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卿嫁无夫

更新时间:2020-05-17 05:01:17

卿嫁无夫

卿嫁无夫 紫苏天心 著

已完结 叶隐风,陆云袖 古言腹黑古代古装

《卿嫁无夫》是作者紫苏天心最近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卿嫁无夫》精彩章节节选:这话虽然直接,却也分明。陆云袖惊的立时站起,离的远远地瞅着对方,若用瞅字,大抵是因为这眼神之中藏着太多的难言之隐:有难过、有激动、有悲哀、有委屈,更有决绝。...

精彩章节试读:

小荷推了下小碧,"你去打凉水,我去找上官先生。"

陆云袖刚想出口询问,小碧小荷就已经急急匆匆的跑出去了。她叹了口气,看向窗外。

心肠毒辣的人,你便是用自己全部的心思去应对亦是不可得,这恐怕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区分,永远不能用自己去衡量她人,因为在这颗心上,自己是远远不如云萝夫人与纪花二人。所以哪怕是她腹中有文章,也还是不够用。

小碧先回来的,她打了凉水送到陆云袖面前,还分外自得的说,正好在井旁碰见沈君竹,顺便将此事告诉了过去。沈君竹分外气愤的跑回去了,看来是要找世子告状。

陆云袖微微一愣,将手泡在凉水中,方才那频频而起的刺痛感终于降低了不少,虽然取而代之的是透骨的凉意,倒是将她立时刺激清醒,她居然忘记提醒小碧千万不要与沈风栖说这桩事。

小碧见陆云袖脸色有些阴晴不定,只好探问了句:"小碧是不是做错了?"

"这也怪不得你……"

是当初自己以为沈风栖圆了房,所以态度暧昧了些,而沈风栖亦是个温柔的人,未曾拒绝她的自作多情。倒是在小碧小荷眼里,变成了郎有情妾有意的模样。说来,还是自己的问题。

想要辩解的话语突然凝于唇畔,陆云袖怔怔的看着已然站在门外的沈风栖,眼圈逐渐红了。为何自己瞧见他的时候,却是那般心痛。他赠予自己的帕子犹在手中被揉成一团,却也解不开这其中的迷惑。

晨光初上,暖阳已然破云,照在小院荷塘之中,亦是浮光掠金,磷光点点。

小荷拿着从上官先生那里取来的药膏冲了回来,却被刚走出门口的小碧一把拦住。小荷望了眼瞧不见的内堂,低声问:"什么情况?"

"咳咳,世子爷来瞧少夫人,嘻嘻。"小碧始终觉着自己做的很对,面上依旧扬着骄傲的神色。

小荷迟疑了下,说:"可这若是教别人听见,可不就落了话头。"

小碧拉着小荷朝院子外头走,"是世子爷自己执意要进门,少夫人拦了许久也没拦住。若是外人敢说,自然有世子爷摆平。他可是未来的当家啊。"

小荷显然比小碧更加稳重些许,目光之中倒是依旧忧心忡忡,临走到院外,还不忘回头看上几眼。

沈风栖正站在陆云袖面前。那一瞬间,她依旧是想起李依依曾经与自己说过的那番话,沈世子乃是朝都难得的青年才俊,出手更是文采卓然,洛阳纸贵。而这般人等,在圣上那里也博得八字评价:风骨无双,举世唯一。

这风骨无双,举世唯一的人,如今正面色严峻的站在那里,问:"庶母妃欺负你也便罢了,为何却不许我进来瞧瞧?"

陆云袖将那帕子捏的极紧,净白如玉的面上现出复杂的神情,她垂下臻首回答:"云袖毕竟是小公子的妻,有些时候还需避讳,这清荷小筑虽则比较偏僻,终归也是未亡人的独居处。"

手忽然被握住,沈风栖也不管她如何挣扎,从怀中掏出个散发着清香的软药膏往她手背上抹。

陆云袖往回抽了许久,也挣不动这个书生,只好无奈的瞧着对方。

沈风栖问:"是庶母妃要你避讳幺?"

陆云袖不回答,也算是做了回答。

沈风栖抹完了药却并未放下,而是凝视着那不足一握的小手,在掌心中兀自冰凉,"云袖。"

陆云袖肩头微微一颤,这自是沈世子第一次这般唤她,却也藏着些许能模糊听出的情意,"庶母妃那边,自有我去承担,你便直接与我说,究竟是如何想的。"

这话虽然直接,却也分明。陆云袖惊的立时站起,离的远远地瞅着对方,若用瞅字,大抵是因为这眼神之中藏着太多的难言之隐:有难过、有激动、有悲哀、有委屈,更有决绝。

沈风栖被瞧的有些心疼,二人便这般远远的站着对望,良久他终于还是叹了口气,"也罢,的确不该这般问你。"

屋内一时安静下来,倒是陆云袖抚着淡淡转凉的手背,轻声说:"谢谢兄长关怀,弟妹的手已然无碍。"

沈风栖起身,定定的看着陆云袖,淡然一笑如同清风入怀,"原来这便是弟妹的回答。"

陆云袖只能保持缄默。

若在前日,恐怕她会义无反顾,只因为他是沈风栖,是世人口中所谓举世无双的世子,是无数女子歆慕不已的对象,更是在灵堂之中令她勃然心动的男子。

而今,尽化烟云。有些时候,错过便是错过,并非你执意回首便可挽回。

陆云袖眸中显出几分哀伤之色,"云袖无德无能,又岂是入得兄长心上的那个人。"

