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如若爱情能重来

更新时间:2020-03-26 18:08:23

如若爱情能重来

如若爱情能重来 妆唇 著

已完结 沈景之,白落 言情都市题材

《如若爱情能重来》作者是妆唇,男女主角是沈景之,白落的小说,如若爱情能重来章节精彩阅读:家道中落的白落一不小心惹上了商界奇才沈景之,反被要价200万。什么?还有这种骚操作?父亲逼婚,白落逃婚,沈景之直接把人揪到订婚宴什么?未婚夫竟然是他?

精彩章节试读:

白落是不知道自己怎么待在沈景之家的。

她只知道,从醒来的那天起,无论她走到哪里,阿文都跟到哪里。

那个表面上有些木讷的男人却十分忠实地听从沈景之的吩咐,无论白落叫他去干点什么,他都只会说:“沈总让我跟着白小姐。”

毕恭毕敬,找不出丝毫错处。

白落想方设法地想逃。

表面上沈景之对她这个未来的弟媳还算规矩,让她自己睡了一间客房,客房有窗。

窗在三米高的墙壁上,底下就是沈景之家的花园,一片草地,她打开窗张望了一眼,跳下去应该死不了。

今晚的夜色很浓,月光却出奇的大和圆,月色洋洋洒洒地落满了整个草地,一片宁静。

幸好阿文是不会跟着她进客房睡觉的,她抿嘴站在窗边,身上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沈家的管家给她准备的睡衣是真丝的吊带,很凉很薄,晚上的风清凉彻骨,她咬牙忍着冷,光着脚跨上了窗户。

窗户更冰冷,她颤了一下,皱眉看着下方的草地。

三米不高,但对于一个没有跳过的人来说,还是足够让人心惊胆战的。

她忍着心底里的惧怕,眼睛狠狠地一闭准备往下一跃,从此她就能脱离白家和沈家的控制,她可以暂时住在好友张佳佳的家里,躲避一段时间。

然而命运总是捉弄人的。

她被一道力气猛地一拉扯,她往外的身子突然地跌了回去。

她惊慌失措地挣扎,脑子正发蒙的时候,却冷不丁地跌入一个人的怀抱,温热的、结实的怀抱。

她脑袋狠狠地砸上去,晕了一下,好久才睁开眼睛来,入目就是沈景之那张好看得人神共愤的脸,以及意味深长的目光。

“你想去哪?嗯?”

他的尾音有些轻佻,显得很是挑丶逗。

他目光懒散地在她半遮半敞开的睡衣领子处漫游,那里*光一片,让人移不开目光。

白落注意到他若有若无的眼神,意识到自己的吊带滑倒了肩膀,连忙推开他拉紧了睡衣,干笑道:“沈……沈先生怎么不敲门进来了?”

“若是我敲门了,留在屋子里的,可能就不是白小姐了,是吧?”

他意味深长地勾起嘴角,目光盯得白落心底里慌。

但白落却总觉得她应该光明正大地走,比较他再如何也不能囚禁她,这是不人道的行为。

“我没想逃,只是坐在窗上看看夜景吹吹风,毕竟沈家后花园的风景美不胜收,我逃又逃得去哪呢?我还欠着沈总两百万。”

白落佩服自己一本正经说谎话的本事,虽然沈景之一定不会信就是了。

“你知道就好。”

沈景之似乎没有要走的意思,他腿一跨,径直坐在了chuang上。

他似乎觉得白落着一身穿着很耐人寻味,目光止不住地在她身上漫游。

真丝的轻薄勾勒出白落姣好的身体曲线,尽管那一晚已经看的明明白白,但却总觉得看不够。

“沈总,我要休息了。”

白落不敢动,只能刻意地提醒。

但对方似乎毫无所觉一样,依旧大摇大摆地坐在chuang上翘着脚,目光放肆,放肆得让白落白净的脸颊像火一样烧起来。

她不得不开口:“沈总,我始终是您的未来弟媳,深夜逗留我的房间,似乎不太好,毕竟后天晚上就是订婚晚宴了。”

沈景之嗤笑了一声,似乎觉得白落的话很可笑,但在白落诡异地打量的目光之下,他忍住了笑意,而且似乎觉得她的反应很有意思。

他决定不告诉她实情,他突然很听话地站了起来,在白落送了一口气,以为他终于要离开的时候,他猛地欺近把白落逼到窗户的位置。

白落看着眼前不过五厘米距离的男人,背后已经贴紧了冰凉的窗框,凉的彻骨的寒意透过薄薄的真丝睡衣穿到她的肌丶肤上,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撇开脸不愿意跟沈景之对视。

因为她知道,现在两人的姿势太艾1魅了。

他贴得太近,近的只要微微一低头就能吻上她的唇。

他呼出的气息都那么明目张胆地打在她的颈脖位置,那里*感地起了一层潮*红。

他指尖很凉,猛地落在她脖子的时候,白落狠狠地惊了,她反应剧烈地想推开他。

第一次是失误也是错误,那就不应该发生第二次。

白落的心紧张得直跳,想起了喝醉了酒,被许明松摔得当晚。

她跟眼前这个侵略性极强的男人发生了关系,然后突然得知是自己素未谋面的未婚夫的哥哥。

真狗血的剧情,白落从未想过会发生在她身上。

那晚的激烈和放纵,激起了她此刻的心理防线。

但很可惜,她反抗的手被轻而易举地抓住,很用力,男人跟女人的力量无法比拟,她被紧紧抓住了双手,扣在他一只大掌之中,无法抽出。

她惊慌失措,目光仿佛受惊的小鹿一样,慌得乱转。

他另一只空着的手挑丶逗似的挑起她细细的肩带,滑落,露出光洁嫩滑的肩膀,白落心猛跳,很怕地大喊:“不!沈总放开我!”

“呱噪!”他不满地瞪了她一眼,俯身咬住了她的唇。

这女人如同初出茅庐的菜鸟,亲嘴都不懂得张口,跟许明松那痞子的几年,显然没有过任何亲近的举动。

他品尝着嘴里的柔软,想起那晚之后chuang单上的一点红,心里的火更盛。

但是,他微微一眯眼,看见了她紧闭的眼外,细细翘翘的睫毛之下,在月色之中晶莹剔透的泪水时,他嘴上的动作猛地顿住。

他心烦意乱地松口,然后也松开了捏住她双手的掌心,她的手腕一片通红,他瞥了一眼,更加心烦。

“出去!”他懊恼地转身背对着白落。

白落愣了一下,但很快反应过来,拉回吊带捂着%.口狂奔出去。

虽然这是安排给她的房间,但她不敢再跟沈景之同处一室,她差一点又要跟自己未婚夫的哥哥发生关系,多混乱和难以启齿的事情。

沈景之喘着粗气,烦躁地踢了身边的沙发一脚才抑制住小腹下的欲丶火。

猜你喜欢

  1. 言情
  2. 都市题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