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忆君迢迢

更新时间:2020-01-12 17:14:06

忆君迢迢

忆君迢迢 猗兰霓裳 著

已完结 沈羲赫,凌雪薇 虐恋情深古代古装言情

《忆君迢迢》是作者猗兰霓裳最近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忆君迢迢》精彩章节节选:皓月回头正笑着要说什么,看见我的眼泪便慌了神,“小姐,小姐,您别哭啊。”...

精彩章节试读:

我向小花园走去,手上拿着先前看的佛经,路过皓月的住处,正想进去看看她,就见皓月小心地走了出来。我觉得蹊跷,忙藏在一棵树后,看着她小心翼翼地走了出去,心里不由沉了一下,轻手轻脚地跟在她身后。

穿过了南北的宫道来到御花园,皓月一路走着没有回头,直到离栖凤台极近的地方,她停了下来,站在一棵柳树下,如痴如醉地看着前面不远金碧辉煌的栖凤台。

我在她身后不远处停下,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那里有几个人影晃动。只见一个金黄的身影时隐时现,皓月的目光就追逐着那抹金黄。

我从自己站的地方看着皓月纤长的身形,娇好的面容,还有我熟知的善解人意的脾性。她绝对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女子,再加上从小陪我一起学习诗书礼仪琴棋书画,自然耳濡目染许多,再加上她本身聪颖过人,如此才情倒也能与那些官宦家的小姐相比。

那抹金黄的身影出现在了栖凤台的白玉栏杆边,皓月的眼神变得有些炽烈。我看见他的目光无意识地瞥到树下的皓月,回头不知和谁说着什么。

我心里乱了一下,就看见远远的一队侍卫过来,直向皓月的方向而去。我正想上前拉皓月,可是她自己已经发现了,一猫身跑开。

我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御花园的树木花丛中,看着那队侍卫跑过,叹了口气,慢慢向坤宁宫走去。心里盘算着该怎么办?

这样子皓月是真的喜欢上了他,可是为了什么呢?仅一面之缘?我大婚那天,皓月说她没有看见皇帝的样子,她一听见门开就慌忙跪了下去,一直不敢抬头直到彰轩帝出去。那么,那日的晚宴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一路想着就回到了坤宁宫,最后决定还是看皓月会有什么动作。我没有去她的那间屋子看她,而是径直回了我的寝殿。

蕙菊正在收拾,见我进去忙停下手上的活计,“娘娘您回来了。”

我的目光落到她手上,是我的那件舞衣。

蕙菊发现我的目光,笑着解释说:“娘娘,今晨这衣服干了,奴婢收的时候发现下摆破了,可没有这种丝线,奴婢便做主,就用很像的白丝补了,只是因为颜色有差,于是绣了朵芙蓉遮掩,娘娘您看看。”

说罢抖开。我细细地看着摸着,还真看不出补过的痕迹。心中欢快起来,微笑着说:“蕙菊你的手真巧。看来我得好好赏你了。”

蕙菊慌忙跪下,“娘娘,这个是奴才该做的,奴才不要赏啊。”

我被她吓了一跳,怎么就下跪了呢,连忙扶起她,“是要赏的,这衣服对我很重要。”我拉了她的手,“我虽说是皇后,可是有名无实,也没有什么好东西。”

说完,我褪下手腕上的和田白玉搓金镯,“这个你收下,就算本宫谢你的。”

蕙菊推着不愿收下,我装做不高兴的样子唬她,她才小心地接过,眼角红红的,很是感激。

我见她收好在自己袖中,便笑着说:“我想一个人看看书,你下去吧。”

近晚膳时,皓月来到我的寝殿。我装做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在她行过礼之后,我放下手中的书,如往常一样笑着问:“可休息好了?还累的话就再给你一天假。”

皓月笑着上前帮我把书归置了,“小姐这不是取笑皓月么,今个儿本不该休息的,怎么还能再要时间。”

我起身,在她的服侍下穿上百蝶穿花的浅紫色缎袍。在她给我梳头时从镜中看去,她的神情如往常一般。我心里在想:是否该帮她?

“小姐,好了,您看看怎么样?”

听到皓月的声音我才回过神,匆匆朝镜中看去,是一个堕马髻,配着一支蝙蝠纹镶琉璃珠颤枝步摇发钗,简单却不失华贵。

我笑望着皓月,“就是用个晚膳,何必这样打扮呢?”

皓月笑而不语,神秘地拉我向西暖阁走去。一路上她都神秘地笑着,我越发狐疑起来。

直到了西暖阁,甫一进门就看见大哥站在花梨木大桌旁,我惊得一手抓紧*前的衣襟,眼泪掉了下来。

皓月回头正笑着要说什么,看见我的眼泪便慌了神,“小姐,小姐,您别哭啊。”

我用手绢擦着眼角,露出灿烂的笑,心里开心极了。

“微臣参见皇后娘娘。”大哥走到我面前,撩衣服下跪。

我忙去扶,“大哥,没有外人,这礼就不必了。”说完,拉着大哥坐到了桌边。

“大哥今日进宫怎么没有人通报?”我抬头看着站在后面的太监宫女,又看着大哥。

大哥笑了,“想来应该是有通报的,不过是皓月这丫头给拦了不让报给你,说是要给你个惊喜。”

我扭头看向皓月,“你这丫头……”

皓月看着我,含笑不语。

“大哥可在此用晚膳?”

