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短篇> 穿越之紫瞳蝶岸殇

更新时间:2019-03-06 14:22:21

穿越之紫瞳蝶岸殇 已完结

穿越之紫瞳蝶岸殇

来源:悠空小说 作者:梦黎ok 分类:短篇 主角:珈羽,蝶岸殇

主角叫珈羽蝶岸殇的书名叫《穿越之紫瞳蝶岸殇》,是作者梦黎ok写的一本婚恋生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她桀骜不拘,随性自然,不甘在黑暗中闪耀奇葩的宝石,因为叛逆,来到异世。一代皇室最骄傲的公主,在阴谋中站稳脚跟,在柔情中得到眷恋,认识了一个又一个绝色的美男,却找不到可以依靠的心,因为冰封的心,只为那个妖娆的男人“岸殇,将来我保护你!”一句简单却最温暖的话语……停留住脚步。再相见,已是物是人非,他们的爱情?将何去何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转眼一夜已然过去,晨曦已经升起,岸殇迟疑了下,起身下了床铺,走到窗前,透过薄薄的透光窗纸,看向那朦朦胧胧的清晨金色,心底升起微微的叹息,新的一天啊!

缓步的走到门前,轻轻的推开,顿时,清风拂过脸颊,带着微微的细腻。岸殇看向门前的景物,方才察觉,外面竟是如此唯美的景色。

一条宽敞的鹅软石路跳到她的眼界,缠缠绵绵的不见尽头般,婉转曲折。鹅软石的两旁,是茂密的花丛,花儿争相斗艳,姹紫嫣红的开放着。

岸殇赤脚走在那些洁净的鹅软石铺成的路上,石头硬硬的,却又是冰冰的,感觉就像什么在磕你的皮肉,事实也却是如此,岸殇轻轻的笑。

晨曦让一切都镀上金色的光辉,到处都弥漫暖暖的灿烂,小鸟清鸣之声在这条似没有尽头的小路间回荡,婉转反复,丝丝清脆,丝丝轻快。

岸殇的此时的心情也渲染了那丝欢快,心情第一次不再附有沉闷。

等一下,就是黎明的黑暗吗?当那丝曙光不见,太阳高高的挂起,她跟菲岸殇的宿命齿轮,是否,就开始运转?

岸殇的笑脸在这刻定格,那个男人,亦是一样的存在吧……不是吗?她真的以后要在这个压抑的宫廷中,残度余生?

不!岸殇的眼神突然间犀利,她不允许自己被束缚着!

等下的宴会,她要找准时机,逃出属于菲岸殇的宿命!

“公主?公主?”正想着,岸殇的思绪被一阵急切的叫唤声打乱,她的眼睛又恢复于清明如泉,转身看向发出声音的地方。

远处,小小的身影渐渐的清晰,笑笑飞奔着向自己跑来,岸殇无奈的轻笑,这个小丫头。

当笑笑到达岸殇的身边,随即便是气喘吁吁的呼气,岸殇轻轻的笑。

“你怎么找到我的?”她轻笑的询问。

“公主最喜欢的事就是在这个石路上走。一猜就知道了。”笑笑稍微的轻快。

岸殇稍微的楞了下,这个石路,她也喜欢?

“是吗?”声音像是幽叹,来自远方的不可遥望。

“对,公主说,只有在这个地方,才不用理会世俗烦愁。”笑笑努力的想着,郑重的说着。

“世俗烦愁?”低喃这个四字词语,却感觉心灵深深的震动,这四字,寓意~~很深啊!

“公主,晨曦已经落下了,是否回屋打扮?”笑笑轻声的询问,带着点小心翼翼,现在的公主,总是感觉有层屏障阻隔观望。

“走吧,回去。”该来的,总会来的,心中叹息了下,快步转身回走。

当岸殇与笑笑都回到了屋子,岸殇就基本上没有休息过,笑笑忙来忙去,洁面,梳妆,着衣,一一帮岸殇打理。

岸殇无奈的看着那个如同蜜蜂般‘勤劳’的笑笑,无声的叹息。

当一切都打理清爽之后,岸殇微微的喘了口气,看着身上的大紫之衣,华贵,高雅,丝质为上乘之品,却是那么的繁重且压抑,这个衣服,就是一个无形的枷锁吧?

头重重的,岸殇轻轻的皱眉,轻轻的拿过一个小巧的铜镜,看着自己的面颊,细淡的胭脂,衬托出皮肤的光滑如玉,轻薄的唇瓣,似要滴出血的妖娆,眼睛如丝,眼神如墨却夹杂丝丝清澈,似可魅惑人心。

转过脸颊,看向繁重的乌丝,金金灿灿的头饰满布乌丝之上,感觉华贵之至,却沉重异常,岸殇更深的皱眉,自己那纤细的脖子啊!感觉似要抬不起来!

