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阴婚不散:艳鬼榻上好难缠

更新时间:2020-08-21 18:24:35

阴婚不散:艳鬼榻上好难缠

阴婚不散:艳鬼榻上好难缠 何小巫 著

已完结 宋陵南,唐墨 悬疑推理灵异精怪热血爽文

我万万想不到相亲对象竟是做那种职业的……相亲之后,诡异的事情接踵而至,是宋陵南又一次次把我从死亡边缘拉回来。然在我命悬一线时,居然看到了他痛不欲生的表情!宋陵南,你可知我做过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能亲手杀了你……......阴婚不散:艳鬼榻上好难缠是一部最新灵异小说,由何小巫精心创作。

精彩章节试读:

我愣愣地盯着那只手,眼看着它“啪”的一下拍在了马桶圈上,显然是要撑着自己的身体从那马桶里钻出来!

不是,这么多的门跟窗户丫都不走,偏偏选择从马桶里往出钻,这鬼的心思怎么那么奇葩的,不嫌臭吗难道?!

尤其我还刚刚在那个马桶上换完姨妈巾,她稍微早来一分钟说不定就得跟我撞上,那画面想来也真是要跪了。

然而眼下根本不是吐槽的好时候,因为我明显地感觉到自己被那鬼给迷住了身体,这才动弹不得。

我紧盯着那只鬼手,万不能坐以待毙,心里想着千万不能让她从那么脏的地方爬出来害我,一时间,脑中的算盘飞快地运转起来,急切地要想法子阻止她朝我爬过来。

林一清给我的符没了,保命鬼宋陵南又不在身边,想来也只有靠自己。

正是无比困扰的时候,我忽地想起了这几天一直在看的灵异小说,里面不乏这些方面的内容,应对方法也都大同小异。

我也不知道准不准,反正我看了好几本小说里都是这么写的:但凡是被迷了心窍动弹不得的,只要咬破了舌尖,将舌尖血喷向那邪祟便可化解。

然而就像之前我照着书里写的方法,买了八卦镜桃木剑来对付宋陵南的结果来看,这法子多半也是不靠谱的。

可要说靠谱,眼下却再也找不到更好的法子了,我也只有贸然一试,行就是行,不行就任命。

如此一算计,我登时便狠心地将舌尖送到上下牙之间,狠狠一咬。当即只觉得舌尖麻痛,口中腥甜,却也顾不上许多,连下就对着马桶狠狠地吐了过去。那鬼手毫无防备,那血团便正好落在那泡涨肿大的鬼手的手心里。

原本不当回事的一击,竟然让那鬼手好似被浇了硫酸一样,从那鬼手心里不住地往外冒着黑烟。

我心中一喜,霎那间便发现自己真的可以动了。

接下来的事情便顺理成章了许多,眼见着那鬼手要气急败坏地往外挤,我也顾不上害怕了,一把抄起马桶旁边的拖布,直直朝那只鬼手打去!

那鬼手果然吃痛,开始胡乱抵挡起来,我也不与它多做缠斗,一把将马桶盖拍上,仓皇间竟将那鬼手夹断了一截!

断在卫生间地板上的半截手掌胡乱动作着朝我爬来,我吓得哇哇大叫,下意识地爬到了马桶盖上坐着,一边用拖把砸那截朝我爬来的手,一边疯狂地按下了冲水键。

这本是我慌乱间想到的馊主意,没成想竟然真的管用,只听一声渐行渐远的凄厉尖叫,马桶里的那东西,竟然真的被冲了下去!

随着本体被抽走,余下的半截手掌自然也丧失了作用,虚软地趴在地上,不动了。

我小心地用拖把杆试着戳了它两下,见真的不动了,便用扫帚扫了,丢在马桶里一并冲了下去。

我本以为处理好这些就没事了,也就关了哗哗淌水的水龙头,靠在卫生间的门板上舒了口长长的浊气,而后拖着虚软的身体,将手放在门把上要去开门。

谁料竟和先前一样,饶是我将门板晃得摇摇欲坠,也没能将门打开!

怎么回事……我百思不得其解,正要将门踹开,却忽然感觉到身后一阵彻骨的寒意,就像在我身后放了一个冰柜似的!

我陡然一惊,猛地回过神来,将口中的舌尖血朝那股寒气的方向吐了过去。

只听一声凄惶的尖叫,那站在我身后的东西被逼的现出原形来,竟是那跟了我一路的赵安心!

“是你!”我再次捞过马桶旁的拖把,横在身前,惊讶地问她,“我跟你远日无怨,近日无仇,你这么纠缠我干嘛?”

