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女相江箬传

更新时间:2020-08-01 08:59:18

女相江箬传

女相江箬传 一颗小白菜 著

已完结 李邶夜,江箬 古言宫斗古代古装短篇美文

主角叫李邶夜江箬的小说叫做《女相江箬传》,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一颗小白菜创作的短篇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李邺夜以为他是体力不支,在他收回手的时候,又重新把人拽住。...

精彩章节试读:

那白鹰就像是能听得懂话一样,一声长啸便飞出了屋子。

“原来你不是用白鸽传书,这白鹰当真不俗。”

江箬低头浅笑,“不过是我和它有缘罢了,世间万物,不都逃不开一个缘字吗?有些事情看似毫无道理,实则暗藏机缘,与其苦苦追求因由不如顺缘而行,方得心安。”

李邺夜若有所思的拿起匕首,额前的散落的碎发,让他凌厉的眉眼变得柔和。

“苦若大师,果然是知大道者,只是有些缘可顺,有些缘最好避开,就像是温尚书,就像是温南瑶,若无缘,便无苦。”

他猛地将匕首拔出又塞进,像是在心中下定了决心一般,“时辰不早了,大师早睡。”

本是意气风发少年郎,父母慈,兄弟善,如今四面杀机,人人都想要他的命,那其中有没有他的兄弟?有没有他的父皇呢?

江箬看着他微微颤动的背影,又往炉中扔了一些柴火,只盼屋中暖阳,可融万里冰霜。

京都,宁府。

宁镇放下手中的书信,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宜贵妃的意思,臣已经明白了,雪天路滑,你们好生送公公出去。”

那位公公拿了赏钱,刚到门外就被人一刀解决,手里的金子滚落在地,血色染红了白雪。

宁镇听见声响,起身到了门口,“世槃,这样的小事,你就让手底的人去做好了,手染阉人的血,多脏啊。”

宁世槃眼神跋扈,笑的肆意,他解开领口丝带,手一甩,身后的人立马跪下接住白狐大氅,生怕沾染一点灰尘。

他半跪拱手,腰间的玉坠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

“儿子问父亲安。”

宁镇眉头舒展,笑的慈爱,“快起来吧,一天不见人影,又去哪玩了?”

宁世槃手一伸,下人立马递上一把宝剑,银身,红石,玉穗飘扬,价值连城。

“父亲帮我掌掌眼,看这把剑好不好?”

宁镇捋了捋胡子,拔出刀锋,简单比划了几下,“好剑,好剑,你这是从哪买来的?”

宁世槃的笑容更深了一些,拿起桌子上的苹果就是一口。

“当然是姑姑赏的。父亲,我听姑姑说,那个李邺夜还没死呢,皇上下令让您去找,您怎么还不出发?要不儿子带人去找吧。”

宁镇眼神一暗,心中不免生出不满,这几天他一直在想办法,让皇上收回成命,这道圣旨就是个烫手山芋,若是带不回来太子,他便得罪皇上,若是带回来了,他便得罪宜贵妃。

纵是兄妹情深,也难免心生嫌隙。

宜贵妃并非看不出这一层,可她明明心知肚明还左一封书信右一封书信的催,今日还背着自己把世槃叫到了宫中,无功不受禄,这宝剑已经悬在了宁家头顶了。

宁世槃看他脸色不好,立马上前搀扶,“父亲,您这是怎么了?”

“太子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若是你姑姑再召你入宫,你就称病不出,别再去了。”

宁镇一声戎马,只得一子,自然是万千宠爱,不愿他过早沾染朝廷争斗,舐犊之意,着实情真。

宁世槃已年过十六,各氏族子弟多多少少已有公职在身,只有他一人无所事事,早就已经厌烦了。

他松开手,跪倒在地,“父亲,儿子早已准备好帮您分忧,您就不能信儿子一次吗?您让儿子带人出去,不出三日,我定把那李邺夜带回来。”

不管他怎么求,宁镇到底还是没有松口,第二天一早就派出了自己的亲信带着一千精兵,浩浩荡荡的出了京城。

宁世槃躲在暗处,抢过下人手中的宝剑,一跃上马。

下人惊恐劝道,“少爷,少爷,您三思啊,若是让将军知道您悄悄跟去,小人没法交代啊。”

“放心吧,知道你按我说的去做,爷回来自会保着你,驾……”

雪依旧在下,似要包裹所有阴暗,将京城装点一新,不染纤尘。

江箬醒来的时候,炉火依然在烧,可李邺夜却不见人影了,她着急的跑了出去,四处都找遍了也没看见人。

她失魂落魄的喘着粗气,脚像是踩着棉花,深一脚浅一脚的。

太子殿下,您就这么疑心我?竟要这样不告而别,连封书信,连句话都不留?

“苦若?原来你在这啊?”李邺夜手里提着野兔,眼神微亮,快步的朝他跑了过来。

“山中雪地难行,你怎么不在房里看火,四处跑什么?”

江箬看着他的脸,还以为是幻觉,心急的把住他的胳膊,直到感觉到他的温度,才安心的笑了出来,“我……我就是出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吃的。”

李邺夜以为他是体力不支,在他收回手的时候,又重新把人拽住。

“你没有武功,就算是有在山中生活的经验,在这雪天也容易体力不支,扶着我,咱们先回去。”

两个人回到茅草屋,李邺夜看着那两只野兔,却不知该如何下手,江箬此时上前,三下五除二的摘好兔毛,又用屋内的盆子盛了雪,待雪化后,将野兔洗净,架在了炉子上。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李邺夜都有点看呆了。

江箬不以为然的坐下,“太子殿下您稍等,一会就烤好。”

“哦,好……有劳你。”

两人等待之时,江箬看着外面的天光,开口问道,“不知太子殿下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等雪停就回京。”

他语气坚定,已经心无顾虑,越是有人想要他死,他就越要活着,他一定要堂堂正正的站在父皇面前,不为自己,只为母后,为安家,为温家,为所有被牵连的人讨个公道。

江箬看出了他眼神中的肃杀之意,又问了一句,“风雪不知何时能停,追兵迟早会追来,到时,您欲何为?”

“来一个杀一个。”

两人四目相对,火光在彼此眼中燃烧,有些话终究还是未能说出口。

猜你喜欢

  1. 古言
  2. 宫斗
  3. 古代古装
  4. 短篇美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