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神劫

更新时间:2019-07-26 18:58:48

神劫

神劫 星天凌 著

已完结 云天,芯花 虐恋情深仙侠玄幻题材言情

小说主人公是云天的小说是《神劫》,它的作者是星天凌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白木则是脸色一变,双手印诀变换,天上就开始下起了冰雹。...

精彩章节试读:

现在正值度微帝国的寒冬季节,整个度微都城名晶城都披上了白色的衣裳。街道上人比较少,寒风夹杂着晶莹的雪花凛冽的吹着。

名晶城就如其国家的名字度微一样。整个街道都很干净整洁,房屋商铺都是按照一定的特色规律来修建的,就连卖糖葫芦的小商贩和在街边乞讨的乞丐虽然穿得不怎么样,但是都是比较整齐,破也破的很有型。更有意思的是,乞丐的乞讨都是要在官府安排的乞讨点进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细致入微。

度微人也因此在大陆上被誉为最会享受的国度,同时度微也确实是整个大陆最适合生活的地方,和培养闲情逸致的地方,不过有一点不好就是这里比较冷。

懂得安裕的国家,往往也是最弱的国家,所以基本上度微在所有大陆国家中,是最不起眼的,除了淡到生活。拘小节者不可成大事,这就是度微。度微之所以至今仍然没有被灭。也极少被侵犯,主要是因为天机令,虽然不可以经常用,但是心怀鬼胎的大陆各国谁都不想去碰那头彩。特别是明归的事给人的记忆还是很深刻的,而且现在占领原来明归大部分的领土的古生帝国的记忆更加深刻。

云天出现在名晶城的时候立刻引起了街道上那零星的人的注意。由于林月帝国的温度比度微要高上许多,而且云天是一路狂飞过来的,没有注意到自己现在身上的穿的还是单薄的衣裳,而且自己本是修真人,对于这样子的天气感觉不大。

由于那场变故,云天已经不可能再以特使的身份去进宫面见君主了。所以如何接近天辛就成了问题。不是没有打算过硬闯,只是云天现在连半点真元都不大敢用。

无可奈何,云天只好先找了一家客栈住下来再想办法。风来客栈在度微这个以旅游休闲出名而且客栈林立的国度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而且云天也是看上的这点。现在可不敢再大摇大摆的在度微出现。

风来客栈虽然人不多,但是南来北往的小商贩比较多,而且这样子的人消息是最灵通的,云天现在急需知道度微现在的情况。虽然来之前荆科介绍过大概,但是预防有变,云天还是得小心。

在踏进客栈的门的时候,荆尘很随意的一点,在大门边的墙上留下了一个红点,然后对着云天神秘的笑了笑。云天自然知道这是什么联络的信号。毕竟自己的女儿来到了度微,荆科可是得做到周全。

在客栈要了房间安顿之后,云天就下来打探消息了。客栈里很热闹,说话的人很多,都是在谈论着自己的各种小道消息。云天扫视了一遍,朝着一个坐在边角的看起来像个押镖的比较朴实的大叔走了过去。

大体的信息很快就打听出来了,度微现在的情况和荆科说的基本一样。由于度微国……

君主比较长寿,所以现在度微和林月是基本一样的形势。不同的是度微的太子还在,但是其他的王子手中的权势也比较大,不出什么意外太子是能上台的,关键就是其他王子的想法了,不过肯定不会那么简单。

打听完消息回来,荆尘就告诉云天已经联系上了,于是拉着云天就往外走。

两个人刚走出客栈没多远,那位告诉云天消息的人就跟着走了出去。

荆科派的人设的点是郊外的一座比较幽雅的富家大宅院,看来林月人幽雅的本性到哪里都不会变。进了宅院,是一个叫赵员外的胖子。云天和荆尘一进门赵员外就出来迎接了,就好像是迎接自己最亲切的客人。

进到内堂,赵员外挥手叫走了仆人,然后带着两个人进到了房间里,打开了机关,进到里面,是一个比较宽大的密室,中间的一间是会见属下用的,两边还有一间兵器房和一间资料室,尽头是供主人必要的时候住的,还安有秘密做逃跑通道。

密室里面,赵员外介绍了一下丞相在名晶城的安排。然后就是说到云天要怎么样才能混进皇宫。由于没有想到会发生那样的意外,现在来考虑,也只能通过林月在度微的内线来引见了。云天对于此很是在意,要求立即安排,毕竟自己时间真的不多了。

一切商讨完后。回到地面,云天立刻感觉到了不一样的氛围,还有修真者的气息。连忙来到了气息发出来的大门口。这里正在打斗,是一帮人要闯进来。不过好在那些修真人没有出手。

