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问剑史

更新时间:2019-11-08 13:13:38

问剑史

问剑史 桃木 著

已完结 殇洛,清玄 武侠玄幻题材古代古装短篇美文

殇洛清玄是《问剑史》里面的主角,它的作者是桃木,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贼老天,你只是想让爹娘团聚是吧?那我不怪你了,但是你不能和我抢羽儿了,要不然我就真的不信你啦。”...

精彩章节试读:

殇洛望着这神仙似的老头,半晌都没有出声,山洞.里的气氛就这样一下变得有些怪异了起来,终于,在山洞.里寂静了差不多有一刻钟之后,透明人影忍不住出了声

“你倒是吱个声啊,你这样沉默让我很尴尬的!”人影一副高深的模样,说出来的话却让殇洛忍不住笑出了声,理了理纷乱的心绪,殇洛顿了顿然后道

“前辈道骨仙风,我不知这世上是否真的有神仙一流,不过倘若要是真有的话,也必然是前辈这番模样吧!”殇洛认真地说。

灰袍人影听到这话显然也是颇为受用,轻轻捋了捋胡须,怪笑着说道

“你说的对,就是这世间真有神仙,也是我这般模样,哈哈哈。”

殇洛的这个马屁拍的是结结实实,不偏不倚正中下怀,人影的兴致一下被提高了许多,他笑完后对着殇洛和善地道

“小子,你现在有两条路可选,这一呢,便是刻苦修炼,待到他日进阶灵师,亲自去报了你自己的仇。”

“那还有一条路呢?”殇洛下意识地问到。

听到殇洛的问话,人影的脸上没了笑容,他严肃地道

“你一心只想复仇,别无他求,他日若大仇得报,便也失去了前进的动力,这样的人,我只会教你至灵师的东西,到时候你报了仇,我便会用搜魂之法抹去你脑海中关于我的记忆,那时候,天下之大,你我之间便互不相干了。”

看着陷入了沉思的殇洛,人影再一次开了口

“小子,这世间修炼之人千千万万,他们有着各种各样的目标,或为了权势,或为了长生,甚至有些人仅仅是为了能自由地在天地之间来去,而你,则是为了复仇。”说到这里人影顿了一下,看了一眼殇洛又接着道

“我教你修炼、助你报仇是看在你我有缘,等帮你把仇报了,我们之间的缘分便也尽了,我算不得你的师傅,你也不是我的徒弟。”

人影说完便静静地看着殇洛,不再言语,而殇洛一时也没有说话,沉默了半晌,他突然抬起了头,认真地对人影说到

“前辈,我大概,是明白的。”

“说来听听。”人影淡淡的道

“这世间修炼之人的确无数,可就算是一个刚开始修炼的人都能知晓自己想要什么,我被仇恨蒙蔽了眼睛,他日就算大仇得报,心中的魔障也无法驱除,恐怕只能是行尸走肉罢了。”

听了殇洛的话,人影点了点头,他对着殇洛说

“你说得对,等你真正想明白了为何修炼,我再教你修炼之法。”说完人影便犹如一道青烟,钻入了剑鞘之中。

洞外,殇洛坐在一块大石上面发起了呆。

太阳已经落山,天边升起了火红的晚霞,看了眼飘荡在天空的云彩,又看一眼身前哗哗的流水,殇洛心中无悲无喜。

“我难道只为了复仇而活?”他喃喃自语……

天,渐渐地黑了,天空中仅挂着一轮弯月,坐在大石之上,殇洛的记忆也飘回了从前,一时间,他沉浸在了记忆的长河之中。

从记事开始,一直到此刻来到魔兽山脉,一整晚殇洛都在回忆着自己所能回忆的一切,那些记忆有笑有泪,虽然平凡普通,却是充满了温馨与甜蜜,最后,殇洛脑海中浮现了一家人围在桌旁吃饭的场景。

突然,殇洛笑了,泪水也在这一时刻流了出来。

他想起了蓝贺死前的那一幕,那截血淋淋的身子,还有那泼洒在地上热腾腾的内脏,仿佛还在冒着热气,而蓝贺也还没断气,他张开嘴在说着

“逃,逃,快逃……”

“死啦,娘死了,爹也死了,都死了。”

这一刻,殇洛感觉呼吸是那么的困难,他嘶吼着,对着天上的月亮骂着,对着老天爷骂着……甚至他还可笑地跳了起来。

此刻的殇洛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他撒着泼儿,像极了一个市井的泼皮无赖,就是那种没教养又不要脸皮的瘪三。

突然,殇洛停下了自己的疯癫。

“羽丫头还没死呢,对了,丫头还没死呢。她必须得活,我也要活。”

殇洛喘着粗气,他没有再继续高声呵骂了,他只是喃喃道

“贼老天,你只是想让爹娘团聚是吧?那我不怪你了,但是你不能和我抢羽儿了,要不然我就真的不信你啦。”

