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总裁 > 豪门厚婚狼性总裁要不够

更新时间:2019-09-10 10:08:45

豪门厚婚狼性总裁要不够

豪门厚婚狼性总裁要不够 松小妖 著

已完结 靳北澈,夏以亦 腹黑言情总裁婚恋题材

主角是靳北澈夏以亦的小说是《豪门厚婚狼性总裁要不够》,本小说的作者是松小妖最新写的一本总裁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层次井然,结构严谨,行文洒脱,趣味隽永。故事情节跌宕起伏,环环相扣,引人入胜,看得出来是在用心的写,不错!

精彩章节试读:

此时此刻的画面与记忆中一点点重合。

三年前,冷逸辰和夏安露在酒店开防的事被曝光,她成了所有人眼中的弃妇,那些记者在家门口围追堵截,把人都要逼疯了。

她一个人躲到海边,在她最孤单无助的时候,是靳北澈找到她,他单膝跪在沙滩上向她求婚,他把钻戒藏在蛋糕里,害的她险些没吞进肚子。涨潮的时候,他在海浪声中和她亲吻,他说:以亦,让我用生命承载你的幸福。

那样美丽的誓言,以亦想,哪怕终其一生,她都不会忘记。

以亦伸手抹掉脸颊上的雨水,淡淡失笑,带着些许的自嘲,“为什么每次在我最狼狈的时候,第一个找到我的人都是你!”

靳北澈深沉不语,只是环在她腰间的手臂再次收紧。

以亦唇角的笑意加深,目光迷茫的看向远方阴沉沉的天。从二十七层高的天台俯瞰下去,街道上的车水马龙只是渺小的一点,如果从这里摔下去,肯定逃不过粉身碎骨的命运。

“你不用这么紧张,如果我想跳下去,你已经来晚了。”

“以亦,别开这种玩笑。”靳北澈的声音几乎冷到了极点。他强行把以亦从天台旁抱下来,反锁在%膛。

他的怀抱真的很暖,温暖的让以亦舍不得离开。如果可以,她真的想就这样躲在他怀里,赖着他一辈子。

靳北澈脱下西装外套裹在她身上,乐润低哑的声音,却带着一贯的强势,“跟我回家。”

以亦淡淡的摇头,挣脱开他的怀抱,苍白的小脸上写着坚韧与倔强,“酒店外面都是记者,我不想出去让别人看笑话。你走吧,我自己可以解决好这件事,我没你想的那么脆弱。”

靳北澈乐厚的手掌托起她的脸颊,若有似无的叹息淡淡萦绕,“一直用坚强的外表伪装自己,不累吗?以亦,你只是一个女人,你有脆弱的权利。”

他修长的指尖轻轻的拨开她额前凌乱的发丝,乐润的对她笑,“记住,你还有我,都交给我就好。”

靳北澈紧握着她的手,好似给了她一种坚定的力量。两个人乘坐直达电梯,一路经由地下车场离开,那些穷追猛打的记者被靳北澈的保镖阻拦,并没有对他们造成影响。

回家的路上,以亦一直靠在靳北澈怀里,她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全心全意的依赖过一个人,好像有他在,任何难题都可以迎刃而解,再也不用一个人故作坚强。

别墅内,空调开到最大

而此时,水声之中突然夹杂了一阵突兀的手机震动音。她从手提包中摸出手机,收件箱中多了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彩信。

以亦以为是垃圾短信,不太上心的查看着,然而,当她看清照片上的内容时,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作响,脑海中瞬间一片空白。

照片中的场景是医院病房,乐夕莹坐在病chuang上,靳北澈和她紧紧的抱在一起,那样难舍难分。

以亦的脊背紧贴着冰冷的墙壁,泪渐渐的模糊了视线。泪眼迷蒙中,她看到自己指尖颤抖着关掉了手机,似乎只要这样,就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直到这一刻,她还是想要自欺欺人下去。她不敢质问,不敢和他吵闹,她还贪恋着他怀中的温暖与热度。这样卑微的夏以亦,让她自己都有些瞧不起。

靳北澈放好洗澡水,从浴室走出来时,看到以亦正靠着墙壁发呆。

直到窒息的前一刻,以亦才破水而出。刚刚那种濒临死亡的窒息感,让人有些后怕。她双手掩面,压抑的痛哭,泪不停的打落在水面上,划开一圈又一圈涟漪。

以亦从浴室中走出来时,已经恢复了一贯的平静与淡漠。

她真的很累,瘫软的倒在大chuang上,连动都不想再动。卧室内的窗帘紧闭着,室内一片昏暗。

以亦紧闭着双眼,感觉到身旁的位置突然塌陷,男人沉重的身躯倒在了她身侧,一只健硕的手臂护住了她不盈一握的腰肢。

液后,留院观察。

靳北澈一直寸步不离的守在病chuang旁,懊恼不已。他这个丈夫当得也真够失职的,连她生病了都不知道,还强迫她与他欢暧。

病房内格外安静,空气似乎都凝固了一样。以至于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显得十分突兀。

靳北澈略微不耐的蹙眉,下意识的看了眼病chuang上沉睡的以亦,见她完全醒来的迹象,才走出病房接听电话。

电话那端,韩宇痕的声音有些急切,“二哥,你在哪儿?工地上出事了,工人集体闹事,已经罢工了。”

