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总裁> 水火关系:宠你没商量

更新时间:2019-03-07 12:34:57

水火关系:宠你没商量 已完结

水火关系:宠你没商量

来源:悠空小说 作者:蜀山居士 分类:总裁 主角:井上古川,野山秀树

主角叫井上古川野山秀树的小说是《水火关系:宠你没商量》,本小说的作者是蜀山居士所编写的总裁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没事别乱咒人好吗?”我没好气的说,不过说真的我也有点担心,阿御该不会┅┅“让开一下,秀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其中一个黑衣人正举起枪的同时,“砰咚!”人头落地┅┅大量的鲜血飞溅出来的那一瞬间,使前头几个也拿着枪的人都不禁退缩了一步。

我和谷川看到这种怵目惊心的画面,为了避免对方会吓到尖叫出来,我们两个还同时互堵了对方的嘴,此时不知为何一旁其中的街灯开始闪烁不定。

“┅┅是你干的吗?”站在最后头的黑衣人问。

“哼哼,你看我动刀了吗?”阿御的脸上扬起恶魔般的笑容。

“是拔刀术吧?刀毕竟还是刀,终究比不上枪的速度。”

“哈哈哈!那我们来试试看,如何呀?”阿御发狂似的笑道,连表情也变的相当的可怕,比那天杀掉那些小混混时的表情还要狰狞万分。

前头的四个人举起了枪对准阿御,而阿御同时把刀拔出且往前冲了过去,疑似被阿御的动作给吓到射偏的枪响之后,把一旁其中的街灯给打破了,剩下唯一闪烁不定的灯光下传出了其中一人的哀嚎声,而站在最后头的黑衣人退后了几步,看起来想趁隙攻击。

此时最靠近阿御的人拿着枪对准阿御的脑袋开了一枪,那一瞬间阿御好像突然产生分身似的闪过,且重砍了开枪的那个人。他那种超越人体极限的闪躲动作根本不像是个人,根本就像个恶魔在玩弄这些人一样。

阿御在刺杀一个人的同时,把刀前不知是死是活的人往前用力一推,挡下了最后的人开的几枪,接着阿御冲上前抓着他的头用力扭了一下,传出“喀!”的一声倒下。

这时我看到躲在最后的黑衣人也举起了枪对准阿御,我一时情急担心阿御之下冲了出去。

“不要啊!秀树!”谷川手没抓到我而大叫。

“什──危险!秀树!”阿御奋力的往前冲。

当我看到黑衣人连开了好几枪之后,心里剩下我可能要死了的想法,这时我的肩膀突然被阿御抓住,他用力将我往后一拉而自己冲上前去,而黑衣人看到阿御冲了上来,也不小心射偏了几枪,其中一枪把唯一在闪烁的灯光也打坏了,最后在黑暗之中,传出了那个黑衣人的哀嚎声。

确定一切都安全以后,“秀树!你刚才为什么要做那么危险的事?!”谷川出来看看惊魂未定的我有没有受伤。

“对不起┅┅因、因为我看到那个人要偷袭阿御┅┅”

“算了,你没事就好。”阿御站在远处把刀收起来。

“天冥┅┅你中弹了吧?”谷川站起来问。

阿御中弹了?该不会是因为我的关系┅┅看着站在远处的阿御,没有街灯而只有星光的照射之下,实在看不清楚阿御到底有没有受伤,甚至是他的表情┅┅“┅┅我没有,时间不早了,你们赶快回家去吧,刚才的几声枪响可能让附近的人报警了。”

“你骗人,你一定受伤了!我们得把你送到医院才--”

“棉唆!”谷川话还没说完,就被阿御插道∶“你马上送秀树回家,送完之后你自己也是!”

“阿御!别这样!我们送你去医院吧!”我担心的说。

“用不着你们多管闲事!快给我滚回去!”阿御吼完之后,模糊不清的身影也随即消失在黑暗之中。

“阿御┅┅”

“我看我们还是先回去好了┅┅明天在去天冥家看他,好吗?”谷川看着一脸愧疚的我,安慰的说。

“┅┅”

“那我们明天同一时间在商店街入口见面,嗯?”

