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玄幻 > 纯阳

更新时间:2020-01-21 08:05:41

纯阳

纯阳 山青水秀 著

已完结 秦风,香菱 玄幻题材热血爽文

《纯阳》是作者山青水秀最近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纯阳》精彩章节节选:眼看秦风神色有些厌烦,秦敢天就是眉头一皱,这个顽劣子从小到大除了他这个生父能压住之外,就没人能够管得住,如果就这样让他带着满腔的怨气进入水月门中,难保不会出什么意外,略微的沉吟了一下,语气有些诱/惑的说道:“你要知道修炼者可是多么崇高的...

精彩章节试读:

  "父亲,可不可以不进这劳什子的水月门?”

  一辆并不豪华,但却十分大气的马车上,一位年约十五六岁的少年,满脸苦色的对着一位两鬓有些斑白,身着十分考究的老者说道。

  少年名为秦风,乃是云洲有名的世家大族,秦家第三代的唯一男丁。而那身着十分考究的老者,名为秦敢天,乃是秦风的父亲,也是当代秦家的家主。

  坐在马车正中的秦敢天,睁开了双目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脸上神色丝毫没有变化。

  同样的话,在秦风得知要将他送入水月门时,已经听他说过无数遍了。

  不过脸上神色虽没有变化,但是秦敢天嘴上却是不得不对自己这个唯一的儿子劝道:“水月门乃修炼者之地,与那些江湖门派完全不一样,这些修炼者往大了说就是神仙也不为过,你能进入水月门简直是积了八辈子的德,别人可是求都求不进去,也就是你.....”

  秦风不等父亲的长篇大论说完,就‘嘿嘿’一笑,插嘴道:"父亲,至多我以后听你的话就是了。绝对不再欺负隔壁的刘家姐妹.....嗯.....也不欺负那卖馒头的张寡/妇了.....”

  “这话你从小到大还说得少吗?反正这次水月门你是进也得进,不进也得进。”秦敢天严厉的道。

  对于秦风的保证,丝毫没有听进去,只因空头的诺言听得多了,已经再也不对此做任何的希望了。

  “父亲,难道没有丝毫的商量余地了吗?”秦风带着丝丝的希望说道,语气当中有了一丝恳求的意味。

  显然,其父口中的那水月门中堪比神仙的修炼者,对于他来说没有丝毫的诱/惑。

  这只是因为对于秦风来说,神仙,是未知的,秦家大少却是逍遥自在的,他虽然顽劣,但不笨。

  秦敢天没有说话,却是狠狠的看了一眼秦风。整个人多年世家大族家主的威严尽显。

  秦家,云洲有名的世家大族,向来都是人丁兴旺,可不知为何,老天像跟秦家开了一个玩笑一般。到了秦风这一代的时候,整个秦家就只有他一个男丁,其余叔伯所生,尽皆为女。

  而秦风作为秦家下一代唯一的男丁,自然也成为整个秦家的宝贝,上到秦家老太,下至叔伯姑母,无不将秦风如供着一般伺候着,那真的是捧着怕掉了,含着怕化了。

  从小就娇生惯养,被当做皇帝一般伺候的秦风,那傲气自然比一般的世家贵公子还要更甚,而那些调戏良家妇女,欺负乡邻的事情,自然也是家常便饭。

  不过好在秦家家风颇严,故而虽然坏事做了不少,但是调戏良家妇女,欺负乡邻的事情,秦风一般都是点到为止,不敢做得太过,生怕其父的严厉责罚。

  而今天本是秦风年满十六周岁,举行成年礼的喜庆日子,但是他却怎么也想不到,今年的生日礼物竟然会是这个。

  看着那比自家府宅还要高大的亭阁楼院,秦风喉咙里面‘咕噜’了几下。

  “日后自己就要与一些武夫整日为伍了,哎....”

  秦风心里叹息了一声,一想到进入水月门之后,就要与那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隔离一段时间,就老大的不是滋味。

  不过最让他不舍的却是,他本已经发下了宏愿,要在自己成年之后,就将隔壁那对动人之极的双胞胎姐妹变成自己的禁脔,如今看来却是难以做到了。

  秦风心中对于进入这水月门老大的不愿意,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其父为了将他送进这水月门之中,不知道花费了多少的人力物力。

  而他父亲口中的那修炼者堪比神仙的言论,在某一方面来说,甚至丝毫不为过。

  要知道普通的江湖门派,里面的高手再多,碰上军队一样是以卵击石的结果,可这水月门就不同了。

  其可不是一个普通的武林门派,而是一个修炼者的门派,里面修者众多,乃是当之无愧云洲的第一修炼门派。实力之强,就连云洲的各大世家,将军府令都不敢有丝毫的得罪。

  而每年想要进入水月门的人,上至达官贵族,下至贩夫走卒,更是在每年水月门招收弟子的时候,一直排出数十里之远。堪称云洲每年一度的奇异景观。

  这些人挤破了脑袋都想进入水月门之中,只因为一旦进入水月门之中,立刻就可以成为人人羡慕的修炼者。

  要知道如今的血月世界,虽然在枫国,玄黄境,蓝月城这三大国家的统治之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帅土之兵莫非王臣。

