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停留在时空的旅店

更新时间:2019-08-23 10:39:16

停留在时空的旅店

停留在时空的旅店 颜无词 著

已完结 阿良,斯婕 言情短篇美文都市题材

《停留在时空的旅店》是一部作者颜无词写的一部精彩短篇小说。主角阿良斯婕,故事情节描述:青春里的友情,是相互陪伴、携手并进的;因为有阿良的存在,青春的路上不再孤单寂寞。困难时的帮助,失意时的陪伴,快乐时的分享,都会给我向上的力量。无论是在天南、亦或者在地北,旅行的途中往往都会伴随着变化,人生的道路却总是殊途同归,用尽一生,走遍这个世界,这就是我和阿良的故事……......2221阅读网为大家提供停留在时空的旅店小说在线阅读。

精彩章节试读:

少女时代总是容许梦与现实并存的。

沈妗离开杭州的时候,本想去戈壁大漠走一遭,然而,却始终还是不舍得离那座城市太远。毕竟,从出生到此刻,所有温暖的悲伤的甜蜜的凄凉的记忆统统都在这里。

她在青春里经历了寂寞的年华和丧亲的悲痛,也在荒凉的等待里遇见了一段并不完满的爱情。此刻,春的气息尚未消逝,初夏已悄悄临近。春末初夏交接的时光,多了些柔和与深情。像一对缱绻的恋人,彼此依附,不舍分离。

然而,在杭州最美丽的五月,看着花与影交错迷醉,沈妗的内心却响起了从未有过的声音在催促,催促她出发,出发。似乎有条漫长的古驿,不知要把她带去哪里。

火车轰隆隆地开走。那是一种告别。你必须相信,生命中的每一段过程都是唯一。它独自于生命之外,又存活于生命之中。而火车,亦有自己告别的方式。一同带走的,还有沈妗的所有。

无数次穿越大山的内脏,她的视觉开始沉湎于一种震撼的单调。脚下是大片黄灿灿的小野花,连绵不断的群山峻岭环绕出圆润安适的小盆地。那些个统一的灰瓦青墙似在呐喊,这里就是你的乐土,别迟疑!

几十个小时的轰隆隆声最终将她带到这方幽闭。

是吊脚楼,是小背篓,是一幅幅色彩光鲜的山水画和一张张温情漫溢的农家风味图。沈妗的双眼从这刻起,开始了贪婪而疲劳的征途。那是卷存于记忆深处的胶片,可以连接成一场路过青春的电影。

空气中隐隐蕴含着狂放的不羁,大山深情的呼唤,激起了心中翻腾跌宕的原始本性。沈妗不知,这声音是来自心中那片旷野,还是眼前浑厚的大山?有一种感觉就像是:梦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已在眼前咫尺处!

幽静不足以形容如此遂深的怀抱。然而,终究还是有些东西留下了。沈妗不愿承认,离开那座城市,却根本未曾避开逃离本身。火车并未带走所有。她只是左躲右闪,生怕会在某个不留神的瞬间被揭开往日疮疤。

她惦念着离去已久的母亲,也惦念着刚刚离开的学长。她细细隐藏起内心的忧伤,觉得生命或许需要些负重才可以走得稳当。

二十岁的少女独自在山间石阶上攀行。风景如同在雾中突现。她昂首景仰,景仰那伟岸而庄严的身躯。自身变得越来越藐小,最终溶于那温厚的怀抱中。恍然回过神时,已置身张家界葱绿的山中。

这是与家乡不同的另一种模样,钟灵的山峦座座相连,彼此交错,山壑的祥云随风流动,带着安详圣洁的意味。弥天而至的,是气朗意清、平淡安和的气息。

山中石头有着各种奇美嶙峋。几条蜿蜒伸向高处的青岩山路,在绿树之间尤其醒目,宛若自山顶静静流泻的溪水。兴许是树木遮掩不住山的身体,又或许是山峦提早换上了夏装,**露在外的岩石似被刀斧削过,并不光洁,而远远望去,树木连成了一件驼绒的短装,被岁月这只苍老的大手经久抚摩,使得一簇簇石林奇峰气势磅礴。

