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重生> 王国之辉

更新时间:2019-01-14 15:22:36

王国之辉 连载中

王国之辉

来源:落初文学 作者:桃华公子 分类:重生 主角:安达卢,露西亚

小说主人公是安达卢露西亚的小说叫《王国之辉》,本小说的作者是桃华公子倾心创作的一本重生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前世是个玛丽苏她抬手秒复活,挥手秒割菜,撩撩发梢就有一大群优质男人追随。却没想到复活后是个文盲村姑!系统痛心疾首。露西亚:怪我咯?怪我咯?怪我咯?重生女主不走寻常路,我还是我,不一样的烟火,一样的苏丽玛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果不其然,货车刚驶进林荫小道没多久,就钻出五六个个土匪大汉拦住了车。为首的头子一脸坏笑将刀插入大路中央的泥地里:“就喜欢你们这些走捷径钻森林的小肥羊,怎么样,识相把值钱的留下就让你们走。”

“这……这要怎么办啊?”露西亚不知所措的向戴里克瑞奇求助。只见戴里克瑞奇玩味的笑了一声,露西亚顿时感觉不好,一个力道从腰间涌来将从前座上推了下去。露西亚反应过来堪堪捉住车把手才不至于狼狈的掉在地上。

“哟,这么粗暴的对待小姑娘可不好,小姑娘跟着我们一起混呗,绝对比你这胆小如鼠的相好温柔多了。”

“哈哈哈哈就是,跟着我们老大吃香的喝辣的多好!”

“这关头能把女人扔下车,也不过是个没用的男人嘛。”

土匪头子看见货车上男人把一个娇柔的小姑娘踢下车,以为他要一个人驾车逃跑,“我劝你也别乱动,我的兄弟已经在你们后头设了路障,再多的巨翅鸟也怕锯齿夹呢!”

“上吧。”戴里克瑞奇对怒瞪他的露西亚歪头示意。虽然知道他的意图,但毫无防备的就被踹一脚,果然很让人火大。松开车把手跳在地上,露西亚顺了顺刘海,正正衣服上面的褶皱,才走到巨翅鸟面前摆出战斗的姿势。

想想有点不对劲,把别在腰间的那根树枝拿在手上。

土匪头子刚想嘲笑那男人居然是想派一个女人来对付他们,突然看见露西亚手中攥着的树枝,立刻警惕大喊:“大家后退,这家伙是个幻术师!弓箭!”一声令下,从灌木林中射出好几根木箭朝着露西亚飞去。

露西亚赶紧抬手一道冰墙将木箭挡住,可谁知别的方向仍有箭矢射过来,慌乱中,露西亚紧急捏了个大冰球迎上去,那冰球摧毁了射过来的箭矢后,落在灌木丛中,瞬间十尺范围内的生物不论活的死的都被冻成了冰块。

戴里克瑞奇见状摇摇头,挡个箭矢用这么大的魔法,简直是浪费魔力。

露西亚看见这个范围魔法好像比较有效率点,一连忙同时搓了好几个冰球,在冰墙撤掉的同时扔出去,将面前的小路和两边的灌木丛都铺满了冰霜,没来得及躲避的土匪直接是站在原地被冻成冰块。

没想到这么快就解决掉麻烦,露西亚刚要炫耀自己的战果,又有好几根箭矢从右侧射过来,直取脑门。露西亚惊吓得躲闪了一下一脚踩空,箭头闪着棕绿色的光从脖子前擦过去,惊悚的捂住脖子,发现没流血,待第二只箭矢射过来时她才想起来竖起冰墙。

“我…我不是都冻住了吗——”却看见前面几个人形冰块咔嚓几下就碎掉。

“好玩吗?小姑娘。”土匪头子抖掉自己身上冰渣,身边几个手下也没一会儿就解开了冰块的束缚。“原来是个刚学点东西就嘚瑟的小屁孩,别怪试试老子没提醒过你,全都给我上!”土匪头子知道了面前这个幻术师也就那点水平后,也消掉了最后一点顾虑,直接就让人上前逮她,先处理掉最麻烦的,至于在一旁看着的那个男人,待会儿也跑不了哪去。

露西亚又试了别的冰系魔法,无一不是效果太短,就算中招了也没一会儿就恢复过来,没中招的,纯粹是因为露西亚施法动作过慢捉不住目标,那些人看准了露西亚施展法术的目标点后直接闪开。

土匪头子砍破最后一道冰墙,露西亚就再也催不出哪怕半点冰渣出来,看着土匪们渐渐围上来,记忆里露西亚哪里遇到过这样的事,顿时吓得走不动道,只能瘫坐在地上,大脑一片空白。就在那把砍刀快要砍向露西亚时,几把冰刃带着风声,刺破了最前面的那几个土匪。包括那个土匪头子。