  可有一种人却是独/立超然其外,根本就不受三大国家的管束,就算是遇到了三大国家的皇室贵胄,也完全不必行礼。

  这种人,就是修炼者了。

  普通的修炼者,就远非一般的武夫可以相比,开山裂石不在话下,对付寻常数十个武夫都是轻而易举之事。

  而高级的修炼者更是可以移山倒海,寻常千万人也不是其敌。

  至于那传说中修炼者的最顶级牛逼人物,更是能够上游九天宫阙,下到碧落黄泉,毁天灭地也不过是弹指一挥间的事情,凌然立于众生之巅,成为众生敬仰的无上存在。

  试问这等存在,别说是普通的江湖门派,便是一个国家,又有何惧。

  秦敢天作为秦风的父亲,知道自己这个儿子不成气候,可无奈秦家下一代中就他一个男丁,家族的大业迟早都要交到他的手上。

  为了存在了数百年的秦家不至衰落,秦敢天也唯有托尽人情,花费无数重金的情况之下,终于找到了曾经的老友,这才获得了秦风拜入水月门的机会。

  不求秦风能够成为那立于众生之上的修炼者,只求秦风能够在水月门的调/教之下,修养身心,戒除他的顽劣性情,他日继承家主大位不至将秦家完全衰败一空。

  “你要记住,水月门不比其他,你进入之后,当收起顽劣性子,安分做人,跟随师父刻苦修炼。”秦敢天叮嘱道。

  “知道了。”秦风却是打了一个哈欠,颇有一些厌烦的回道。

  怎样相求,都没有结果的情况下,秦风已经知道,其父是铁了心要将他送入这什么水月门,心情自然极差。

  也是在他耳边唠叨的乃是他极为敬重的父亲,要是换做其他之人,就算是天王老子,以秦大少的性格都不会给丝毫的面子,敢这样烦他的话,直接就是一巴掌扇过去了。

  眼看秦风神色有些厌烦,秦敢天就是眉头一皱,这个顽劣子从小到大除了他这个生父能压住之外,就没人能够管得住,如果就这样让他带着满腔的怨气进入水月门中,难保不会出什么意外,略微的沉吟了一下,语气有些诱/惑的说道:“你要知道修炼者可是多么崇高的存在,你想一想,如果有朝一日,你也能够成为修炼者的话,到时候,傲视天下苍生,那是何等的快意风发。”

  微微顿了顿,眼见秦风仍然不为所动,秦敢天低声道:“你只要答应为父进入宗门之后好生听从师傅的教导,好生修炼,他日一旦成为强大的修炼者,到时候即便你要收了隔壁的那对孪生姐妹,父亲也可以完全依着你。”

  “成为修炼者就可以得到她们!”秦风终于眼睛一亮。整个人也在得知要离家进入水月门后,第一次焕发了神采。

  “如果修炼者真是这么强大的话,也许....也许不止是隔壁的两位刘姐姐,就算是那绝色人儿,说不定都有机会将她也压在身下。”秦风眼见进入水月门已经大势已定,心中便开始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

  想到一旦能够成为父亲口中强大的修炼者,便几乎可以为所欲为,秦风更是狠狠的咽下了一口欲/望的口水。

  秦敢天见到秦风脸上露出的**/笑,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一下,他这个儿子从小娇生惯养,仗着自己乃是秦家大少的身份为祸乡邻,欺男霸女,几乎是无恶不作,而自从听到要进入水月门之中后,更因为惧怕修炼的刻苦,终日在家里吵闹,说什么也不愿意进入水月门吃那修炼的苦头,现在自己稍微露点口风,他就变成了这样....

  “不成器啊!”秦敢天心中叹息,却是对于秦风能够成为强大的修炼者不抱有任何的希望。

  秦风却是怕秦敢天乃是敷衍他,眼带献媚笑意,拉着其父之手,道:“父亲我们可说定了,我一旦成为了强大的修炼者,你可就要为我做主,将刘家姐妹许配给我。在这之前可千万不能让她们嫁作他人妇了。”

  “你放心吧!为父说道做到。”秦敢天道。

  “哎,看来只有撇下这张老脸,去和刘员外商量一下了。”秦敢天心道。虽然秦风不争气,但始终是他的儿子,更是整个秦家下一代唯一的男丁,他不得不为其考虑一二。

  秦风却是知道父亲从来说一不二,眼见父亲答应,立刻眉开眼笑,承诺道:“父亲,你放心吧!我一定可以成为强大的修炼者的。”

