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寻尸怪谈

更新时间:2019-11-22 11:59:19

寻尸怪谈

寻尸怪谈 小娘子 著

连载中 江长生,玉怀玉 悬疑推理惊悚恐怖灵异精怪热血爽文

《寻尸怪谈》是小娘子著作的灵异类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寻尸怪谈》精彩节选:这事便暂时这样搁置了下来,村子里一连死了四个孩子,大家的谈资又全部聚集在了那四个孩子的身上,关于我们家,议论的倒是少了,我们家就这样过了一个月的太平日子,这一月中,父母给我取了个名字,江长生,其意不言而喻。...

精彩章节试读:

二叔也不解释,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沉默了片刻,让我爹抱着我去喂奶,嘱咐我爹,把我喂饱之后再给他送回去。

  之后一连三天,我都跟二叔待在他的屋里,他早晚各开门一次,让母亲给我喂食,顺便问爷爷,村子里死人了没有,邻村有没有什么人死了?

  在一次次得到没有的答案后,二叔一天比一天沉默了起来,眉头紧皱着,似能拧出水来。

  爷爷开始的时候,还以为二叔又神经质了,本来在二叔的未婚妻死后,他就一直神神叨叨的,可是后来,爷爷越来越觉的不对劲儿,二叔这心神不宁的样子,似乎是在盼着村子里死人,正因为没人死,他才会这般焦躁。

  第三天的下午,爷爷敲开了二叔的门,告诉他有人死了!

  二叔一阵激动,迫不及待的问道:“死的是什么人?多大年纪?”

  “是一个小孩子。”爷爷说,“刚五岁,他家人一时没看住,自个儿跑到河边玩耍,淹死在了水中。”

  二叔听了爷爷的解释,整个人愣怔了,似乎死者出乎了他的预料。

  好一会,二叔才缓了过来,在屋子里来回的兜起了圈圈,那走坐不安的样子,明显有什么心事。爷爷跟父亲问他,他不说,最后转回了自己那屋,把我抱了出来,交给父亲,自个儿跑了出去。

  那天晚上,二叔彻夜未归,也不知道去了哪儿,干了什么。

  第二天,爷爷在村子里找到他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憔悴了,胡子拉碴的,仿佛一夜之间老了好几岁。也是在那一天,村子里又死人了!

  这次死的还是小孩,一死就是两个,死于失足,不知怎么从山上滚了下去,不高的山,一个头正摔在了一块大青石上,摔死了,一个被半山腰的树枝钩住了褂子,竟活活的吊死在了那树上,两个孩子一个六岁,一个七岁,两家父母哭的死去活来。

  那两个孩子死后,二叔更是魂不守舍了起来,他不再回家了,白天夜里的在我们存与附近几个村子里转悠,似乎在找什么。

  如此又两日,又一个孩子死了的噩耗传来,那是一个七岁的孩子,死于自杀,在鸡不鸣狗不叫的夜里,自个儿用一把镰刀抹了脖子,大人发现时,已经死透了,家人悲痛欲绝的同时,直呼孩子死的邪乎,孩子平日里很正常,为什么突然要自杀呢?镰刀刃厚,不太锋利,他得有多想死,才能狠下心来一刀隔断了喉咙?

  我出生一个礼拜,就接连死了四个孩子,有些人或许以为这是意外,可爷爷不那么认为,看着昼夜不眠,眼睛熬的通红的二叔,他终于忍不住了,开门见山的问二叔,“那几个孩子的死是怎么回事?跟你有没有关系?”

  二叔说:“没有。”

  爷爷不信,道:“你这几天,天天问村子里有没有死人,而他们四个,一个死于溺水,一个死于窒息,一个是摔死的,一个是的被利器杀死的,死法与你哥那四个死去的孩子一致,这难道是巧合?”

  那时候,爷爷已经隐约觉得,那四个孩子的死并不是意外,即便不是二叔从中作梗,二叔也该是知道内情的。

  可是二叔却一口咬定。孩子的事跟他没关系,至于内情,更是只字不提。

  二叔是个倔脾气,正如当年他扛着一个破幡子,不顾爷爷的阻拦,说走就走一样,他认定的事情,旁人拦不住,他不想说的事儿,别人也问不出。

  这事便暂时这样搁置了下来,村子里一连死了四个孩子,大家的谈资又全部聚集在了那四个孩子的身上,关于我们家,议论的倒是少了,我们家就这样过了一个月的太平日子,这一月中,父母给我取了个名字,江长生,其意不言而喻。

  可是好景不长,这么些年霸占村中话题榜首的我家,似乎不甘心被旁人家抢了风头,在我办满月酒那天,家里发生了一件天大的事,这件事在我们的村子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那天,父亲起的很早,他要去邻村接我外婆来喝我的满月酒,因为考虑到那天会很忙,天还未亮他就出门了。

  这样的大日子里,父亲走后,母亲也起来了,梳洗了一番后,早早的打开了大门,而这门一开,改变了我母亲下半生的命运!

  据说那天早晨,大半个村子的人,都是被母亲惨绝人寰的叫声给吵醒的,声音凄厉的如同见了鬼,不,是比见了鬼还要可怕!

  爷爷跟二叔听到母亲的惨叫声跑了出来,就见在我们家大门口,正对着大门的地方,摆放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我父亲的人头!

  不知道什么原因,去接我外婆的父亲,在短短的时间内,竟然尸首分家了!他的身体不知去了何处,脑袋被摆在了我家门前,脑壳不知被什么东西撬开了,豆腐花似的脑浆子,连同血水,顺着头发流到了脸上,脖子的断茬处流出的血水染的地下一片猩红,触目惊心,爹的眼睛大瞪着,死不瞑目的样子,生生吓疯了我娘。

  我可以想象的出,那天早上,我娘经历的一幕,原本喝满月酒是一桩喜事,好不容易出了月子的她,梳洗打扮妥当,开门等着娘家来人时,看到的却是自己的丈夫被割下来的脑袋!那颗流着鲜血与脑浆子的脑袋,在寂静的清晨,死死的瞪着眼睛,无声的与我娘对视着,空气中充满了刺鼻的血腥味,那副场景,给我娘带来的心理冲击可想而知。

  后来,有人报了警。

  我们这个小地方,惊动警察的多是偷鸡摸狗的事情,命案实属罕见,并且还是这种一看就是凶杀的案子,上头很是重视,派了不少的人在村子里逐户排查,查了有小半月,最终也没查出个子丑寅卯来,于是,我爹的死成了一桩悬案。

  爹死了,娘疯了,我那个神秘的二叔,在事情发生后,竟然不声不响的离家出走了!

  爷爷伤心欲绝,却还要强撑着照顾刚满月的我,照顾我娘,好好的一个家,眼见着是完了。

  而在那之后,村子里的人也都跟我家疏远了起来,一副视如蛇蝎,避之不及的感觉,同时,关于我家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有几个版本在村中传了起来。

猜你喜欢

  1. 悬疑推理
  2. 惊悚恐怖
  3. 灵异精怪
  4.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