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总裁 > 怒嫁豪门:冷情总裁太粘人

更新时间:2020-06-30 11:07:45

怒嫁豪门:冷情总裁太粘人

怒嫁豪门:冷情总裁太粘人 秋川公子 著

连载中 陆少卿,吴悠 腹黑言情总裁婚恋题材

经典小说《怒嫁豪门:冷情总裁太粘人》是秋川公子所编写的总裁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陆少卿吴悠,书中主要讲述了:曾经,陆少卿是她的全世界,曾经,她以为遇到他是她今生最大的幸运,然而当他无情地将她赶出家门,当他说他们的孩子是野种时,党清雅死心了……”陆少卿你果然无情,你居然说自己的孩子是野种,我告诉你,他死了,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见到他,当然,也不可能再见到我……”五年后,她脱胎换骨,成了一名金牌医生,成熟睿智,面对他时。心中只剩下仇恨,她要报仇,要为自己的过去讨回公道……“现在的我叫吴悠,无忧无虑的吴悠。”

精彩章节试读:

一阵头晕目眩,陆少卿抱着吴悠转了半个圈儿,瞪着那个扛着摄像机的年轻男人,他没好气地责备道:

“干什么你?走路不看路吗?”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小心。”

“怎么了你?这么突然……”

一脸迷茫的吴悠缓了半天神才明白过来方才发生了什么,她忍不住蹙眉,若不是陆少卿反应灵敏,她的脑袋怕是要跟摄像机来个亲密接触了,狠狠地凝着她的眼睛,他担心过度数落道:“小雅你也是,没有一点安全意识,要是被摄像机碰到,肯定会起包的。”

“起包就起包,关你什么事?!”不领情地推搡着陆少卿的胸膛,吴悠烦躁地抗拒着他的碰触,束缚住她的双手,他强硬地将她箍的更紧,边躲避汹涌的人群,边耐心地安抚道:“小雅别乱动,这里人多容易受伤。”

“我不是党清雅,我告诉过你了。”吴悠严辞强调,陆少卿却始终不愿意接受:“你说你不是小雅,谁相信呢?你和五年前明明没有多大变化,我也知道小雅没有双胞胎姐妹。”

“你不信我可以给你证明,你先放……”吴悠话未说完,就和陆少卿一起被疯狂的众人挤的踉跄了下,抱着她退至讲台最后方的安全区域站定,他忽然俯身吻住了她,淡淡的烟草气息,瞬间扑进了她敏感的鼻腔,顿时,胃里翻江倒海地涌起不适。

恶心,太恶心了。

传言虽然说陆少卿片叶不沾身,但吴悠相信无风不起浪,他若是正人君子,又怎会屡屡地传出花边新闻?

大脑发胀,思维混沌,死死地将指甲嵌进掌心的皮肉里,吴悠用疼痛来使自己保持清醒,陆少卿吻的投入,她却恨的彻骨。

眼看着闪光灯的频率愈发地迅速,吴悠心烦意乱,意识到反抗无效的她,卯足了劲儿直往陆少卿的脚背上踩去,趁着他吃痛地放松力道时,她猛然将其推开,看着他名贵皮鞋上的浅灰色痕迹,她愤怒地骂道:“无耻!”

话落,吴悠转身跑开,陆少卿皱眉,本能地抬手抹了抹湿漉漉的还残留着她口红香味的姓感薄唇,耳边,聒噪声源源不断,咬咬牙,他简单地给江小柔交代了几句后便抬腿追着她而去,她说她不是党清雅,他不信。

嫌弃地擦着嘴,吴悠气恼的恨不得将它擦破皮,陆少卿,他总是那么的一意孤行,狠狠地把废弃的纸巾揉成团丢进卫生间旁边的垃圾桶里后,她便头也不回地直往酒店大门走去,心中不满,以至于她每一步都踏的非常使劲,白色的帆布鞋,黑色的鞋带翩翩飞舞,眼神冰冷,她目光森厉地瞪着外面浓稠的夜色宣泄情绪,现在的时间,应该已经过了晚上十一点,她没吃饭,肚子饿的难受。

都怪陆少卿,耽误了这么久。

推开玻璃门,吴悠拿出手机准备给哥哥吴启明打个电话汇报战果,可是她才刚迈下一级台阶,就听到了暗处隐隐传来的女人的啜泣声,与此同时,还有一道熟悉的沉稳男声正在安慰她:

“好了宝贝女儿,别哭了,你放心,这口气爸爸一定会给你出的。”

微微愣了下,吴悠恍惚间想起了这慈祥的声音的主人,谭志杰,他是在劝解开导悲痛欲绝的女儿谭欣研,没想到过了这么久,他们居然还在,无奈地摇摇头,她转身走下了铺着红地毯的台阶,就在此时,背后响起了生硬愤怒地低呵:“党清雅,你给我站住!”