  只是在他说话的时候,心中却是在想着得到了刘家姐妹后,如何滋润这两个美女。

  “这小子,进入水月门后,可千万别出什么岔子。”秦敢天眼见其子一心都在那刘家姐妹上,心中就有点不安。

  不过一想到水月门那是何等的存在,秦敢天就打消了自己的疑虑,只要能够将这小子送进去,到时候就算他是龙也得给盘着,是虎也得给卧着。而如果这个顽劣子真撞了大运能够成为了强大的修炼者,到时候就算是要了那隔壁刘家的那一对双胞胎姐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想到此,秦敢天还真倒有点希望秦风能够抓住这个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一飞冲天。

  在不厌其烦的叮嘱了一大堆的琐事之后,秦敢天拉着秦风走下马车,准备走上前去敲响水月门那扇看起来无比厚实沉重的大门。

  而这时的秦家大少,却是从得到那刘家姐妹的幻想当中脱了出来,眼见就要进入这劳什子的水月门受苦,一张脸上写满了不情愿,双脚更像是在地上生了根一样,半天也不能够挪动一分一毫。见到父亲严厉的眼神回望过来,秦风嘿嘿一笑,看了看天色,满脸严肃的道:“父亲,今日天色已晚,我看我们明日再来好了。”

  秦敢天脸上神色一怒,就要发火。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之中突然风云变化了起来。

  一片一片火红的云彩,飞快的聚集在了一起,瞬间就将原本释放着光明的太阳完全遮盖了起来。

  整片大地,都因为这火红的云彩,而被映成了一片红色。

  红色遮盖了世界,让人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诡异不安的感觉。

  随着一阵“轰轰轰...”的闷雷之声不断响起。天空中的火红云彩越聚越多,到得最后,目之所及,整个天空,完全都是一片红色。

  而在红色的云彩转动之下,一个巨大的漩涡出现,如同那择人而噬的恶魔一般出现在了空中。

  整个云洲的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事物,出神的望着天空出现的异景,一些年老者更是跪在了自家的神龛上,祈求神灵保佑。

  “我的个乖乖,小爷难道真是天上的神仙转世。”看到天空中的异境,秦风非但没有还怕,反而心中还在思称着天空中的变化是不是因为他刚才的话所引起的。

  而这时,在那红色云彩组成的巨大血红色漩涡之下,不知何时,已经多了数个黑色的影子。

  秦风聚神一看,惊讶的发现,那些不知何时出现在天空下方的影子,竟然是数个人类。

  而令秦风直感到血脉喷涨的是,在这些人类的脚下,托着他们腾空飞行在数百米高空的,竟然是一些张牙舞爪,闻所未闻过的巨大怪兽。

  “父亲,那是....什么东西?”强忍住心中的吃惊,秦风结结巴巴的向着身旁的父亲问道。

  要知道他虽然一向仗着自己乃是秦家大少的身份,在整个云洲城内天不怕地不怕的,但是与众多的纨绔子弟一样,如若遇到了真正令他们害怕的事情时,则是胆小无比,生怕自己的小命就这样给丢掉了。

  这天空中腾空飞行的诸多怪兽,体积庞大,爪勾更是相隔这么远都能够看到一些慑人的寒光,让人望之生畏。

  而在秦风的印象当中,秦敢天作为秦家之主,见多识广,几乎就没有他父亲不能够办到的事情。想必这些事情他也应该是有所了解的。

  但是问完之后,秦风才惊讶的发现,往日在他眼中高大无比,整个秦家数百人说一不二,令他这个纨绔子都憧憬万分的父亲,此时却如同平日里那些看到了金银财宝的穷家贫农一般,正怔怔的望着天空之中那些突然出现的人类,目光之中露出无限向往的神色。

  看到天空中那些漂浮的怪兽,秦风心中害怕,结结巴巴的喊着了他的父亲几声后,秦敢天才回过了神,转首对着秦风,好像没有对这些怪兽有着一丝一毫的惧意,反而还微微笑了笑,道:“风儿,这些就是水月门的修炼者了,而那些托着他们的,应该就是传说中的仙禽了。”

  说完之后,秦敢天将目光重新望向了天空之中,秦风耳尖只听到父亲低声的嘀咕道:“原来传说中修炼者可以上游九天,下到碧落黄泉,竟然是真的。”

  “上游九天,下到碧落黄泉。”秦风心中有点激动,想到自己日后如果也能如天空中这些人一般,骑着仙禽,飞到云洲上方,受到万人敬仰的目光,心中就是一阵激动。心中更是想到:“到那个时候,只怕那刘家姐妹不用自己动手,也会自动送上门来了吧!”

  看着秦风望着天空下那些修炼者脸上露出**,荡的笑容,秦敢天知道,他这个儿子,对于进入水月门,绝对已经再也没有排斥感了。

  不过说来,如果这些修炼者果真如传说之中那般强大,别说是秦风,就算是他自己,就算是全天下得人,又有谁不想进入到水月门这等的修炼门派之中,成为那无所不能的修炼者呢?

  而这时,在那血红色云彩漩涡之下,那数位秦敢天口中推崇之极的修炼者,正脸色复杂的望着天空之中的诡异变化。

猜你喜欢

  1. 玄幻题材
  2.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