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玄幻> 先生录

更新时间:2019-03-13 17:23:10

先生录 连载中

先生录

来源:掌中云 作者:假设谬误 分类:玄幻 主角:玉璕,唐玉

《先生录》是假设谬误著作的玄幻类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先生录》精彩节选:玉璕看着那些在自己视野之中晃荡的妖兽,它们低着头无精打采地游离在边缘,似乎饥饿和炎热让它们失去了精力。但他明白这群被本能驱使的妖兽,这种时候可很是“饥渴”呢。在确认胸口的血已经止住之后,玉璕旋即掏出自己的小刀在自己的手臂上划出一个伤口,他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烈阳赤烤着这块被破坏的焦土,唐玉烦闷地用手遮住眼,警惕地巡视着四周。或许正如玉璕所推测的那一般,那只古妖的啸叫是一个集合的信号。在行进的过程之中,他们并未遭受到任何突袭,路途中沉闷到乃至过于安静。但是天生的直觉却不得不让唐玉心生警惕,唯一令她省心的是玉璕的身体状态比她想象的还要好很多。

她起初本以为玉璕的强硬会随着他的身体状况随之垮掉,因为即使自己领域的力量修复了玉璕的伤形,可这并不意味着也能修复那只妖兽在玉璕身体内所造成的创伤。她本以为此时的玉璕仅仅是依靠自己的偏执才走到这儿,他身体的虚弱会逐渐拖垮这个强硬的男人,但是事后似乎证明了她猜想的错误。

玉璕远比她预想得还要坚韧,整个行进的过程之中没有发出任何一声痛苦的呻吟。他沉默着前进,在一处断桥前停了下来。唐玉顺着玉璕的目光往前望去,一座巨大的黑色建筑映入眼帘。

思过阁,此行的终点。但现在的思过阁称之为妖兽巢还差不多,无数的妖兽被困在了思过阁周围,一只由妖兽组成的大军囤积在这个小地方,即使炎热的天气消磨了它们的斗志,让它们就像是一条条伸出舌头伏地的焉狗,但是这种数量的妖兽,足够撕毁任何东西。妖兽潮,即使是常年在界线山猎杀妖兽的精英佣兵组织也不愿意看见。所有物种当它达到聚集到某个数量之时,都是毁灭性的。

没有丝毫迟疑,唐玉斩钉截铁地说:“我们,必须得离开!”

那就像是亲眼目睹眼前的高山顷刻崩塌,它用一种狂暴和蛮横的姿态使你意识到自己的渺小,还有自己的卑微。数以万计的妖兽挤在禁地里,锲而不舍地尝试着用自己的牙齿和爪子欲撕开那尊庞大的黑色巨兽,不同种类妖兽的磨牙声,嘶吼声汇聚成了沉闷的鼓声。那道声音犹如巨锤一般直接敲在唐玉的胸口,让她难以呼吸。

她不得不拉住玉璕的胳膊,吼道:“离开这儿!我们必须得离开这儿!这是不可能的!”

玉璕的双腿颤抖着,额头之间不断有汗冒出。他紧缩着眉头,牙齿咬得紧紧的,目光始终停留在不远处的思过阁,可随后却不得不在不甘心之中一步步地后退。见此,唐玉终于松了一口气,这个家伙至少还没疯。可就在这时,她瞥见了那一度十分熟悉的表情,某种不合时宜的呆滞和入神,他那近乎可以把你整个身体剥离的目光,看穿了一切。

不由得慌了,唐玉开始发怵,劝道:“理智点,玉璕,我们不可能从那些妖兽之中直接穿过去。”

“不一定需要穿过去……”玉璕回答。

思过阁,其实“阁”这样的定义并不准确,因为它根本没有采用东域传统的楼阁样式,而是天马行空似的,整个外表就是一块黑色的巨大方块,有大量的陨铁和玄晶打造而成。这样的建筑样式让它看起来更像是一处神秘的遗迹,也更衬得起它立足的地方。

这里是一座“漂浮的孤岛”,令人们不得不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这里是一个巨大的“天外玄石”坑,深不见底,而在其中央却有一处漂浮着的土地。思过阁就是建立在这块漂浮的土地之上,之所以被玉家列为禁地便是由于这样一个特殊而又神秘的地理,而能够通往其的道路便是一座大桥,但是如今这座大桥却已经断掉。

“但那又怎样?桥已经断掉了!”唐玉又说。

玉璕没有理会,从衣服兜里掏出一块古怪的黑色石头,然后在唐玉眼前晃了晃,解释道:“这座孤岛能漂浮起来,肯定是因为有一个力把它能够托起来,就跟你们先生使用你们的先生之力隔空取物一样,这个地方也是一样。它拥有某种特殊的力量,能够将这区域的东西托住。”

在唐玉的疑惑之中,玉璕直接将石块扔了出去,那块古怪的石块并未如同唐玉想象的那般直接落下去,而是诡异地漂浮在空中,就像是一双无形的手托住了它。随后,玉璕转身朝着一处茂盛的荆棘笼走去,不一会儿后,他从荆棘之中拖出一黑色的“木舟”,一艘用这种神秘石头打造的舟。

唐玉皱眉,在短暂的迟疑之后,她阻止了玉璕,并问道:“就算你能进去,那又能怎样?”

