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狂恋之孽:高干子弟囚爱记

更新时间:2020-01-22 02:47:26

狂恋之孽:高干子弟囚爱记

狂恋之孽:高干子弟囚爱记 玉人浴 著

已完结 高博,陆伊裳 言情都市题材

小说主人公是高博陆伊裳的小说叫《狂恋之孽:高干子弟囚爱记》,本小说的作者是玉人浴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两个既要分离的恋人对视着。他,把一切思念和离别的痛苦流露在眼神里,让她感到心疼和怜惜!女孩拭去泪,哽咽的交代着:“博,没有我,你要好好的,只有我想你,不许你想我!不想让你那么苦……”高博的眼神又一次哀愁、迷离,爱她已成习惯,没有他的呵护,她能生活的幸福吗?“伊裳,他会对你好吗?他带你走,我真的不放心!”

精彩章节试读:

伊裳在汽车销售公司二楼找不到应聘的地方,呆在那里,正发愁呢!

看到,昨天跟那老美男一块招聘的小朱,正好路过,小朱看到她,看了一会,又看看她的头型笑了。

问道:“你就是昨天招聘的那女孩吗?”

“我就是,陆伊裳。”

“白总经理正等你呢,没留你的电话,还以为你不来那。来,到这边。”

伊裳被领到靠左边的一间办公室,小朱敲敲门,白一鸣看到伊裳先是一愣,接着夸张的笑笑,友好的说道:“美女你来啦!”

“嗯,来啦,你这里还真难找!”

“没有啊,很好找的。”

老帅……(想叫老帅哥,感觉没礼貌!)白总经理,我到哪里去上班?”

白一鸣拿出了一张昨天伊裳填的简历,对小朱说道:“你送一下,让她到总裁办公室去应聘。”

小朱纳闷,怎么让刚来的女孩到总裁那里应聘?也不符合规定,又不能问?就疑惑的把伊裳带到二楼靠中间的一个办公室。小朱敲敲门,用眼神,意思让她进去,门没有锁,随着一声有磁性的魅力男中音的“请进”声,伊裳推门进去了,在好大一间办公室里,一位身材高挑的男人站在办公桌后面的窗户前,太阳的光线透过玻璃反射到他身上,放射出五彩的光芒,身影好迷离!好有风度!

那人抛下句话,也不再说什么,好像,向窗外需找着什么?伊裳站了一会,不耐烦了,就这样站着,跟学生罚站似的,还是问问吧,“你好,我是来应聘的。”可能是自己的声音大了,男人身体被阵的一抖,同时也有了思想。到总裁办公室应聘,开什么玩笑?回过头,刚想拿电话找白一鸣问问怎么回事?

“啊!……一个小女人,一个离开他很久的小女人。”伊裳看回过头来痴痴注视她的总裁,愣在那里。“好有魅力的男人!抑郁勾魂的眼睛,高跷的鼻子,完美的嘴唇,一米八几的个子,别说分开了看,合在一起就是天衣无缝的绝配,有风度而资深……。”

男人痴痴的从窗前走过来,嘴里一直喊着:“桑桑,桑桑……宝贝,你到那里去了,我找的你……好苦……好苦……”

“啊!桑桑?”他,怎么也叫我桑桑?

看到他还流泪了,真的没见过这样老的大男孩哭,好悲切,好有感染力。

男人走过来哽咽着,用手托起伊裳的下巴!眼睛迷惑着,用温柔的低语,认真的告诉她:“宝贝以后不可以这样,不见你、没有你、我的心……真的很痛!”

看到这个美丽的男人,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的接触,她配合着……感受着……他身上特有的味道和气息!

他再一次的把她的脸托起,头微低,触到了他热烈的呼吸。

啊,伊裳清醒了,看是很**人!原来也是个色狼。第一次见面就要她的初吻,这还了得;但是,还是没有勇气放狠话,头被他提的好痛,小声的说道:

“大叔,你弄痛我了。”把他的手、摆脱掉。

男人心一沉:“(大叔)他痛苦的复说着,不要再开这样的玩笑,我想你……想的好艰难!不要再这么折磨我!”

