村长爷爷你只是一个凡人,仙师哪里会给你下跪?”有一个小男孩质疑道。

“就是啊,村长你不是说仙师身份很伟大吗?上次有个仙师来你对人家那么恭敬。”又有一个小丫头举手。

老布村长急了,揪着胡须道:“这是真的,仙师真的给我下跪了。我们的木羽可不是一个普通的仙师,他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仙师,是他让那个仙师给我下跪的。”

“村长爷爷又在吹牛。”

“除非你再证明给我们看!”

村长气得快把白须给揪掉了,现在的小孩子怎么就这么难管呢?虽然故事被他添油加醋了一番,但是仙师给他下跪也是事实啊!现在让他去证明,他也得找得到木羽才行啊!想到木羽,他心里一阵牵念,这孩子好久没回来了,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然而就在这时,流水村的上空忽然出现了道道玄妙的波纹,好似静水中荡起涟漪一般,紧接着一股气势磅礴的气息席卷而来。所有流水村的村民都抬起头,惊骇万分地看着眼前的景象,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唰,唰,唰”

空中出现了许多道人影,从涟漪中闪出,密密麻麻地立在半空中,气势浩荡地扫视着整个流水村。老布村长惊疑不定地看着空中的几百个影子,那便是传说中拥有移山填海之能的仙师,高高在上,不可一世。他也不知道这么多仙师来这个旮旯村做啥,他隐约觉得事情有些不妙。

小孩子们也都吓傻了,村长刚给他们讲仙师的故事,就出现了这么多仙师,未免过于巧合。

“哪位是老布村长?”

一个身着华贵白袍,气宇轩昂的中年仙师从空中落下,站在村子中央的空地上,朗声问话,其他人都落在中年仙师后面。每个仙师都是仪表堂堂,威风凛凛,脸色神色很是严峻,目光不住地扫视着,仿佛在戒备什么。

“我、我、我就是。各位仙师大人,你、你们找我?”老布村长战战兢兢地走出来,这么多仙师来这里就是为了找他,这可把他吓得不轻。

“你是老布村长?木羽是你什么人?”中年仙师皱眉道。

“木、木羽?”老布村长惊呆了,这么多人难道是来找木羽的?这孩子不在外面惹事了吧?这么多仙师齐聚这里找他做什么?仙师的威压让老布村长惶恐不已,他双腿打颤,道:“木羽是、是我养大的一个孤儿,他不在这里,他、他没事吧?”

“请长者帮我们一把!”

让所有流水村的村民都没想到的是,中年仙师忽然双膝朝老布村长跪下,深深地磕了一个头。他背后的几百个仙师也都一齐跪下,齐声道:“请长者帮我们一把!”

“仙、仙师,真的给村长爷爷下跪了?”刚才质疑村长的小男孩目瞪口呆地看着一群高高在上的仙师忽然全部跪在老布村长面前,他小小的心里受到了极大的震撼!

“村长爷爷没有骗我们!仙师真的给他下跪了!”

老布村长嘴巴张得老大,手中的蒲扇也掉在地上,一时间竟是脑子一片空白。仙师给他下跪这种事是十几年前木羽为了替他讨个公道而已,这种事也只发生了一次,然而今天出现了几百个仙师跪在他面前,这平常就算是梦,他都不敢这么做的!

“你、你们,干什么?”老布村长平常总是给村里小孩子吹嘘仙师给他下跪的事,那其中夹杂着许多水分,然而当事情真正发生的时候可把他吓得不轻。

“长者,木羽的事必须由您来解决,请答应跟我们走一趟。”中年仙师恳切地望着老布村长。

老布村长全身颤抖着,他定了定神,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自己似乎又沾了木羽的光。他弯腰捡起掉在地上的蒲扇,小心翼翼地说道:“好、好吧。你、你、你们起来吧!”

老布村长觉得自己像个帝王一般,让自己的子民平身。可是他一点修为都没有,他可是知道这几百个仙师无论哪一个随手打个响指他都得玩完。

“时间来不及了,长者得罪了。”中年仙师眨眼间已经站在老布村长面前,带着老布村长消失在原地,与此同时,那跪下的几百人也都消失不见。只留下一群还没回过神来的小孩子在那里惊叹村长爷爷的神威……

老布村长只觉得自己眼前一片漆黑,他心里害怕急了,不知道被带到哪里去。突然,周围一阵颤动,而后他的眼睛又可以看见光芒了,他发现自己在一片平原上,还以为已经达到目的地了,可是周围一片躁动,那个中年人神色焦急地把他护在背后。

“嘿嘿!这个老头必须死!”

前面传来几个奇怪的声音,似乎有人拦住了这几百个仙师的路。老布村长从中年仙师肩膀上探出头,他想知道是谁这么大胆,敢和这几百个仙师作对。他这一看不要紧,差点把他给吓尿了!

是尤蒙魔族!

尤蒙魔族是一个邪恶的种族,他们有人的形态,却与人不同。他们生性残忍,凶残好斗,屠戮人类丝毫不心慈手软。尤蒙魔族分为五种,形态各异,身上带着五行的属性,他们分别能够控制金木水火土五种元素。凡人在尤蒙魔族面前只有死路一条,能够与尤蒙魔族作战的,只有伟大的仙师!

尤蒙魔族一直与人类争夺领地,几千几万年来都没个停休,尤蒙魔族成为邪恶的代名词,却不知道为何今日会对老布这个没有任何修为的凡人感兴趣。

“给我上!一定要保护好长者。”中年人一挥手,身后几百个仙师都愤然朝尤蒙魔族而去。

老布村长怔怔地看着这一切,他一直被中年仙师护在背后,可是中年仙师似乎无法带他逃脱尤蒙魔族的包围,他只能看着举手投足间便能毁天灭地的仙师与五种属性的尤蒙魔族战在了一起。

黄昏,夕阳染红了半边天,血色的光芒倾泻在大地上,照亮了一片狼藉。

地不再那么平坦,尖锐的土刺遍地而起,刺穿一具具尸体,鲜血还未干涸,剑还握在手中,生命却已流逝。

树木横七竖八地躺着,坚硬的树枝挂着一个个仙师的身影,树叶血红欲滴,诡异万分。

河流已被冰封,一根根冰棱从水面而起,洞穿无数的仙师,温暖的血顺着冰棱流下,未能融化那刺骨的寒气。

火焰在大地上燃烧着,那么旺盛,以仙师的躯体为火源,燃烧着,燃烧着,与夕阳交相辉映。

那残酷的飞剑背叛了主人,剑尖划过心脏,闪着寒光,透体而出,握剑的人眼中还带着惊惧,不明白手中的剑为何转向了自己。

中年仙师身上也是伤痕累累,他一直保护着老布村长。老布村长惊恐万分,仙师竟然在尤蒙魔族手中死伤大半!

“这一切都和木羽有关吗?”老布村长咽了一口唾沫,问道。

中年仙师点了点头:“木羽的事只有您能解决,长者,您必须活着。”

中年仙师全身的灵力忽然暴涨,他吐出一口鲜血,而后带着老布村长冲向云霄。

“木羽……”

老布村长呢喃着,那个善良的孩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的思绪慢慢飘回到许多年前,具体过去多少年,他已记不清了。但是他知道那一年木羽十二岁,这点老布村长记得很清楚。

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那个时候木羽只是流水村的一个孤儿,是老布村长把他养大的。

猜你喜欢

  1. 玄幻仙侠
  2. 逆袭
  3. 腹黑
  4. 都市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