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无敌萌宝来敲门

更新时间:2019-09-09 11:45:37

无敌萌宝来敲门

无敌萌宝来敲门 丁晓橙 著

已完结 莫亦庭,林盛夏 言情

新书推荐,《无敌萌宝来敲门》是丁晓橙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莫亦庭林盛夏,书中主要讲述了:当年,迫不得已,去给别人生孩子,怀胎十月直到孩子出生至抱走,从未见过她一面,多年后,她们在医院相遇了……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章 发烧了

“孩子呢?”

她把行李箱寄存在玄关,摸出口罩来带上,长发挽起来,露出洁白的一段颈项。

莫亦庭带她上了楼。

这是第一个,跟他说话时会故意错开目光的女人。

他厌烦那些趋之若鹜的女人,可偏偏遇到的所有人都恨不得刚对上一个眼神,下一秒就能跟他走进婚姻的殿堂。

不由得多看了她几眼。

林盛夏感觉到这人探究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扫视了几遍,不自在的拉高了口罩,只剩下一双眼睛露在外面。

他们推开门进去,房间里开着地暖和加湿器,地毯上到处是小孩子的玩具。

林盛夏直接朝着chuang上的小朋友走过去,把医疗箱放在地上。

小不点看见有人进来,拽着被子爬起来,软软糯糯的叫了一声,爸爸。

莫亦庭点了点头站在chuang边,伸手摸了摸孩子的头。

“阿姨,你是来给星星治病的吗?”

林盛夏看着小不点烧的通红的小脸,不自觉的放软了语气,拿出体温枪先测了体温。

“呀,39度了呢,烧得这么厉害。”

她转过头去问,“什么时候发现孩子发烧的?”

“刚刚。”

他答的理所当然。

林盛夏咂咂嘴,收了体温枪。

“星星,我们得打一针退烧针,这样才会好得快。”

她说完,伸手去拿箱子里的针管。

chuang上的小包子却转瞬掉下了眼泪,“呜哇!星星不要打针!”

小不点满眼泪花,作势要扑进爸爸怀里。

她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安抚他,正要拆包装,斜刺里伸过来一只大手,按住了她捏着针管的手指。

那手指修长,利落,骨节分明。

“林小姐,我听说你毕业于美国默克大学,难道他们只教会了你打针?”

男人的声音冷冷的,他很高,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

林盛夏一愣,笑容渐渐隐去,一股无名火起,“您什么意思?”

莫亦庭松了手,凉凉的看她,“陆时安说你经验丰富,跟国内的医生不一样,我看,不见得。”

“小朋友高烧39度,不马上降温很可能会烧成肺炎。”她顿了顿,昂着头望着男人的脸,“还是说先生你并不在意?”

她脾气好,不代表没有脾气。

这男人频频踩她的底线,甚至毫不掩饰的质疑她的专业性,她就算再怎么有耐心,此刻也控制不住的跟他呛了几句。

莫亦庭挑了挑眉,视线在女人巴掌大的小脸上转了一圈,忽的笑了一声。

“莫星星,眼泪擦掉,别给老子丢人。”

小不点吭哧吭哧的声音一下子停了,瘪着嘴用肉乎乎的小手抹掉眼泪,眼睛红红的,活像一只胖兔子。

“阿姨,你……你来吧!”

一只肉肉的小手臂伸出来,小包子的脸上是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林盛夏忍不住笑了一下,伸出手去捏捏小包子肉肉的脸蛋。

“一点都不疼,阿姨保证。”

莫星星懂事的点点头,别过脸去,小小的身子拱进爸爸的怀抱。

莫亦庭被小包子拉着,半边身子俯下去,以一个怪异的姿势立在chuang边。

林盛夏弯下腰来给小包子打针,他甚至能闻到她身上清新的香气。

他不习惯这样靠近一个女人,不自觉的往后退,又被小包子拉住,进退两难。

小朋友的一截手臂被她捏在手里,皮肤光滑的触感如凝脂。

她定了定神,一针很快结束。

林盛夏拔了针站起来,把所有医疗垃圾封在一个袋子里准备带走。

她才意识到刚才自己离那个男人那么近,竟然是呼吸相闻的程度。

脸不受控制的红了起来。

又听他问,“他什么时候会退烧?”

莫亦庭放开星星,他的睡衣被小包子扯开,露出*前精壮的轮廓,他自己却没察觉。

林盛夏别过脸去,流利的嘱咐注意事项,像是在背书。

男人好看的眉头皱起来,语气里又带上几分不耐,“我不想听这么官方的回答,林小姐,我没那么好的耐心。”

林盛夏一顿,她从没见过这么不配合的家长,实在是头疼,话锋一转,“星星的妈妈呢,我跟她沟通。”

她话音刚落,房间里静了下来。

只有电器工作的声音,规律的运作着。

“阿姨,星星没有见过妈妈……”

小朋友撅着嘴,脸上写满了委屈,小心翼翼的看着爸爸。

莫亦庭的眉皱着,果不其然,他的神色一点点冷下来。

林盛夏瞬间明白了什么,蹲下,身去摸摸小不点的头,“抱歉……”

她心里一疼,看着面前的小不点那种小心翼翼的神色,对这脾气暴躁的男人更是没好感。

头顶传来男人凉凉的声音,“林小姐,不送。”

她放下**,弯腰对小不点轻声说,“星星,药盒背面有阿姨的电话,有事情就给我打电话。”

这才站起来,抬起头看着莫亦庭。

拽什么拽,“这位先生,要不是看在星星的面子上,恕我对您,也没什么耐心!”

她说完,背上医疗箱,头也不回的下楼。

看着莫亦庭抿紧的嘴角,chuang上的小不点却露出了一抹坏坏的笑容。

能让爸爸吃瘪的阿姨,还真是有意思。

林盛夏推着行李出了门,打车回早就联系好的住处,安顿好自己,已经是深夜。

她跟陆时安商量好,明天还要去墓园祭拜爸爸,吹干头发,又看了看手机,倒头就睡。

没有人打过她的电话。

她苦笑,妈妈,应该并不关心她的死活吧。

从她为了那笔钱,狠心把自己卖给别人做daiyun的那一刻,从她,把自己送上别人的chuang的那一刻。

林盛夏想,是从那一刻起,就注定了她也许不会再承认这段亲情。

她还是控制不住的红了眼眶,强迫自己快速进入睡眠。

第二天一早,她买了花,提着东西进了墓园。

她带了酒,可以和爸爸讲一讲这五年的生活。

离爸爸的忌日还有三天,林盛夏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碰到她。

她转身就走,却还是被她看见。

李美芳颤着声音跑过来拉住她的手,“盛夏?是你吗?”

“盛夏……我是妈妈啊,你……你终于回来了。”

猜你喜欢

  1. 言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