剩余的土匪哗然吓退了一步。

不知道什么时候,戴里克瑞奇已经从车上下来,把瘫坐地上的露西亚拽起来,而露西亚脚软得只能紧紧捉着戴里克瑞奇的胳膊才能勉强站立。

“要像这样。”戴里克瑞奇伸出空余的手向前一抓,食指戴着的一个蓝宝石戒指直接发出微微幽光,只见手中凝聚起一团白色水汽。

“有多少人。”白色水汽翻腾一阵猛地散开来,飞到每个土匪的头上。

这时灌木丛又射来几只箭矢,均被戴里克瑞奇的防护罩法术弹开。有几团水汽飞去了暴露自身的使用弓箭的土匪头上。

“凝形,什么东西最锋利呢?”戴里克瑞奇歪着头问已经渐渐恢复理智的露西亚。

“匕…匕首……”

“嗯,加十分。”戴里克瑞奇抬起的手轻轻一挥,水汽消失不见,一把把短小的冰刃竖在一群土匪头上,反射着偷偷溜入林中的阳光,何其壮观。

“感受,然后,要稳、快!”

不过一瞬,刚刚还对自己头上的水汽感到莫名惊慌的土匪们,现在已经是个个脖子一道细细的血痕,逐渐倒在地上。血液冲破暂时粘合的伤口,直接喷涌而出,将整个泥地都沾染上了腥铁的味道。一阵风刮来,直接把血的腥味吹进露西亚的鼻子里。

露西亚看着这一切,指着那堆尸体,又指着自己,嘴巴张了好多次却说不出话来。戴里克瑞奇握住露西亚的手指将她拉到车前座,自己先上去,然后又是提着露西亚的衣领拽上的车。让她自己先消化消化吧。戴里克瑞奇无奈的想着,新手就是麻烦。

巨翅鸟在缰绳的拉扯下开始慢慢向前移动,原本不是很平坦的林间小道,现在左躺一伸只脚,右搁一个胳膊的,让货车行驶得极其困难。车前座颠簸的厉害,戴里克瑞奇不得已将还没回过神的露西亚拉近自己,握着腰不让她掉下去。

“露…露西亚?”603担忧的唤着它的宿主。

“我没事……”

“没事你哭什么啊……”603不安道。

露西亚才发现自己眼睛湿湿,一抹,整个脸上都是泪水,却止也止不了。一把甩开腰上的手,露西亚急忙掏出手帕在脸上使劲揉搓。

“该不会你是在心疼他们?”被甩手了,戴里克瑞奇也无所谓的耸耸肩,故作轻松的戏谑问道。

“没有。”露西亚的眼泪是停止了,但声音还有些嘶哑,“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如果他们没死,遭殃的是我们,女人落在土匪手上会是个什么遭遇,我都懂。”说完,狠狠的搓了一把鼻涕。

“哎,那你哭的什么啊?”戴里克瑞奇感到好笑。

“我……我害怕不行啊!”

“那反应可真够迟钝的……喂,你干嘛……”戴里克瑞奇一把按住在他身上乱摸的手,在这荒无人烟的森林里,而且他还刚杀了人,骨子里血液沸腾着呢,好歹也是一血气方刚的男精灵。

“手帕,手帕借我一下,我的湿透了,回去我做个新的还你。”

“……”戴里克瑞奇为自己高尚的节操哀悼一会儿。

从森林里出来,终于又回到了偶尔能见到其他人的大路上。没多久就看到前面有一家供旅人休憩的旅馆。戴里克瑞奇把巨翅鸟的速度放慢,以免冲撞到别人。

“你渴不渴啊。”

“不渴。”露西亚心不在焉。

“哦。”戴里克瑞奇指挥着巨翅鸟转到人少的大路一边去,准备提速。

露西亚连忙拉住缰绳:“等等!我想去上个厕所。”

“快去快回。”戴里克瑞奇只好拉停巨翅鸟,顺便也给两个大鸟喂点青菜,也跟着跳下去车前座,从车上扯出一袋新鲜的花苋菜,一把一把的喂给巨翅鸟,怕它们吃多了路上会拉肚子。戴里克瑞奇赶紧把头差点拱进麻袋里的巨翅鸟拉出来,另一只亲昵的蹭了蹭戴里克瑞奇的脖子,蹭得他发痒。戴里克瑞奇只能摸摸它们的尖喙安慰道:“到了目的地就给你们吃个饱,现在先忍忍吧。”又喂了点水,戴里克瑞奇才回到车前座上等着某个迟迟没回来的某人。

等到露西亚一路小跑从旅馆出来的时候,戴里克瑞奇已经不耐烦的转碎了好几个冰圈。他孤疑的上下打量努力爬上车的露西亚:“你掉进厕所了吗?”