“好┅┅”

翌日。

因为担心阿御的关系,一整晚睡不好,更别说是有那个心情吃早餐了,不过看着桌上我妈为我准备的餐点┅┅为了不辜负我***心意,我也只好*自己吞下去┅┅到了商店街入口,远远的就看到谷川坐在那附近的椅子上吃着三明治、看着报纸┅┅他还真有那个心情┅┅我走靠近谷川那,而他刚好吃下最后一口三明治时看到我走过来。

“早啊,你没睡好啊?”谷川看着我的表情担心的问。

“昨天发生那种事,会有那个心情睡的很好吗?”我没好气的说。

“喏,你先看看这个。”谷川把他手中的报纸递给我看。

我看着谷川用手指的头条部分,是关于昨天的事∶杀人魔再现!●●县市的某知名商店街在几天前发生杀人魔洗礼小混混事件,在昨日晚上又发生了一起疑似杀人魔对上黑帮,依附近居民的说法,当天晚上街灯全部被打坏,黑暗之中看不清楚有哪些人,只有听到一连串的枪响和人的哀嚎声。现在警方部分开始搜查此名杀人魔身分,就只担忧这个杀人魔会不会哪天一时兴起而开始滥杀无辜。

所以说阿御又没被发现棉┅┅“说真的,那天在屋顶上,我还以为天冥只是在跟我开玩笑,我万万也想不到他真的会动手杀人┅┅”谷川淡淡的说。

“谷川┅┅”

“不过我不会说出去的,事到如今我也大概了解天冥是个什么样的人,要是背叛他的话,说不定我爸妈就死定了┅┅”

“┅┅”总觉得┅┅是我拖累他的,毕竟谷川是我的好朋友,他当时会想来找我也是理所当然的,却不小心害他┅┅这时谷川搭上我的肩膀,一脸笑嘻嘻的道∶“脸色别那么难看,我会这么说又没什么,我们一起努力从奴隶的身份变成朋友的身份看看吧!”

“嗯┅┅你果然还是笨蛋啊。”我露出笑容。

“好啦!我笨就笨咩,笨一辈子总比苦瓜脸一辈子好吧?我们快点去找天冥吧,现在最担心的还是他身上的伤┅┅”

“嗯!”

我和谷川一同从商店街开始往阿御家的方向前进,走了一段时间后,前面的转角处就是昨天发生阿御杀人的地方,这时谷川拉住我停下。

“怎么了吗?”我问。

“我们绕道吧,我今天起个大早本来想先去天冥家看看的,结果前面的路都被警察封锁了,而且要是有经过的路人,他们几乎每个都抓来问话呢。”谷川回答。

“想不到你还真有心啊。”

谷川耸肩微笑的道∶“因为我就是笨蛋啊,担心朋友的笨蛋!”

为了预防万一之下,我们绕了一大圈到了阿御家,我先上前按了电铃,等了一段时间没人回应,用力敲了几下门也一样无回应┅┅阿御不可能没回家吧,他那种打死都不去医院的个性还会去哪?

“我在想┅┅天冥该不会死在家里了吧?”谷川担忧的说。

“没事别乱咒人好吗?”我没好气的说,不过说真的我也有点担心,阿御该不会┅┅“让开一下,秀树。”

我回头看谷川时,他竟然一脚飞踢过来,我临时做出反应的往旁边跳开,“碰!”的一声,门被谷川给一脚踹开了。

“你干什么啊!要是把门踹坏了怎么办?这是阿御家的,你不怕他扁你吗?”

“现在担心的不是门吧?”谷川没好气的说。

“呃┅┅说的也是┅┅”看来跟谷川相处久了也会被传染笨蛋病啊┅┅谷川先行进入阿御家门里,我原本想尾随着谷川进去,这时谷川突然往后倒让我吓了一跳,我再次的做出反应往旁边躲开,接着在一旁看着倒在地上的谷川,而他脸上还莫名奇妙的趴着一苹猫。

“噗嗤┅┅阿御的猫呀,真有精神。”我窃笑的说。

谷川先把脸上的猫推到一旁,坐起身子生气的说∶“笑什么啊?这苹猫狠狠的把我给吓了一大跳耶!”

这时那苹有着鲜艳的虎斑毛色的猫,开始咬着谷川的裤管一直往后拉,该不会是要我们赶快进去吧?

