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军事 > 河山图

更新时间:2020-04-07 13:15:12

河山图

河山图 苏启文 著

连载中 唐枫,赵小蝶 腹黑热血爽文

《河山图》是由网络大神苏启文创作的军事类小说,此书的主角是唐枫赵小蝶,故事内容写的精彩绝伦,作者文笔细腻.故事很美,文笔很好,互动很有趣,感情线很多,很久没看到这么吸引我的小说了,真棒

精彩章节试读:

入夜,张公馆内张灯结彩,一众宾客锦衣华服、杯觥交错。馆外,一群身穿制服的巡捕分成几个小组,在张公馆外各个角落巡逻,还有两名巡捕站在大门外,警惕地观察着四周,偶尔有一个路人稍微对这个阵仗表示好奇,都会有巡捕上前查问,随后粗暴地驱逐。馆内,一干便衣探员身穿西服,混在宾客之中,其实他们各有分工,两人为一组,前后门、客厅、露台各有人把手。

这是陈守正第一次参与这类任务,他伸手松了松脖子处的领结,感到很不自在。遥望客厅里那群端着酒杯聊天的**女女,他们衣着光鲜,随便一件外套或许就是寻常人家一年的用度。他们的脸上挂着神秘的微笑,看起来似乎很接近,又似乎很遥远。

陈守正看到赵小蝶与师傅赛凤凰也在其中,两位美人一出现,身旁就有狂蜂浪蝶无数。此时的赵小蝶画着淡妆,身穿洋服,比起昔日住在闸北棚户区、穿着粗布衣衫,真是天壤之别,赵小蝶显然也注意到了他,向他颔首致意,虽然两人仅仅相距几阶楼梯,在陈守正看来,却有千山万水之远。

“第一次穿西装,很不习惯吗?”刘英杰上前问道,与他一起守在通往二楼入口的就是刘英杰,他倒是不以为意,据说张百川每次举办类似的宴会,都会要求手下的巡捕担任安保工作,尤其是今天,他还邀请了总巡威尔逊,更是要在他面前显示自己对法租界巡捕房的掌控力。

陈守正悻悻道:“谁让我是小闸北呢?看来我是适应不了法租界的生活方式了。”

这时,楼下传来一阵喧哗声,那些宾客纷纷停止了聊天应酬,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门口。就连张百川也放下了酒杯,起身走到客厅玄关。

“贺先生!”

“贺先生!”

“贺先生!”

招呼声此起彼伏,贺昇在其门生们的簇拥下,缓步走进客厅。他依旧是长衫马褂,不带任何饰品,衣领一直系到脖子处,显得温文尔雅。身旁跟着的阮鹤龄也是如此,低眉顺目,神态谦和。

“各位好!各位好!”贺昇向四周点头示意,随后快步走向张百川:“川哥,我来迟了!”

张百川道:“不迟!不迟!”

“阿昇来啦?”华姐贺昇走来,笑得跟花似的,华姐身穿锦缎旗袍,头发烫过后挽起,露出耳垂上两颗圆润的珍珠。她的脖子上佩戴着与耳环成套的珍珠项链,在水晶吊灯的映衬下,发着淡淡的莹光,显得雍容华贵。

今天这场宴会,正是张百川为了祝贺妻子五十五岁生辰而举办。

贺昇急忙走到楼梯口,伸出手背,扶着华姐来到沙发边坐下,随后从阮鹤龄手中接过一杯茶,他半跪在地上,恭恭敬敬地向着华姐递去:“华姐,水果阿昇祝你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乖、乖。”华姐从他手中接过茶碗,轻轻抿了一口:“快起来吧!”

贺昇的脸向身后侧了侧,阮鹤龄打开一只锦盒,说道:“华姐,这是贺先生好不容易找到的千年野山人参,祝华姐福寿绵长。”

锦盒中有一支人参,足足有半尺长,须发俱全,已**形,足见珍贵。随后,阮鹤龄又从随从的手中接过另外一只锦盒,打开后,众人只觉珠光宝气,原来盒中是一条东珠项链,颗颗硕大,圆润晶莹,本来华姐脖子上那条珍珠项链已经奢华,但与这条东珠相比,不可同日而语。

华姐喜好珍珠,见到这条东珠,顿时喜形于色,笑道:“阿昇,你真好,深得我心!”

