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玄幻 > 灵海

更新时间:2020-07-25 05:14:01

灵海

灵海 钟云 著

连载中 荣坤,郭云山 玄幻题材热血爽文

独家小说《灵海》由钟云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小说,主角荣坤郭云山,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嗡……”耳膜震动,好似冷风掠过大脑神经,冲击感明显。...

精彩章节试读:

山腹矿洞,漆黑中,一团微光幽幽闪现。

宁茹的身形轮廓随着朦朦光芒在黑暗中浮现出来。她手拿点亮屏幕的手机,头发凌乱,脸颊上的血迹在微光下色泽晦暗,一滴滴顺着下巴滴落。灰尘、血腥味刺鼻,矿洞内的空气浑浊而燥热犹如身处垃圾焚烧厂,四周响动着悉悉索索的砂石滑落声,让她悚然胸闷欲呕。

她强忍疼痛和惊恐,一手托着沉重的腹部,一手举起手机查看。

朦胧光亮中,小海那瘦小的身躯搭在她腿上软绵绵不动,耷拉的脑袋上湿漉漉。她查看小海的伤势。右腿骨折,头顶、前额和左脸颊上血肉模糊……在她抱住小海之前,大小石块连接着砸下来击中这孩子的头部,矿洞随后坍塌,光线迅速消失,洞内陷入黑暗。

“小海、小海……咳咳……”宁茹的呼唤导致她吸入灰尘引发难受的咳嗽,腹部胎动感强烈。她手摸小海的颈动脉,惊喜发觉一点微弱的搏动。这孩子还活着。她咳嗽着呼喊:“有人吗?郭云山……云山,咳,你在哪里?”

声音空洞沉闷。

一束光忽地闪亮在不远处,晃动刺眼。灰尘如海底密集的微生物在光束中浮沉。郭云山从尘土里踉跄爬起来,开启一顶矿工帽上的矿灯。他遽然不语,持灯扫过坍塌大部分的矿洞。就像漆黑影厅的放映机发出的光,在灰扑扑的光芒照亮下,矿洞内显出惨烈的画面:狰狞的土堆、乱石,石缝中闪现一两条人的肢体。

“娘……”郭云山炸裂般呼喊。他扣上矿工帽,双手疯狂扒拉石块。

矿灯光柱晃动。强烈的晕眩袭来让宁茹一度失去意识,直到陡然听到一阵悲呛可怕的声音惊醒。她恍惚看到郭云山的身影激烈发抖,双手血淋淋,怀抱着一截软软的身躯,发狂叫喊。那不像是人类能发出的声音,如同荒野上垂死的野兽在嘶嚎。

片刻后,嘶叫只剩窒息的咝咝出气声。声音蓦然停住。郭云山猛地扭头瞪着矿洞另一侧,他从地上抄起一柄铁锤快速冲过去,跑向矿洞深处。

宁茹惊急,郭云山看似崩溃癫狂,竟然不顾她和小海,顺着矿道发狂冲向黑暗深处。她向郭云山发出呼救,但声音微弱得她自己都听不清。过不多久,远去的矿灯光亮渐弱,最后一点光线消失。

黑暗压下来,重重笼罩这里。

宁茹积蓄气力,挪开小海,忍痛爬在地上伸手一处处地摸索……手指被尖锐的石块割破,她终于在地上摸到一顶矿工帽,摸索着点亮矿灯。举灯环视一圈,她见矿洞坍塌得不成形,入口处严丝合缝,砂石灰土还在不断地从顶壁上倾泻下来,在沉闷的寂静中“沙沙”声响悚然。

这里看上去还要塌方,极不安全。手机没任何信号,只显示着触目惊心的时间。胎儿似乎激烈动了动,腹部传来让她害怕的阵阵闷疼,恶心呕吐感愈发强烈。她急忙戴上矿工帽,吃力地抱起小海,一瘸一拐挪向通往山腹的矿道深处。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保住性命,带着小海找个安全的地方躲避,等待矿洞外的人进行挖掘救援。会不会引发早产?在这样的绝境中……宁茹心头揪紧,不敢想后果,只希望救援早点到来。但不知矿洞的坍塌面积有多大?疏通要多长时间,她……关键是腹中的胎儿,还有小海,还能支撑多久?

“哗啦!”地面轰然震动。她身后的矿洞又塌了一处,砂土如雨下,矿道内支撑面不断在崩裂,山体发出可怕的沉闷声响。

宁茹抱着小海往矿道里走。浑身剧痛,她用尽全力,感到肚子越来越沉重难受,肢体渐渐麻木,全凭意志在机械地走动着。最终她脱力支持不住,背靠洞壁坐下,短暂昏迷了一会才稍微清醒。

矿灯照耀。小海的右腿和头上流血不停,眼窝血肿黏糊,这孩子的左眼球破裂伤十分严重,必须紧急包扎止血。宁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拉开挎包翻找一切能用的东西:文件袋、瓶装纯净水、纸巾、手帕、眼药水、风油精、护垫、棉签……她取下钥匙串上的指甲刀,剪开衣布,撕成一条条,再把厚实的文件袋卷在小海的断腿处充当夹板,用布条牢牢固定捆住……她处理小海头上的伤,拿棉签清除伤口中的碎石,用纯净水混合眼药液冲洗伤口防止感染,再用护垫覆上,布条缠绕他的头部进行包扎。

宁茹也被石块击中,头皮裂肿,幸亏颅骨没破损,但让她最揪心的是胎儿,肚子没了动静,不知胎儿的情况如何?在激烈的折腾后,谁知下一刻会不会出事。

“爸,妈妈……”小海失去血色的嘴唇忽然开阖,发出微弱的声音。

“别怕,阿姨在呢。”宁茹伸手搂住小海。失血让这孩子发冷颤抖像寒雨中的小猫。渐渐的,小海在她怀里平静下来。感受着温热的怀抱,钻心的疼似乎徘徊在遥远的地方,让他不再那么难受。他声音微弱但清晰地问:“宁阿姨,我爸爸呢?”

