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七月诡话:夫君不是人

更新时间:2020-06-22 21:08:04

七月诡话:夫君不是人

七月诡话:夫君不是人 云片糕 著

连载中 玄墨,叶清仪 悬疑推理灵异精怪热血爽文

主角叫玄墨叶清仪的小说是《七月诡话:夫君不是人》,本小说的作者是云片糕所编写的灵异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小安有些可惜:“要是能看到就好了。”...

精彩章节试读:

    第1章

    仁爱。

    我站在仁爱的门口,手心快被汗水给濡湿了。明明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精神病医院,我却不知为何心跳如雷,甚至脸色都控制不住泛白。

    “清仪你没事儿吧?”小安看出了我的不安,一把抓住了我的手,上下给我扇扇,而后紧张地看向了裴璐:“诶那个裴璐,你快看看我们家清仪怎么了?”

    我口干舌燥,连着咽了漱口唾沫,才勉强缓解喉咙口几乎不能脱口而出的话来:“小安,我没事。我总觉得……”总觉得要发生什么事情。

    就如七月半那天晚上一样,有什么事情会发生,我不知道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什么,是否能让我安然接受。

    小安紧张地看着:“是不是里面……”她看向了仁爱,看了半天功夫,忽然紧张地窜到了我身前,张开了双臂,紧紧地护住了我:“清仪我看出来了!这座医院死亡的黑气弥漫,那个电影院的事情一定和这个仁爱有关系。想不到啊想不到,这个医院竟然就是幕后黑手。”

    裴璐在后面,有些无奈:“这儿并没有什么问题。”

    我和小安几乎是下意识地看向裴璐。我心中还是控制不住有些小忐忑:“但是我看这个医院……”

    “有杀气!”小安几乎是立即就接上了我的话。

    我和小安对视了一眼,立刻紧紧抓住了对方的手,同时看向了裴璐。

    向来看上去是温文尔雅的裴璐这个时候表情却是有些无奈。难道是我真的感觉错了?不应该的吧?

    他叹了口气,走到了我们前面。

    我和小安在后面亦步亦趋,就害怕跟错了一步就会被丢在后面。小安还远远地喊着:“那个裴璐,你走慢些。这边是那个啥私立医院,普通人不好进去的……”

    她的话还没说完呢,只见裴璐面前犹如天堑一样的门竟然就开了。

    我有点傻眼。难道现在玄门的人都这么厉害?竟然能催眠私立医院的保安给他开门了?

    只见裴璐几步走上前去,冲着保安室的保安招了招手,而后长身玉立,斜斜地靠在门口,眼神略带着些无奈慵懒地看着我和小安。

    小安有些畏畏缩缩,缩到了我耳边,轻声询问:“清仪,你说裴璐会不会被掉包了啊?如果连裴璐都被掉包了,嘤嘤嘤嘤,我看不到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不知道怎么办呀?”

    我如坠冰窟。

    不,应该不存在小安说的事情。如果连裴璐也被附身了,那还玩啥?忽然,有一阵带着凉意的清风吹来,从我的脖子抚过,而后在我手边盘桓了数圈,很快就消失了。

    “刚,刚是不是有什么?”被小安吓得,又被那阵子风一个折腾,我上下牙齿亲密碰撞,打着哆嗦。

    太可怕了!就不应该选择来什么仁爱的!

    “清仪?”小安虽然很是奇怪,却还是紧紧抓着我的手,让我感受到了一股力量:“反正来都来了,总有办法解决的。”她说着便拉着我的手跟着走向了裴璐那边。

    我咬了咬嘴唇,最终还是选择了跟上。

    小安眼睛亮晶晶的,我终究还是将自己的疑惑问了出来:“裴璐,是你么?”

    裴璐轻轻点点头:“快些。”

   “你和这位保安大叔认识?”我又忍不住问了一声。

    小安忍不住笑出声音来:“一看就是呀!清仪,你是不是被吓傻了?”

    我有些不好意思,心中却是如释重负。我捏着小安的手,冲着裴璐不好意思地笑笑:“这两天的变故是在是太多了。”我又忍不住想到了已经不知去哪儿的奶奶,心沉了下来。

    小安也捏了捏我的手,冲着裴璐做了个鬼脸:“清仪总是没什么安全感。裴璐你也真是的,既然里面有人,就应该早点和我们说呀!”

    我有些不赞同,却还是催促了裴璐一声:“麻烦你了裴璐。走吧。”

    裴璐轻轻笑了笑:“走吧,我们动作得快点了。”

    我点了点头,跟在小安的身后,一起和裴璐进了仁爱。

    我有些奇怪:“裴璐,你是怎么认识仁爱的人的?”