沈风栖那墨如点漆的眸子倒是未曾有任何闪烁,便直直的落在陆云袖身上,他缓缓启唇,似是自嘲一般的答道:"说来也是。在下叨扰,弟妹还需多加小心,若有什么需要相助的,便让小碧或者小荷来寻我便是。"

他拂衣离去,显然是心中不悦。

沈风栖快速的走在院中,自是有些气极,就算小碧小荷与他说话亦是没有听清。他也在想这是为何。仿佛从很久前,就认得陆云袖,自她穿着红色嫁衣入了门,那心神之间,仿若从未将她的身影淡漠。

或者,正是他与自己的弟弟沈风景关系太好的缘故。

那小子曾说:这李家寄养的那小姐,可真够可爱,明明自己做不好那桩事,硬是被我打了个赌蹲在树下许久,笑死我了。

那小子绘声绘色的讲着自己不小心遇见的那个李家小姐,眉目清秀性子坚强,虽然外表但内心委实不一般。他因为相中了人家,所以时常偷偷的跑到李家,登墙往里头看,看看那李家小姐最近又在做什么。

若说他内心又如何不矛盾,沈风景的的确确是十分喜爱陆云袖,他只要一说起她,便眉飞色舞,往常被父王责骂后的萎靡也消失不见。这陆云袖虽则从未见过,在沈风栖这位世子的心里倒是越加鲜活。

自见着她的第一面开始,便明白沈风景为何念念不忘。

眸如秋水,身如惊鸿。那般惹人怜爱,却又分外坚强--或许这样的女子,才是能入得沈风栖心内去的。早几日的陆云袖,分明不是眼下这等冷淡模样,若仅仅是侧王妃,怕是也动摇不了那颗坚定不移的心。

沈风栖站定,静静的转身看向那个清荷自香不染尘俗的小院,目光之中尽是狐疑的神色。

陆云袖呆呆的看着窗外,一时之间也是五味杂陈。她晓得,自己的一番推拒,已是伤了沈风栖的心。

小碧小荷从外头跑了回来,小荷抢着说:"少夫人,这药……"

她一眼看见陆云袖的手背上已是被抹上药膏,顿时悟了,"原来世子是来送药的。"

陆云袖尚在伤怀当中,倒是小碧似乎觉察到方才世子的脸色不大好,以为二人可能发生了些什么,小心翼翼的劝了句:"少夫人,方才是与世子爷争执了幺?"

她与小碧小荷一向亲睦,尤其是在清荷小筑内,也算无话不说。但对于沈风栖与假夫君一事,陆云袖是如何也说不出口的,只好默默扭过头来,微微一笑,解释说:“未曾,兄长待我是极好的,哪里会有争执一说。”

她引开话题,接过小荷手中那药,朱红色的瓷瓶,微微晃动似乎还有极其细微的水波撞击声,“这是上官先生开的药嘛?”

小荷连连点头,“对,上官先生还特意嘱咐,这些日子请少夫人多加休息,莫要再去碰什么的东西。”

陆云袖点头应了下,随口打听,“虽然入了王府好些日子,却是不曾知晓,府中居然还有医师,是父王请来的幺?”

小碧双眸一亮,随即答道:“少夫人是不知,这上官先生当的是风雅文士,与世子一向十分交心。听闻……”

小荷推了推她的胳膊,又使了个眼色,显然是让她住嘴,但小碧露出不满的表情,“这事又不是什么秘密……整个王府都晓得。”

陆云袖微微愣住,从桌上端起清茶啜了一口,沉吟下慢慢说:“若是不方便说倒也无妨。”

小碧扭头与小荷说:“其实以少夫人与世子爷的关系,即便你我不说,世子爷也会说的不是。”

陆云袖轻蹙眉头,听见此话之时当真是颇多无奈。

小荷圆圆的脸蛋顿时现出了一片晕红,极为不好意思的拧着布衣,“这也是则传闻不知真假,说是上官先生本是我朝御医,因得罪皇后娘娘,被放逐出宫,原本是要判流放一罪,后世子爷多方设法,才将上官先生从途中救回,安置在了府中。”

陆云袖摩挲着掌心之中那朱红瓷瓶,突然现出万分好奇的神色,“原来如此,可惜我在后宅院中,到底是见识少了些,王府中多少人多少事都是不晓得的。”

眼瞧着少夫人眸子里那等好奇的目光越发浓重,两个小女子立时觉出肩上担子颇重,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讲着这王府里很多奇奇怪怪的过往——奶娘说这睿王府的位置风水极好,为什么这么讲呢,据说前朝时候,最盛极的那位皇帝本是个王爷,住的就是庆东大街最繁华的地方,请风水大神掌盘,才奠定了他日后的大好基业;老掌事还偷偷的告诉过她们,其实王爷不仅仅只有两个娘子,王妃乃是太后一系选出的大家闺秀;侧王妃则是圣上御赐美人;还有第三位……

陆云袖一听这话,惊讶的小^嘴圆张,压低了声音问:“什么,还有第三位?”

小荷偷偷的看了眼身后,确认没有旁人,才敢说出这桩秘辛:“听闻侧王妃后来最忌府内私情,便是王爷和自己的贴身丫鬟之间有了私情。”

“那那位丫鬟……”

猜你喜欢

  1. 古言
  2. 腹黑
  3. 古代古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