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言情> 繁花散尽笑满面

更新时间:2019-03-14 13:10:06

繁花散尽笑满面 连载中

繁花散尽笑满面

来源:掌中云 作者:湛王妃 分类:言情 主角:江彦丞,谭璇

小说主人公是江彦丞的小说是《繁花散尽笑满面》,它的作者是湛王妃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嗨!”民警忙一把扶住,上下打量了那个男人一眼,见他的毯子里穿得特别少,上半身光着,惊讶地转头问谭璇道:“这大半夜的,他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你和他什么关系啊?”... 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谭璇紧抓方向盘,车速飞快,手心传来阵阵刺痛,她也顾不得去查看怎么回事,这时候只有一个念头——不要被追上。

在外漂泊的这一年,虽然经历了不少风雨,但像这种要命的情况还是第一次见。现在回想起来,千里之外的藏区所遇都是迷人风景,谁知差点在锦城周边栽了个大跟头?

“咳咳……”后座的男人个子太高,被塞进去的时候撞到了另一头的玻璃,正不舒服地俯下身体拼命咳嗽。

谭璇从后视镜里看到,只安抚道:“先忍着点儿吧,出了砚山这地方,再带你找医生!”

那个后座上的男人将身上湿漉漉的被单扯了下来,如果不是谭璇知道他的虚弱,看他这副脸被头发遮住、胡茬深深、不穿衣服的状态,像极了变态杀人狂。

若是被迫害妄想症再严重点,甚至会怀疑他要拿被单拧成绳子套住她的脖子……

车上热,视线模糊,谭璇用手背抹了把眼睛,把副驾驶座上的一条毯子朝后座扔了过去:“披上吧。”

才做完英雄,谭璇毫无预兆地打了个喷嚏,她今晚第二次浑身湿透,因为同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真够见义勇为的!

这时,一直虚弱得连哼哼都费劲的男人,颤抖着手将毯子朝谭璇递了过来。

谭璇要看路,又要分心看他,可后视镜里男人的眼睛始终挡在长长的刘海下面,他的表情她一点也看不清。

“不用了,你是病人,你盖着吧。”谭璇一笑。

那个男人也不再谦让,将毯子披上,半躺在车后座上。半晌没了动静,像是睡着了。他个头高,不得不蜷缩着双腿,看起来非常虚弱。

山路不好走,大风大雨的恶劣天气更是崎岖难行,谭璇一直凝神开了两个小时,才总算离开了危险的砚山地界,抵达锦城的南大门——南津城。

看到夜巡的警车上方闪烁的警示灯时,谭璇才松了口气,至少那伙人是甩掉了。

经过一番折腾,已经是凌晨一点多,好在雷阵雨也停了,谭璇下车检查后座那个男人的状态。

男人蜷缩在后排座位上,从毛茸茸的毯子里抬起头,隔着刘海的缝隙看了她一眼。

谭璇拨开他额前的头发,看到一双平静无波的黑眸,里面什么情绪也没有。没有害怕,没有惶恐,也没有一点挣扎或是害羞,好像之前发生的所有都理所当然。

是啊,被绑架也好,被救也好,他未必就害怕,也未必就感谢她的多管闲事。

“那个……”看见他的表情,谭璇反而说不出话了,她愣了下直起身体,手扶着半开的车门,对后座半躺着的男人道:“你现在的身体状况挺好的,大概是之前的身体素质不错,不用去医院了。那么,我该把你送到哪去?”

听刀疤男的语气,这个男人显然是被他们绑架了,可如果这个男人本身也不是什么善茬,那就是他们道上混的人互相威胁寻仇,她不能掺和,必须早点脱身。

如果他真是无辜的人遭遇了绑架,她帮他也够仁至义尽了,她不可能圣母到带一个身份不明的男人再去开一次房。

“我、我……不……我……”男人张了张口,说出来的话却异常含糊不清,好像嘴里被异物堵住。

谭璇半个字也没听清。

无奈之下,谭璇点头:“好的,我送你去一个地方,去了那儿,会有人帮助你回家的。”

谭璇说完不等看男人的反应,坐回驾驶室,十五分钟后,车停在了最安全的地方——南津城某街道派出所门口。

有值夜班的民警走出来看了看,询问了一下情况。

谭璇打开车门,那个男人早就看到了派出所的标志和民警的警服,将身上的毯子裹紧,费劲地从车里钻了出来,还跌跌撞撞地站不稳。

“嗨!”民警忙一把扶住,上下打量了那个男人一眼,见他的毯子里穿得特别少,上半身光着,惊讶地转头问谭璇道:“这大半夜的,他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你和他什么关系啊?”