“你爸也在,别担心,他就在矿道里头。”

“爸爸……”小海呼叫,胸腹激烈起伏。

没听到应答,矿洞深处传来空洞的回声。“我们被困在洞里,你爸去找出路。你别用力说话,好好休息会。”宁茹柔声哄着他。

“嗯。”小海含糊应声,过了会他瘦弱的手臂无力地垂下来。

“小海,小海,你感觉怎么样,疼不疼?”宁茹惊急呼喊,只见包扎在小海头上的布条渗透殷红。脉搏微弱,她担心这孩子快撑不住了,急忙说:“你不要睡着,没事的,小海,快醒醒……”

“我醒着呢,宁阿姨。”小海忽然低沉说。

“那就好,跟阿姨说说话。”这孩子的眼球破裂,不知道承受着多大的痛苦?但他却没呼痛。宁茹为之心疼。

“什么叫墨……卡灵怪兽?”小海喃喃问。

宁茹听了惊讶一怔,转念反应过来说:“小海,你说的是怪诞虫吧?它的别称叫墨斯卡灵类怪兽。你怎么想起这个东西?”小海说:“爸爸跟我说的,没说完,你就来了……阿姨,为什么叫墨斯卡灵?好古怪。”

“墨斯卡灵是一种南美洲植物的汁液,人不小心吃了以后会产生幻觉,好像睡着了做梦,梦里看到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宁茹熟知古生物化石资料,解释说:“怪诞虫的样子很奇异,它用身体上的刺行走,用触手游泳,就像在梦幻中才能见到的怪物,所以啊,科学家就叫它墨斯卡灵类怪兽。”

“阿姨,你的声音真好听,还有呢?”小海的嘴角微动,似乎笑了。

宁茹揪心难受。她清晰地感到小海的体温在下降,软软的指尖发凉。

“怪诞虫没有大脑袋,头和尾巴十分相似,它就像巨大的毛毛虫,长长的一条。到现在,大家都猜不到它到底哪头朝前、哪头向后?它是个迷。”宁茹用轻松的语调说着,只盼小海能一直听她说下去,“二十年前的夏天,有天,一个叫侯先光的古生物研究教授,他在帽天山考古,手拿一把小镐在岩壁前挖掘。傍晚的时候,候教授准备收拾工具回家,忽然发现一块化石,保存很好,古生物的样子栩栩如生……”

忽然,小海的右半边脸怪异扭曲,面部神经像不受控制似的抽搐。这情景很吓人,宁茹失声呼喊:“你怎么啦?小海、小海……”怪异的表情消失,小海缩紧身体,喃喃说:“我看到了怪诞虫。它的尖刺……触手好可怕,一条条扭着……”

“什么?”宁茹握紧小海的手,感觉到他的脉搏陡然增强,心脏明显在加速跳动。小海颤声说:“它在水里,水里还有好多鱼……不是鱼,是很多怪虫,它们是活的,在水里游,好亮……”这孩子昏然在胡言乱语,看似回光返照的前兆。宁茹焦急万分却又束手无策。突然她生出一种莫名感觉,仿佛某种无形的东西从矿道深处传递过来,一阵阵冲击震撼着她。

“嗡……”耳膜震动,好似冷风掠过大脑神经,冲击感明显。

宁茹转头,矿灯光束扫过冷硬的洞壁,矿道深处传来微弱但迫人心魂的声响,伴随着一股回旋的气流。“嗡嗡……”震响越来越大,很快变得清晰可闻,振动着矿道内的空气和岩层。她下意识把手放在地面上,手指立刻感到了整条矿道都在震动,就像受伤的人体剧痛颤抖。一种特有频率的振感从她的指尖传递到心底,让她心灵战栗,蓦然不安。

凝听片刻,她分辨出来,这是机械在矿道深处制造出来的震感,像是一列飞驰火车的车轮隆隆碾压铁轨冲击地面,更像庞大的机器在挖掘山腹引起的振动。宁茹想到郭云山,难道他在矿道深处开动了挖掘机?

“爸爸……我爸爸在那儿,亮光那儿。”小海陡然喊出声,挣扎着抬起手指向矿道深处。但这孩子的头上包扎着一层层布条,双眼蒙住,不可能看见任何东西,这意味着他陷入了半昏迷状态。宁茹安抚着小海。但他突然挣扎得很厉害,“爸爸,我要去找爸爸。”他不停地呼唤父亲,嘶声力竭。

宁茹无奈说:“你别动了,阿姨这就带你过去找爸爸。”她费力地抱起小海走向矿道深处,一步步艰难前行。

挖掘山腹土石的震荡声越来越刺耳,激荡在矿道前方,但似乎一直走不到尽头。她浑身虚脱,血和汗流淌,心脏不堪重负地在狂跳,腹部沉坠再次剧痛起来。忽然间矿道里的震响消失……寂静……可怕的寂静。

她蓦然听到她的急喘声,心脏嘭嘭跳动,天旋地转的她恍然失去意识……

猜你喜欢

  1. 玄幻题材
  2.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