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梁少,婚谋已久

更新时间:2020-03-26 16:59:16

梁少,婚谋已久

梁少,婚谋已久 青梅煮酒Ln 著

连载中 梁寒烬,林六月 言情婚恋题材都市题材

精品小说《梁少,婚谋已久》由青梅煮酒Ln所编写的都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梁寒烬林六月,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谢谢?这是她第三次和他说谢谢了,梁寒烬看着她脸上淡漠的表情,刺的他难受,唯有那双终于带了些红润的双唇让人的视线舒服了点。...

精彩章节试读:

南枳走后,林六月起身准备去办理出院手续,她不想在医院继续呆下去。

办理出院的手续需要在收费大楼办理,林六月穿上拖鞋,穿过住院部和收费大厅之间的林荫小道,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林六月沿着声源的方向看去,凉亭里站着一男一女。

男人是梁寒烬,女人是……白榕。

……

梁寒烬处理完公安局的事情,一大清早就赶来了医院,刚走到凉亭就被白榕叫住了。

“寒烬,我等了你很久。”白榕的声音出乎意料的温柔,脸上特意画了一层淡妆。

梁寒烬淡淡看了一眼白榕,眼眸里没有丝毫波动,“有事吗?”

白榕微笑着上前几步,左手扶着腰,右手想要去拉梁寒烬的手,“寒烬,你摸摸。孩子又长大了些。”

梁寒烬蹙了蹙眉头,声音有些发冷,却字字坚定有力,“白榕,别忘了,你肚子里的孩子现在是关明皓的。”

白榕想要去拉他的动作顿在半空中,眼中有什么东西破灭了,苦笑一声:“是呀,我现在是关明皓的妻子,我现在怀着关明皓的孩子,可这一切都是谁害的。”

白榕的情绪突然激动起来,“都是林六月那个jian人,都是她……”

“白榕!”梁寒烬怒斥了一声,白榕住了嘴。

“是,都是我活该,和你的林六月一点关系都没有,活该我的孩子差点没了命……”说着白榕的声音就哽咽上了。

白榕“伤心欲绝”地倒退了几步,眼见要摔下凉亭的阶梯,梁寒烬眼疾手快的将她拉了回来。

“你还关心我?”白榕的声音里带了几分委屈,几分欢喜。

梁寒烬叹了一口气,慢慢松开她,“医生说你需要休息,你出来太久了,你该回去了。”

“你送我回去,好不好?”

梁寒烬的眉头蹙的更加深,这是明晃晃的邀请。

等了约一分钟,没等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白榕突然推开梁寒烬,声音又哽咽了几下,眼泪若隐若现,扶着自己的腰,“算了,你回去陪你的林六月吧,不用管我,我自己回去。”

林六月站在他们不远处的林荫小道上,满庭的爬山虎刚好挡住了她的身影,阳光正好,从她的角度,逆着光,能看清梁寒烬的眼神。

他看着白榕的目光很专注,那种目光她曾经也拥有过,她太过熟悉。

她看见梁寒烬一直盯着白榕的背影,直至消失,他才离开。

原来有些爱即使遭到了背叛也不会消失。

林六月愣愣地在林荫小道上站了许久,直到腿有些麻了,她才回过神来继续往收费大楼走。

……

办完出院手续,林六月沿着来时的路继续走回了病房。

梁寒烬已经立在病房的阳台,看见她回来,问道:“干什么去了?”

“去办出院手续了。”

梁寒烬蹙了蹙眉头,“这种事情有白姨和余生,不需要你去办。”

她身体还没有完全好,乱跑什么,万一晕倒在外面怎办,梁寒烬已经完全忘了这里是医院。

“好,我知道了,下次不会了。”林六月淡淡回了知道转身就开始收拾东西,其实也没什么可以收拾的,她的东西不多。

梁寒烬盯着林六月收拾东西的身影,恍然觉得那里不对,好像缺了点什么,好像……林六月今天格外的温柔,不,更确切的说应该是温顺,对他说的话没有任何情绪变化。

林六月收拾完东西,从洗手间换了衣服出来,见梁寒烬一直盯着她,“怎么了?”

梁寒烬就这么看着她静默了几分钟才开口,“走吧。”

他很自然的伸手去接林六月手里的东西,林六月却下意识躲开了,两人尴尬地看着彼此。

林六月率先打破尴尬,“谢谢,我自己来就可以。”

谢谢?这是她第三次和他说谢谢了,梁寒烬看着她脸上淡漠的表情,刺的他难受,唯有那双终于带了些红润的双唇让人的视线舒服了点。

他眯起双眸,“林六月。”

