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短篇> 愿,与凤和鸣

更新时间:2019-03-12 14:44:23

愿,与凤和鸣 已完结

愿,与凤和鸣

来源:书格格 作者:寂若浮华 分类:短篇 主角:程凤,凤鸾

小说主人公是程凤凤鸾的小说叫做《愿,与凤和鸣》,是作者寂若浮华写的一本短篇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传说有一种神鸟,雄为凤,雌为凰。他们每五百年便会集人间五百年的怨气,集梧桐木于涅槃自焚,自火中重生,从此鲜美异常,无生无死。除非……可是在这个世上总有一些事情是不寻常,不寻常到了牵扯到了人间的痛苦与磨难,凤与凰依然不愿涅槃。情源自何处,错出于何因?只因一条搭错的红线……情之深,爱之切,终换不回携手白头;惑之谜,痛之苦,却唤不回痴人回首;任之重,情奈何,宿命难违;凤无心,鸾无音,一缕轻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若烟,你知道‘无劫’吗?”

  一切都像戏剧一样,前一秒你还沉浸在浓浓的幸福之中,沾沾自喜的生活着,可下一秒,也许命运就会毫不留情的将你从幸福的漩涡里拔出来,再将你狠狠的摔在苦痛的崖底,任由你怎样挣扎着,总会有人或事或是物,在你即将攀到崖顶的时候,让你再一次重新坠落下去。你离那崖顶越近,有时就会摔得越惨列。

  假若你已如此,那么痛苦将会无头无尽。就像若烟。

  “若烟,你知道‘无劫’吗?”

  程凤声音很低沉,也很有磁性,虽然看上去有些疲倦,可是在处理正事上还是那样神采奕奕,可是这样的程凤并没有吸引住女子的注意。

  刚开的水,刚泡的茶,腾腾的热气伴着浓浓的茶香顿时弥漫在若烟的周围,还有茶盏不怀好意的来凑热闹,坠落到地上,发出清脆而响亮的响声。

  “若烟,怎么啦!”

  程凤担心的看着若烟,即使若烟极力的压制内心的恐慌,可是手指还是颤抖着,嘴上不再有微笑,就连那一向风轻云淡的表情也早已不知藏在了什么地方,整个人都呆呆的坐在那里。

  程凤刚刚品过了那茶,知道茶水的温度,虽然知道不至于将皮肤烫伤,可是想一想如果是将它们洒在若烟的身上还是有些残忍。可是为什么她一点反应都没有,还是应该说她的反应很大,只是想用平静来掩盖一份过激的反应。

  当若烟回过神来,程凤已经走到了她的身边,用一种莫名的眼神看着她。当四目相对时,程凤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若烟眼中的错乱。

  “我没事,只是茶盏的边缘有些尖物,不小心扎到手而已。”

  若烟急忙解释着。

  “我的若烟就是聪明,就连借口都那么特别,这可是上等的瓷器,怎么会扎到手那,你怎么啦?还有难道茶水不烫吗?我看的都有些心疼啦!”

  程凤的手指轻轻的滑过若烟的脸颊,细腻而光滑的皮肤透着微微的凉意。

  “凤……”若烟抬首,眼中闪烁着犹豫与矛盾,想要对程凤说些什么,却被程凤打断了。

  “先去换换衣服吧,看看有没有烫伤。”

  凤柔声的说着,不知为何今天他异常的温柔,使若烟原本惊吓的心更加的难以平静。

  若烟去了里间,取来衣服独自换上。

  真是天不遂人愿,刚刚自己还在美美的想着自己这一世的生活,平静、清闲而又有点逍遥自得。简简单单的陪在凤的身边,偶尔与他聊聊天,斗斗嘴也是十分有乐趣的。

  本以为姐姐会将青鸾远远的隔在凤的世界里,熬过了今生今世,也许来生他们三个就可以简简单单的,像从前的凤凰一样涅槃重生,化解人世间的怨气。可是为什么青鸾出现在凤的面前,难道天注定的命运依然逃不过那一根红线。

  凤,如若你还是从前的凤,那么我又该用怎样的态度面对你那?既然你知道了无劫,那么其它的他又知道多少,我又该向他隐瞒些什么坦白些什么那?

  经过了激烈的挣扎之后若烟仍然不知该怎样去回答凤的问题,即使一直以来早已想到了会有这一天,凤会知道所有的一切,可是却没有想到会是以无劫开始的,以她研制的无劫开始的。

  若烟换好了衣服,走到正厅的时候,显然凤是等得有些不耐烦了,踱来踱去。见到若烟出来依然平静的看着她,刚要继续问刚才的问题,却被若烟抢先了。

  “凤,关于无劫你知道多少?”

  她知道,凤是一个精明的人,刻意的去隐瞒什么,不如让他只知道他所知道的。

  “你问的可是怪了,你是医者,难道不应该好好地向病人说明他的病情吗?”

  “凤,你说什么?”

  “我在于庄的时候,被人暗算了,中了无劫。”

  “凤,你……?”

  这可不是可以开玩笑的事情,说着早已伸出手给他号脉。可是令她万分错节的是,他确实是中了无劫;而令她最害怕的事情也发生了:他的毒被解了,而且处理的很好,没有任何侵蚀肉骨的迹象。

  程凤在一边好整以暇的看着这位今天如此异常的美人,看着她眉间微蹙的疑惑,看着她因为紧张而微微渗出的细汗,看着她那冰凉的手指在自己的腕上触动着自己的脉搏。

  究竟是什么让她变得如此?程凤的心中有疑惑,可他还是什么也没有问,该告诉他的,若烟应该会告诉他的。

  “凤,你的伤口已经处理了,毒也解啦。”

  程凤用手指在她的头上轻轻一点,看来他今天是很有心情和这位伊人耗着。

  “世家就是世家啊,若烟真是历来。然后那?”

  “你想知道什么?”

  “若烟今天不仅精神有些不对,就连记性似乎也有些不好了?无劫,我很想知道。”

  此时的程凤里若烟很近,低头看着眉间闪烁,心虚的若烟。

  不知为什么他总是觉得这个毒药不会那么的简单,说是诡异倒是有些,毕竟是用处子的鲜血清洗伤口才可以化解。而似乎只要沾上血的东西好像都不会是什么令人可以心安的接受。

  究竟是什么让若烟坐立不安那?若烟的姐姐又是谁那?若烟又是谁那?无劫究竟是用什么解的那?

猜你喜欢

  1. 古代言情
  2. 短篇美文
  3. 腹黑
  4. 都市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