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凤凰错:医妃无双

更新时间:2019-12-03 17:34:41

凤凰错:医妃无双

凤凰错:医妃无双 流年 著

已完结 赫连景,容凝月 穿越题材古代古装言情热血爽文

主角是赫连景容凝月的小说叫做《凤凰错:医妃无双》,本小说的作者是流年写的一本穿越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思索片刻,容浩昭看着容凝月,说到,“月儿,此事可是有什么误会?”...

精彩章节试读:

“你!”

容承衍不可置信的怒瞪她,大夫人花容失色的快速走到容承衍身边,急忙抚着他那左半边鲜红的脸颊,“衍儿衍儿,痛不痛?”

大夫人接着狰狞的竖起眉毛,厉斥容凝月道:“反了你了!当着众人的面竟敢打侯府嫡长子。容凝月,你是不是不想在侯府里待了?”

眼前的这些人她不屑多看一眼,一幅幅丑陋的嘴脸、以及那阴险狡诈的心计,他们无非就是容不下娘,所以连带着容不下她与弟弟。

这侯府,她未必想待,也不愿意待。

容凝月冷眼轻扫,讥笑着说:“打他又怎样?有谁规定,他是侯府嫡公子就可以目无法纪,为所欲为,所有人就必须顺着他、宠着他?”

她扭身欲走,手腕却被一股强势的力量攥住,容凝月皱眉,“放开!”

容承衍阴笑连连,“打完我就想走?没那么容易!”他堂堂侯府的大公子,何时受过这样的屈辱,尤其还是一个平时唯唯诺诺的庶出丫头。

“你想如何?”容凝月反唇相讥,毫无退缩之意。

他想如何?他当然是恨不得立刻杀了容凝月!

容承衍的目光中透着阴狠,单手握着她手腕,力道一点点加大。

看着面前女子紧皱的眉心,容承衍猖狂一笑:“刚才不是很傲么?恩?”

“啪!”以牙还牙?

容凝月与他对视,眸中火焰欲要喷出,脸颊上火辣辣的传来痛感,容承衍的一巴掌可比她刚才扇容承衍的要狠的多!

由于容凝月是面朝堂外的方向立着的,在看到从远处走来的那一抹身影时,容凝月忽然改了主意。

她狠狠的咬了自己**,逼着自己流出眼泪,眸子由愤怒转为受惊,她低声啼哭,身子也故作向后躲避的样子。

“兄长……别,别打我!呜呜……”

“容凝月!你又在玩什么把戏!”容承衍眼带鄙夷,自是不信刚刚还气焰嚣张的容凝月会向他求饶。

容凝月委屈的落着泪,单手捂着红肿的脸颊,哭道:“兄长……月儿知晓你被春悦楼的姑娘拒绝了,但,但月儿也只是实话实说,兄长若还是执意要打我,那,那月儿也只好认了。”

容凝月哭的梨花带雨,紧咬着下唇的可怜模样令人心疼。

她这番姿态让容承衍极其不爽,尤其是她刚刚那句话,瞬间点燃他心头的火焰。

想他堂堂侯府大公子,竟被春悦楼的一个歌姬给拒,当真是耻辱,奇耻大辱!

这件事原本知道的人不多,此刻被容凝月当众说出,他的面子哪里还挂得住,容承衍再次气急。

只是,抬起的大手还未曾落下,容承衍的身侧便传来一声沉闷的怒吼,“放肆!”

听到这声音,容承衍面色瞬间惨白,他爹怎么来了?

急忙落下手,也顺带松开了容凝月的手腕,唯唯诺诺的转过身,缩着脑袋喊了声:“爹……”

“哼!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爹?”

旋即,容浩昭皱眉望了一眼容凝月,“月儿的脸是怎么回事?”

手腕终于得以解脱,容凝月轻微转动了下,和要断裂一样的酸疼!

这笔账,她定会跟容承衍清算!

但此刻,容凝月边流泪边哭诉起来:“求爹爹替月儿做主。”

“说。”容浩昭怒气冲冲的说道。

容凝月闪烁着眼神,似躲避、似害怕的抬眼在大夫人、容清雨、容承衍三人身上兜转,容浩昭见状,冷声道:“不用怕!说出实情来,有我在,谁敢造次。”

虽说平日里容浩昭对她们姐弟都是充耳不闻,对其放养,但总归还是有那么一丁点情感在的吧?

容凝月这样想着,也组织好了语言,“爹爹,是这样的。前些日子白儿上街时偶遇兄长在春悦楼外大吵大闹,缘由竟是兄长想……想带走春悦楼的一歌姬,却被歌姬所拒,兄长这才恼羞成怒,继而……仗着咱们侯府的权势,砸了春悦楼。”

“这件事我本不想说的,可是那天兄长发现了白儿,于是就扬言威逼,白儿害怕才与我说,估计是怕我与白儿将此事说漏,昨日我明明在自己的院子里,竟然有人将我口鼻捂住,弃尸荒外……”

容凝月泣不成声,胆胆怯怯的模样让人丝毫怀疑不起来。

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其中的意思已经表露的很清楚,容承衍有很大的嫌疑,连带着作为当家主母的大夫人也脱不了干系。

容浩昭怒道:“想我堂堂容府,竟然发生这样的事?”

容承衍和大夫人瞬间脸色苍白。

“死丫头,你胡说!”大夫人怒声斥骂,直接红了眼:“老爷,你莫要听信这丫头的胡言乱语啊?妾身治理后院井井有条,即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怎么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呢?”

“爹!你千万不要信容凝月的鬼话,儿子我根本没有去过什么春悦楼,更别提找歌姬闹事了。我是侯府公子,自然要以咱们侯府的声誉为主啊!”容承衍说的信誓旦旦。

“爹爹,娘亲和哥哥断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还请爹爹明察。”容清雨也不由分说的求情道。

容承衍和大夫人同时跪倒在容浩昭身前,容凝月心中冷笑,面上却是担惊受怕,“爹爹,月儿,月儿不敢有半句谎话。”

容浩昭黑沉着脸盯着几人,堂中静溢的可怕。

良久,容浩昭终于开口:“我相信月儿,她不是个会掐谎的孩子。”

容承衍平时什么德行,他不是不知道,春悦楼的事情他多少也有耳闻。无奈容承衍是侯府的嫡长子,余下的儿子都是庶出,他不得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思索片刻,容浩昭看着容凝月,说到,“月儿,此事可是有什么误会?”

容凝月心中一凉,容浩昭这明白着是要替容承衍和大夫人遮掩。

若是换做平常,就坡下驴也不算难事,但是今天,她不想这么痛快放过这群渣亲人。

狠狠掐了打腿一下,容凝月的眼眶再次蓄满了泪水,紧咬着下嘴唇,迎着容浩昭的目光看过去,“爹爹说什么就是什么。”

猜你喜欢

  1. 穿越题材
  2. 古代古装
  3. 言情
  4.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