“只能待一刻,今夜皇上设宴为裕王送行呢。文武百官都去。前几日皇上为我设宴,你病了没有来,今日皇上就许我过来看看你。”

我点点头,问了大哥一些家里的情况,知道了父亲母亲都很好;三哥也从江南来了信,说一切顺利;二哥在西北镇守,过得也很好。

我听大哥讲着,心里感到阵阵温暖。一切都好就好,我也就放心了。

大哥看了看外面的天,问身后的小福子,“几时了?”

小福子恭敬地答道:“回大人,酉时三刻了。”

大哥连忙站起来,“小妹,我该走了,晚宴是戌时开始。”

我送大哥到坤宁宫门口,恋恋不舍地看着他,“大哥,一定要照顾好爹娘,我在这深宫……”

有些哽咽,又深吸一口气,“我在这皇宫里尽不了什么孝道,还望大哥……”

话没有说完,大哥打断了我的话,“爹娘有我们照顾,小妹自可放心。你自己在这皇宫中,才更需处处谨慎小心。”

我点点头,“大哥,时候不早了,快去吧,别误了时间。”

大哥急走而去。我看着他的身影远去,才慢慢扶着皓月的手回了内殿。

坐在膳桌前,心思却随着大哥去了那晚宴。他和他都在,把酒言欢,还有朝中重臣,我能想象那场面的盛大。也许,还有几个得宠妃子陪伴圣驾左右,裕王身边应是没有什么人的……

“小姐,用膳了。”皓月将一只白玉碗放在我面前,里面是香气扑鼻的鲫鱼汤,浓浓的白色还散着热气。

“这是今天新来的鲫鱼,我就熬了汤。小姐您病刚好,喝这个是最好的了。您快尝尝。”皓月递到我面前。

我接过喝了一口,果然鲜嫩无比,赞许地点点头。

皓月见我喜欢也笑了,夹其他菜肴给我,说着食材是什么。

用罢晚膳,我回到寝殿,向窗外望去,月亮正圆。皎皎月色洒在殿前空地上,一片银白。

皓月端着茶进来,看我若有所思地趴坐在窗前,放下茶,轻声唤道:“小姐,您用茶。”

我坐直回来,端起茶杯轻啜一口,味道十分独特,是我不曾喝到过的,“这个是什么茶?”

“就是小姐先前拿给我保管的那个,我怕放得陈了就可惜了,就冲泡了一杯给小姐品尝。”

我点点头,拿过茶壶在另一个空杯中斟满,递与皓月,“好茶,你也尝尝。”

“真是不错呢,小姐。这个是?”皓月喝完问道。

“这叫雪绒茶,是蜀地特产,极其少有呢。”

“那我可要好好保管着了,别被他们当普通茶给拿去喝了。”

我看着她可爱的神情,“你那儿的东西他们还敢随便拿么?”

皓月笑了,不说话。

我一边喝着一边翻之前读的书,皓月站在一旁不似平时和我闲谈些什么,只是静默。我也没有说话,仔细地看书。

过了许久,我合上书递给皓月,“不早了,我要睡了,你也下去休息吧,今夜是紫樱和小喜子当值吧?”

皓月应着将书收好,撤下茶具,走到门口却犹疑着不肯离去,我看着她等她说话。

皓月手紧抓着托盘边,心里似在挣扎,终于还是开口了,“小姐,裕王爷明日一早就要走了。”

我低下头,“我知道。”

“小姐,”皓月迟疑了一下,“今日我去了御花园碰巧遇到了他。裕王说他想再见您一面。”

我猛地抬头,“什么?”

皓月吓了一跳,“裕王托我告诉您,他想在走之前再见您一面。”

我定定地看着她,“什么时候的事?”

“今日上午。”皓月小心地说。

“怎么不早告诉我呢?”

“小姐,进宫前老爷让我好好照顾您,有必要一定要先保全您。皓月看您对裕王不一般,心里害怕,就没有敢说。”

我无力地笑着,“是啊,可是你的小姐我知道自己是谁,为什么进宫,该做什么的。”

我说着眼角湿润了,叹了一口气,“你是不是觉得我这样不好?我知道不好,可是……”

我没有说下去,因为我自己也不敢面对。

皓月见我这样,有些慌了,“小姐,那明日您可要去见么?”

“不可能了,明日一早他就要走了,皇上也定是会送的。根本不可能了。你下去吧。”

皓月在门口站了一下,似想说什么,但是还是离开了。

我靠在锦绣大枕上,想起他先前说过的话——“如果这次我能如愿凯旋,想奏请皇上将你赐予我为正妃……”脑海中浮现他的身影,心里起伏不定。

猜你喜欢

  1. 虐恋情深
  2. 古代古装
  3. 言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