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假凤成凰之庶女攻略

更新时间:2020-05-22 01:53:26

假凤成凰之庶女攻略

假凤成凰之庶女攻略 懒妆 著

已完结 胥尽欢,夏青 古言腹黑重生复仇古代古装

主角叫胥尽欢夏青的小说《假凤成凰之庶女攻略》是作者懒妆写的一本重生小说,故事主要讲述了:“我的好小姐,但凡您开口,我哪有不答应的道理。”桂嬷嬷是洛氏从娘家带来的陪嫁老嬷嬷了,素来宠爱洛氏的一双儿女。...

精彩章节试读:

果然夏府多美人!

陆少川一时间居然有些怔忪,那是一双怎样的眸子,秋水剪剪、温娴恬静,虽不似夏冬盈那般喧天气焰、那般美的明媚峥嵘,却多了几分沉稳、几分淡雅静怡的美,有种空谷幽兰般的灵绣之气,让陆少川一时竟看的入了迷。

“七姐。”夏青这时赶忙上前把陆少川怀中的美人扶起来,“你急急忙忙的这是做什么?”

“我……”夏知秋两颊绯红,一时间居然不知该如何反应才好,本来她听丫头说夏青回来了,想着这几日她按照夏青教的方法练舞大有进步,就想着在大厅外面等着夏青,好把这个好消息第一时间告诉夏青,没想到人还没到地方,居然在此处撞到了人。

“还没跟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平南府的陆二公子。”夏青连忙介绍。

夏知秋这才聘婷的福下身去,“见过陆公子,刚刚是知秋莽撞了,万望陆公子见谅。”

陆少川赶紧闪过一旁虚扶一把,“哪里的话,明明是在下的错,走路有些匆忙,不小心冲撞了小姐,才是小姐莫要怪罪在下鲁莽才是。”

夏知秋脸颊更红,夏青微微一笑,上前一步似有心又无意般的挡在陆少川身前,“七姐此时不在院中练舞,莫不是特地来寻我的?”

夏知秋听夏青这么一说才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眼珠晶亮的望着夏青,面上有种说不出的喜悦。

此一幕,落在陆少川眼内,却觉得说不出的风情,似一只小巧的手不停的在心头挠啊挠……

夏青转首吩咐晴晌先带着夏知秋去自己院子,这才引着有些失神的陆少川往外面行走,一边调笑着道,“让陆公子见笑了,你别看我这七姐平日里寡言少语的,可一旦说起练舞,这个人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叽叽喳喳的说个没完,好没道理。”

陆少川淡然一笑,“夏兄弟此言差矣,我观你这位姐姐却是个难得的妙人,倒是比那些矫揉造作的闺阁女子强上许多。”

“得得得,我不说了还不成么。”夏青故意赌气的扭头,适时的表现了一个十二岁孩子该有的天真,倒是让陆少川一时有些不适应。来到尹京,陆少川一入住颂宁居就爱上了里面的一切,在得之这一切都是出自一个只有十二岁的毛头小子之手后,更是先入为主的认定此人必是精于察言观色之辈,没成想见到的却是一个故作老成的孩子,二人相谈甚欢,陆少川几乎把夏青定为自己的莫逆之交,此时见夏青居然也有这顽皮的一面,完全打翻了自己以前给夏青的定位,倒是真的有些不适应了。

“陆公子,你在想什么?”

“哦……没什么。”陆少川跟夏青往外走去,淡淡问道,“对了,今年的花穗节,六小姐和七小姐都会参加吗?”

“对,眼下府上除了还在外修养的八姐姐,也就两位姐姐能有资格参加了。”

“你这位七姐倒真是生的蕙质兰心,恬静的很。”

“你可别被她那副样子骗了,若是换做熟人,她的话可多着呢。”

“如此才是最好啊!”

二人边说边往前走。

身后不远处,夏冬盈煞白着一张小脸,拳头死死的攥紧,丝丝血迹从指缝中渗出,丫头荧光惊呼一声,赶紧掏出丝帕替其擦拭,却被夏冬盈一个巴掌打翻在地,半个脸颊顿时肿胀起来,印着夏冬盈手上的血迹,惨惨的有些渗人。

“六小姐,新裁的衣衫送来了,老奴正打算给您送过去呢。”正巧这时候桂嬷嬷领着一众下人经过。

夏冬盈看着那一件件簇新的衣服更是来气,一扬手把衣服全部打翻在地,上前就是一阵猛踩。

“六小姐,你这是怎么了?”桂嬷嬷赶紧上前抱住夏冬盈,众人这才捡起破败的新裳在桂嬷嬷的示意下退了下去。

“嬷嬷,这次您可一定要帮我啊。”夏冬盈梨花带雨的看着桂嬷嬷。

“我的好小姐,但凡您开口,我哪有不答应的道理。”桂嬷嬷是洛氏从娘家带来的陪嫁老嬷嬷了,素来宠爱洛氏的一双儿女。

二人相视一笑,结伴往回走去。

陆少川在尹京住下了,说是想要见识一下闻名已久的花穗节,这让夏盛夫妇喜不自胜,力邀陆少川在夏府住下,陆少川却声称自己喜爱颂宁居的安逸,想在那里叨扰些时日,左右都是夏府的产业,夏盛也就不好再坚持。

