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流莺纪事

更新时间:2020-08-06 06:22:08

流莺纪事

流莺纪事 篷雨 著

已完结 黎剑愁,冷月 古言腹黑武侠古代古装

主角黎剑愁,冷月流莺纪事是最新完结超热门的武侠小说,作者深厚的文笔功底,对人物性格描述的极为细腻,十年前,根本就不曾有人关注过那里。那时,凡是在世上算是个名流,对这个地方根本就不屑一顾,更别谈什么向往了。有人说过,那个地方是地狱,因为在那里有座古钟,每过一段时间都回响上几声,声音沉闷,犹如对死亡地召唤。在那里,没有侠客名流的走访,只有土匪恶霸的出没与欺诈。每个人都厌恶那里,每个人都痛恨那里,自然,每个人都想离开那里。但在那个气候宜人,自然绝加的地方是不可以叫人都走光的。

精彩章节试读:

听到了那阵铃声,黎剑愁顿时从冷月的世界中走了出来,又重归了十五年前,偶遇到那位小女孩的一幕。

黎剑愁道:“把翠玉镯铃还给我,在这雍容华美的情华翠玉楼,我想我是不易久留的。”

红衣十三娘并没有理会黎剑愁,但那阵脆耳的镯铃声已经停止了。

黎剑愁顿时惊呆了,因为他看到那翠玉镯铃已经成了粉末,正一点一点地从红衣十三娘的手中滑落。

人在愤怒的前一刻往往是最平静的,黎剑愁在发怒的前一刻更显得安静。他用那对深情的眸子在紧盯着玉镯的残渣。一瞬间,黎剑愁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他此刻也将红衣十三娘幻化成了那个不大的小女孩,但很快那个小女孩在他的视线中开始变得扭曲了,直至不复存在。

一身绯红色的长袍,在黎剑愁的眼睛里成了血腥,此刻他恨不得要了红衣十三娘的命。

对于红衣十三娘而言,也许一剑杀了她并不算得上残忍,最残忍的则是画花了她的脸。

红衣十三娘只觉得一阵香气逼人,随后,一滴血从她的额头一直流到了她的鼻尖儿,最后滴可下来。

黎剑愁的飘香剑是把木剑,剑虽然不能伤人,但剑上所飘出的香气,利如一把兵刃。黎剑愁虽然没有画花红衣十三娘的脸,但红衣十三娘额上留下那道浅浅的伤痕,足可以证明出黎剑愁此刻对红衣十三娘的憎恶。

红衣十三娘竟淡然一笑,拿出手帕轻轻地擦拭掉额头上的血渍。由于香气伤人所留下的伤口极其的细微,所以当红衣十三娘擦拭掉伤口之后,用肉眼是看不出她刚才是受过伤的。

红衣十三娘问道:“为什么不问我撵碎玉镯的原因,你就伤我?”

黎剑愁道:“我想没必要问,倘若你是个男人,我敢保证,现在你已经躺在地上了。”

红衣十三娘道:“你们男人可以对多个女人动情,但我们女人却只会痴情于一位男子。既然你爱冷月,你就不应该去想燕如碧。倘若你将来真的找到了燕如碧,那么你会选择谁?既然两个人你都难以割舍,不论你是选择谁,都是对她的不公平。”

一位风尘女子,根本就不曾拥有过去那山盟海誓的爱情,但她为何能对黎剑愁说出这样的话来呢?这是在为冷月抱不平,还是对燕如碧的怜悯呢?

黎剑愁无心去理会红衣十三娘,他更无心去考虑红衣十三娘的话。

黎剑愁詈声道:“我今后不想再看到你。”

说完,黎剑愁转身就走了。

地上有一个很细小,很轻微的标记,是一个折扇的形状。倘若没有非常的洞察力,你是无法注意到的。

黎剑愁顺着那特有的标记向前走,他知道那个标记是谁留下的。因为他是那个人,倘若不是同时爱上同一个女人的话,他们之间一定会成为朋友。

留在地上的那浅显的标记已经到了尽头,黎剑愁也停下了脚步。在他的面前是一坐亭子,在亭子里面坐着一个人,那个人细细地在亭下品茶,似乎根本就没有留意到黎剑愁的到来。

他就是留下标记的人,也是想将黎剑愁引到这儿的人,他就是幻扇书生——云一飞。

倘若让女人在黎剑愁与云一飞之间选择一位作自己的丈夫的话,如果说是闭着眼睛,大多数女人都会因黎剑愁身上的香气而迷醉,如果她们睁着眼睛,那么大多数会因云一飞的俊貌而倾倒。

云一飞很投入地品茶,黎剑愁并没有打扰他。

云一飞背对着黎剑愁坐了好久,黎剑愁也正对着云一飞站了好久。

黎剑愁觉得自己的腿有些酸了,但云一飞的那杯茶还没有喝完。

云一飞道:“来这儿多久了?”

