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总裁 > 遇见爱情:总裁偏心宠

更新时间:2019-10-08 21:44:03

遇见爱情:总裁偏心宠

遇见爱情:总裁偏心宠 永远十七岁 著

已完结 金玹焕,白净函 总裁

小说主人公是金玹焕白净函的小说是《遇见爱情:总裁偏心宠》,本小说的作者是永远十七岁创作的总裁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爱情,总是来得措手不及。一切都是如此地理所当然,谁都没有拒绝的余地。她,白净函,眼眸中只容得下这两位男人。干爹金析苑,阳光般地温暖,总是无怨无悔地为她付出一切。学长官日晞,月亮般地纯洁,总是时时刻刻相伴在她的左右。

精彩章节试读:

“啊!”

一开门,就传来一道闷痛的叫声。

他慌忙低下头,却见门前坐了一位人儿。

白净函伸手抚上背脊,紧蹙眉头、对他投以一抹责怪的眼神。“喔,怎么坐在这?”来不及换上室内鞋,他就率先蹲**身,审视着白净函的痛处,“身体不舒服吗?”一脸担忧地扶她起身,却错过了她嘴角上的一抹窃笑。“叔叔,早上不是才跟你说过开门别这么大力的吗?”她抱怨着,还搥拳打向他的手臂。

他张着嘴,“Sorry。”五指并拢,至于额头前,这是他俏皮的道歉方式。

她瞇起眼,鼓着腮帮子,明显不给他面子。

他拧眉,无谓地转过身去,冷不防地,被人抱了个满怀。“欢迎回家。”白净函从身后紧拥着他,男子覆上她的手掌,欣慰地浅笑着。

两人看似艾1魅不已的关系,实则别无其它,她对这男人……永远只会是养父的情谊而已。

他,金析苑,尽管已不惑之年,身后也不减一票熟女们对他趋之若鹜。两人的邂逅源自于一场比赛。

金析苑热爱赛车、也热衷于收集模型,若非家人反对,或许他早已投入赛车手的行列,而不是坐在办公室内与财务报表干瞪眼。

对她,第一眼就有了好感。

小小的年纪,却拥有着超龄的眼神、想法,不引起他的兴趣才怪。

在得知她的遭遇之后,金析苑就擅自决定将她带回了家中。起初,她激烈反对、抗议、甚至还对他大小声。不见她露出重生之后的笑容、也不见她奔向自己的怀抱,三翻两次翘课、逃家,在他面前伪装成一位脾气暴躁、不学无术的坏学生。谁知,她越是躲避他……他就更想接近、认识她。

自从父亲离开之后,她就对韩国人埋上一层阴影,自然见了金析苑也会起排斥、*感。不料,他是个不按牌里出牌的人,她的任性、刁钻、粗鲁,居然都没吓跑他,竟也让他陪着自己一起逃家、翘班!

有多久了?

她真的好久好久没有过这种温暖的感觉了。

要不是遇见了金析苑,她可能真的要忘记自己还是被需要的。

她从不过问金析苑的家事,只知道他仅拥有一位独生子,和内人一同在韩国生活。

被他从社会局领养回来之后,就要求他别去户政事务所登记手续。她未曾想过要花他的钱、睡他的chuang、住他的房子、坐他的车,只是她年纪还小,没有能力谋生,只能暂且接受金析苑的帮助。

成年之后,白净函就和他争辩不下十次,整天吵着要搬出去住。

以她现今的能力,是不成问题。

最后,他妥协了。不过一切都要等她过了二十五岁再说。

她大口吃着圣诺瓦冰淇淋蛋糕,嘴角上都沾满了巧克力碎片。“叔叔,说好的礼物呢?”她轻啜一口葡萄牙酒,张望着礼物的踪迹。他却故作惊愕,“喔,礼物吗?”放下手上的玻璃酒杯,顿了一下才接道,“明天就会来了。”嘴角上闪过一抹不怀好意的邪笑,酒窝悄悄地浮现。只是很可惜,白净函错过了那一瞬间的异样。

今夜的月色神秘又朦胧,被乌云遮去一半,低调地高挂在夜空中。

午夜零时,市街上一片漆黑,只有路灯、少数流动摊贩还打着一点光线。一栋设计感十足的建筑物,LED灯上闪着一串简单又大方的英文字。许多慕名前来的客人,全都带着一抹亢奋的神情入内。大门口前,站了两位男接待员,万中选一的脸蛋、身形,皆成了街道上的发光体。他们扬着一抹招牌笑容,亲切招呼着客人。偶然间,红发男子眼角的余光留意到不远处的两抹人影,待客人一走,他便大胆直视起来。“你在看什么?”另一位男人凑近他身旁,心底满怀疑问。

他挑了挑眉,“你看十点钟方向……”眼底闪着**.秽的光芒。

并瞇起狭小的双眼,“穿西装外套的男生……”故作**地伸出舌头,舔着上嘴唇道,“他完全是我的菜。”他伸手整理着衣领、短发,作势就要上前搭讪。不料,却被一旁看不惯的接待员给挡下,“别这样,他是客人。”他面无表情,对同伴的行径早已司空见惯。碍于上班的关系,他只好作罢,不过视线依然不愿从那一抹身影上移开。

毫不知情的两人,正杵在原地大眼瞪小眼。

她张望着动静,时而审视衣裳、时而梳理假发,一刻也静不下来。閰莞儿将夹克的拉链拉至顶端,深怕一不注意就曝了光。“你先还是我先?”她回头看向沉默的白净函,见她从容地打了个大呵欠。