陆少卿,他还真是阴魂不散,吴悠长长地叹息,听话地立在原地一动不动,她要求他把记者们都放进去,就是为了给自己制造更多的逃跑时间,目前看来,计划失败了。

今晚她的计划总是失败,但结果还算不错。

缓缓地转过身,吴悠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就看到谭欣研在父亲的搀扶下艰难地从台阶上站起来,白色的婚纱上,沾染了些许灰尘有点狼狈,见她步伐颠簸摇晃,她便知道她是不小心崴了脚,而陆少卿,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吴悠怀疑,他根本没有察觉到谭志杰和谭欣研的存在,或者说,故意忽略了?

对于这一点,谭欣研自然也有所妒忌,因为她深爱的男人,眼中心中都没有属于她的位置,他视线触及到的地方,吴悠静静地伫立,他在走向她,毫不犹豫。

“卿哥哥。”

哀怨地呼唤,谭欣研沙哑的嗓音带着委屈和不甘,陆少卿抬起的手僵住,最终还是与吴悠单薄的肩膀擦过,风微起,似是惋惜的轻叹,不露声色地松了口气,她淡淡地勾唇笑得无邪:“你们聊,我先走了。”

“你等等,把话给我说清楚。”无视谭欣研的悲伤惆怅,陆少卿本能地扯住了吴悠的胳膊,她挣扎,挣扎不开,渴望的眼神遥望着车水马龙的道路,好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别看了,不会有人来救你的,你就死了逃跑的心吧,党清雅。”突兀地,陆少卿那略带讥讽的话语戳穿了吴悠隐匿的小心思,回头望着他在路灯下闪闪发亮的眸子,她忽然恐惧地睁大眼睛惊呼道:“不好!你爸出来了。”

闻言,陆少卿下意识地扭头去看,抓住机会,吴悠顺利地逃出了他的魔爪,不敢有任何的怠慢,她立即转身朝马路边跑去,反应过来的他正欲去追,却被谭欣研阻止:

“卿哥哥,发生什么事儿了?是不是党清雅那个不知好歹的女人做了什么,是不是?……”

是不是她不要他了?是不是她又有了追回他的机会?谭欣研欣喜若狂,眼中满是期待和兴奋,然而,这只是她的一厢情愿,挥开她的手,他毫不客气地奉上一句:

“滚!你他妈才不知好歹。”

厉声打断她,急切的陆少卿现在一门心思想要弄明白吴悠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但是他连她的联系方式都没有,万一错过了……

“卿哥哥,不要走!”谭欣研哀求,执拗的她再次拽住了陆少卿的衣袖,她已经失去他一次了,不能再有第二次:“卿哥哥,没关系的,她不要你,我要啊,走,我们去结婚。”

悲伤过度的她,似乎有些神经失常,憎恶地掰开谭欣研倔强地扣在燕尾服袖子上的右手,陆少卿没好气地冲着想要为女儿打抱不平的谭志杰说道:“谭总裁,请管好你的宝贝女儿,不然,就别怪我不懂怜香惜玉了。”

“你……”谭志杰还没发飙,陆少卿就转身离去,谭欣研浑身颤抖,才止住的泪水又滔滔不绝地流了出来,看着他渐行渐远的挺拔背影,她的眼中露出锋芒。

她……不会放弃的。

“爸,车钥匙借给我。”

深夜的人行道上,活跃着精神抖擞的年轻情侣和喜欢遛弯儿的老夫老妻,众目睽睽之下,陆少卿不方便有太过夸张的举动,快步来到吴悠面前,他用高大伟岸的身形挡住了她的去路:“说吧,你到底是谁?”

“我……”吴悠托着下巴思量片刻,还是决定把事先编排好的内容告诉陆少卿,然而她才组织好了语言,就有一辆黑色的奔驰停在了身侧,车窗摇下,露出了张英俊刚毅的帅气脸庞,他带着墨镜,看起来很酷。

“嗨!小美女。”男人招呼道。

警觉地将吴悠挡在身后,陆少卿神情阴戾地瞪着这个陌生的,出场的十分不合时宜的男人,冷冷地问道:“你是谁?”

“他是我的好朋友。”淡然地走出陆少卿的庇护,吴悠当着他的面儿跟他击掌问候,笑容甜美,真挚热情:“嗨!好久不见呢。”

陆少卿怔住,心底深处骤然紧缩着疼痛不已,她的笑容明艳动人,璀璨夺目,原来他之前见到的她的笑,全是假的,吴悠最美丽最优雅的笑容,不是为了他。

这个男人……对她很重要吗?

猜你喜欢

  1. 腹黑
  2. 言情
  3. 总裁
  4. 婚恋题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