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相府嫡女

更新时间:2019-11-05 17:27:20

相府嫡女

相府嫡女 伊沁纯 著

已完结 李珞嘉,花零 古言腹黑宠文

《相府嫡女》是伊沁纯写的一部精彩言情小说,主角李珞嘉花零。三年前,相府嫡女花零身份高贵,是京城所有女子最羡慕的千金小姐。夫家退婚,迎娶他国公主。妹妹狼子野心,成了将军夫人。好友雪上加霜,成了自己丈夫的爱妾。三年后,她性情大变。不仅有了过目不忘的记忆,更变得睿智果断,腹黑狡诈,冷漠无情。妹妹心系自己的未婚夫?索性断了她的婚姻,让她成疯成魔。还想演出春宫戏,败坏自己名誉?演就演吧,只不过换个主角,看起来也许会更尽兴些。她不谈情爱,只为复仇。但她不爱桃花,偏偏桃花却找上了她!...本站为大家提供相府嫡女小说在线

精彩章节试读:

出征的日子很快就到来了,大量的部队从城门中走了出去,花零只能在远处静静的看着李珞嘉走出了城门,他抬起头对她笑了笑,将怀中的平安符拿出来给花零看了看,花零才放心的看着他走,虽有些依依不舍,可却又无可奈何。

“小姐,你这样骗相爷不好吧,说是大小姐生病了,给大小姐抓药,要是相爷查明了事实,估计小姐你又要挨罚了。”一边的绿竹想要劝说着花零,可是花零一直都不听,硬要出来看李珞嘉最后一眼才放心,绿竹也只好陪着花零一起撒谎了,哪怕受罚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绿竹,要是父亲知道了,那么一定是你说的,到时候看我怎么收拾你,你不说我不说自然不会第有三个人知道啦,你就心安啦。”正当花零开心着,身后却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

“不好意思,我听到了,估计我就是第三个知道的人了。”徐仁航不知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但是一不小心听到了花零和绿竹的密谋后,还是忍不住要出来和花零说一声,当花零转身看到是徐仁航的时候,心里却是糟了,又遇到他了,就好像他是灾星一般。

“你要去告诉我父亲就告诉吧,我可不怕。”花零嘴上说的好听,可是心里却怕的不行,因为要是宰相知道了实情,估计真的是要待在宰相府出不去吧,不过在徐仁航的面前,她又不愿意示弱,所以两人便僵持着,谁也不愿意松口。

“噢,是吗?那我可就去告诉相爷了,你说完这句话可别后悔了。”说完徐仁航还偷偷的往身后看了看,却没想到花零站在了原地,一动不动,徐仁航才发觉这招好像对花零并不起作用,便打算放弃了。

“不为所动啊,算了,我也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这次便饶你一命。”说完低下头偷偷的看了花零一眼,只见花零轻轻的舒了一口气,徐仁航不由的轻笑了一声。

“有什么好笑的,而且想笑就笑出来吧,干什么要憋着。”只见徐仁航很听话的笑了出来,花零赶紧转身准备离开了,却被徐仁航拉住了手似乎并不愿意放手。

“既然怕相爷说你还敢说谎,到我府上去吧,这样我还能算你的证人,证明你没有去干什么坏事。”不容花零思考,徐仁航牵起花零的手就往静安王府走去,而绿竹和赵晓则是紧紧的跟在他们的身边,绿竹是担心花零被徐仁航拐跑了,而赵晓则是担心花零会对徐仁航做出什么事情,两个人在身后有点出奇的默契,真不愧是两人的贴身丫鬟随从。

来到了静安王府的门口,门卫有礼的参见徐仁航,只看见门匾上写着大大的‘静安王府’四个大字,走进王府,门口两边摆放着许多的花卉植物,很是幽静的感觉,侍女们看见徐仁航也是很有礼的行着礼,似乎本就应该这样,只是因为他这个人,好像一切都更加的有了秩序了,徐仁航看花零看的出神,在花零的眼前挥了挥手。

“怎么,该不是喜欢上这里,改变主意了吧。”花零赶紧用手拍开徐仁航,却不想徐仁航反倒是紧紧的牵住花零的手不愿意放开。

“强行把我带到这里你还有理了,我要回去,放开我。”花零想要反抗着,徐仁航却一把将她抱在了怀中,花零不停的反抗着,祈求能够挣脱开他,可徐仁航却迟迟不愿意松手,好像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内了。