此时众宾客纷纷向华姐道贺,陈守正看在眼里,他想起那个多处骨折、差一点就一尸两命的舞女,突然仿佛可以从贺昇温文尔雅的脸上,看出十二万分的冷酷来,即使他不断提醒自己,贺先生毕竟是天地社大佬,但到底让他有些意难平。

“守正。”轻轻柔柔的女子声音,陈守正不用回头,也知道那是赵小蝶。

赵小蝶袅袅婷婷地走上二楼,低声说道:“守正,我可以和你说几句话吗?”

陈守正看向刘英杰,得到刘英杰的首肯后,陈守正和赵小蝶两人来到二楼露台,这里可以俯瞰整个庭院,今天是个好日子,院子里每棵树上都张灯结彩,据说待会还会有专人来放烟花。

“他。他还好吗?”赵小蝶颤声道。

陈守正问道:“谁啊?”

赵小蝶嗔道:“你明知故问!”

陈守正转过身子,见她一张俏脸分外苍白,想起以前她每次和唐枫约会,都会带着自己,买上一个热气腾腾的油墩子,特意让老板多浇甜面酱,笑嘻嘻地给自己吃。

陈守正在心底叹了口气:“唐大哥他,现在跟着江北大亨顾雨轩做事。我也不常见到他,听说苏南水灾,很多人逃难到了上海滩。顾雨轩是出了名的照应同乡,所以清空了冰蝉舞台收留灾民,唐大哥在那边帮忙。”

赵小蝶似松了口气:“太好了,他。他和顾老板是同乡,顾老板那边不会亏待他。”

“其实小蝶姐......”陈守正说道:“虽说你现在是名角,来往的都是达官显贵,可是你连去看看唐大哥都那么为难么?但若说你早就忘了他,又何必向我问长问短呢?”

赵小蝶凝视陈守正片刻,伸手轻轻抚了抚陈守正的头发,柔声道:“守正,你长大啦!我上次见到你那个女朋友了,她很漂亮啊。可是,有些事,覆水难收。如果给我再一次选择,或许我宁可永远留在闸北,再也不要来这权利与**的法租界。”

陈守正一时不明所以,楼下传来马管家的通报声:“张老板、贺先生,协同车行的顾老板到了!”

听到这句话,赵小蝶愣了下,忽然飞奔来到二楼拐弯处,只见有个身穿长衫的中年人在几个汉子的簇拥下缓步走了进来,那人大约与贺昇差不多年纪,方头大耳,面如银盘,举手投足,颇有一股威严之势。

刘英杰说道:“是江北大亨顾雨轩。”

唐枫就站在顾雨轩的身后,这些日子,他清减了不少,原本就冷峻的脸更加显得深沉。或许是感受到了视线,他缓缓抬头,正与陈守正四目相对,随后他的目光顿住了。赵小蝶正站在陈守正身旁,双目隐隐含着泪光。

“顾老板。”张百川迎了上去:“里面请。”

顾雨轩停步,让随从取来一只红缎盒子,打开后只见是一对羊脂白玉马,玉色温润软糯,宛如凝脂。

顾雨轩道:“祝张夫人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这对羊脂白玉马是明代贡品,我顾某侥幸得之,还请张夫人收下。”

华姐属马,这对玉马可以说是相得益彰。紧接着,顾雨轩又说道:“张老板、张夫人、贺先生,这几日苏南大水,我冰蝉舞台停业收留了不少难民,所以今天顾某只能扫兴了,还请夫人多多包涵。”

华姐“哦”了一声:“苏南水灾的事我也听说了,顾老板真是乐善好施。今天是我生辰,做善事不能少了我一份。阿银!”

一个丫鬟来到她身边侯着,华姐说道:“去拿三条大黄鱼过来。”

那丫鬟领命而去,华姐又道:“顾老板,一会三条大黄鱼你先带回去,算是我姚清华个人所赠,稍后张老板会奉上银元五万元作为赈灾之用。”

张百川一愣,脸上肌肉一跳,他本没有出钱的意思,可是华姐当着众宾客的面许下承诺,以他的身份当然不可能反悔。他心里是肉痛的要命,脸上还故作镇定:“对、对,顾老板,稍后我会派人奉上。”

“川哥、华姐,你们行善怎么能少了我呢?”贺昇微微一笑,转头对阮鹤龄吩咐道:“鹤龄,你现在就去取八万元。顾老板,真是辛苦你了。”

既然两位大佬发了话,其余宾客只能纷纷解囊,这些达官贵人们各自认领数目,稍后会送去协同车行以助抗灾之用。顾雨轩抱拳一圈,弯腰致意:“多谢各位慷慨解囊,我顾某就代替灾民们向各位善长仁翁们道谢了!时间不早了,我还要回去处理灾民的事,告辞!”