说着,他的手随身体痛苦的慢慢往下滑,蹲下,把头埋在伊裳的膝盖上,抱着她呜呜的哭了起了……这男人好可怜!伊裳没有办法的在那里站着,时间在静止。

“嗡嗡嗡嗡——”电话响了。男人恢复过来,松开手,又用抑郁疼爱的眼神认真的看了看她?伊裳指了指电话,——男人彻底恢复了风采,傲步走到桌子前,抓起了电话。

“高总,今天来的日本客户,已经在左岸豪亭大酒店定了餐,中午你去陪吗?”

“安排公关部的人去-陪吧!”

“嗯,好的。”电话挂断了。

男人坐到椅子上,恢复了几秒钟的总裁风范,眼神又开始迷离,再认真的审视她。

伊裳以为头发难看呢,真的后悔死了,真不该弄这个造型怪异的头型,冒充自己的个性。要是为了个头型离开这:帅哥如云,总裁如神的人家天堂,真是太不划算了。这时,真想把头发剪掉;不,就直接的拉直板,越淑女的那种越好!

男人开始说话了:“你是来应聘的,拿你的简历我看看。”伊裳听着声音在发呆(声音真的好磁性,)伊裳,陶醉着……

“来,拿来我看看。”男人的语气更柔魅了。

伊裳回过神来“哦”了一声,装淑女的了走过去。把简历放在离他近的办公桌上,又礼貌的退到自己站的位置。

总裁默看着简历:《陆伊裳,21岁,旅游导游学院毕业。》

伊裳忘了面前这个温和的人是总裁了,又恢复到以前的活泼问,“我,……可以吗?”

高博回亿着:“第一次见桑桑就是这样的,桑桑来自农村,不会打扮的她,第一次找他应聘就是这样的,不伦不类的装束,傻乎乎的站在那里!”

总裁又回到了神经质状态,你是我的李桑,……我的小桑桑。

伊裳开始生气了,想:这是什么公司,怎么个个都像——病人。总裁都这样、这还了的,怎么带好这么大的企业?想到这里侠女气来了,为了这么多帅哥员工的利益;为了自己能留在这里,要拯救这个把她当李桑,如痴如醉的男人。

这时的她不怕了,这位总裁就是位在她面前发痴的病人。她昂首挺%大步来到高博的办公桌前,用手“梆梆梆——”敲打着桌子,要把他震清醒过来。

都不敢想象自己是什么样子,指一下他的痴头,“哎,大叔?你听好了,我,不是你的桑桑;我,叫陆伊裳,;是,来应聘的,我早就不耐烦了,从一见到你、就看你扮你那悲切的柔情!像琼瑶小说里的台词,有意思吗?——快说:应聘还是不应聘我,应聘的话,爽快点,不要,走人——OK。”

高博彻底的被敲醒了,看到这位可爱女孩狰狞的样子更加可爱。说实在的以前桑桑跟自己发飙的时候也是这样!怎么会这么像?怪不的白一鸣说是桑桑二世呢。

伊裳看到他有一阵的清醒,又再沉思了,为了让声音更猛烈点,她跳起来又猛敲了一下桌面,“绑——”快说,要,还是不要?”

高博,被她可爱的动作逗笑了,“哈哈,要要要,你明天早上八点到人事部找白总经理去报道。”

伊裳想还是用点厉害的见效,又用横气的口气说:“我,应聘的是秘书啊!”

高博:“好。呵呵,肯定,是,秘书。”

伊裳正漫步走那,又回头,认真的指了一下高博:“你说的,不许反悔?”

“啊!呵呵,呵呵。不反悔,决对的不反悔,像毛主席保证。”

伊裳认真的说了声:“这还差不多。”眼睛里流露出得意的眼神。

“启-”了一声,女孩晃着鸡窝头在高博视线里消失掉。

高博刚才真的不想让伊裳走,看到她,好像桑桑又来了,可是自从桑桑走了以后,他随时随地的犯痴!真要把那女孩吓跑了,怎么办?想到这里心里一痛,我这样,怎么对的起,……可怜的桑桑。

这时,他好像似听到桑桑声音,“老公,你人生的路还很长,不要再为我折磨自己。我们今生无缘,再来世里我等你,去吧!寻找自己的幸福,记住,‘要善待儿子’。”

桑桑生前就是很善解人意,是啊,白一鸣说的对!走了的人已经走了,作为男人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有老人和孩子,自己面对亲人、要负责任,不允许,他,颓废和停息!

猜你喜欢

  1. 言情
  2. 都市题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