黎剑愁道:“你以为待你品完茶后我才会到,没想到吧,我整整早到了一个时辰。”

云一飞起身,缓缓地转过了身,与黎剑愁面面相对。他看到了黎剑愁的眼神既不善又不恶,既热情又蕴藏着一种冷淡,其实云一飞也用相同的眼神同他对视着。

的确,在江湖中,他们的关系正如他们所给对方的眼神,既是朋友,有是敌人。黎剑愁想一剑杀了云一飞,然后去娶冷月,云一飞也想杀了黎剑愁,然后去献给冷月宝藏。

云一飞笑道:“阿愁,你果真没让我失望,我就知道你可以看到我留下的记号。”

黎剑愁道:“我想我要想找你,也留下那般细微的标记,你也一定会找到我的。”

云一飞道:“也许我们之间真有默契,也许在这个世上,能洞察出你留下的记号只有我云一飞一人了。”

云一飞说的很轻狂,也许他说的真是事实,因为他很自信,在细微的东西上,自己都会很留意的。

黎剑愁笑道:“不,倘若我留下标记,除了你之外,还有一个人可以看到。”

云一飞急道:“是谁?”

黎剑愁道:“情华翠玉楼中,红衣十三娘。”

云一飞很差异地说道:“你去过情华翠玉楼,你见过红衣十三娘?”

黎剑愁道:“你很吃惊吗?”

云一飞道:“我的确很吃惊,没想到大名鼎鼎的黎剑愁也会去那种尘俗之地。”

黎剑愁道:“很可笑吗?我去那里并不是为了享乐,而是看看生活在那里的人们。”

云一飞道:“那还用看吗?那里的女人水性扬花,那里的男人花天酒地。”

黎剑愁道:“你是个富家公子,当然不会理解青楼女子的枯涩,当然只会在这里风言风语地玷污她们了。”

云一飞道:“哦?看来我小看你黎剑愁了,我见那里的女人都很妩媚。”

黎剑愁不喜欢和云一飞谈论青楼女子,因为云一飞出身豪门,他永远不会知道小人物在水深火热中为了生计所承受的痛苦,所以黎剑愁从来不与云一飞谈论小人物。

于是黎剑愁问道:“今天你找我来有什么事情?”

云一飞道:“你真的决定要通过比试来争夺冷月?”

黎剑愁哂笑,道:“看来,你是在否定我的为人。”

云一飞道:“不,那么你有几成把握打败我?”

黎剑愁毫不含糊地说道:“至多三成。”

云一飞狂笑,因为他不解。云一飞不理解黎剑愁刚才所说的话,因为他很了解黎剑愁的为人。他从来不作一点儿把握都没有的事情,即使面对着爱情,他也会理智地去思考,他不相信黎剑愁会是个自不量力的人。

云一飞问道:“那么是否咱们应该换一种方式,看看到最后谁才能娶到冷月为妻。”

黎剑愁道:“你先别高兴,因为你胜我的把握也不到三成。”

云一飞疑道:“哦,那四成呢?”

黎剑愁道:“是平手。”

云一飞听后又大笑,道:“看来你很自负。”

黎剑愁一本正经地说道:“不是自负,是事实。”

云一飞道:“那你说,你是愿意割掉你的鼻子,还是愿意挖掉你的眼睛?”

对于习武之人,鼻子和眼睛相比哪个更为重要,黎剑愁还是清楚的。

于是,黎剑愁不假思索地答道:“若只能保留一样的话,自然是眼睛。”

云一飞狂道:“你是用剑香杀人,所以我若胜你,只需割掉鼻子,然而我是用扇影杀人,所以你要想杀我,却要挖掉你的眼睛,如此,胜负我想很明显。”

黎剑愁道:“你别得意的太早,飘香剑法的最后一招并不是用剑香杀人,而是用剑杀人,所以我若想打败你,我只有在最后一招把你打败。”

云一飞道:“你果真没有叫我失望,在你我还没有约定之前,我就已经想到了,你的飘香剑法肯定有最厉害的一招,或许那一招真的可以夺我的命。”

黎剑愁道:“你今天约我来是想借我的《飘香秘籍》,想从中找出破那一招的招式?”

云一飞道:“不错,看来你很了解我。”

黎剑愁道:“如果你不怕别人追杀你,朝你要《飘香秘籍》的话,我可以借给你,但我想你云一飞一定不会让我吃亏。”

云一飞道:“不公平的对决,不是。”

说着,云一飞从衣内拿出了一本秘籍道:“这就是《幻扇诀》”

黎剑愁此刻手中也亮出来了《飘香秘籍》,道:“这就是《飘香秘籍》。”

说着,两人同时把书掷给了对方,相互地笑了笑。

也许君子与君子之间,只有敌意,却不存有暗伤。他们之间可以将自己最致命的东西交给对方保管,但他们之间谁都不会让对方吃亏。

黎剑愁道:“一月后,千佛山山下归还秘籍。”

云一飞道:“中秋正午,此地一决高下。”

黎剑愁道:“帮我照顾好冷月。”

云一飞道:“这不用你操心,我已经把她当成我的妻子了。”

黎剑愁道:“一言为定。”

云一飞道:“驷马难追。”

两人互换了一个眼色,他们的眼神是一种自信,但他们之间必然会有一个人败,到底会是谁呢?

猜你喜欢

  1. 古言
  2. 腹黑
  3. 武侠
  4. 古代古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