那丫鬟将三条大黄鱼送了过来,顾雨轩说了点什么,唐枫一点都没听进去,他的心思全部都飞到了二楼,只是此时此刻,他又怎能与赵小蝶相见呢?唐枫机械似的抱着金条,跟在顾雨轩身后,刚刚走到玄关,他禁不住再次回首,没看到赵小蝶,却撞上张百川有些凶狠的眼神。

原来是赛凤凰拉住了赵小蝶,她注意到赵小蝶神情有异,又看到顾雨轩身边跟着唐枫,担心赵小蝶因此失态,急忙将她拉到了一边:“你是不是疯了?和你说过不要再和那个人纠缠不清,你是不是听不懂?”

赵小蝶凄然道:“那个人?那个人是我青梅竹马的爱人!”

赛凤凰冷笑道:“你要知道如今你们身份有别,再怎么爱人,他也不过是个瘪三!”

听到“瘪三”两个字,陈守正大怒,正想要冲过去,听到身后张百川叫了一声:“小蝶?”

张百川慢慢走了上楼,见到赵小蝶眼泪汪汪,不由吃了一惊:“小蝶?你怎么了?是谁欺负你了?快点和张家公公讲。”

赵小蝶摇了摇头,**张了张,刚想要开口,忽然有一团黑影从二楼窜了进来,倒地一滚之后站了起来,原来是一个蒙着面的黑衣人。那人目标明确,右手一扬,一柄飞刀向着张百川激射而去!张百川吓了一跳,心中慌乱已极,但是**像生了根一样牢牢钉在地上,肥大的身躯动弹不得。

刘英杰反应神速,先是一把将赵小蝶推向陈守正,挺身挡在张百川身前,脱掉身上的西装迅速揉成一团,将飞刀裹住。那黑衣人也是反应飞快,一看飞刀没有奏效,立刻反手从腰间拔出一支小巧的手枪,向着刘英杰射去!一枪打中刘英杰的肩膀,他忍痛推开张百川,还没来得及伸手去摸自己后腰上的枪,对方手中黑洞洞的枪口已经指向刘英杰的脑门。

陈守正抓起一只放在楼梯口的花瓶砸向黑衣人,那黑衣人身子一晃,避开了花瓶,手枪指向陈守正。此时楼下传来阵阵呼喝,是花园里的巡捕听见声响,纷纷冲进洋楼。黑衣人看了一眼陈守正,收起手枪,退回到露台,一耸身就跳了下去。

陈守正拔出自己的枪,冲到露台往下看,只见那黑衣人动作无比利落,几个巡逻的巡捕想要过来围堵他,结果被他三两下夺去步枪,每个人都给打倒在地。不过一分钟,那黑衣人就越墙而去。

“张老板!”负责守卫另外一边的郑敏赶了过来:“张老板你没事吧?”

张百川惊魂未定,大吼道:“废物!还不快去追!”

郑敏领着一群军装巡捕大呼小叫而去,另有一队人严守张公馆,谨防有第二波刺客。贺昇调来大批天地社弟子,将张公馆团团围住。楼下正在饮酒的达官贵人们什么时候见过这等阵势,都被吓住了。还好华姐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她带着镇定的笑容一一安慰宾客,还让佣人又开了几瓶好酒。

张百川第一时间去看赵小蝶,关切地问道:“小蝶,你有受伤吗?快点告诉张家公公。”

赵小蝶轻轻抽出被他握住的手,人往陈守正这里侧了侧:“谢谢张家公公,我没事,好像刘探目受伤了。”

这时张百川似才想起刘英杰,见他左臂满是鲜血,立刻招呼马管家:“快!准备车子,送刘探目去广慈医院!先打电话通知他们准备!”