“不好意思,今天我的手没有受伤,所以你就安心就好了,不会把你像之前一样扔在地上。”说完徐仁航将花零抱着进入了王府的后院中,将她放在了亭子的凳子上,一路上的侍女们看着徐仁航带回来一个女子,先是一惊,然后就淡然了,在静安王府只有一条规矩,不看与自己无关的,不听与自己无事的,不议论别人的是是非非,不然杖责,赶出王府,徐仁航向来不喜欢尔虞我诈的,自然自己付上也是不能出现这样的事情。

“徐仁航你到底要干什么,你这是绑架你知道吗?我要让我父亲找你算账,好好的收拾你,把你抓起来痛打一顿,让你知道我们宰相府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花零坐在凳子上一点也不安分,忽然徐仁航一个转身,将花零固定在自己的*前,花零一下子一句话都不敢说了,安安静静的。

“如果你想让相爷成为我的岳父,你尽管叫去就是了,到时看看岳父大人是帮你还是帮我。”看着徐仁航小人得志的样子,花零只好无奈的坐在了亭子上,安守本分,绿竹想要上前为花零求情,希望徐仁航能够放过她,但是却被赵晓伸手拦住了,不想让绿竹插手他们两人之间的事情。

“赵晓你去吩咐厨房,今日用膳就在这里了,零儿可有想吃的东西吗?”花零蹩过嘴不说话,只是看着其他的地方,徐仁航笑了笑,让赵晓下去通知厨房准备伙食。

没多久饭菜就被侍女们端了上来,大大小小的盘子,各色各样的食材,虽然比不上皇宫中的宫廷宴,但是两个人吃倒也是很足够了,徐仁航示意花零吃饭,但是花零却不张嘴。

“噢,我知道了,零儿一定是想我喂你吃是吧,还是你怕我在饭菜中下毒?”徐仁航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肉,想让花零吃下,但是花零紧紧的闭着嘴,不愿意听他的。

徐仁航笑了笑,看着花零不领情,将筷子放下,手托着下巴看着花零能够撑到什么时候,结果花零的肚子也真是不争气,才一下子,肚子咕咕的叫了起来,让花零有些尴尬,但是为了她的尊严她情愿闭着嘴不吃。

等到徐仁航离开座位去吩咐李珞嘉事情的时候,花零赶紧拿起筷子偷偷夹了几块就吃了起来,等到徐仁航转身,她赶紧放下筷子,装作一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徐仁航看着她笑了笑,没想到花零居然偷吃。

“想吃就吃嘛,你看你嘴边上还有偷吃的痕迹。”花零才意识到自己居然暴露了,赶紧用手擦了擦嘴角,但是没有擦到,以为是徐仁航骗她的,谁知,徐仁航伸手过来将花零脸上的菜渍用手擦去,花零才知道他没有骗她。

意识到自己失败了,花零也就不客气的拿起碗筷吃了起来,完全当徐仁航是透明人一样,而绿竹想要在身后提醒花零注意点形象,她却根本听不见,两只眼睛直直的盯着桌子上的菜不肯放嘴,徐仁航看着花零吃饭的样子。静静的坐在一边,不禁也有一些眉开眼笑的样子,但是花零这个大迷糊却全然没有发现徐仁航的心思。

用完餐休息了一下午,徐仁航特意让花零坐他的马车将她送回宰相府,两个人坐在马车当中不说一句话,直到到了宰相府的门口花零都不知道,徐仁航将她送到了门口。

“不用担心,我已经命赵晓派人和相爷说过了,你不会挨骂的。”说完示意花零回去,直到花零完全走进了宰相府,徐仁航才放心的走开。

“王爷,你说你这么贴心可是却换不来二小姐的爱,你这是为什么?”赵晓驾驶着马车不停的抱怨着,可是却没被徐仁航放在心上。

“赵晓,如果你以后有了心仪的女子就能明白了。”徐仁航看着窗外,进入了沉思中,而赵晓也是专心的赶着马车,全然不懂徐仁航的意思。

猜你喜欢

  1. 古言
  2. 腹黑
  3. 宠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