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玄幻 > 阎王喊你去打工

更新时间:2019-11-05 11:49:17

阎王喊你去打工

阎王喊你去打工 凉城虚词 著

已完结 云阎,安冉 腹黑灵异精怪玄幻题材热血爽文

《阎王喊你去打工》是凉城虚词写的一部精彩玄幻小说,主角云阎安冉。在一个月黑风高,飞沙走石,伸手不见美甲的深夜,我们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阎罗王大人背着双肩包被迫去人间历练打工了!你问我为什么?21世纪啊!要做大业务量啊!你不能脱离群众啊!俗话说得好,阎王不努力,少壮徒打工,且看我们敬爱的阎罗王大人,是如何在茫茫人海中斩断金手指,一步一个脚印升职!加薪!错过总经理,无缘CEO,争当白富美,走向怨生巅峰!...本站为大家提供阎王喊你去打工小说在线阅读。

精彩章节试读:

云阎的脑容量不支持他思考这么复杂的事情,顾止期将这几天的事情前后一捋,差不多已经清楚了。

“二货,你有仇家吗?”

“大胆凡人,胆敢出言不逊!污蔑本殿!”

“说人话!”

“应该……有吧……”

顾止期挑眉,女怨看俩人没工夫搭理她,一扭头就想窜,结果被顾止期踩住了裙子。

云阎大怒,立马念咒将其除之。

“要说仇家也不算,就是有个自家兄弟,总想坑我。”

云阎说着,和顾止期出了医院,已经快到凌晨,俩人站在路边打了个哆嗦。

“小子,去买辆车来。”

顾止期翻了个白眼,招来出租车,俩人回到家已经过了半夜三点。

顾止期找出前几天的钻石代言合同,“怕是有人故意引咱们去的医院。”

“你是说东哥吗?”

顾止期摇摇头,“从这个代言开始,这个人的心思很缜密,先用钻石引起我们的注意,又用一个阳寿快尽的老头破了你预言的血光之灾,再利用尹总的病情将我们引到医院……”

云阎惊讶道:“是那个女怨吗?她想情杀?!”

顾止期叹口气,“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你没有。”

“按道理,本殿不需要脑子这种俗物,我们阴间思考是用……等等,小儿又讥讽于我?”

顾止期不再理云阎,洗漱后躺在chuang上细想,引他们去医院的应该另有其人,但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而且还要让一个不明所以的女怨来引他们再次进入那个病房,是因为这个病房里面有什么蹊跷?

顾止期赶紧坐起来,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体,确实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那就是……云阎了?

云阎三秒入睡,刚进入梦乡,就被顾止期提溜了起来,迷迷瞪瞪的被扒开了衣服!

云阎一声惨叫,誓死不从,三贞九烈还没来得及上演,已经剩下一条丫丫小**……

“你%.口的咒印咋回事?”

“神荼的生死咒啊!你又不是没见过!”

“我说的是生死咒外面的一圈花边!”

“!!!”

“这什么时候有的?!”

顾止期扶额,这一刻真的很想把眼前这个二货扔出去,管他是不是什么狗屁阎王。

云阎大怒,大念除怨咒七七四十九周天,终于勾出一股怨灵,正是在医院里跳楼自杀的姑娘。

“尔以生魂做媒,甘愿化咒,可知从此将永不入轮回!”

姑娘一脸茫然的看着云阎,又看看顾止期。

“他的意思是,你用自己的灵魂化作咒印,这样将永生永世入不了轮回,刚才在医院,他明明超度了你,为什么又要回来?”

姑娘惨败的脸上充满惊恐,抱着脑袋道:“我不知道啊,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云阎大手一挥,姑娘瞬间跌入地狱死道。

“小子,我发现这**越来越好用了!现在不用念凡人的咒语都能施法了!”

顾止期懒得再收拾这二货,还没有拷问就把嫌疑犯放走的全世界恐怕就这一个阎王了。

俩人一觉睡到下午两点半,被经纪人连环夺命CALL轰到了片场。

俩人一到,看到坐在轮椅上笑的和蔼可亲的总裁大人,齐齐打了个冷战。

这时编剧安冉笑着道:“尹总有伤在身还亲自来片场,看来咱们小顾真是星途广阔啊!”

总裁温和一笑:“有能力的人总是耀眼的。”

云阎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钻到人堆里去了,留下顾止期一个人面对修罗场。

不过半晌,安冉就又找了过来,“云……阎?你的名字很特别。”

云阎嘴里叼着鸡腿,爱答不理的哼哼了一声当做回答,安冉倒也不介意,给云阎递上一张纸巾,“擦擦嘴。”

云阎有些尴尬,伸手接了,说实在的,他和顾止期相处时间不长,但大骨子里觉得亲切,从来没有客气过。

但这安冉人长得漂亮,又不像总裁那样油腻,说起话来让人感觉如沐春风,云阎前所未有的……

羞涩了……

“谢谢!”

“不客气,跟着顾止期……辛苦吗?”

云阎抹一把嘴上的油,无奈道:“咋不辛苦!可辛苦死了!一天天的不听话,还那么任性,说什么都不听,唉……愁死个人了……”

安冉被云阎愁眉苦脸的模样惹得哈哈大笑,出奇的,这张脸笑起来好看极了,云阎干咳一声,“其实……其实也就一般不听话,没那么严重。”

安冉清清嗓子,带着笑意问:“他给你工资很高?”

