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妙手医妃惹夫君

更新时间:2020-05-22 00:18:44

妙手医妃惹夫君

妙手医妃惹夫君 冬依雪 著

已完结 司徒轩,姬情 古言幽默搞笑穿越题材古代古装

小说《妙手医妃惹夫君》主角司徒轩姬情是作者冬依雪最新完结超火的一部穿越类小说,主要讲述了她,一个在二十一世纪成为稀有品种的女法医,副业中医,一念之差穿越到一个架空的世界。在这里,美男都是扎堆的!谪仙土匪:我会把你牢牢看住,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让那些男人自动闪开。冷酷杀手:无论你身边有多少男人,我都愿意成为你的后盾。绅士状元:那个,母亲大人逼亲,你帮个小忙呗!妖孽王爷:你,挺有意思的,到我怀里来。阴狠鬼医:敢不经过我的同意就解了我配置的毒药,你要付出代价。霸道帝王:你以为装作不认识我,就可以让我不爱你了

精彩章节试读:

“姑娘,姑娘,你醒醒……”

是谁,是谁在她耳边说话?姬情蹙着眉头,堕楼时身子先着地的疼痛感侵袭着她的全部思维,李煜的死真的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为什么伯母就是不相信呢?

姬情睁开眼看到的是一张慈祥的脸,岁月的痕迹在她脸上沉积着风霜。只是姬情想不明白的是这个大妈为什么穿的跟古代的尼姑似的,不,她应该就是古代的人!在姬情把视线转移到周围的物件上时,深深的认识到这一点。虽然这些家具不华丽也不精致,却都是上好的木材打造的,在现代这些可都是受到国家保护的树种,没有几个人想把命搭在几颗古树上。

“你是?”姬情想起身却起不来,老尼姑紧张的扶着姬情说:“老妇人无忧师太,是这天山脚下无忧庵的掌门人,姑娘还是不要起身,安心休养吧。”无忧师太有些忧伤的说完之后,把目光停在地上,姬情发现地上的女子已经衣衫褴褛、血肉模糊,顿时心不停的抽痛着。姬情疑惑的看着同样身穿轻纱的自己,小胳膊小腿的,明显不是自己熟悉的身体。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穿越吧。难道上天也觉得亏欠了她,所以从现在开始补回来?

“姑娘命好,但是这丫头却逃不过,姑娘请节哀,老妇人去把她掩埋了,姑娘可知这丫头叫什么名字,也好立个碑字,不枉世上走一回。”无忧师太悲天悯人的说道。这位姑娘不仅有着天人之姿,并且一双眸子异常清明,应该非池中之物。

“可可。”姬情脱口而出,怕是这身子残留的记忆吧。再次看了可可一眼,姬情便躺下了。她生性冷淡,或许是与她前世的职业有关,法医,看透人间生生死死的法医;或许与她的成长有关,一手被身为法医的父亲带大,一手安排她的未来,从来没有问过她喜欢什么。她喜欢什么?她最想做一名刑警!虽然经常冒着被父亲抓住的风险,偷偷摸摸的出入一些射击和道馆场所,但是她乐此不疲。

对于法医这个职业,她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讨厌。能把尸体上隐藏的不为人知的秘密寻找出来,并且帮助警察侦破案件,让受害者及其家人得到安慰,她做的也挺顺手,只是这一切都是曾经了。姬情没时间去想这个身体的身份,也没时间去思量今后的路该怎么走,她只知道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把伤养好。听无忧师太说她是从那座险峻的高山上掉到河里的,伤势那么轻,简直就是奇迹。对姬情来说死而复生,才是个奇迹!

转眼之间一个月过去了,姬情总算弄明白无忧师太在说自己是无忧庵掌门人的时候神情是如此落寞,感情这无忧庵就只有她一个尼姑,这些日子以来都是无忧师太不辞劳苦的照顾自己,感激吧,是有的,只是习惯性的隐藏着。

生前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唯一一次有‘感情’的帮助李煜,可是结果就是她来到了这里。李煜是她大学时候的同学,之后从事药剂师的工作。但是不幸的是他爱上了一个风尘女子,知道他妈妈不会同意,于是姬情就暂时充当了李煜的女朋友。

曾经姬情多次提醒过李煜,那个女人不是个好女人。可是李煜却苦涩的笑着说:“小情你不懂,一旦爱上了就会爱她的全部,我逃不掉了。”对于泥足深陷的李煜,姬情无话可说。可是她没想到生前最后解剖的一具尸体竟然就是李煜,她青天白日下的男朋友。不过也是她倒霉,李煜为了筹钱给那个女人,不惜卖了自己的一颗肾,没有住院只为了尽快把钱给她,于是才会在半路轻易的被抢匪杀害。可是李煜的妈妈却清清楚楚的听到李煜在电话里喊得是小情。

那个风尘女子叫王晴,只不过此‘晴’非彼‘情’。于是李煜的妈妈倾尽一切把自己的名声搞坏,可是结果却没有多少影响。最终姬情收到李煜妈妈的电话,约她到楼顶。因自己也想解释清楚,所以便应允了,谁知李妈妈早已做好了准备,不惜与她同归于尽……

“姑娘,天气冷了,别感染伤寒,快些进屋。”无忧师太给了姬情一件披风,这天山脚下虽不比天山上寒冷,却也不温暖。至于无忧师太为什么一直叫姬情‘姑娘’,是有原因的。无忧师太曾经问过姬情的名字,她觉得这名字不太适合在这清静之地出现,于是便说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无忧师太也不深究,哪个人没有一点秘密呢?

姬情看了一眼院子里的几株生机盎然,正在与寒冷抗争的梅花树,不禁感叹道:“数萼初含雪,孤标画本难。香中别有韵,清极不知寒。”无忧师太满含笑意的看着姬情,这天仙般的女子,美得让人心疼。以她的才情,怕是又有一段苦涩的经历。想来,她也隐居在此十年了,不问人间世事的感觉虽然好,却也多了几分落寞。经过这几日的观察,无忧师太知道面前的女子定能把江湖霍乱的比她当年更胜,看来有两样东西要易主了。

姬情抬眼是漫无边际的雪,银装素裹的天山之巅不知会有何物。因为姬情出生于北方,所以这寒冷对她来说算不得什么,就像是秋日一般。可是她听得出来无忧师太的咳嗽声加重了,虽然是顽疾,但曾经是中西神医首席弟子的自己应该治得好,可是无忧师太固执,说一切都是命。如此,姬情也不再勉强,无忧师太想死,她阻止不了。前些日子无忧师太对姬情说过,待她去世后希望姬情离开,不要再回来这个地方,这个天寒地冻没有温度的地方。

离开?去哪里?当时姬情没有说一个字,可是现在看来的确该找个出路了。没有粮食的地方她活不下去。在三个月后无忧师太圆寂,姬情背着一个灰色的小包袱下山了。至于那把削铁如泥的宝剑,姬情把它埋在了可可的坟前,那是属于她们的东西,她还不了这副身子,只能让这宝剑陪着她。

无忧师太给她的东西只有两件,一个是类似现在钱包的开合式针包,里面整齐的排列着银针,针包上绣着一棵梨花树,白色的梨花开的很欢畅。另外一个是一块羊脂玉佩,这针包甚合她意,至于那雕刻着‘令’字的玉佩就没有多大用处了。为了给自己的玉佩做个伴,姬情就把它们全挂在了脖子上,针包揣在怀里,所谓财不外露!

猜你喜欢

  1. 古言
  2. 幽默搞笑
  3. 穿越题材
  4. 古代古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