万恶的身份!诸多不适,岸殇的耐心也快要磨光,岸殇烦躁的准备用手将那些金灿灿的头饰一一取下,却被眼尖的笑笑阻止。

“公主,这个不能动的。”笑笑着急的劝阻。

岸殇停顿了下,看向那个眼露急切的笑笑,轻笑了下,动作不停,且越来越利落,在笑笑的惊愕目光的注视下,摘下了头顶上的所有饰物。

取下头饰的岸殇,大大的喘了口气,头轻了好多!后转向看着那个呆滞的人儿,和蔼的笑,“我说个头饰,你帮我梳理如何?”轻言细语,温婉异常。

“是。”笑笑恍过神来,下意识恭恭敬敬的回答。

“将我的头发拢结在头顶或头侧,或前额与脑后,在扎束后挽结成椎,用簪或钗贯住,可盘卷成一椎、二椎至三椎,使之耸竖于头顶或两侧。”岸殇清冷的说着。

(注:这个是赵合德入宫之时的发饰,新兴髻。;梁鸿之妻孟光好梳“椎臀”。①这些发式皆是结椎式的变化,掌握其梳编法,就可变化或创制各式各样的椎髻,在造型时可灵活运用。各式椎髻多为已婚少妇所用。)

“公主是怎么想到这种发饰的?”笑笑好奇的问道,手快速的动着。

“突发奇想。”岸殇轻笑的说。

“公主好厉害哦!”笑笑顷刻间,便已经梳理好了岸殇所说的发饰,看到那简洁却不失庄重华贵的发髻,惊叹的赞美,浓浓的崇拜。

“笑笑你的手法很精致。”岸殇轻笑的出声,看向铜镜中映出的面颊,安静且唯美。

“多谢公主赞誉。”笑笑轻快的出声,带着点细小。

“好了,话不多说,走吧。”眼睛微微的通过窗纸,看出已经明亮的天色,已经不早了吧?

“是。”笑笑扶起岸殇,向外走去。

边走着,岸殇微微开口,“笑笑,一年一度的喜缘节,你肯定很期待吧?”岸殇的声音柔和如丝,带点好奇。

“对,那天不止有烟火晚会,还有各色河灯,还有热闹的人群,折枝问柳,互送心花。”笑笑的言语尽是兴奋。

岸殇默默的听着,心中微微的明了,跟中国古代的七夕差不多的节日啊。

“最主要的是,很多小食都是可以不用花银子的。”笑笑兴奋的说着。

“哦?不用花银子?”岸殇轻笑着示意她说下去。

“是,有的商主图个喜气,只要你回答得了他们的问题,就能吃白食。”笑笑笑着说。

“哦,很好客哦。”岸殇亦是轻笑。

“公主不知道吧?”笑笑欢快的说道。“商客每年吃白食的几率甚小,因为基本上无人可以回答,而得到白食特例的人,都能终身独享。”笑笑稍许的气馁。“但是每年还是有很多人去试验,故也是每年皇城在这几天极其热闹的原因之一。”

“这个倒是有趣了。”岸殇眼珠微转,她一定要去看看。

“公主常年居于宫廷,足不出户,这次?”笑笑期待的问岸殇,满眼的期盼。

“这次啊,我不想出宫。”岸殇好似深思熟虑的说着。

“公主,那么精彩热闹,不看可惜啊。”笑笑紧张的说着。“尤其是答题,每年都精彩的很,错过就太可惜了。”笑笑满眼期待,眼睛死死的注视着岸殇。

“就这个啊~”岸殇隐忍笑意,不以为意的开口。

“不止不止,还有河灯,若城河满满的全是河灯,据说,对着满城河灯许愿,很灵的!”笑笑急切的说。

“许愿啊,我不信那个唉。”依旧是不以为意一般的口气,眼底的笑意却更加的明显。

“不止不止,还有~~还有~~~”笑笑灵动的眼珠子转了转,皱着眉毛努力的想着。“还有折枝问柳。佳缘相诚。”笑笑献宝的说着。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岸殇的眼中的笑意都溢满快要‘洒出’了。

“公主~~~”笑笑带点撒娇的意味,眼睛已见晶莹。

看到那个小妮子快要哭的表情,岸殇终于破功大笑,“好了好了,我去还不行吗?”

“公主真的是太好了。”笑笑惊喜的说。

笑笑真的是个开朗不拘的人,这个华贵的宫中,束缚了多少的情感与人性?岸殇的心中,快速的闪过着个感悟,后唇边挂起一抹笑意,冰冷却璀璨。

“快点走吧。”岸殇轻柔的说。

“为什么?走太急怕公主摔着。”笑笑微微的皱眉。

“我怕你等不及啊,要知道,宫宴结束才能溜出皇宫。”岸殇微微的笑着,说话的语气理所当然一般。

“啊!?”笑笑有瞬间的呆愣,后反应过来。“公主你取笑我!”反应过来的笑笑对着岸殇轻轻的挥舞着拳头,可爱之极。

“大胆!竟敢对公主不敬!”微许熟悉的声音响起,笑笑惊吓的跪下。“娘娘,奴婢不敢!”

猜你喜欢

  1. 穿越女强
  2. 玄幻仙侠
  3. 短篇美文
  4. 奇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