她的手伸进外套的内袋中,“有差吗?”取出一副咖啡色墨镜戴上。

“上吧!”她迫不及待走在前面,还有模有样学起大男人的外八走法。白净函无言地跟在后头,两手插进裤袋中,别有一番中性的韵味。

AnduPUB,时下年轻人都爱来光顾的俱乐部。

作为独特,A厅是男同志包厢,B厅是女同志包厢,C厅则是男女联谊包厢。可以说,AnduPUB是许多同志们必定选择的聚会地点。听说,AnduPUB的老板本身就是一位男同志,还与多名未成年的少年有过艾1魅、地下恋情……不过一切都只是听说而已。真正的帅哥通常都有同志倾向,閰莞儿是这么告诉她。

门口的接待员,朝两人迎了上去,“欢迎光临,请问客人有指名哪一厅吗?”另一名红发男子,视线却紧盯着白净函,仿佛一秒也没移开过。她偏过头去、冷傲地沉着脸色,完全当他是隐形人。阎莞儿看向问话的接待员,伪装低沉的声音答道,“A厅。”她双手插口袋,像个流氓似地抖着脚。

他执笔在订位本上圈着,“很抱歉客人,A厅包厢已经满座了。”透过无线麦克风确认了资讯之后,嘴角上的弧度就被一丝僵硬所取代,“介意和其他客人共用吗?”随即,又好心地问道。

正想征得白净函的意见,却见另一位风骚的接待员,不停朝她放电、抛媚眼,看得自己都起了鸡皮疙瘩。冷不防,白净函回过头,坦然迎上风骚男的目光,嘴唇微张,似乎要表达些什么?

没来由地,阎莞儿掀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便不加思索地做了决定,“好。”

接待员手指着方向,“两位出了大厅之后,请前往左转到底的第三间包厢,祝您今晚玩得愉快!”话一落下,就恭敬地弯腰行了个礼。他身后的男子却僵直站在那,仍旧失礼地盯着白净函的脸庞。

见状,接待员不免撞向男子的手肘,示意他回神。閰莞儿心惊胆战地流转眼珠子,下巴几乎都被衣领给挡住了。

她冷笑一声,美得令人目眩神离,“再看,我搓瞎你的烂眼。”一脚踩向他的尖头皮鞋,不留一丝情面。红润的嘴唇、洁白的牙齿、白里透红的肌肤,一切都让他着迷、失了心神。直到她转身离去,他才睁大了双眼,“天啊,他真xing1感!真让我───”他就要迈步追上去,却被人给扣住脖子。“我说了,不准对客人下手。”再次,他好心提醒道。

閰莞儿跩着她的手臂,朝大厅内拖去,“你干嘛?”不可置信,一向淡定的白净函,方才居然沉不下气!

这一刻,她的脑袋已经在尖叫了。

开玩笑!AnduPUB为了减少纠纷、冲突,便制定了严谨的纪律,一旦曝光,两人可不是上警察局那么简单!

閰莞儿又靠近她几分,深怕她今晚耳朵中听。“所以,你先冷静下───”

她挑了挑眉,“Shutup!”随即,抽开自己的手臂,轻抚着衣袖上的皱褶,不顾身后呆滞的人儿,迳自出了大厅。

嗯,她方才是有些鲁莽。

谁叫那男人长得一脸讨打样呢!

WellcometoA-3

一张木碑刻成的文字,带有典雅又时尚的一股味道。

她轻敲房门,许久都得不到一丝回应。推开门,映入眼帘的便是一间豪华的四人套房,内附卫生间、**浴缸,琉璃柜中还放了不少精致的艺术品。转眸朝右望去,高挑的酒吧红椅,总让人联想到偶像剧中,女主被人调戏的桥段。红配白色系的皮质沙发围着一张玻璃方桌,小而巧的空间融和了许多装置艺术,不禁让人耳目一新。

只见一名男子高举果汁杯,翻阅着书柜上的杂志。不久,他回过眸,讶异地对上那一抹流转的目光。

立即,她也沉静地迎上他的视线,“不好意思……”她拉着阎莞儿的手臂,栏下她失礼的举动,“外面包厢满了,所以───”

他露出爽朗的笑容,放下酒杯招呼道,“喔,请进吧!”閰莞儿挣开她的桎梏,大剌剌地先行入内。见此,他对两人大相迳庭的性格,感到一丝惊讶。“随便坐,不用跟我们客气。”他的话尚未落下,就见阎莞儿率先倒了一杯红酒,俨然把这当成自己家。

这一刻,她非常不想和这女人扯上半点关系。

能闪多远,就闪多远。

白净函随手摘下墨镜,也差点要卸下假发,“他长得好普通。”耳畔突然传来一道呢喃声,回眸就见阎莞儿闪着一抹惋惜的目光。她刻意压低音量,“至少比你前一任男朋友帅。”说出这一句气死人不偿命的事实。

才刚想驳斥一番,“喂,你别老损───”一回头,便惊见一抹熟悉的身影。

见她断了话,神情凝重地张着小嘴,不禁使白净函柳眉一挑,循着她的视线抬头望去。

门口,连一只苍蝇也没有。

可她却猛站起身,“为什么他会在这”紧握拳头,作势就要冲出去、杀个片甲不留。

白净函也缓缓站起,宁静的情绪因她而乱,“你认识的朋友?”惊见閰莞儿难得露出严肃、沉重的神色,她也不禁深受感染。“怎么───”正要伸手拉向她的手臂,却迟了一秒,扑了个空。

呆滞地目送她离去,一时也忘了要追上去。

直到身旁传来一道炙热的视线,她才慢半拍地回过了美眸,错愕地迎上那一双冷冽的黑眸。

他凝视着她,不发一语。

眼底闪过一丝异样,却没人察觉到。白净函有些惊愕,他的黑眸是致命的陷阱,引人心甘情愿地跳入黑洞中,久久……无法脱身。

猜你喜欢

  1. 总裁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