    “我**在里面。”裴璐低声说道。

    我听到这话,立即觉得有些不太好。但我咽下了对于裴璐**的其他疑惑,只乖巧做一个哑巴,跟在裴璐的身后。

    想必裴璐是经常来仁爱,他走得每一步路都驾轻就熟。我和小安有些好奇地跟在裴璐的身后,看了又看。

    这儿真不愧是出了名的私立医院,收费也贵,每个病房都被布置地格外幽深安静。

    我细细地打量着,总觉得这儿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小安好笑地扯了扯我的袖子:“清仪,你要相信裴璐。这个医院应该没啥问题的,我觉得可能最大的问题还是在康宁。”

    我想到要去这么荒僻的地方,打从心底里就开始排斥:“但愿能在这个医院找到点什么吧。”

    “清仪,你胆子太小了。”小安说道。

    我白了一眼小安:“您老真的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等你看到了我看到过的,看你还能这么说话。”小安平常看着大大咧咧的,没想到在这种地方竟然这么心宽?他胆子有这么大么?

    小安有些可惜:“要是能看到就好了。”

    正说着,裴璐停下了脚步,到了一扇门之前,冲着我们俩说到:“到了。”

    到哪儿了?

    裴璐刚准备推门,门忽然就开了,从门内探出来一个头来,看着是个六七十的老头,穿着蓝白条病号服,带着一个圆框眼镜,笑嘻嘻地看着裴璐:“我就说今天怎么乌鸦叫呢?原来是我们家璐璐来了。来,**看看……”

    话正说了一半,小安已经迫不及待窜到了老头面前,我完全来不及阻止她:“您老就是裴璐的**?您看,您要不要在收一个徒弟?看我,看我,我很厉害的!”

    我在后头无力扶额:“小安!”这家伙怎么总是这么跳脱!

    小安的心思完全就不在我身上,只专心地看着裴璐**。

    裴璐**有些好奇地上下打量一眼:“小丫头倒是比璐璐要好,可惜啊!”

    他一句可惜啊,让小安赶忙问了:“可惜什么?”

    “绝灵体啊!我竟没想到看到绝灵体了!”老头儿可惜地摇摇头:“就算你有心入门,不具备条件,也不是我能带的啊!”

    裴璐打断了两个人还意犹未尽的话,冲着他点点头:“**,今天是有事来找您的!”

    裴璐**甩甩手,有些不耐烦:“就知道你肯定是有事情才来的。说吧,什么事情。”

    裴璐看向了我。

    我一手心的汗,脚步有些哆嗦,却还是努力走到了裴璐**面前:“今天是想找您问一些问题的。”

    裴璐**有些不耐烦地甩甩手:“别您来您去的,酸不拉几,听得难受。”

    我一头汗,裴璐**和裴璐完全就是不同的个性,看着竟然像是个老顽童。我还是恭恭敬敬地走到了裴璐**的面前:“是这样的,今年七月半……”我慢慢地将从七月半以来碰到的奇怪事情冲着裴璐**娓娓道来。

    裴璐**先是听着很无所谓,但随着我说的话,他的表情越来越严肃,表情也越来越凝重。他忽然拉着我的手,直接进了他的病房,将裴璐和小安给隔绝在了外面。

    “小……”我有些不安地说到,但面对的只是一道白白的病房门。

    小安这个没良心的家伙,竟然在见到我被关进了病房之中,竟然也完全没有来救我的动作。

    “别怕。”裴璐**大概是看出了我的害怕,轻声安慰了我一句:“别害怕。你跟着裴璐叫我一声**就好了。我看看……”

    他说着,就顶到了我的面前。我更是不安地退了两步。

    只见裴璐**上上下下地看着我,就像是探照灯一般,恨不得将我整个角落中看清楚看透了,而后最终叹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看不清你的未来。”

    我听这话,有些好奇,却还是小心地靠着房门,远离裴璐**:“您能看到未来?”

    “恩。”裴璐**说完,他又看着有些不高兴了:“难道你不相信我?”

    “信信信!”我忙不迭地说到。

    裴璐**摸了摸下巴,而后询问我:“你们今天来找我就是这个问题?”

    我傻傻地点头,而后又摇摇头,老老实实地回答了:“不是,找你只是顺便。”讲真的,来之前,我完全就不知道裴璐有一个在治疗的**:“其实我们是来查探消息的。”

    裴璐**看着有些不开心了,叹了口气:“我就知道,那个不孝徒弟怎么会忽然来找我。妈的……”他念念叨叨了一会儿,又叹了口气:“我那个徒弟啊,就交给你了。”

    我一脸问好。

    “来,我看看。”他上下又看了我几眼,而后得出了结论:“不管前路如何艰辛,你要记住,会有一个好的结果。”

    我不知他话中何意思,却恍惚明白,这可能是非常重要的讯息,便傻傻地点头应下了。

猜你喜欢

  1. 悬疑推理
  2. 灵异精怪
  3.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