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将女在上:暴君请听令

更新时间:2020-08-14 04:27:38

将女在上:暴君请听令

将女在上:暴君请听令 不思量 著

已完结 容敬渊,纳兰乱缨 古言宫闱情仇重生复仇热血爽文

主角是容敬渊纳兰乱缨的小说叫《将女在上:暴君请听令》,它的作者是不思量创作的重生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太子殿下果然是我大周难得一见的美男子,生的好俊俏!”...

精彩章节试读:

“太子殿下果然是我大周难得一见的美男子,生的好俊俏!”

“他身后那个就是新过门的太子妃吧——殿下对她好温柔啊!” “为什么嫁给太子的不是我!” …… 纳兰乱缨一脚刚落地,耳边便冒出了一堆嘈杂的议论声,这些声音的音量没有刻意放低,她又有武功在身,听力要好过寻常人,是以把这些对话一字不差的听了个去,脸色瞬间黑了大半。 偏偏容敬渊还不知死活地凑到她耳边,低声道:“缨儿,她们都在觊觎为夫,你可一定要照顾好我呀。” 竟还说出了一丝委屈的意味!纳兰乱缨心里气的不行,面上却还是噙着甜美的笑,素手不知什么时候伸向了他的胳膊,揪起一块肉,狠狠地拧了起来。 容敬渊闷哼一声,好看的剑眉紧紧蹙在一起。 “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她的笑容愈发甜美,将“照顾”一词咬得格外重。 容敬渊胳膊上的肉几乎要被拧掉,他一脸深沉,外加严肃地点了点头。 “看来你们小夫妻俩的感情还真是好呢。”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含着笑意的女声。 这声音里带着丝自然而然的威严,是那种久居高位的人经过长时间的淬炼才能培养出来的。 纳兰乱缨一怔,松开了容敬渊,恭恭敬敬地转身冲来人行了个宫廷礼:“见过母后。” 容敬渊松了口气,悄悄抖了抖就快失去知觉的手臂,也拱了拱手:“母后。” 嘉懿皇后满意地点了点头,视线转向了容敬渊:“渊儿,你们小夫妻新婚燕尔,多些柔情蜜意自然是好的,但切忌不可耽误了朝政。”说完,还若有若无地瞥了纳兰乱缨一眼。 纳兰乱缨眉睫微垂着,一副的温良无害的样子,眼底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暗光。 这个皇后果然没有看上去的那么简单,她大概是已经知道容敬渊去找皇上换太傅一事了。黎太傅是她亲哥哥,黎紫鹭又嫁给了容敬渊,此番黎太傅突然被换下去,嘉懿皇后恐怕会认定是她从中挑拨。 嘉懿皇后又拉着他们扯了几句家常,这才停下来,装似不经意地问:“紫鹭呢?怎么从刚才就没见到这孩子?” 容敬渊听到这个名字,神色冷了下来,嘴唇刚刚动了动,纳兰乱缨便抢先一步开口:“她睡过头了,所以没能一同前来。” “一派胡言!”嘉懿皇后竖起眉,拿出了些架势来,冷声道:“紫鹭那孩子最是有分寸,怎么可能会晚起?你当本宫糊涂不成?” 纳兰乱缨无辜地眨了眨眼:“如果母后不信,改日见到她一问便知,”她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而且太子也知道这件事。” 这话黎紫鹭可是亲口在马车旁说的,他们都亲耳听到。 容敬渊立刻配合地点了点头:“不错。” 嘉懿皇后见他们一副问心无愧的样子,面上的怒意消退了几分,变得有几分狐疑,连容敬渊都这样说,莫非真的是黎紫鹭起晚了?当下在心底对黎紫鹭多了几分不满。 黎紫鹭如果知道她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定会悔不当初。 到底是一步一步爬上高位的妙人,眨眼的功夫,嘉懿皇后已经换成了一副笑脸:“本宫只是随口一说罢了,来了这么久,都站累了吧,快入席吧。” 目送嘉懿皇后离开之后,纳兰乱缨一面感慨嘉懿皇后的翻脸比翻书还快,一面拉着容敬渊随便找了个空位坐下。 百花宴没过多久便正式开始,纳兰乱缨起初是抱着兴致勃勃的心来的,但渐渐地,就变得兴致缺缺,低下头摆弄起果盘里的水果来。 这是哪门子的百花宴,分明是给各家小姐展示才艺的戏台子,满座的人都不知欣赏的到底是花还是人了。 容敬渊注意到她的动作,神色顿了顿,凑近她低声询问:“我带你出去走走?” 纳兰乱缨的眼睛在眼眶里转了转,很快点了点头,也好,在这里闷得慌。 她刚准备起身,却被一道声音叫住:“太子妃留步。” 纳兰乱缨后知后觉地回过头,便瞧见一个杏色衣衫的少女立在席间正中.央,冲她投来微微地一笑。 她生的很美,小小年纪身上便有了几分贵气,不似这个年纪的少女,只是瞧上去面生的很。 纳兰乱缨眯着眼睛,仔细辨认了半天,还是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认识这号人物,她一向不与京中那些富渭小姐结交。 “太子妃。”少女的一张脸上笑靥卿卿:“您能让太子殿下如此爱怜,想必定是不俗,不知可否与婉儿比试一二?” 她说这番话就是刻意为难纳兰乱缨了,定京谁不知道纳兰小姐偏喜欢耍舞刀弄枪的那一套,对琴棋书画却是一窍不通。 果然,周围响起一片议论的声音。 “苏小姐可是京城公认的第一才女,要和太子妃比才艺,这完全没有必要嘛!” “就是啊,谁不知道那太子妃斗大的字不识几个!” 这群少女完全没有顾虑,就连声音都没有刻意压低,群起围攻着纳兰乱缨。 在她们看来,风华绝代的太子殿下愿意娶纳兰乱缨这个无才无德的女人,全都是因为皇上指婚的缘故。 容敬渊登时便冷了神色,视线一一扫过那些正在说纳兰乱缨不好的女子,冰冷刺骨的寒意弥漫开来,那些女子只觉得感受到一阵弥漫开来的寒意,齐齐噤了声。 纳兰乱缨再看向那少女,眼中多了些顿悟,姓苏,又自称婉儿,那大概是苏丞相家的嫡小姐了,怪不得敢明目张胆地叫嚣。 她挑了挑眉,慢慢地往前踏了几步,停在苏婉儿面前,既不说好,也不说不好,而是对上首的两人行了个礼。 “儿臣惶恐,既已入了太子府,那便是皇家的人,若是在众人面前将全部技艺都卖弄一遍,未免有失皇家的风范。”她一字一顿,慢条斯理道,末了又问:“不知父皇觉得如何?” 容敬渊下颌绷紧的线条渐渐变得柔和,他轻笑一声,端起酒杯送到嘴边一饮而尽。 还挺聪明。 皇上眯眼打量着她,突然朗声一笑,挥了挥手:“说的不错,你回座吧。” 纳兰乱缨低垂着头应了声是,回去的路上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肩膀撞在了苏婉儿的身上,撞得她一个趔趄。 苏婉儿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很是精彩,纳兰乱缨刚才那番话没有挑明了说,却也隐隐在嘲讽她和大庭广众下卖弄的歌姬无异。 一个没人注意的角落处,容清夜的目光全程追随在纳兰乱缨身上,直到她回到容敬渊身边。 他勾唇一笑,有点意思。

猜你喜欢

  1. 古言
  2. 宫闱情仇
  3. 重生复仇
  4.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