张百川蹲**身子,看了看刘英杰左臂的伤口:“英杰,你做人做事都很好,我很喜欢,以后不管你是侠义社还是天地社,总之就是我张百川的人了!”

刘英杰还来不及回答,楼下又传来一阵喧嚣,像是有谁引起了骚动。张百川大怒,大步流星走下楼去,怒道:“又是谁在吵。”他的话只说了半句,还有半句吞下肚去。原来此时站在客厅里的是一位高大的洋人,瞪着双眼,用有些愠怒的眼神盯着张百川,正是总巡威尔逊。

一旁连同华姐一起安抚客人的丁老二点头哈腰,正要为威尔逊递上一杯茶,却被跟在总巡身后的翻译阻止。

“这是怎么回事?”总巡用带着法国口音的中文说道。

张百川赶紧下楼:“威尔逊先生,你能大驾光临是我的荣幸。但是很糟糕,刚才我遭遇了一场行刺,不过刺客并没有得逞。”

“行刺?你?”威尔逊狐疑地上下打量他,又看到刘英杰在陈守正的搀扶下,慢慢地走了下来。

总巡挥挥手:“我不管你到底得罪了多少人,总之涉及我们法国人就是不行!”

张百川听得是莫名其妙:“涉及法国人?威尔逊先生,我不太懂。”

总巡对着翻译做了个手势,翻译向张百川递上一封信:“这是威尔逊先生在一个小时前收到的。”

张百川打开一看,脸色顿变。这是一封勒索信,信中称前不久失踪的天主教费主教就在他们手中,对方索要赎金一百万银元,否则就不敢保证费主教的人身安全。落款是徽州孙大昌。

费主教在法国声望很高,与法国领事更是至交。前一段时间他为了开辟新的传教基地,带着几箱银钱去了山东。但当火车经过安徽的时候,突然遭到一群人拦截,费主教不知所踪。

看到“孙大昌”这三个字,张百川不禁紧紧皱起了眉头。此人是皖系军阀,为人软硬不吃,眼里只有钱,嚣张起来谁的面子都不给。费主教既然是被孙大昌的部下绑架,要营救恐怕并不容易。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必须把人给我救出来!”总巡严厉地吩咐道:“刚才领事和我谈过,我们不可能和军阀谈判,否则这种事还会更多!我们法国人的安全没有办法得到保障!”

张百川支支吾吾道:“给我一点时间。”

总巡打断张百川的说话:“不要找借口!十天,最多十天!你如果救不出费主教,你就不必当这个督察长!”

说完,总巡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对尚在流血的刘英杰一句慰问都没有,转身带着几个洋人巡捕离开了张公馆。

“张老板。”刘英杰想要开口,却被张百川阻止。

“英杰,你先去治伤。”张百川抱拳朗声道:“各位,非常对不起,都是我张某人招待不周,让各位乘兴而来,败兴而归。改日张某会在设宴向各位赔罪,今天只能请各位先行离去。不好意思!”

说完,张百川让华姐送客,自己和贺昇、丁老二等天地社成员去了楼上书房商议接下来的对策。马管家准备好了汽车,陈守正扶着刘英杰坐了上去,不一会就到了广慈医院。

院方早就得到了通知,几名外科医生已经候在了急诊室。所幸刘英杰并未中弹,手臂只是擦伤,虽然血流如注,倒是并不要紧。

“真不知道那个刺客是哪个帮派的人。”陈守正在病房里坐下,院方说张老板吩咐了,一定要让刘英杰住院观察,做个详细的检查。

刘英杰依靠在chuang头,沉吟道:“我觉得那个刺客的目标未必是张老板。”

“哦?”陈守正一愣:“那会是谁?”

刘英杰道:“是我。”

陈守正顿觉不可思议:“刺杀你?为什么要刺杀你?”

刘英杰淡淡道:“那个刺客明明有枪,他却对着张老板射飞刀。看到我挡在前面,倒开始拔枪对准我。”

陈守正道:“也可能是这个刺客没有经验。”

刘英杰淡淡一笑:“我怀疑,这个刺客与那天白鹤门里出现的黑衣人是同一个。”

陈守正摇头道:“那就更奇怪了,他又要救你,又要杀你,这是什么路数?”

刘英杰不说话,转头望向窗外,呆呆地看着空中一弯明月。

猜你喜欢

  1. 腹黑
  2.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