看见云天和荆尘过来,为首的一个白衣人挥手叫人停了下来,赵员外也制止了自己的手下。云天扫眼过去,发现来打杀的凡人头领竟然就是那位告诉他度微的情况的大叔。

白衣中年人的修为还可以,到达合体初期了,而且旁边的人却很是让云天奇怪,白衣人左边的一个老头子是元婴期了,而且另外一边的一个俊俏得看起来很机灵的大约二十多岁样子的年轻人俨然已经是刚刚达到小乘期了。云天怎么看他怎么有股奇怪的感觉,既熟悉又陌生,仿佛在哪里见过。看来情况不怎么乐观,好在现在他们都不在意于参与凡人的事。

“把令牌交出来。”

云天挥手示意让赵员外把人全部带走,示意荆尘也跟着离开。荆尘有点不大乐意,不过还是知道形势的,眼前的三个人都给了她一种恐惧感。

“令牌?什么令牌?你们是哪里来的?敢在这撒野!”

白衣人也叫那位大叔带走了人。

“我见过荆科了,虽然他可以掩藏,但是以他的性格,我能猜到令牌是被带走了,至于那时候,什么人离开了丞相府,这个就比较简单了,还要我说得更明白么?”

来要天机令的,云天心想,别说没有,就是有也不……

可能给的。

“你们谁先上?还是一起来,当然,你们不可能一起来的,因为一起来的话,其中两个会插不上手的。”

白衣人听到这话,明显的一阵震惊,能看出来他们三个人的差距的人肯定不是好惹的主。好在主人英明,叫了啊辛来帮忙,不然这次肯定有来无回。

旁边的老头却是个激动暴躁的主,一听这话,立刻暴跳如雷。

“小儿无知,老夫火枯子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厉害。”说完,就站了出来,张嘴一喷,一把全身赤红的飞剑飞了出来,飞剑上面有火光在游走,不过明显气候不足,火光班驳不纯。

云天没想到这家伙没两句话就要拼命,不过云天却也不理他,眼睛微微的看天,明显不把他放在眼里。火枯子一看,立刻就要指挥飞剑扑过来。

白衣人赶紧大喝一声制止了他,也不管他怎么抱怨,拱手对云天说,说道:“那么就由在下领一下教阁下的厉害,不知道在下够不够资格了。”

“你嘛,还勉强,还是和你旁边的那位小伙子一起上吧,节约时间,我可没工夫耗在你们身上的。”其实云天自己也没把握能赢得过他们,不过反正是避免不的了,干脆就豁出去了。

“小子休要猖狂!”说话的是火枯子,不过此时此刻,的白衣人脸色也不好看。不快的,说道:“如此我白木就受教了!”说完,喷出了自己的飞剑。白木的飞剑是一把通体晶莹的月牙型飞剑,中间点缀着一点点的雪花,看来没有那么简单。而且白木旁边的年轻人没有说话,一直保持着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些什么。

云天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了灭魂心剑。

一看见云天的剑,火枯子就哈哈哈哈大笑起来,说道:“这样子的剑也可以拿来用?”

灭魂心剑出就是要拼命了的,云天唤出了战甲,冷冷的说,说道:“老鬼最好一边去,我可是最喜欢误伤了。”

白木喝退了火枯子,叫了一声小心,就是一招雪花痕。只见云天的面前凭空出现了点点的雪花,仿佛落叶般飘下,却又是在不经意见飞速的朝目标划去,快到留下了一连串的雪花的影子。

云天笑了笑,左手一抹灭魂剑,然后向前一洒,立刻出现了点点的雷光迎上了雪花,速度不慢分毫,只听嗤嗤一阵响声,雪花消失得无影无踪,而且雷光还不断地的产生。一分二,二分三,持续不断地。现在就连火枯子这个没头脑的家伙都知道了云天有能耐说那样的大话了,悄悄的退后了一断距离,还真相信了云天那句喜欢误伤的恐吓。

白木则是脸色一变,双手印诀变换,天上就开始下起了冰雹。

云天轻蔑的一笑,说道:“没有半点新意,拿出你最厉害的招式吧,不要浪费我的时间。”合体期和小乘期的差别是阶段的,根本没有可比性,云天自认为自己有实力和小乘期的一拼,自然不会把白木放在眼里,只是不希望浪费真元。于是依旧是一抹剑身,一把雷飞出,一切又消失了。

猜你喜欢

  1. 虐恋情深
  2. 仙侠
  3. 玄幻题材
  4. 言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