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穿越> 穿越者

更新时间:2019-03-13 19:17:38

穿越者 已完结

穿越者

来源:掌中云 作者:骁骑校 分类:穿越 主角:刘彦直,甄悦

《穿越者》是由作者骁骑校最近创作的穿越类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不得不推荐。《穿越者》精彩节选刘彦直毛骨悚然,脑海中浮现出画面,自己被送入秘密研究机构,绑在手术台上被一群白衣人围观,到底是二十岁人脾气,心里有事藏不住,二话不说推开医生,拉了母亲就走。...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刘彦直从噩梦中醒来。

四周火势熊熊,热浪逼人,他认不出这是什么地方,求生的欲望让他从床上爬了起来,双脚落地才发现浑身酸软无力,差点跪在地上,挣扎着爬起来往外走,走到门口被什么东西绊倒,定睛一看像是妈妈,但是印象中的母亲没有这么衰老,他来不及多想,抱起这个人继续前行。

到处都是火,到处都是烟,刘彦直完全辨认不出方向,附近有人影出现,是个戴头盔和呼吸器的消防队员,那人也看到了他,摘下氧气面罩递过来,刘彦直把呼吸器在母亲脸上,按照消防员指示的方向往外走。

火场外拉起了封锁线,围观人群被驱赶到很远的地方,三辆消防车喷射着水龙,夜幕下隐约能看到远处一排排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这一切都和刘彦直认识的那个世界截然不同,这一梦,恍如隔世。

刘彦直被消防员带到了救护车旁,急救人员接过他怀抱的老人抬上担架送入救护车,对着救护车的窗玻璃,他看到了陌生的自己。

光头,胡子拉碴,瘦削衰弱,眼窝深陷,皮肤被火烧的红一块黑一块,这不是自己,但是眉目又依稀像是自己,只不过是中年版的自己。

“这儿还有一个!”消防员喊道,声似银铃,脱掉头盔的她英姿飒爽,原来救他们出来的是一位女消防员。

于是刘彦直也被拉上了救护车,警笛长鸣,一路拉往医院,他望着窗外飞逝而过的霓虹灯和车流,一股莫名的恐惧浮上心头,这不是他的世界,这是另一个世界。

身穿绿色罩衣的急救员在打电话,他用的是一种全屏幕的移动电话,上面居然一个按键都没有,刘彦直惊呆了,忍不住问:“师傅,你的大哥大是爱立信还是摩托罗拉?”

急救员回头看他,目瞪口呆:“你没事吧,烧伤这么严重还说话。”

刘彦直看看自己,胳膊上的皮都烧的炭化了,可是居然毫无痛感。

医院到了,三十层的高楼上立着江东医科大附属医院的字样,这也不是刘彦直记忆中的医科大附院,印象中的这所医院只有五层楼高。

伤者被送入了抢救室,刘彦直被诊断为Ⅲ度烧伤病人,医生判定他的体液、血液、神经组织都受到严重损害,情况非常严重,护士们清理了他的外皮,敷了抗生素,覆盖上消毒纱布,把伤者包裹的像个木乃伊,氧气面罩戴上,烧伤病人会大面积渗出体液,所以吊瓶也挂上了。

刘彦直任凭他们摆弄,巨大的心理冲击让他方寸大乱,他苦苦的思索,记忆的片段如同打破的花瓶般渐渐拼了起来。

他今年二十岁,高中毕业后,在社会上待业了两年,家住在轻工局宿舍,父母都是光学仪器厂的工人,记忆的截止是七月初的某天,因为香港回归的电视节目印象特别深刻。

入夜,临床的烧伤病人发出痛苦的呻吟,刘彦直却只感觉全身麻酥酥的,似乎有一万只蚂蚁在胸膛上、胳膊上、腿上来回的爬着,他实在忍耐不了,干脆扯开了绷带,丑陋的死皮下,粉红色的娇嫩的新皮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在生长,手臂上火焰燎出的紫红色水泡在慢慢缩小,消失。

刘彦直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不难看出,自己具备了超越常人的能力,这个发现让他无所适从,环境的改变更让他充满了好奇心,没有片刻犹豫,他站了起来,悄悄推开了病房的门。

走廊里空荡荡的,液晶屏幕上显示着时间,2:35,下面一排小字是2017.8.27。

刘彦直呆了足有半分钟,自己一觉睡了二十年!

忽然他醒悟过来,自己救出来的那个人,很可能真的是妈妈。

每个病房门前都挂着病人的姓名以及负责医生护士的名字,刘彦直一间间找过去,真的找到了母亲的名字。

他忐忑不已,颤抖着推开房门,这是一个双人病房,母亲就躺在靠内侧的病床上,已经睡着,苍老的脸上还带着泪痕,记忆中的母亲还是满头黑发,现在却变成花白头发,遍布皱纹,苍老的像是古稀老人。

眼泪刷刷落下,刘彦直泣不成声,母亲睡的很浅,朦胧中睁开眼睛,似乎看到卧床二十年的植物人儿子坐在面前,她以为这是个梦,一个盼了无数次的美梦,自从1997年夏天儿子遭遇车祸昏迷不醒后,自己坚持了整整二十年,每天帮儿子翻身、擦拭、把食物打成流质鼻饲进去,还陪他唠嗑,为的就是这么一天。

母亲伸出手去触摸梦中的儿子,却摸到了真真切切的温度,她咬了咬舌头,疼!这一幕竟然是真的!