从大路走上掩于乱石荒草间的小道,青草上的露水尚未被大地吸收,渐渐将沈妗的裤腿沁成了深色。她再也看不清张家界的全貌,却放松了一路了疲惫,在大山阔达的%怀里漫步。她想起“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这样的诗句,嘴角不由泛起微笑。

也不知是翠草绿树,还是黛黑的大山投下的光线。只漫不经心地反射回半空,回到人们的眼球。黄昏渐近,山势愈陡。她却自由行走,生怕那车轮碾破了山界的静谧之美。更何况奇峰林立,怪石嶙峋,蓦然扑眸而来。无论是那自由舒坦的天然色泽,还是那无拘无束的血气方刚,无一不激起心绪的婆娑,令她心旌摇曳。

她欣赏着黄昏临近时山中的一切,峰林石景如柱,如鞭,如塔,似人,似禽,似兽。天地之间,山水之中,一条涣涣而淌的小溪恬静的出了神。世上唯有天造地设的美才能不朽。沈妗徜徉其间,看着眼前昂扬舒坦,烟波浩淼的山岭,不免思索这青枝、果实是否隐藏着少女时代的梦?

涧底无规则的石粒碎沙似溪儿美丽的创伤,泯诉着永不为人所知的悲凉故事。浅澈的金鞭溪是连接山魂与人魂的脐带。日影如梦如幻地驳离了溪水,射中溪底游鱼,勾勒出永难排遣的凄伤。那些畅游的鱼儿可知它生活在人间仙境?

翠色的苍郁在静默中略显忧愁。那随风舞姿的枝条是否在拂拭不经意被吹落的婆娑泪珠?沈妗看着鱼儿,心头宛如挨受一刀的疼痛。

紫色的天空下,一个素衣女子在纷纷飘零的绿色精灵间行走。那是一张平静得略带麻木的脸庞,寡淡的神情中隐隐透露着圣洁的傲慢。

那只尖叫着压低了飞过头顶的鸟儿如同坠落池塘的石粒,激起心湖上的微微涟漪。在爬过一千多级的石阶之后,那晕便一层层波及到了头部。

灵魂与山母融为一体,像孕育腹中的胎儿,有着诉不尽的亢奋与狂喜。在这方初至的天地,沈妗逐渐安稳。紧绷的弦早已断了线,独奏着一个单调而空洞的音律。在那段时间的空白里,她一直坚信感性是可靠的,心的柴扉早已为每一份突如其来的因缘敞开着,不惧怕。

就在这时,耳畔竟有声音说道:“大山就像是一位雄伟的母亲,在山间行走会感到莫名的温暖吧?”沈妗偏过头,看见一位英俊的中年男子,满脸温和地注视着她。

然而,长年的孤独毕竟将沈妗与人群隔离开来,她并不说话,顾自朝前行走。只见兀立的峰林在暮晖下雄浑却笼罩上淡淡邪气,那纹路流动飞转,风鼓擂响仿佛万马长嘶。当暮之薄雾缓缓而降,她最终迷失在云山雾嶂中不得方向。

男子是安静的,如同那些沉默的峰岩,始终在身后五米的地方。当她掬起一捧百寿泉,贪心的将整张脸埋入双掌,在那自指缝流泻的琼浆中酣饮几口。男子说道:“一**到九十九,二口,一百八十八。”沈妗不禁大笑。呵呵,一个坚信生死由命的女子,何德何能享受如此漫长的生命馈赠?

石级迂回曲折,或一步有余或两步一级,待到背脊额头都沁出汗珠,她索性席地而坐,临风西望。夜幕投下巨大的阴影,这朦胧美意却更添几份禅静与悠远。眼前深邃的更深邃,雄伟的更雄伟,只是白昼里的娇艳奇诡已然与青山一笼统。

缓缓而至的夜色是如此温柔,走出那竹简制成的门,扑面而来的是夹杂了植物辛辣芳香的和风。男子大概已经入睡。沈妗不眠,独自在客栈外散步。

白日里清晰的一切都蒙上了玄深的外衣,那些穿透夜色仍依稀可见的轮廓在展示一种巍峨的力量和肃穆的不可侵犯。

眼前的山峦如同精祯的水墨画,又似粗线条勾勒的速写。线条之美感正是中国美学之最,集千种风情万般嬗变于简单的曲线。

猜你喜欢

  1. 言情
  2. 短篇美文
  3. 都市题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