我和谷川同时往里面看了一眼,到处都是血迹┅┅墙上还有血手印,走廊和墙壁上的血看起来就好像是阿御扶着墙壁走一样。

谷川抱起了猫和我赶紧跑了进去,我进去后还顺便把门锁上,以免前面不远的警察巡逻到这里时,而看见里头到处都是血的情景。

我们两个跟着血迹沿路跑到了客厅,浓厚的菸味随之扑鼻而来,我们先看到客厅的桌上放着一些好像医院动手术在用的工具,在一旁血淋淋的铁盘里还有一颗子弹,阿御可能是边抽菸边处理自己的伤口吧。

不过这样做能减轻自己的疼痛吗?转眼看去,阿御就倒在离桌子不远的角落中,旁边还放着他的爱刀和昨天阿御穿的白衬衫,不过衬衫已经被他自己身上的血染的鲜红,而且阿御身上的绷带看起来也很凌乱,毕竟一个人负伤还要做到这种程度实在是太勉强了。

这时那苹虎斑猫跳离谷川的手中,靠近阿御舔了舔他的脸颊,还一直用自己的脑袋蹭着阿御的脸,不过他完全没有反应。

“喵呜--咕噜噜┅┅”那苹虎斑猫见阿御没反应,也只能在一旁发出无助的叫声。

“阿御┅┅”我靠近阿御将他扶坐起来,谷川抱起了猫也跪坐在一旁看着。

我拨开阿御的头发,好看清楚他的脸┅┅阿御的脸色好苍白,双眼也紧闭着,但还好他还有呼吸,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天冥应该没事吧┅┅”谷川担心的问。

“大概吧┅┅唔!”阿御突然间吻了过来,一旁的谷川因为太过惊讶的关系去盖住猫的脸┅┅拜托!那只是猫而已,又不是不能看到不该看的东西的小孩!

这时阿御把我扑倒在地,一脸贼样的笑道∶“在想什么?以为我死了?我可是还有力气在这里做一场喔。”

看到阿御又想亲过来,我一时气愤之下用力的把阿御往旁边推过去,“碰!”的一声,阿御撞到桌角就倒了下去┅┅天啊!我该不会杀了他吧┅┅不过他活该!

“痛死了┅┅对伤患做这种事太过分了吧┅┅”阿御吃痛的爬起来,接着才看到一旁的谷川,“嗯?原来谷川也在啊。”

“呃┅┅不用在意我,你们继续吧。”谷川继续盖住猫的脸说。

“继续你个大头鬼啦!”我生气的叫着。

重整一下心情后,“你家还有绷带吧?”我问着阿御。

“有啊,干嘛?你想玩SM啊?”阿御故意回问。

“玩你个大头啦!我想要帮你重新包扎!你看你自己绑的乱七八糟的,还有脸想到那边去!”我白了阿御一眼。

“噗嗤!”我听到谷川的笑声转过去瞪他,他却故意在跟猫玩,好像都没听到一样┅┅真欠揍!

这时阿御坐下之后又点了一根菸抽着,手还指着一旁放电玩光碟最下层的抽屉,我去打开抽屉一看,里头放了一堆医疗用品,还有一些手术台上才会看的到的工具┅┅他到底从哪弄来那么多奇怪的东西啊?

“干嘛那么好心帮我包扎?还是你想趁机戳我一刀?”阿御挑眉的问。

“好心被雷劈┅┅我只是良心不安而已。”我拿着一些绷带和纱布等等的靠近阿御。

“昨天的事?那根本没什么,是你不应该冲出来的,你以为他打的到我?”阿御没好气的耸肩。

┅┅我默默的解开阿御自己乱绑的绷带没回答,而阿御也跟着沉默了下来没再多说什么,看见阿御左肩上的弹痕,血还浅浅的流着┅┅对于昨天的事,真的让我愧疚到不自觉哭了出来┅┅毕竟我是头一次遭遇到这种事,也万万没想到阿御他会保护我。

“嗯?烟熏到你了吗?抱歉,我马上熄掉┅┅”阿御急忙的把香菸弄熄在菸灰钢里。

“对不起┅┅”我用袖子擦了一下自己的眼泪,可是眼泪还是不断的流出┅┅“那个┅┅我去厨房喂猫好了┅┅”谷川看到我哭,也识相的抱着猫离开现场。

阿御听到我道歉后,嘴巴微开且睁大了眼看着我,好像很惊讶我会道歉一样。

“你┅┅这只是小伤而已,根本就无须道歉啊┅┅”阿御安慰着我。

“什么只是小伤而已!要是要偏一点的话就打中心脏了啊!要是你死了┅┅那我┅┅”我说到这也只能一直哭着,根本不敢再继续说下去。

┅┅这时阿御突然伸手抱住我,完全没有像刚才想整我一样的抱着,我的头也只能靠在他的肩膀上,“谢谢,你还是第一个那么关心我的人┅┅”阿御说着,也抱的更紧。

“我真的┅┅真的很对不起┅┅”我抽噎了几下。

“不要道歉了,我才要对不起呢,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我轻轻推开阿御,再一次用袖子擦了眼泪,“我帮你包扎┅┅”

