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重生> 重生之庶女心计

更新时间:2019-03-13 18:49:38

重生之庶女心计 已完结

重生之庶女心计

来源:掌中云 作者:倾墨 分类:重生 主角:君庭轩,凤青瑶

《重生之庶女心计》是倾墨著作的重生类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重生之庶女心计》精彩节选:紫曦赶忙来拉起凤青瑶:“小姐,这可使不得,这大冬天的,小心冻坏身子!”...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下了台,亏得温素梅一番话语,又将众人的目光重新聚集到凤伊舞那里,很快又将她忘却了,她也不是个喜爱热闹的人,便由他们去了。经那笛声一和,她的思绪竟乱了一通,看来也是时候安静一下,准备应对接下来凤伊舞和她母亲温氏对她的陷害了。

这时,芸璃迎了上来,问道:“小姐可要立即回席?”

凤青瑶想了想,笑道:“芸璃你在这里看着吧,我好不容易逃席出来,等下回去少不得又要面对大姐和嫡母的冷眼,这会子心口本就闷闷的,还不如去散散心醒醒神罢。”说着扶了紫曦的手走了出去。

外面果然比大厅里的空气通透些,将军府的花园里又多百年古木藤萝,花木扶疏,假山嶙峋,浓荫翠华欲滴,比别处多了几分凉爽之意。

本是寒冬腊月时节,花园里虽翠色匝地,花却不多,只有水仙开到极盛,却也渐渐有颓唐之势,白如清水的花心里隐隐有了浓黑的一点,像是焚烧到了极处的一把灰烬。

凤青瑶拉着紫曦慢慢看了一回花,又嬉笑了一阵,不知不觉走得远了。

走得微觉腿酸,凤青瑶这才忽见假山后一汪清泉清澈见底,如玉如碧,望之生凉。四周也寂静并无人行。一时玩心大盛,随手脱了足上的绣鞋抛给紫曦,挽起裙角就伸了双足在凉郁沁人的泉里戏水。泉中几尾红鱼游曳,轻啄小腿,痒的让她忍不住笑出了声。

紫曦赶忙来拉起凤青瑶:“小姐,这可使不得,这大冬天的,小心冻坏身子!”

凤青瑶见她这副着急模样,蓦然“嗤”的笑出声来:“紫曦,你不必为我担心啦,我这皮躁肉厚之人,早已习惯这寒冷。”早在前世她就经历了凌迟之痛,当行刑手将那冰冷的刀锋贴上她的皮肤之时,可比这大冬天的水冷多了,那种感觉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是痛到深处的绝望。

紫曦还在那边隐隐皱着眉心,似乎对凤青瑶的话极为不相信。

凤青瑶看了她一眼,踢了一脚水花,微微苦笑:“我可经历过比这冬天的寒水更加冰冷刺骨的事情呢,要不我说与你听?”

紫曦面露赧色:“小姐又说笑了,除了整日里被大小姐和大夫人欺负,小姐哪还经历过更寒冷的事情啊!”

凤青瑶忙笑道:“我和你说着玩的呢,是啊,不会再经历更寒冷的事情了!”最后一句,已化作幽幽轻叹。

紫曦又道:“不过我相信小姐,一定会在这将军府里生存下来的,然后把夫人接出来,共享天伦之乐!”

凤青瑶拍了拍紫曦的手,微眯起眼睛,说道:“你就这么相信我?万一我要是有一天栽在大夫人手里呢?”

紫曦慌忙说道:“不会的,小姐,紫曦相信你,小姐是一个能干大事的人!”她的眼神里一派坚定,让凤青瑶的心猛地一颤。

“算了算了,不说这些扫兴的话了。”凤青瑶摆了摆手,转头笑道:“这水倒凉快,紫曦你下不下来?”

正说话间,忽听远远一个声音徐缓吟诵道:“花信来时,恨无人似花依旧。又成春瘦,折断门前柳。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分飞后,泪痕和酒,占了双罗袖。”

这是晏几道的词?记忆中熟悉又温润的声音忽的传来,让凤青瑶的脑袋轰的一般炸开。

此时有微雪袭来,一片一片碾落于泥,远处千灯火光,在冷风里几许明灭,倾耳诗语细细,勾起凤青瑶心底异样思绪。一股思之梗息的记忆,在寒雪中,渐廓其行。

是他来了吗?