“旺儿,你好了,你,你,你……”母亲激动的说不出话来,继而眼泪夺眶而出,多年的坚持终于有了收获,如果丈夫能活到今天,一家人团团圆圆,该有多好。

门开了,查房护士站在门口,她看到了刘彦直身上的绷带和赤红的烧伤症状。

“哎,你怎么乱跑,不要命了,快回去。”护士呵斥道,忽然想到这是重度烧伤患者,按理说应该疼的休克过去,怎么能行动自如,神态自若,她转身去找值班医生。

刘彦直跟了过去,就听到护士的声音:“李大夫,36床下床乱走。”

紧跟着是中年男子的声音:“不可能,走,去看看。”

值班医生找到了刘彦直,上上下下打量着他,眼神疑惑,喃喃自语道:“不可能啊,烧伤竟然能自愈,速度还这么快,你……你赶快回去躺下,小赵,通知王主任。”他看了看手表,又改口道,“算了,早上再说吧,36床,你赶快回去躺着,等会给你做个全面检查。”

刘彦直毛骨悚然,脑海中浮现出画面,自己被送入秘密研究机构,绑在手术台上被一群白衣人围观,到底是二十岁人脾气,心里有事藏不住,二话不说推开医生,拉了母亲就走。

“你去哪儿?小心感染。” 医生和护士在后面追赶。

“要不要叫保安?”护士问道。

“不用了。”医生望着娘俩远去的背影,陷入迷思。

寂静街头,刘彦直母子儿子坐在了路灯下,无处可去。

“妈,我爸呢?”刘彦直问,其实心里已经有了预感,果不其然,母亲开始抹泪:“你爸去年走的,临死还惦记着你……”

“咱家呢?”刘彦直沉默了一会,接着问。

“为了给你治病,房子早就卖了,值钱的全卖了……”母亲絮絮叨叨,将这些年来的艰辛一一说给儿子听,刘彦直抽泣起来,继而嚎啕大哭。

父亲不在了,家也没了,母子儿子无依无靠,走在黎明的大街上,他赤着脚,穿着医院脏衣篓里拿来的蓝白条病号服,因为长期卧床导致肌肉萎缩,整个人瘦弱的像跟竹竿,加上暴露在外的烧伤皮肤,形同鬼魅。

母亲有工作,是环卫处的一名临时工,娘俩暂时栖身在环卫处放工具的棚子里。

“旺儿,还是回医院吧,治病要紧。”母亲不放心儿子的烧伤,对自己的伤势倒是毫不在意。

刘彦直把胳膊伸给母亲看:“你看,已经好了,一点不疼。”

母亲文化程度不高,搞不懂儿子身上发生的奇迹意味着什么,既然儿子生龙活虎,她也就不考虑那么多了。

“妈,我饿了。”刘彦直肚子里发出咕咕的叫声。

“等着,妈给你买早点去。”母亲颠颠的出去买了一堆食物,包子油条豆浆稀饭,刘彦直吃了二十年流质,食道和胃都退化了,只能细嚼慢咽,一顿饭吃了很久,把最后一个包子塞进嘴里后,母亲将自己那份也推了过来。

“妈,你也吃。”刘彦直含糊不清地说道。

“妈不饿。”母亲慈祥的笑着,刘彦直鼻子一酸,眼泪滚落,母亲含辛茹苦照料自己二十年,受了多少罪,付出多大牺牲,在她深深刻满皱纹的脸上都能看到。

吃完早饭,母亲说:“旺儿,你躺一会,妈上班去。”说着拿了大扫帚出门去了。

刘彦直很累,他躺在凉席上休息,冥冥中感觉到一团团糜状食物在胃部被胃酸溶解,然后混杂着胃液输送到小肠中,小肠里无数的绒毛状凸起在吸收着养分,他甚至能感到一丝丝的能量慢慢通过血液流遍全身,渐渐的他又变得饥肠辘辘了。

工棚里没有食物,只有一台饮水机,半桶纯净水,刘彦直把嘴伸到出水口下,按着开关将半桶水喝了个精光,站起来走两步,都能听到水在胃里晃动的声音。

他再次检视自己的身体,似乎和在医院的时候没什么区别,皮肤的恢复生长明显降速了,麻酥酥的感觉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肿胀充盈的感觉,继而开始疼痛,难以忍受的从内到外的放射性痛感,让刘彦直晕厥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母亲已经回来了,正坐在床边帮他擦拭额头上的汗珠,满脸的担心,问他哪儿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刘彦直这才发现身下的草席已经湿透,病号服也被汗水浸透,好在痛感也随之而去了,他宽慰母亲说没事,母亲半信半疑,拿出新买的汗衫和沙滩裤让他把病号服换下来。

换上新衣服的刘彦直执意要跟母亲一起出去走走,母亲拗不过他,只好带着儿子出门了。

这是刘彦直第一次看到了阳光下2017年的新世界。

猜你喜欢

  1. 穿越女强
  2. 古代言情
  3. 腹黑
  4. 都市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