阿御看着我继续帮他包扎伤口,也没再多说什么,不过从他的眼中,看来他好像很高兴┅┅他真的像谷川说的那样很在意我?有需要在意到为了我而牺牲自己去挡子弹的程度?

“秀树,等等能帮我梳头发吗?”阿御问。

“嗯┅┅好。”

过了一段时间,我总算帮阿御包扎好了,也帮他把头发梳好,不过我故意把他的头发绑成长辫子,不知道他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干嘛绑成这样?平常那样就好了啊。”阿御抓着自己的发尾看着,一脸不满的说。

“我觉得这样绑,说不定你会少作怪!”我笑道。

“┅┅那可不一定吧。”阿御看了我一眼,并且把脸别过一旁┅┅干嘛啊?他该不会是在害羞吧?现在我终于了解“”字这种怪脸的心情了┅┅这时阿御站起身子,走到靠近走廊边,用力的把谷川拉了出来,“偷听很久了吧,去楼上我的房间帮我拿另外一件衬衫!”阿御说完后直接抢过谷川手中的猫,还顺便踹了他一脚。

“我只是担心你会欺负秀树嘛!”谷川好像自己很无辜的说,接着不甘愿的走到楼上去。

说的那么好听,我竟然完全没发现谷川在偷听┅┅啊!刚才我和阿御抱在一起的画面┅┅死谷川!我一定要痛扁你到失忆!

这时阿御把猫抱过来问∶“名字,要取什么?”

“你养的你自己决定就好了啊。”

“猫丸子?”

我倒┅┅亏阿御在班上成绩那么好,取个名字竟然取成这种鸟样子┅┅“哈哈哈!没人取这种怪名子的啦!”看到阿御用那种正经脸说出这样的名字,实在很难不让人爆笑。

阿御皱了一下眉头再问∶“有那么好笑吗?不然就取喵喵丸?”

“噗嗤!哈哈哈!我快笑死了!你只想的到这种的吗?”我抱着肚子继续笑着,真的快要笑到痛死了,名字都不离“丸”字,难道他的脑袋中塞满了一堆鱼丸还是贡丸啊?

看我笑成这样,阿御又皱眉苦恼了一阵子,接着突然露出笑容说∶“决定了!就叫做小树吧!”

“咦?等等!我没听错吧?为啥要叫做小树啊?!”

“可以联想到你,我也可以好好欺负一下。”阿御脸上的笑容笑得更开。

“当心我告你虐猫!”我白了阿御一眼。

“骗你的啦,我一定会好好爱护它的。”阿御宠溺的搔了搔猫的下巴。

“喵呜!咕噜噜--”阿御怀中的猫,看起来很高兴似的回应着。

看到阿御这样,虽然他爱猫是很好,不过把名字取成┅┅实在让我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接着,又不知道谷川从什么时候躲在一旁,“呐,你的衬衫,猫取成小树很好呢!”谷川一走进客厅,就故意说给我听。

“你这该死的┅┅真爱偷听啊!”我瞪他。

“可是这代表天冥他真的很--痛!”我为了不让谷川说完话,用力的朝他头上敲下去!

阿御把猫放下,开始穿着谷川拿下来的另一件白衬衫,完全不理会正在互拉脸颊的我和谷川,等他穿好衣服后也只是看了我们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真搞不懂我们这样乱吵嘴,你是在无奈个什么鬼?

“看来你心情好很快嘛,这样也不错。”阿御微笑着,接着拿起放在一旁,小树睡的小床里头的项圈坐了下来,开始帮它绑上项圈。

“看吧,天冥他真的很--唔!”我用手肘用力地顶了谷川的腹部一下,好阻止他继续说下去,这个欠揍的笨蛋说话总是没头没脑的!

“好了,你们两个陪我去一个地方吧,顺便带小树出去透透气好了。”阿御说。

“去哪?”我和谷川同时问。

水火关系:宠你没商量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都市婚姻
  2. 总裁柔情
  3. 都市爱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