突然,殇洛又变得安静了,他坐了下来,又开始发呆。

“爹,娘,你们在那边团聚了是吗?”殇洛说到这里深吸了一口气,擦干了泪水,脸上的笑容更甚

“我会照顾好丫头,我也会好好地活下去的。”

就在殇洛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仿佛听到自己心中有什么东西碎了,就这么无声无息地。

与此同时,一缕曙光刺破了天幕,照耀在了殇洛的脸上。重重地呼了一口气,他眼中陡然爆发出一抹神采。

“看来你是想通了!”魔音淡淡出声道

“前辈,我想通了,死者已矣,他们的仇是要报!但更重要的,却是让还活着的人如何继续活下去,我不想看到已经发生过的事重蹈覆辙,我想,我是为了让那些人不再受到伤害而去修炼的。”殇洛捏着拳头认真地说着,声音里面还带着一丝冷冽。

“好,既然如此,那你便要时刻牢记自己到底为何修炼,要知道,杀,并不仅仅是为了夺人性命。”魔音双手负于身后,又严肃地道

“如此,我便给你第二条路,那便是追求修炼之极,勘天地造化一途。当然,我也会收你为徒,倾尽我之所能,竭力助你寻道,但同样的,你要付出比别人多千倍万倍的血汗,且永不气馁,可能做到?”魔音陡然声势一变,带着几分严肃与郑重。

“晚辈定当竭尽所能。”在感受到魔音的转变之后,殇洛也神色肃然地道。

“好,那便拜师吧!”灰色人影出现在半空中,大袖一挥,潭水顿时逆流而上,在高空之中汇聚成了一把椅子,人影坐在其上,带有几分自傲地说

“老夫的真实身份,说了你也不知道,不过我很有名的。”说着便又一挥袖,只见石子成杯,凭空聚茶,并且瞬间飞到了殇洛面前。

“奉茶吧!”人影面带微笑,看着惊呆了的殇洛说了一句。

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殇洛看着眼前的茶杯,长呼了一口气,随即问到

“可是您老人家现在这个样子如何饮茶?”说完殇洛便望向了人影,听到这话,人影顿时一愣,面色有些不自然

“那你磕几个头便是了!”说着人影挥了挥手,脸上带着几分讪讪,遣散了空中的茶杯。

殇洛听了这话倒也没再言语,直接跪在了地上,恭恭敬敬地磕了几个头。

“哈哈,好,老夫一生都没收过徒弟,想不到却在今天收了一个。嗯,以后,我便是你师傅了!”看到磕头的殇洛,清玄笑着捋了捋胡须。

“师傅,那我们接下来干什么?呃,我的意思是,我要怎么才能开始修炼?”

“你小子,急什么?说了教你便是教你,岂能哐骗于你。”

殇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却没再说什么。

清玄摆了摆造型,开了口。

“修炼的本质就是吸纳灵气入体,并驱使灵气游走经脉的过程,这个过程会在一定程度上用洗涤**,使之更加强横,到了一定程度还能利用特定的法门御使体内灵气,在战斗中,也可达到伤人之效。”

“而你……”清玄说到这里看了殇洛一眼,接着说到“而你体内没有经脉,所以就不能完成这个过程。”

殇洛闻言并没有说什么,因为他知道,既然师傅告诉他,他可以修炼,那么便只要静静听师傅说下去,现在提出问题是浪费时间。

清玄看了一眼脸色严肃的殇洛,先是笑着捋了捋胡须,然后暗自点了点头,他很满意,这个徒弟年龄虽小,但沉得住气,昨晚虽然有些精神分裂的症状,但这才配当老夫的徒弟啊!。

“你体内没有经脉,所以需要为师给你铸脉,而且你运气不错,铸脉所需的材料我都还有。”

不过殇洛还是疑惑地问道

“铸脉?怎么铸?”

“刻阵。”

殇洛还是不明白,但他的心中已经有了不详的预感,于是他接着又问

“刻阵?刻在哪里?”

“呵呵,给你铸脉,自然就要刻在你身上了!”

听到这话,殇洛脸色终于变了。

阵,是落月大陆无数先辈智慧的结晶,它广为人知,但却又可以说是鲜为人知。因为人人都知道阵师的存在,但却又偏偏不知道他们都是谁,在哪里。

殇洛是听说过“阵”的,但他却也知道,阵只能刻在死物之上,比如一柄剑、一块石头、一座山蜂、一片土地。这是理所当然的,因为阵的动力是天地灵气,只有那些死物才能经受住天地间磅礴浩杂的灵气冲刷。而且把阵往身上刻的人不是没有过,但他们都在没刻完的时候就死了——爆体而亡。

猜你喜欢

  1. 武侠
  2. 玄幻题材
  3. 古代古装
  4. 短篇美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