凤青瑶正陷入回忆中,竟没有发觉那声音越来越近。猛然间闻得有醺然冷幽的酒香扑鼻而来,甜香阵阵,正是漠北进贡的上好的“醉忘愁”的气味,却夹杂着记忆中的男子身上的冷冽气息,席卷而来。

诗音入耳,微雪疏乱,冷风令人心迷。他终于还是来了吗,清风送雪里,他有着白雪一般的清雅,落入少年时她的眼中,便是再难忘去。

凤青瑶心中一阵慌乱,正欲逃离,足下青苔腻腻的,她滑溜一下,身子一斜便往泉中摔去。紫曦不及伸手拉她,惊惶喊道:“小姐!”

眼见得就要摔得狼狈不堪,忽地身子一旋已被人拉住了手臂一把扯上了岸,还没回过神来,只听得那人依旧冷淡的语调说道:“姑娘没事吧!”

凤青瑶一惊之下大为慌张,见他还拉着她的手臂,双手猛力使劲,推得他往后一个趔趄。

紫曦慌忙挡在凤青瑶身前,呵斥道:“大胆!谁这样无礼?”

凤青瑶再一抬眼,就见那人斜倚在一块雪白山石上,身上穿着一件雪白的直襟长袍,披着一件白色大麾,风帽上的雪白狐狸毛夹杂着雪花迎风飞舞。腰束月白祥云纹的宽腰带,其上只挂了一块玉质极佳的白玉。乌发用一根银丝带随意绑着,没有束冠也没有插簪,额前有几缕发丝被风吹散,和那银丝带交织在一起飞舞着,显得颇为轻盈。一支玉笛斜斜横在腰际,神情慵倦闲适。

君庭轩被凤青瑶推了却不恼,也不答话。只怔了怔,微眯了双眼,仿佛突见了阳光般不能适应。他上下打量了凤青瑶几眼,目光忽然驻留在地上,嘴角浮起一缕浮光掠影的笑,这个女子还真与皇宫里的那些庸脂俗粉不同。

凤青瑶一低头,只见君庭轩双目直视着她的裸足,这才发现自己慌乱中忘了穿鞋,雪白赤足隐约立在碧绿芳草间,如洁白莲花盛开。被他生生看了去,她又羞又急,忙扯过宽大的裙幅遮住双足。自古女子裸足最是矜贵,只有在洞房花烛夜时才能让自己的夫君瞧见。如今竟被旁人看见了,顿觉尴尬,大是羞惭难当。

紫曦见了这一幕也是颇为惊讶,忙看向凤青瑶,小声唤道:“小姐……”

凤青瑶微微吸气,平定着内心的思绪,然后看也不看紫曦,只淡淡道:“紫曦,还不快见过南阳王!”

紫曦虽然满腹疑问,却不敢违拗凤青瑶的话,依言施了一礼,“奴婢紫曦见过南阳王!”

君庭轩微微一怔,讶然道:“你没见过我,怎知我就是南秦的南阳王?”

怎么会没见过,前世不是见了很多次吗?若不是当时他被揭开身世,去了漠北,君凌烨也不会很快就当上皇帝,这一世她要帮他夺回属于他的一切,也顺便还了最后那日他来救她的恩情。

记得前世初相见,他应邀来将军府参加会谈,因为不喜这种场面,匆匆逃离。在将军府的古园里,满目苍凉里,他深一道浅一道的雕刻着苦蛮花树根,竟被当时的她给瞧见了,那时候她就在想,怎么会有如此好看的人儿。只是后来被他发现了,当她道出自己的身份时,被他好一阵讥讽,从此,两人间有了不可逾越的鸿沟。怎么重活一时,再相见却是如此情景。

从前世的记忆里抽身出来,凤青瑶维持着淡而疏离的微笑,反问道:“除却本朝南阳王,试问谁会一管玉笛不离身,谁能得饮漠北进贡的‘醉忘愁’,又有谁能如此不拘小节?不然如何当得起‘自在’二字。”

猜你喜欢

  1. 重生复仇
  2. 古代言情
  3. 都市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