一男一女,半夜在一辆车上,还衣冠不整的,谁见了都要怀疑有点什么。

谭璇轻笑,摇头:“我和他没什么关系,路边捡到一块钱都应该交给警察叔叔,路边捡到一个昏迷的人更应该交给警察叔叔了。至于他是什么人,干什么的,我不管,也管不着。”

“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我就先走了。”谭璇说着,看了那个男人一眼。

那男人一句话没说,没有感谢,也没有讹她,于是谭璇利落地拉开车门,疾驰而去。

“嘿,同志!登记一下!”民警后知后觉地对着车尾喊,可车已经开出很远,没有回头。

民警扶着男人的胳膊,搀扶着他往所里走,问道:“同志,你这是怎么了?大半夜的弄成这副样子?家住哪里啊,遇到什么困难和我们说一说……”

男人进了派出所,值夜班的另一个小民警实习生瞧见他,“扑哧”一声快要笑出来,又苦苦忍着。

等男人在椅子上坐下,小民警才去一边低声询问年纪大些的民警:“李哥,这人怎么了?前几天遇到一伙人,半夜聚众赌博,输得最惨的衣服都被扒光了,孙哥出警给带回来的,这位不会也是吧?”

李警官从饮水机那接了杯热水,瞪了小民警一眼:“小万,胡说什么呢?还没问清情况,别瞎说,注意点行为举止。”

说完走过去将那杯水放在了男人的面前:“同志,先喝杯水。”

男人有点渴,将杯中水喝了个干干净净,像是几天几夜没喝过水似的。

李警官坐在男人对面,观察了一下他的头发、胡须,异常凌乱不修边幅,还有脸上、手上、胳膊上的伤痕,正色道:“同志,你这是怎么回事?有困难我们可以帮助你。”

“咳咳……”男人咳嗽了一声,喉咙里堵得厉害,嗓子像是坏了,他从毯子里伸出手,指了指桌子上的纸和笔。

李警官会意,忙移到他面前。

男人拿起笔,一笔一划写得很用力。

实习民警小万凑上去一个字一个字的念:“一、请给我准备一套简单能穿的衣服。”

“二、请再给我一杯水。”

男人没有回答民警的问题,每一条都是需要他们帮他做的事,每一件事都不算苛刻,没有无理取闹,完全合情合理。与他的身体状况相比,他的脑袋应该十分清醒。

实习民警小万给男人又倒了杯水,热心道:“除了警服,我只有一套球衣在单位,李哥,我拿来给他穿吧?”

李警官点点头。

小万个头不高,但球衣尺寸偏大,11号红色篮球衣套在男人的身上,像是犯了错的街头小青年。

“11号,姚明的球衣,怎么样,酷吧?”小万得意,手里拿着男人刚才披过的毯子:“这毯子湿哒哒的,我给你扔了啊?”

男人转身一把将毯子夺了过来,像是碰了他的命根子似的。

“……”小万惊讶地与李警官对视了一眼,二人静静地看着男人将那条墨蓝色的午睡毯叠成了四方块,搁在了腿上。

李警官多年的刑侦经验,越看这男人越觉得不对劲,摊开纸笔,例行询问道:“姓名?”

男人不答。

李警官用手指点了点他面前的纸笔:“写下来。”

“成陌。”

“家住哪里?”

男人写:“锦城。”

“哦,帝都人啊,在南津城干什么?”

“旅游。”

“旅游?”李警官笑了:“遇到了什么情况弄得衣服都没了?”

男人的纸笔停顿了一下,继续一笔一划地往下写。

实习民警小万端着杯水正在喝,瞥见男人纸上写的字,陡然一口水全喷了出来,洒了李警官一头一脸。

“小万!你怎么回事!”李警官腾地一下站起来,双手又是抹脸又是抹头发,怒瞪着小万。

小万呛住,一边咳还一边笑,再也顾不得形象了,指着男人面前的纸道:“咳咳咳,李哥,我不是故意的,你看他写的……”

李警官冷着脸低头,在看到男人纸上写的字时,嘴角不由地抽搐了起来,男人写道:“一、和老婆车·震,衣服没了。二、老婆对过程不满意,家暴,所以挂了彩。”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