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万人迷王妃

更新时间:2020-05-22 00:41:50

万人迷王妃

万人迷王妃 抢不到果果的果果 著

已完结 慕容子墨,舒悦凝 古言幽默搞笑穿越题材古代古装

万人迷王妃小说,主角慕容子墨舒悦凝的穿越小说万人迷王妃全文阅读:“与其在这里发呆,不如想个法子怎么离开这里!”桑宁远又到。...

精彩章节试读:

舒悦凝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原以为的剧痛并未来临,反听到了桑宁远发出的闷哼声。

她睁眼看去,啧啧,真是不可思议,堂堂世子爷竟然做了她的垫底。

反观他隐忍而略带痛苦的表情,她可谓轻松非常,不紧不慢的从他身上爬起来,看看马儿消失的方向:“你的马儿……跑了!”声音里带着三分幸灾乐祸和七分哀怨。

桑宁远不理睬她,慢慢爬了起来,哪里还有方才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整个人灰头土脸的,外袍没有穿不说,就连里衣也被树枝划破,裤腿被生生撕掉了一截。他低头看了看露在外面的一截小腿,一张脸顿时犹如便秘一般。

舒悦凝也低头看去,别说,这小子长得不止脸好看,就连腿也是百里挑一的匀称、白皙,可又没有丝毫的娘气,隐隐透着力量和肌肉,要是在她的世界里,这样的不去走台就应该去做高级公关。想到这里,舒悦凝无声笑了。

对上舒悦凝的笑,桑宁远脸更黑了:“你那是什么笑?”

舒悦凝回神,一本正经答:“奴家只是想到能和世子爷一起坠马,深感庆幸!”

“少在那里溜须拍马,小爷不吃这一套!”桑宁远刚站直,立刻倒抽一口冷气,摸了摸右大腿后侧,竟倒插着一根锋利的树枝。因为在后面,方才并没有留意到,只当是被刺破了肌肤而已,现下微微一动才惊觉伤势很重。

“你受伤了!”舒悦凝看了看那根树枝和桑宁远那被血染成暗红色的里裤,淡淡点出了这一事实。

“要不是因为……”你!桑宁远的话没有说完便戛然而止,回想起落马时他下意识翻身做了垫背的举动,他的脸就变得难看。不过一个女人,还是与桑潇风有瓜葛的女人!

“因为什么?”

“哼!”桑宁远冷哼一声,不答她的话,伸手握住树枝的末端,猛地一用力,竟就这样将树枝从腿里拔了出来。

舒悦凝看得微微蹙眉:“树枝上面有倒刺,你这样蛮干会让伤势严重!”

“不然呢?你去给小爷找个大夫来?”桑宁远的额头上因为疼痛而溢出了大颗大颗的汗滴,可他却一点不表现出来,云淡风轻的反问,斜睨满是血污的树枝,毫不犹豫将它丢在了地上。

舒悦凝一愣,她还真是错看了他,以为他娇生惯养,吃不得苦。

“与其在这里发呆,不如想个法子怎么离开这里!”桑宁远又到。

“听老虎叫的声音,离我们这里不远,与其瞎跑被它撞上,还不如找棵大树躲上去!”舒悦凝学着他的腔调,末了还耸耸肩膀。

“找棵大树躲上去?像你刚才对付那两匹狼一样?”

“你都看到了?”舒悦凝错愕,她以为他是在她杀了狼以后才回来的,难道不是?

桑宁远不置可否,只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棵大树:“老虎和狼不同,它比狼更有力量,跳跃高度也更高,甚至不用跳,像这样一棵大树,它完全可以用虎尾巴把它给扇断了!你觉得,我们能躲哪里去?”

“我们能躲到一颗更粗、更强壮的大树上去!”舒悦凝毫不犹豫的回答!

“这就是你想的办法?”桑宁远笑了,笑容中带了一点轻松和无奈,没有了一开始的高高在上,也没有了方才的凝重。

“不然呢?你腿受了伤,难道还有把握与老虎单打独斗?”

桑宁远摇头:“这里我并不熟悉,老虎却很熟悉,且我使的是右手剑,伤的却是右腿,无论如何也杀不了老虎。”

这个道理舒悦凝懂,他惯用右手右脚,右腿伤了,身体就失去了灵活,自然不敢和百兽之王抗衡。她挑了挑眉:“既然你杀不了老虎,那就只能听我的,找棵更粗更壮的大树躲起来!”

