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农门医女:将军是忠犬

更新时间:2020-08-01 10:59:08

农门医女:将军是忠犬

农门医女:将军是忠犬 娇气的燕子 著

已完结 楚江离,顾芊榕 古言幽默搞笑穿越题材

主人公叫楚江离顾芊榕的小说叫做《农门医女:将军是忠犬》,是作者娇气的燕子写的一本穿越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顾芊榕猛的一愣……这……这是哪里?她记得身为战地支援者的自己明明正在给伤患包扎伤口啊?怎么突然就来到古代了?就在顾芊榕愣神之际,她的脑海中浮出了些原本不属于她的记忆,随之而来的还有方神奇的空间。

精彩章节试读:

牛家二老听周仁这么一说,脸都泛白了。牛二他娘‘扑通’一声跪在了周仁的面前,哭嚷道:“郎中,我求你了,怎么也得救救我儿子,我给你磕头。”

周仁站在摇头道:“你儿子脉象弱的都快没了,不是我不救,是实在没的救了,到不如直接回家,还能陪着他咽下最后一口气。”

牛老头也抖抖索索的走到周仁面前,脸色已经变得灰白:“郎中,我就这么一个儿子,求你想想还有没有别的法子,要多少钱你说,哪怕家当卖光,我都给。”

周仁脸上有了不悦,摆手粗声道:“说了没的治怎么就听不懂呢,我是那种贪图钱财的人吗,他放我这里也没用,招了晦气,还砸我招牌。好声好气说还不听,赶紧走吧,我还忙着!”

“常言医者父母心,你就那么随意的把了个脉,就说他没救了,是不是太草率了一些?”顾芊榕实在看不过去,才开了口。

周仁一顿,这才注意到还要顾芊榕这么一号人在场,眯了眯眼又露出了几分凶狠:“你这个小丫头片子懂医术吗,就在这里信口雌黄,你本事你来治。哼!”

扫了一眼几人,周仁一甩手,转身就往回走,牛二他娘立马站了起来去追,却还是慢了一步,周仁家的门‘砰’的一声关上了,楞她怎么敲都没有开。

“孩子他娘,别敲了。”牛老头的眼眶有些个湿润,想想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孩子,说没就没了,谁能不伤心。

“孩子他爹,这可怎么办啊?”牛二他娘哭的更大声,眼泪噼里啪啦的掉,她也顾不得擦,不停的拍着地面不知如何是好。

牛二他娘的哭声,引来不少人,都好奇的围了过来。

“这不是牛二吗,他怎么了,还流了那么多血?”张家的婆子惊呼。

“哎呦,周郎中没在么?”另一个婆子问道。

“在家,刚才我还听到郎中的声音,只是怎么不开门?”又有个老婆子插话。

这么一群子人咋咋呼呼的一谈论,牛二他娘就哭的更凶了几分,牛老头瞅瞅人越来越多,上前去拉她:“走吧,先回去再说。”

“我不走!”牛二他娘撒起疯来,扒着地不肯起:“孩子没了,我也不想活了!”

“可郎中不愿看,你赖这也没用。”牛老头叹了口气。

牛二他娘突然站了起来,蹭蹭跑到顾芊榕的跟前,有着几丝怨气:“都是你这丫头乱说话,郎中生气了才不医的。”

“不能怪这丫头。”牛老头还是有几分理智,揪着老伴的衣袖,生怕她把气撒在顾芊榕的身上:“丫头,你赶紧去割猪草吧,不然回家天都要黑了,一会我有空就去找你奶奶说明事情的经过。”

牛老头是个明理之人,家里出了那么大事,还不忘顾芊榕,怕她奶奶责骂她。

“我说的是实话,牛二要是在不治的话,真的就会死。如果你们相信我,我能治。”顾芊榕对于牛二他娘的撒泼并没放在心上,她更泼皮的人她都遇到过。

周围顿时传出讥讽的笑声,没有人会相信顾家这个小丫头能治病。

“你说谁会死?”牛二他娘跳脚,心里受不得半天刺激,瞪大了眼好似顾芊榕是她仇人一般:“我儿子要是死了,我和你没完!”

这话说得好似牛二的事全是顾芊榕的错那般,牛二他娘开始不讲道理起来。

“丫头,你赶紧走吧,我们实在没心情和你说那些。”牛老头也摆了摆手,心情低落的看了一圈围观的婆子:“这没什么好看的,都散了吧!”

那些看热闹的老婆子悻央央的散去,还有嘟囔的:“顾家这丫头能治病,我家老三都能考中状元了。”

随即又是一阵笑,众人才各忙各的去了。

顾芊榕却没有走,上前搭了牛二的脉,他的身子因为失血,有些凉。皱了皱眉,她记得空间里有血浆包,得赶紧输血,要是在拖下去,她也没把握了。

牛二他娘回过神,扭头看见顾芊榕拽着牛二,急忙一把拉开,大声的吼道:“你这臭丫头,还想干什么?离我家孩子远点。”

牛老头拉起了大板车往回走,牛二他娘急急拉着车:“孩子他爹,你这要去哪呢?”

“回家,总不能让孩子在这里躺着。”牛老头语气并不怎么好,心里似乎憋着口气,也不知在埋怨着谁。

“我不走,我要等郎中。”牛二他娘也是赌气。

“你还没看明白吧,郎中是不会出来了,早些回去,省得被旁人看笑话。”牛老头推着大板车,往前走。

“郎中不医,你们可有旁的法子?”顾芊榕还是没有离开,也跟着车慢慢挪步。

“还能有啥法子,唉……”牛老头长长的叹了口气。

牛二他娘刚干的眼泪又开始往下流,这次倒没有哭的大声,只是默默的流着泪。

“既是如此,让我看看你们也没有什么损失,若治好了,皆大欢喜,若治不好,也就这样了。”顾芊榕走到了牛老头的身旁,感觉他还是个讲理的主儿。

“你到底想怎滴,还嫌我们不够惨么?”牛二他娘呜咽着:“我就没见过心肠那般歹毒的姑娘,你若能治病,你爹就不会如今还半死不活的病唠子样!”

顾芊榕没有答话,只是瞅着牛老头,看他怎么说。

一路除了牛二他娘时不时抹抹眼泪,三人都没有说话,到牛家门口,牛老头将大板车停在了屋前,看着撵不走的顾芊榕,眼巴巴的望了望天,不让眼泪掉下来,叹了口气。

“行吧,我看你能治出个啥样来,如今我们也没有什么指望了。”牛老头想了一路,终于还是答应了。

“孩子他爹……”牛二他娘没想到牛老头会答应,眼中有着惊讶。

牛老头朝她摆了摆手,示意她不要再多说了,说实话他并不信任顾芊榕那丫头,但凡他还有别的法子,定不会让她来治。

牛二他娘张了张嘴,没有再说话。

猜你喜欢

  1. 古言
  2. 幽默搞笑
  3. 穿越题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