这话我问过宋陵南无数次,他一次也没有回答过,所以我也没打算赵安心能回答我,只不过问来拖延时间罢了。

虽然我对宋陵南深恶痛绝,无时无刻不想要逃离他,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之前救过我,眼下我真正遇到了危险,能想到的救星,竟然同样只有他!

“自然是因为人家喜欢你啊!”赵安心调笑着朝我说道,“姑娘在‘大帅府’时对人家如此热心,眼下怎的这般冷淡?”

直到这时,她的表情都是妩媚而妖娆的,不过她先前中了我一记舌尖血,美艳无比的右脸颊此时像是被硫酸烧过一样,现出一个血色的深坑,露出里面黑色的肉来,更显的狰狞可怖。

她说完这一句,就再也不肯跟我罗嗦了,掀起一边嘴角冷冷地笑了笑,那只没有受伤的手瞬间张作爪状。随着她这个的动作,那只手上的指甲猛然暴长成数十厘米的利刃,舞动着便朝我抓来!

我深觉危险,正欲闪躲,却再次被她制住心神,动弹不得。无奈之下,我不得不再次咬破舌尖,要朝她吐血。然而却早已被她察觉,竟先一步扣着我的下颚,接着手腕一掀,我只觉得脸颊一阵剧痛,竟是让她错了我的下颌骨!

一招击中之后,她并没给我反应的时间,下一秒就将指甲抵在了我的咽喉处!

我只觉得喉间陡然一凉,当时便知恐怕我注定要在今天丧命,不然为什么刚出狼窝又如虎穴?

而宋陵南能救我一次,却不能救我第二次,恨只恨我死到临头只记得他救过我,却忘了明明是因为他,我才被推到这风口浪尖的。

也罢,该来的总是要来,早死早解脱,本来还以为能顺利逃离宋陵南的,可也是此时才知道,离开宋陵南,还会有别的邪祟虎视眈眈地要我的命。

不过,就在赵安心的指甲即将扎进我的肉里时,那扇原本紧闭的门板却不知道被谁从外面打开了!外面的人只拈住了我的手腕将我轻轻一拽,竟然就将我从赵安心的禁锢下扯了出来。

赵安心锋利的指甲堪堪擦过我扬起的发丝,竟是吹毛断发!要是真的扎进我的脖颈里,后果可想而知!

“心瞎眼拙的东西,也不看看她是谁的人!”

那人将我扯开以后,又伸出另一只手一送一推,将我藏在了身后。接着却是朝赵安心喝道:“竟胆敢来我府宅撒野,是想魂飞魄散吗?”

我和赵安心俱都是一愣,下意识地朝声源看去,直到那一头洋气的花白头发映入眼帘,我才赫然发现救我的人竟是去而复返的周奶奶!

饶是我早已知道房东奶奶不一般,此刻却仍止不住地震惊——她到底是什么身份,她又会是赵安心的对手吗?

赵安心显然忌惮着周奶奶,但也不想平白放过这次机会,因此并未收势,不过也没有再次发难。

“不过是只孤魂野鬼,还敢赖着不走?”周奶奶冷哼道,“怎么?是要等宋先生回来,也好送死么?”

赵安心听了这话,也不知是怎么想的,脸色一变,就势如破竹地朝周奶奶冲了过来!

周奶奶虽然厉害,但终究不是她的对手,不过一会儿便落了下风,最后被赵安心一爪子呼在后心上,支撑不住地摔倒在地。

眼看赵安心要朝周奶奶下毒手,我不管不顾地拦到了她们中间,忍着下颌骨的疼痛,对赵安心说:“我知道你是冲我来的!你是想吃我还是想让我做替死鬼都随便你,不要再害无辜的人了!”

周奶奶伏在地上,却要挣扎着起来,嘴里慌忙地招呼着让我快走,但被我拦住了。

这一切的一切本就是冲我来的,要是因此害了无辜的人,我万死难辞其咎。而且,自从遇见宋陵南以后我就总遇到这些东西,所以就算今天不死在赵安心手里,他日也会命丧别的恶鬼爪牙之下。

如果她吃了我,能就此罢手,那就让她吃好了。

“虚伪!”赵安心见我这样,自然是明白了我心中所想,当即露出了一丝不屑的嘲笑,接着又得意地笑道,“不过,既然你一心求死,我不成全你反而成了我的不对了……那么,你就去死吧!”

说着,锋利的鬼爪高高扬起,雷霆万钧地朝我直抓而来!

我甚至能感受到那指甲破开空气的声音,凉气直冲我脑门而来,我绝望但坦然地闭上了眼睛……

猜你喜欢

  1. 悬疑推理
  2. 灵异精怪
  3.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