“以亦病了,我在医院,暂时走不开。许叔也不是第一次挑唆工人闹事,没什么大惊小怪的。让工程主管马上去现场解决,这点小事都处理不了,我养他们干什么。”靳北澈剑眉冷挑,语气有些冲。

老许是公司的元老,自从靳北澈接掌公司,他就一直不服气,明里暗里没少下绊子,吞了公司不少钱。靳北澈敬他是长辈,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早晚有一天,他会让他怎么吃下去的,就怎么吐出来。

“二哥,你又不是医生,守在医院也没用。工地上的事,可大可小……”韩宇痕又说道,只是,话未说完,就被靳北澈冷声打断。

“韩宇痕,我做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指手画脚了?”他说完,直接挂断电话。

靳北澈再次回到病房时,以亦已经醒了。她穿着病人服,长发随意的披散着,靠坐在chuang头,低头静静的翻看着一本书,傍晚的阳光从窗子照进来,画面美得像一副静止的油画。

靳北澈在病chuang旁停住脚步,目光从书册上随意的扫过,全英文版的洛夫诗集,书页青旧泛黄,看来已经被翻看过无数遍,翻译成中文,诗集的名字叫做《葬我于雪》。

呵,真够文艺范的。

“醒了,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他伸出手臂,想要抚摸她额头,以亦却条件反射的躲开,目光戒备的看着他。

他给的伤害,她仍心有余悸。

靳北澈的手臂僵在半空,片刻后,才落寞的放下,淡淡的询问道,“还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要不要让医生过来检查一下?”

以亦淡漠的摇头,重新倒回chuang上,“我有点累,想再睡一会儿。”

“嗯。”靳北澈点头,细心的为她掖好了被角,并低头在她额上轻轻的落下一吻。

病房内再次恢复了沉寂,靳北澈坐在病chuang边,随意的翻看着以亦丢在一旁的诗集,无意间,翻到红色原子笔标准的页面,以亦娟秀的小字,在长长的一串英文后面,标注出中文译解:日日月月,我在千寻之下等你。水来,我在水中等你。火来,我在灰烬中等你。

靳北澈修长如玉的指尖摩擦过那些字迹,他默默的凝视着以亦宁静的睡颜,脑海中呈现的却是另一幅画面。

分别时,她站在车窗外,不停的向他挥手,她说:小哥哥,你一定要回来,亦亦就在这里等着你。

以亦,你一直都在等我吗?对不起,是我违背了诺言……

一室静谧,气氛难得的和谐。只是,这份和谐很快被吵人的手机铃声打破,以亦睁开眼帘,看到靳北澈正蹙眉盯着屏幕上的来电显示。

“吵醒你了吗?”他见以亦醒来,直接把手机关机,随后丢在一旁。

以亦清澈的瞳眸,静静凝视着他,似有所思。却什么都没有说,也什么都没有问。

而与此同时,私人会所中。

乐夕莹坐在吧台旁,正一遍又一遍的拨打着靳北澈的手机,起初,是无人接听,最后干脆关机了。她气急败坏的把手机摔在桌面上,端起酒杯,仰头猛灌了一口酒。

“别喝得太急,这种酒后劲很大,伤身。”韩宇痕坐在她身旁,一把夺下她手中的酒杯。

“他不理我,他居然不接我的电话。”乐夕莹眼中含着泪,一副委屈至极的样子。

六年,真的改变了太多,只有她还傻傻的以为靳北澈会站在原地等她。

韩宇痕嘲弄的一笑,他刚从工地回来,身上还带着淡淡的灰尘味儿。“夕莹,你听我一句劝,别折腾了。夏以亦高烧住院,二哥寸步不离的守着,连工地出事都不管,又怎么抽得出时间理会你。”

乐夕莹忍不住落泪,楚楚可怜的问道,“宇痕,你告诉我,靳北澈是不是爱上他老婆了?”

她的问题似乎把韩宇痕难住了,靳北澈把心思藏得太深,他根本猜不透。

“如果说爱,他们结婚三年了,却一直不要孩子。如果说不爱,二哥对夏以亦似乎又太在乎了。”他说完,侧头看向乐夕莹,语重心长的叹息一声,“二哥是个责任感很重的人,无论他爱不爱夏以亦,都不可能为了你离婚。夕莹,如果没有以亦,你和二哥之间也许还有可能。可是现在……你回来的太晚了!”

“难道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吗?”乐夕莹哽咽的哭泣,泪珠顺着苍白的小脸,一滴滴滑落。她不甘心,她真的不甘心。

她紧抓着韩宇痕的手,如同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宇痕,你帮帮我,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

韩宇痕为难的蹙眉,沉思许久后,才说,“夕莹,如果你真想挽回二哥,就要让以亦知道你的存在,她那个人太骄傲,眼里容不下沙子。而你就要当这颗沙,让她痛,让她哭,逼她离开二哥。”

乐夕莹抹掉脸上的泪痕,目光微微涣散,似乎陷入深思。她想,她知道该怎么做了。


猜你喜欢

  1. 腹黑
  2. 言情
  3. 总裁
  4. 婚恋题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