“嗤,还工资?工资是什么?能吃吗?”

安冉一脸诧异,“怎么……不给你工资?”

云阎有些尴尬,感觉自己像个吃软饭的,“也……也没有,包吃住的。”

安冉一把抓住云阎的爪子,皱着好看的眉毛道:“要不然,我帮你介绍一个工作吧,你这样……”

云阎脸爆红,这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挖墙脚?!

“那还真不劳你费心了!”云阎头皮一炸,他听到身后佛音萦绕了……

一转头,真的是顾止期,祥和淡然的脸上居然能看出杀气。

安冉很自然的放开云阎的手,站起来笑道:“我和云先生开玩笑,顾先生可千万别当真。”

一盆凉水,兜头而下……

云阎蔫哒哒的和安冉说了再见,被顾止期提上保姆车,云阎甚至能掐算出自己的大限将至……

“和我在一起,让你觉得不舒服?”

云阎缩脑袋,“怎么会……”

“那就是觉得我对你不好?”

某人竖起三根手指,“没有人能像你一样对我好了!”

“那安冉怎么回事?”

云阎严肃道:“这小子不过有一副好皮囊而已。”

顾止期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不但是吃软饭的,还是个颜控!地狱不要你简直活该!

云阎出轨不及而终,倒是顾止期又谈下来一部剧,小成本,但剧本绝对一绝,经纪人看了剧本兴奋的差点晕厥过去,他能肯定,顾止期肯定能靠这部剧跻身一线!

“你离那个编剧远一些,他不正常。”顾止期扔下一句话就去看自己的剧本。

云阎瘪瘪嘴,双手抱%看车窗外风景,不得不说,现在的人间真的是让他大开眼界。

今天有个场务小姐姐居然在吃一包‘屎’!

后来才知道,原来叫‘脏脏包’,是一种蛋糕,人间的蛋糕简直就是个逆天的东西,花样变化实在太快,简直好吃到掉舌头。

想着云阎就想吃了,非闹着顾止期买蛋糕,顾止期拿他没辙,只好让司机停在路边,这里恰巧是市中心,到处都是人。

云阎猴急,非得自己去买,磨着顾止期要了五十块钱拉开车门就跑了出去。

没过十分钟,顾止期就皱着眉带上口罩帽子下车去领自家二货。

果然蛋糕店门口排了一长串人,云阎阴着脸跟在后面,手里阴火舞动,随时都有利爪勾魂的冲动。

“走吧,回家我给你做。”

云阎被顾止期拉回家,刚到门口就听见房里噼里啪啦一通响,云阎诧异的问顾止期:“进贼了?”

“怕是进怨了……”

嘎吱……

夜里十一点,黑漆漆的房间里空无一人,屋外的霓虹灯影影绰绰的射进来,一团绿意森森的光团隐匿在窗帘背后,随着夜风忽起忽落。

诡异的是,窗帘的沙沙声中,还有影影绰绰的女人哭泣声,令人毛骨悚然。

仔细一看,整个房间的地上,居然如同沼泽一般,荒草萋萋,古木幽幽……

“云阎……云阎……”女人幽怨的声音回荡在俩人头顶,一道车灯闪过,天花板上赫然出现一张青面獠牙的脸来!

云阎伸手一把打开灯,抬头看了看趴在天花板上的马面,黑着脸问道:“马屁精!你有病啊?”

马面尴尬的顺着墙角爬下来,“老……老大……您……您能看得到啊……”

“我能看得到你很失望吗?”

马面搓着手弯着腰凑过来陪笑道:“怎么会怎么会,你出门这么久,小的实在是想你……”

说着用眼角瞄了瞄脸黑成了锅底的顾止期。

妈耶,这尊大神怎么在这里?!

云阎现在十分嫌弃马面,因为神荼的原因,他现在对这位下属保持极高的怀疑,现在又跑来献殷勤,肯定有诈!

顾止期实在心累,干脆自顾自去厨房做蛋糕,云阎也懒得理马面,帅气的留给他一句“跪安吧,本殿很好。”,丢下一个后脑勺就跟着顾止期进了厨房。

马面拧着手帕耸肩哭泣。

顾止期手艺一般,但不妨碍云阎大快朵颐,做了三个多小时,一块超大尺寸的蛋糕云阎一个人五分钟全部消灭殆尽。

马面欣慰的看着自家阎王生活幸福,还算满意,但是看到坐在沙发上看剧本的顾止期,还是下意识的打了个冷战。

这个煞神怎么和他们家阎王扯上关系的?

“那个……老大,前几天咱们殿里收了份快件,您过目。”

邮件用金色烫画封印着,仙气缭绕,音障重重,“是天宫来的?”

马面点点头,“加急件,怕是找您有急事,我就亲自送来了。”

这是一封普通信件,因为有仙家封印,一般人无法打开,云阎如今仙法封存,只能靠硬办法。

“天地自然,秽气分散。洞中玄虚 晃朗太元。八方威神,使我自然。灵宝符命,普告九天。解!”

信件在云阎手中剧烈的抖动了一番,云阎在封蜡处抹下一滴额心血,仙气立即四散而开。

“还是老大您厉害,居然用凡人‘净天地神咒’破仙家封印,实在是高!”

马面马屁刚拍完,云阎就捧着脸蛋一声尖叫:“玉帝亲亲要来找我?!”

猜你喜欢

  1. 腹黑
  2. 灵异精怪
  3. 玄幻题材
  4.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