“嗯……”林六月奇怪的转头看向男人。

那个疑问的语气还未发出来,她就被男人用受伤的右手强行揽住腰禁锢在怀里。

林六月没想到这个男人会突然有这样的动作,她却也不敢太大力度挣扎,毕竟那双手才刚刚包扎过。

当然梁寒烬也没打算给她挣扎的机会,下一秒,梁寒烬微凉的双唇就印了上来,左手按着她的后脑勺,强行让她配合他。

她这几天一直在打针吃药,连带着嘴里的味道都是苦的。

林六月的大脑短路了几秒,下一瞬,林六月反应过来,硬是在他手上别开脸颊。

梁寒烬自然不会放过她,伸出左手掰正她的下巴,“真苦。”

林六月呆住了。

她突然想起自己刚才在凉亭看到的那一幕,前一秒还在和前女友搞暧、昧,下一秒却能肆无忌惮地吻她,林六月觉得反胃,想也没想一双手就狠狠在双唇上擦了一下。

梁寒烬的脸瞬间冷到了冰点。

林六月抬眼,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气愤瞬间变得又冷又尴尬,有些吞吐,“那个……梁少,我不是觉得你脏……我就是有些不习惯……我……”

梁寒烬的脸却越来越黑,林六月的下巴也越来越疼。

空气中的寒气也越来越重,简直要把空气都凝固住,直到余生来敲门,才打破了两人之间凝固的气氛。

……

梁寒烬去了公司,林六月回了别墅,放下东西,她又让司机送自己去了银行。

林六月在去银行的路上特意带上了那副偏大的墨镜,遮住了脸,只露出三分之一的脸来。

很快到了工商银行,一个银行的员工立刻迎了上来,问道:“你好,女士,请问需要办什么业务。”

“我来开保险箱。”

员工立刻换了一副神情,虽然说现在在银行租保险箱的人各式各样,可是能够在他们总行这里租保险箱的,不是大富大贵就是身份显赫,尤其是这么年轻的女人。

银行员工立刻将林六月引到了贵宾室,端好茶水,又立刻去通知了经理。

很快经理走赶了过来,林六月将身份证递了过去,有钱有权就是好,都不用她出面,梁寒烬就已经将她的身份证补办好了。

经理核对了身份,先是有些惊讶,但到底是见过职场风浪的人,这机器身份核实都经过他,他总不能说现在的林六月是鬼神吧,“林小姐这边请。”

当走到保险箱前面的时候,林六月的心还是一钝钝的疼,她曾经以为这个保险箱直到小涵十八岁那年都不会打开,却没想到这才过了两年的时光,她就不得不打开这个保险箱。

这个保险箱是以她的名字和小涵的名字联名开的,里面是一份林氏集团的股权转让书,是她爸爸给小涵的出生礼物,虽说是给小涵的,却还写着小涵十八岁以前由她保管,任她处置。

核验身份、开锁、按指纹,流程很快完成了,林六月拿着股权转让书出了银行。

余生正好陪着梁寒烬从银行的大楼上走下来,奇怪地看着楼下带着大墨镜的女人,“那不是林小姐吗?”

梁寒烬回头看过去,就看见林六月没什么表情地往银行外面走,手里拿了一份档案袋。

“梁少,要不要和林小姐打声招呼。”

梁寒烬蹙了蹙眉头,侧过头看了余生一眼,余生立刻心领神会,走向经理办公室,“刚刚那位林小姐办的什么业务?”

……

傍晚,梁寒烬回到别墅的时候,没见到林六月。

梁寒烬洗完澡下楼拿咖啡的时候,也没有林六月。

他再次从书房出来吃完饭的时候,还是没见到林六月。

梁寒烬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餐桌前,问白姨,“她人呢?”

“少奶奶说有些困,就提前吃了晚饭去睡觉了。”

提前吃了晚饭?梁寒烬看了一眼客厅墙上的英式时钟,现在是七点,他回来不过是六点,也就是说林六月故意在他回来前吃了晚饭去睡觉,梁寒烬转头看着楼上的方向,眼神沉了沉,“知道了。”

……

第二天一早,梁寒烬坐在餐桌前看着对面丝毫未动的早餐,眼神里看不出什么表情。平时林六月会早起跑步,今天却说困,连早餐都不愿意起来吃。

就这样一连两天,梁寒烬早起,林六月没醒,梁寒烬早归,林六月已经睡下,两人明明就住在隔壁却两天未见过面。

第三天,梁寒烬没有通知别墅任何人下午四点就到了家。

白姨在大厅看见梁寒烬的时候有些惊讶,“少爷,你怎么回来了?”

梁寒烬一般下班回来前都会让余生通知别墅,别墅才开始准备晚饭。

“少奶奶呢?”

“少奶奶……”白姨犹豫地看了一眼楼上的方向,她总不能说少奶奶让她告诉梁寒烬她睡觉了,毕竟现在才四点……

梁寒烬脸上面无表情地看向白姨,“很好,白姨,你到底拿着谁的工资?”

这话让白姨浑身一颤,一声冷汗,立刻不再犹豫,“少奶奶还没休息,在楼上的卧房。”

梁寒烬没说话转身离开,径直往楼上走。

猜你喜欢

  1. 言情
  2. 婚恋题材
  3. 都市题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