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异能 > 都市至尊神兵

更新时间:2019-11-06 17:16:13

都市至尊神兵

都市至尊神兵 断莫离 著

已完结 莫愁,玫瑰 腹黑言情都市题材

主角是莫愁玫瑰的小说是《都市至尊神兵》,本小说的作者是断莫离最新写的一本异能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阅文无数眼前一亮,这就是我一直在找的小说,小说题材新颖,文风细腻,文笔流畅,强烈推荐此书,非常好看!

精彩章节试读:

“滴滴滴”,老旧的功能手机的铃声刺耳传出来,莫愁微愣,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接通后立刻从里面传来公主焦急的声音:“王,你怎么样了?杀手抓住了吗?”

莫愁懊恼回道:“抓是抓住了,却奈何不得他……”突然顿住,踢了杀手一脚,牙疼问道:“你他娘的究竟是男是女?上次是女人现在又是男人,未来的人都是雌雄同体了吗?靠!”

杀手动了动身体,满脸不屑。

电话里传来娇斥:“什么时候了还计较这个!你的时间快到了吧?你在哪我们去找你。笨**,你不出手,让别人杀了不行?”

旁边听到电话的玫瑰秀眸一亮,虽然依旧不明白怎么回事,却立刻掏出手枪对准了杀手的脑袋。这女人除了魔怔一般深爱莫愁之外,其他方面都干脆利落得像个冷酷杀手。

脑袋上方传来咔嚓声,杀手顿时着慌,急吼道:“不管谁杀我结果都一样,总之我死了立刻会因此诞生一条新的平行历史,有天行者参与的话,一切依旧会归结到天行者的身上。”

手雷忙伸手握住玫瑰的枪栓,冷静道:“别冲动,宁可信其有。”

莫愁烦乱地回了一句:“不用了,你们还是暗中保护那两人,事情我自己会解决。”

挂掉电话,看看手机,距离七十二小时的期限不到一刻钟。莫愁似笑非笑看着杀手,慢慢蹲在他身前道:“原来你怕死啊,我还以为你疯狂到无所畏惧了。这样很好……”抬眼看了看手雷。

手雷会意,从背后再次抽出一个包裹,铺在地上徐徐展开,露出许多造型怪异的针刀钳夹等器具。随意取出一两件,对着杀手自顾自比划。

杀手没来由一阵心寒,戒备问道:“你要做什么?”

莫愁指指脸色木讷冷然的手雷:“他追随我之前是个医生,地下世界中有名的活死医,最擅长活体解剖。恩,你懂的,最多十分钟,你就可以品尝到不下百种比死亡更可怕的滋味。慢慢享受……”

杀手脸色顿时变得阴鸷狠毒起来:“要用酷刑逼供吗?拙劣的手段,其实还是不敢杀我。这种落后无用的威胁手段收起来吧,对我没用。只要*不死,结果终究不会改变的。”

“笑话,谁说没用的?”莫愁翻个白眼,“我是不能杀你,但我也没打算放过你。既然杀不得也放不得,留着你也就只剩下一个用处。”

手雷点点头,闷声道:“我会挑断你身体上九十七处筋脉和关节,带回我的实验室,让你永远做我和三十个助手的的活体试验品,二十四小时工作,永无休止。”

莫愁补一句:“放心,我的人很多,地下世界有我的王国,绝对撑得到你正常死亡的那天,或者,你自杀那天。”

杀手顿时不寒而栗,眼眸中终于显出惧色。如今三道分身全部用尽,这幅身体在时空之力面前没有自保之力,确切的说,的确对莫愁这种近乎无赖的处理方式感到无可奈何。

手雷双手带着奇怪的节奏,一举一动清晰可见却快得超出了正常的频率,眨眼之间就庖丁解牛一般将杀手左脚的表皮轻松割裂,在没有一滴鲜血溅出的超卓手法之下,将皮下所有的骨骼与筋脉肌肉全部展露出来。

做完这些,手雷突然想起什么,目光转向杀手**根部,手中刀具寒芒闪动,似乎对探究杀手的性别起了兴趣。

亲眼看着自己被解剖,再遇上手雷冰冷的目光,宛如电流通过身体,恐怖瞬间就冲破了杀手的心理防线,恐惧得惊声尖叫起来:“不,不要,停手,快停手。你们的规矩不是押解混乱者去时空客栈监禁吗,为什么要动用私刑?”

**啪,莫愁鼓掌,笑眯眯道:“很好,既然你自己帮忙找了个解决办法,我会认真考虑的。”

手机铃声再次响起,莫愁接通后,公主声音传来:“王,那两位已经到了国宾馆,有专门的保镖守护。我和蚂蚁不便再跟,这就回去了。我们在哪里见面?”

“去县城我家里吧,顺便帮我收拾一下屋子。炸了之后还没来得及整理。对了公主,你家族的企业在市里有没有企业或者投资项目什么的?”