露西亚听到这种粗鲁的话,瞪了他一眼。这裤子解开费好大力气,穿上又费好大力气,能是她的错吗?她想着刚才在旅馆听到有关布洛涅辖区瘟疫的消息,说是救出了一批村民,安置在离布洛涅城三百多公里的小镇里,告诉了戴里克瑞奇。

没想到戴里克瑞奇直接是嘲笑她的智商。

“这年头又不是以前那样消息不灵通的年代,消息最灵通,最喜欢博人眼球的《奥希通志》小报纸怎么就没一个记者去到那里采访幸存的村民呢?”戴里克瑞奇直接把今天早上塞在座位底箱的报纸拿出来扔给露西亚自己看。“麻烦听信各种道听途说前多看看最新的报纸。”

露西亚看都不看,一脸不爽的把报纸捏成团扔回底箱。

“哦,抱歉,我忘记你是个文盲。”戴里克瑞奇很欠揍的道了个没有诚意的歉。露西亚连个伪装的笑脸都不给了,直接是靠着垫子,撑着下巴去看风景。

终于来到目的地上的菲什加德小镇。在丁沃尔城里待了一段时间,露西亚看到这个小镇觉得有点简陋。很是自责了一下:你个农村出来的村姑,进了大城市才多久,就觉得小镇子简陋了。

把货物都卸下来交给当地的老板后,戴里克瑞奇终于显现出疲累感,急央央的想找个带有温泉的旅馆休息。露西亚看着这个杂乱的街道,感觉枫溪村都比较干净整洁些。好不容易找到个有空房的旅馆,问题却来了。

“不好意思,先生,现在只剩一间房了。”

戴里克瑞奇勾勾手指,服务员将脑袋凑过去。

“今天不是赶集日也不是该死的情人节,怎么就满人了呢?”戴里克瑞奇生气的抓着服务员的衣领。

“冒…冒险者!”服务员颤颤悠悠的指着头顶,“最近不知道是谁流传,说什么安达卢的宝藏之一就在这附近的山谷里,他们都在这里住了好几天,现在是刚好有个冒险者退房了才有空的,不然先生您到其他旅馆问,都是满了的。”

“那些无所事事的冒险者?”戴里克瑞奇鄙夷道。

“可不,那些人老的老,小的小,不好好找工作养活自己,天天幻想自己找到宝藏发横财,啧啧啧。”服务员跟着鄙视一把,但没忘记自己的工作,“真的就只剩一间了,先生您还订吗?”

“废话,多少钱。”

“75个铜币一晚,附带独立浴池和三餐。”

戴里克瑞奇从钱袋里掏出一把金币,从中捡出一枚银币放在桌上直接说不用找了。服务员见到这样的土豪行事,不仅没有高兴,神情还有些怪异,他苦笑着提醒戴里克瑞奇要注意安全。

戴里克瑞奇敷衍的点点头,毫不在意的接了门牌和钥匙就走出旅馆大门,去接某个喂鸟的同伴。来到旅馆后院的鸟棚里,果不其然,抢着接过喂鸟的活,某个人拿着花苋菜逗着他的两只巨翅鸟逗得不亦乐乎。

“你把花苋菜都倒在食槽里让它们自己吃嘛。”戴里克瑞奇靠在墙边看了半天傻妞逗傻鸟的戏码,最终还是决定阻止她,“你这样逗它们,以后它们都不愿意好好吃饭了。”

露西亚吐吐舌头,还是把两麻袋的花苋菜统统倒出来,让它们吃个痛快。顺了两把光滑的鸟毛,露西亚满足了,拍拍手从鸟棚里钻出来。

“房间都订好了?快把衣服什么的拿上去吧,你刚不是闹着想泡温泉?”露西亚爬上车前座把两个人的包裹拿出来。

“那什么,你过来。”露西亚疑虑的走过去,戴里克瑞奇弯下腰,一只手勾着她的肩膀装作哥俩好,“房间呢,是订好了,但是呢,只有一间……”

“你!”露西亚一脸妈卖批指着他想要骂人。

“嘘~”戴里克瑞奇按下对着他的手指,“床呢,呵呵,我是不会让给你的。”

露西亚张开嘴想要说点什么。

“乖乖的睡地铺,不要闹腾。”戴里克瑞奇直起身子来,安抚的摸着只高到自己胸口的气炸仓鼠,“回去就给你涨佣金……当然了,你要是能在这个镇子的其他旅馆找到第二间空房,无论多贵,会长大人我都给你报销!”戴里克瑞奇拍了拍胸口豪迈的承诺。说完接过自己的包裹,悠哉悠哉的回旅馆去。

“我……我……”露西亚气的想像行会里那些大老粗一样骂出一连串的花样来,却发觉自己词汇贫乏得可怜。

“安达卢骂人是怎么骂的。”露西亚直接召唤出603问。

“……有很多,比如‘****,****’‘**,****’”

“哈?你哔哔哔的干嘛?”

露西亚原地站了一会儿,还是迅速跟上了前面的人。

没一会儿,原先露西亚站着的泥地里拱起一个小丘,像是有呼吸一样起伏,一根黑藤拱翻泥丘,从地面钻出来后贴着人类留下的脚印翻滚了两圈,又缩了回去。只留下一个细小黝黑的泥洞,不仔细看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

更多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重生复仇
  2. 穿越女强
  3. 短篇美文
  4. 异世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