如此一来,陆少川便和夏青走的近了,洛氏心头不满,却因自己还在禁足期间无计可施,只得暗示夏冬盈多多用心。

陆少川虽在颂宁居入住,却着实往来夏府勤了些,个中意味,夏青自然了然于胸,却故作不解,整日陪着陆少川畅诗饮酒,会友狂欢。

陆少川心系佳人,无奈欲见无门。

大兆的民风虽比前朝开放许多,但也没有哪家大户人家的闺阁千金,敢在出阁前轻易抛头露面的。

这日,陆少川又是一大早儿来到夏府,熟门熟路的去了夏青的院子,大老远就看见龙浔在院子里打扫。

这个龙浔陆少川倒是见过几次的,也多少听说了些夏进的事,但于他来说,怎么看都觉得此人不俗,寻思间龙浔已经发现了陆少川,“陆公子,我家公子今早儿出去了。”

“无妨,我在书房等他即可。”夏青小小年纪就掌管一个偌大的颂宁居着实不易,很多时候更是天不亮就被下人从床上挖起来忙碌,陆少川早几次来的时候也曾遇到过这种情况,多半是半个多时辰也就回来了,自己在书房观赏一下夏青的书卷倒也不无聊。

说起来这个夏青明明小小年纪,可是观他待人处事却是滴水不漏老成的很,自己与他相处居然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想着待日后定要引荐给好友一晤。

唉!说来也是这夏家大公子不长进,要不然也不能事事都得夏青这个庶出的占了先,这于夏青来说,也不知是福是祸。深喑高门之道的陆少川不仅心底暗暗为夏青担忧。

龙浔也不多言,替他奉上香茶后默默退下了。陆少川随手从一旁的书架上拽出一本传记,打算消磨时间,刚走到书桌旁却被摊开在书案上面的画怔住。

他与夏青相识多日,自然晓得他颇有文采,只是那手字略显秀气稚嫩的很,有些不成样子,想是等年龄长上些许,也就极好了,只是却不知原来夏青的画居然也如此出众。

上面画了一件华丽繁复的衣裙,广袖云衫,好不妖娆。

正看得出神,就听见外面传来龙浔的声音。

“七小姐安好。”

“嗯,我是来找九儿的,他昨天帮我绘制的舞衣画好了吗?不好我可是不依的。”夏知秋娇笑着道。

“七小姐吩咐的事,公子何时敢耽误,早就画好了,只是眼下公子不再府中。”

“又出去了?”夏知秋惊呼,柔声抱怨,“父亲也真是,也不想想九儿才多大的孩子,总派他些个苦差事,也不怕他吃不消,要我看,一并推了去才好。”说完不待龙浔搭话,径自先笑了,“行了,我知道了,那画总不会也被九儿带走了吧?我且先拿了去,你不要告诉他,等他回来我好再向他讨一幅,你可莫要告密哦。”

听到这儿陆少川不由得发笑,暗道原来这七小姐真的如夏青所说一般心性,率真的很。

“可是……”

还不等龙浔的话说完,书房的门就被推开,夏知秋那犹带着一丝狡黠的笑颜正对上陆少川那微微带笑的脸。

身后传来龙浔迟来的忠告,“陆公子还在里面啊!”

夏知秋满面潮红的施了一礼,转首要走。

“小姐且慢。”

院中,龙浔拿了扫把悄然退下。

消息传到夏冬盈耳中的时候,夏冬盈正一身簇新娥眉淡扫的准备去来个偶遇,不想被夏知秋那贱婢占了先。

“贱人!”

夏冬盈气的推翻了身前的茶几,一时间茶水撒了一地。

“六小姐,你也莫要生气,自管让她猖狂一阵子好了,等过了花穗节,有她受的。”桂嬷嬷赶紧安抚。“花穗节近在眼前,老夫人就算再不待见夫人,也得为夏家着想,到时候只要小姐您能争口气,还怕那陆二公子跑了不成,天底下哪有舍凤凰求山鸡的道理。”

夏冬盈扬眉,“嬷嬷所言极是,只是那夏青这阵子不晓得跟那贱人搞了些什么把戏,就怕到时候……”

桂嬷嬷自信一笑,“这个六小姐自管放心,只要六小姐肯听我老婆子的,老婆子我自然会让六小姐如愿以偿的。”

“如此,就有劳嬷嬷费心了。”

猜你喜欢

  1. 古言
  2. 腹黑
  3. 重生复仇
  4. 古代古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