“跨国集团对这种三线城市一般不会感兴趣。怎么,你想搞企业吗?”公主在那边有点好奇。

莫愁:“不是不是,县城的房子我家老头临死前转给了保姆,加上爆炸的事情,我在那边不适合再待下去。十二国的侦测能力也不是吃素的,我们又参与了这件事,估计你们来华的事情也暴露了。我打算在市里随便找个不起眼的工作,最好是不怎么抛头露面的,先安静一段时间再说。”

电话那边沉寂了片刻,仿佛带着无限伤感:“王,你何必这样委屈自己。你要你愿意,振臂一呼,地下世界至少有三分之二的人愿意为你去死,又何必惧怕那十二国政府?”

现场的玫瑰与手雷同样看向莫愁,本来他们对冥王来华夏就感到万分不解,这个国度可是冥王纵横地下世界多年唯一从未碰触过的空白地带,现在居然有常住隐居的打算,让两人同样有点不能接受。

玫瑰忍不住斥道:“你是傻了吗?就算你想金盆洗手,身在江湖也由不得你。你所到之处都充满着杀戮和血腥,一旦沾染了地下世界的烟火,谁都别想洗干净,普通人的生活根本不适合你。十二国不会同意,地下世界不会容许,我和其他几个将军也不会同意,死去的兵王和阎王更不会同意。”

一口气说完,玫瑰深深盯着莫愁,一字一顿道:“蝎后,我的姐姐,也不会同意。”

莫愁身躯微震,目光中露出一丝痛苦,却没有说话。挂掉电话,走过去提起杀手,留下一句我在家里等你们,身子一闪消失不见。

玫瑰冷冷看着莫愁离去,**颤抖,突然状若疯狂,尖叫着踢倒排排衣架,许多崭新的衣服被撕碎成片,将店铺发泄得一片凌乱狼藉。

半晌,手雷扶了扶鼻上的眼镜,微微一叹,在显眼的角落留下一叠厚厚的钱币,独自从后门缓缓离开。

蝎后的话题是冥王的禁忌,一般将军们在他面前是不敢提起的。只有玫瑰总是执拗地去揭这道伤疤,次次惹得冥王暴怒,又对她无可奈何。估计这也是冥王总是有意无意躲着玫瑰的缘故。

这两个人,一个情根深种,一个心有他属,落花有意水无情,正是最难分清是非对错的乱谱鸳鸯。

疯狂调取功德积分,莫愁提着杀手不断激发瞬移术,很快回到了县城。积分接近耗尽,心情也终算平复下来。

时间正是傍晚,被炸的房子除了窗子外面还残留着火烧的痕迹外,其他的残垣早被清理干净。从邻居家窗口看得见电视里正播出老勒姆与华夏元首会晤的新闻,看起来安全已经没有问题。刺杀事件没有发生,自己的历练任务也算完成了吧?不晓得神出鬼没的“天杀者”在哪里。

煤气爆炸在小县城也算不上什么大事件,邻里间茶余饭口议论几句,各家还是按部就班地生活。莫愁来到房前,发现门开着,花嫂和丈夫正在里面打扫清理,嘴里不知道在数落着什么。

看到莫愁出现,花嫂夫妇微愣后立刻露出喜色,急忙迎上来问长问短,不断念叨着自己的担心。老头在世时对她一家的无私帮助让她对莫愁也颇有好感。待看到腿部留着鲜血的杀手后,两人才皆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

莫愁知道没法跟这种老实了一辈子的人解释,在屋里找了找,发现爷爷的遗物都在爆炸中烧毁了,当下没有停留,跟花嫂夫妇道了别,直接带着杀手离开了。

简单帮杀手包扎了一下,路上打了辆车,重新踏上了回市里的方向。打电话通知了公主两人,顺带着让他们找到手雷一组,让他们各自乔装离开华夏。

虽然帮了华夏政府的忙,但毕竟自己一伙身份*感,华夏政府不可能任由活动。时间长了,说不定会有什么手段等着他们。

打完电话,发现杀手倚在车门上睡了过去。兜里的电话此时又震动起来。

看看姓名,是北方军区的首长朱业辉。

电话接通,朱业辉爽朗大笑声传出:“哈哈哈,冥王先生,多亏您的帮忙,让华夏政府避免了一次严重的危机,也让整个世界消弭了可能出现的战争苦难。你居功至伟!涅夫勒姆斯基将军也对您大加称赞,说你是这个时代难得的奇男子。因此,我们华夏的一号先生,托我向您表示谢意,并想找机会跟您见一面。”

莫愁没有任何兴奋,淡淡回道:“谢谢元首先生的称赞,不过见面就免了吧,我打算尽快离开华夏。”

电话那头略有意外:“唔?冥王先生有什么急事吗?华夏军方很乐意提供帮助,再说,十二国和地下某些势力的搜索依旧很活跃,我个人认为目前华夏是冥王先生最好的栖身之所。”

莫愁呵呵轻笑:“朱先生,你身边应该有不少人吧,咱们就别绕圈子了。谢谢阁下和政府的青睐,但我真的厌倦了,想安安静静过点平淡的日子,只要*想躲,谁都找不到我,不客气地讲,只要*愿意,即便是千军万马,也没有任何人留得住我,”

挂掉电话,莫愁面不改色将手机揣进裤兜。后视镜中看到出租车司机鄙夷的表情,隐隐从嘴唇翕动读得出他的话:“靠,这孙子真他妈能装。”

猜你喜欢

  1. 腹黑
  2. 言情
  3. 都市题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