玉璕随手折来一根树枝,然后在脚底画出一个方形说道:“你也看见了思过阁并非是一个传统的楼阁建筑,而是一个方块。所以,我们只需要飘到思过阁上空,就可以完美地劈开所有的妖兽群,而你也可以直接从思过阁的顶面打开一个缺口进去。”

“嗯,听起来是一个完美的计划……但是你划船靠什么,靠浪?而且,你凭什么认为我能打开那个地方?”

玉璕不由得看了一眼唐玉,他听出了唐玉话语之中的胆怯,他问:“不就是破掉一道门?”

唐玉思考了一会儿后回答:“你是否很好奇思过阁为什么是这么奇怪的形状,和普通的楼阁建筑根本不一样……原因非常简单——因为思过阁根本就不是建筑,更不可能是你们玉家所谓的禁地,它是一个结界。”

“结界?”对于第一次接触这样名词的玉璕来说,这显然难以理解。

唐玉接着答:“很明显这超出你的理解范畴……在先生之中有那么一部分超凡之人可以成为结界师,他们所拥有的结界力量能够轻而易举地阻隔掉任何东西,而且难以被打破,界线山就是历史上最伟大的一个结界。简单点说,结界就像是一座监狱。而以我的力量目前来说是根本没办法破坏如此大规模的一个结界。”

“监狱……”某些回忆犹如雀落枝头,玉璕吃痛地哼了一声,他捂住自己的胸口,手慢慢变得血红。从他胸口处,开始有鲜血溢出,看样子,他的伤口并没有如同唐玉预料的那般已经恢复。

见此,唐玉毫不迟疑地咬着自己的衣袖,然后用手撕开一块碎布,一边进行简单的包扎一边说:“你的身体现在已经没办法忍受领域力量的侵蚀,当然我也不舍得使用。玉璕,你必须得跟着我回去接受治疗。这是事实:即使你能到达思过阁,我也没能力打开那里。”

垂头丧气的玉璕盯着自己刚才用树枝画的那个方形图案,任由唐玉为自己包扎着伤口,沉默未言一语。玉璕的确是一个偏执的疯子,但并不意味着他并不理智。

然而这股子寂静突然爆发,一直低着头的玉璕抬起了头,开口道:“不,还有办法。”

未等唐玉回过神,玉璕直接推开她,然后起身朝着石舟奔去。而就在唐玉发现那个家伙欲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之时,玉璕已经一脚踹在了石舟上。随后,轻微的一声响,石舟从悬崖边滑落,没有任何迟疑,玉璕不顾身上的伤直接一跃而起跳在那块漂浮着的石舟上。

唐玉大抵是除了玉凌飞最为了解玉璕的人,但她忽略了一个最为本质的东西,玉璕是一个真正的疯子,不仅仅是指他的偏执。

“真是个傻逼!”唐玉叉腰怒骂。

玉璕看着那些在自己视野之中晃荡的妖兽,它们低着头无精打采地游离在边缘,似乎饥饿和炎热让它们失去了精力。但他明白这群被本能驱使的妖兽,这种时候可很是“饥渴”呢。在确认胸口的血已经止住之后,玉璕旋即掏出自己的小刀在自己的手臂上划出一个伤口,他将自己的外衣撕成一条条的碎布,一一沾上自己的血。作完这一切准备之后,玉璕开始巡视禁地边缘,这应该是他为数不多应该庆幸的事——由于思过阁的吸引力,导致绝大多数的凶残妖兽都徘徊在其周围,而这些在边缘游荡的妖兽不仅仅数量稀少,而且实力也很弱。

随着石头的靠近,玉璕也弓起了腰,手紧紧地握住自己的短刀,视线之中那几头妖兽的模样也逐渐清晰。正如他所预测的那般,那几只游荡着的妖兽骨瘦如柴,体型最大也不过是如同一只牛,而且都是普通的陆行妖兽,这些家伙就连猎户都不愿意猎杀。

没有任何迟疑,就在那些妖兽即将发现玉璕的那一刻,玉璕抢先动手,他直接从石头上一跃而出,双手握着短刀,朝着那只体型最大的妖兽而去。甚至来不及哀嚎,玉璕的短刀已经又稳又准的插入了它的喉咙,其余三只妖兽围着这闯入的客人,发出低沉的吼声,这代表着兴奋。

“帮我当作吃的吗?真是饥不择食呢。”

玉璕从妖兽尸体内抽出刀,盯着那三只妖兽,轻蔑地笑着,在他的短刀处,优雅的妖皮文革磨砂得闪闪发亮,刀口出的鲜血滴滴答答地流着……

猜你喜欢

  1. 玄幻仙侠
  2. 古代言情
  3. 奇幻
  4.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