她话刚说完,桑宁远又笑了,这个笑容令舒悦凝感到了熟悉,因为她在做坏事之前才会露出这样不怀好意的笑容。她下意识往后退,警惕的看着他。

“不,你错了,我有办法杀了老虎!”

桑宁远的脚依旧在往后退,有一种大难临头的预感:“什、什么办法?你、你别胡来……”不等说完,她拔腿就跑,可惜桑宁远的反应快过她,她跑出没有两步就被他抓了回去。

“你干嘛?你干嘛?你放开我,放开我……”

桑宁远不理会她的叫喊,一手牢牢的将她的两手反剪在她的后背,将她面对面的按到他怀里,另一手不慌不忙的去解系在他里裤上的腰带。

舒悦凝一看这架势,崩溃了:“你个色魔,你个猥琐男,你就是要发泄也得看看时机对不对呀,老虎马上要来了,老虎要来了!”

桑宁远脸色一沉:“闭嘴!小爷就是瞎了眼,也不会看上你!”

说着,他果断的将裤带一抽,抽离了腰间,而那残破而宽松的里裤自然而然往下滑……

舒悦凝吓得赶快闭眼,片刻后又心有不甘睁开了眼睛,看向下面——很遗憾,里裤刚好卡在他的胯骨上,并没有暴露出关键的部位,反倒给人一种若隐若现的诱惑。

别看他人长得精瘦,可该健壮的地方绝不含糊,该突出的地方也绝不凹进去,就像这宽窄适度的胯骨,形状好得真是要命。

她的眼光实在是太赤/裸,桑宁远被她看得不自在,耳根再次发红,手脚开始僵硬。但这些只有熟悉他的人才能看出来,在舒悦凝看来,此时他手脚别提多利索了,轻轻松松将她的双脚捆在了一起,又轻轻松松的将她反吊在了一棵大树上面,让她像个到栽的萝卜,只能脑袋向下。

她不断摇晃着胳膊,艰难的抬眼看向藏在另一棵树上的桑宁远:“你放我下来,你放我下来,该死的,放我下来!”

桑宁远呵呵笑,脸上露出孩子般占据上风后的喜悦表情:“叫吧,叫吧,尽管大声的叫,快些把老虎叫过来最好!”

闻言,舒悦凝原本因为倒立而充血的脸瞬间白了起来:“你是要用我做诱饵?”

“嗯,你也不是笨得无药可救!”

得到确认,她脸更白了:“你不能这样,不能这样!你的腿受伤了,不一定杀得了老虎,要是老虎被惹急了,弄不好会把我的脑袋咬下来的!”

“你说的对,老虎或许会把你的脑袋咬下来,不过……这和小爷我有什么关系呢?”说着,桑宁远的声音骤冷。

舒悦凝顿时没有了半分血色,她差点忘记了这是个什么世界,面对的是个什么人物,怎么能因为他表现出来的一点孩子气就以为他是个嘴硬心软的人呢?

意识到挣扎无用,抗议只是浪费自己的口水,她索性闭了嘴、合了眼,像是在羊肉馆门口被吊在架子上的羊腔子般,一动不动。

藏在树上的桑宁远对她忽然的安静十分不适应,低声道:“喂,怎么不说话了?”

“……”

“嗷呜……”桑宁远还想张嘴,老虎的啸声打断了他的话,声音大得震耳欲聋。这说明,老虎已经离她们很近了。

桑宁远立时屏住呼吸,抬首望去,只见一头白色的老虎威风凛凛的从西面走了过来,足有丈长,体型更是难得一见的健壮。

舒悦凝先看见了它,顿时浑身冰凉。她知道,在树林里的老虎大多不会浑身雪白,因为那不利于生存和捕猎,可偶尔出现的白老虎,要么就是弱得早早翘辫子,要么就是强得根本不需要什么掩护色、保护色来生存。

显然,眼前的这头老虎属于后者!

猜你喜欢

  1. 古言
  2. 幽默搞笑
  3. 穿越题材
  4. 古代古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