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王妃归来:王爷妻管严

更新时间:2020-01-20 21:49:38

王妃归来:王爷妻管严

王妃归来:王爷妻管严 沈画词 著

已完结 容修,云意 古言宫斗腹黑

精品小说《王妃归来:王爷妻管严》由沈画词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容修云意,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缰绳转移到他手中,容修手上用力,脸色都变了,惨叫不已的马儿,突然横冲直撞。...

精彩章节试读:

顾思凡欢天喜地的爬上了枣红骏马,还冲她一个劲的眨眼睛。

云意对着她笑嘻嘻的,一转脸眸色就沉下来。

都什么人啊!

前有苏妙儿和老妖婆,后面跳出来的这个顾思凡,怎么看怎么觉得不舒服。

以后还是少和她有点交集吧!

云意胡思乱想着,耳边传来吹口哨的声音,她回过头,又对上了顾思凡的眼睛。

她眉眼弯弯,给她加油,“七嫂嫂!勇争第一!”

可拉倒吧。

她是新手上路,只求能够安安稳稳的跑完全程,不求什么名次。

敷衍的冲着顾思凡点点头,她专注的看向前方。

赛马场中间立着个侍卫,高高举着手,此刻正在讲解赛马要求。

譬如,女眷们绕着马场跑两圈,最先到达的获胜。

再譬如,评判标准还涉及到马上的身姿是否优雅,纵马时的表情是否迷人……

一长串要求听下来,云意就差打瞌睡。

“准备了!”顾思凡隔着八王妃,再度低声提醒她。

云意像模像样的挺直了腰背,只等一声令下冲出去。

口哨声毫无防备的响起,云意立刻握紧马缰,大喊一声驾,同时用力一夹马肚子,整个人便飞了出去。

迎面而来的春风,不再含蓄,颇有几分激烈和强势。

云意能够感觉到衣袂翻飞,就连长发都被拖拉着向后生长,她张大嘴巴呼吸,只觉得爽快!

纵马疾驰,竟是如此惬意!

她并不是最快的,前面还有五六匹马,不争便不着急,她只需要保证跑完便是。

云意跑了半圈,再抬头时,发现九王妃顾思凡,正骑着她那匹枣红色的马儿,排在第一!

她们的速度超级快!

快到几乎只剩一道影子,真真是走路带风。

云意心中暗暗骂了句娘,回头去找容修的身影,她要好好和他理论理论,他是不是想她死?

幸好没骑上那匹马,不然铁定她被摔下来。

容修长得好看,就算是再一众容貌不错的世家公子皇子里,丝毫不逊色。

她一眼就撞进了他的眼眸,然后冲他龇牙咧嘴。

容修眸色淡淡的,给人一种疏离的感觉,他看她一眼,又望向别处,眉头皱的更快。

他看什么呢!

没接收到她凶神恶煞的眼神吗!

云意打算再接再厉,不料耳边不约而同的响起一阵惊呼声。

“救命!”

“我的天!”

“啊啊啊!”

她被吓得不轻,忙朝着众人目光所在看过去,整个人如坠冰窟。

先前跑的飞快的九王妃,此刻竟然半挂在马身上,她被从上面甩了下来,两只手死死的抓着缰绳!

马儿跑的太快,她想找机会爬上去,但一直不能,双脚时不时会拖到地上,又引起一阵惊呼!

云意看出来,那匹马不正常!

它像是受惊了,高高昂着马头,痛苦的嘶鸣,响破云霄,疾行的马蹄哒哒有力,恨不得把顾思凡狠狠踹下。

太危险了!

守在旁边的王爷公子们,但凡会点功夫的,全部都朝着马场上跑去,云意一颗心都揪了起来,死死的盯着那匹马。

只见容修起步最晚,但竟然是最快一个到达跟前的,他精准的落在马背上,顺手将顾思凡拉了上来。

缰绳转移到他手中,容修手上用力,脸色都变了,惨叫不已的马儿,突然横冲直撞。

人群哄然散开,容修大喝一声,“抱紧我!”

顾思凡顾不得其他,当即死死的抓住他,时间紧迫,再等不及,容修干净利落的弃马!

骏马到处跑,九王爷联合一众皇宫侍卫,一并将那匹发疯的马制服。

一场变故到此结束。

马儿无力的倒在地上,发出声声哀叫,它的腿脚还有嘴巴,全部都被绳子牢牢的记住。

一群人心有余悸,谁也没有了比赛的心情,全都围成群,集体噤声。

男人们胆子都大,神色不轻松,女人们有的已经在小声啜泣。

顾思凡被九王妃搂在怀里,小声的安抚,太医正在为她检查伤势。

云意情绪复杂。

如果不是顾思凡和她换马,那么被摔到的可能就是她。

更糟糕的情况是,顾思凡会点拳脚功夫,她完全不会,马儿真发疯的话,什么都做不了。

后背起了一阵阵寒意,除了恐惧,就是愧疚。

她犹豫着走到顾思凡旁边,“九王妃……”

顾思凡似乎是崴到了脚,太医正在做进一步检查,抬头看见满脸愧疚的云意,反而笑的亲切,朝她招手,“七嫂嫂!”

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人还帮忙挡了一灾。

云意也跟着讪讪笑,“九王妃,你怎么样了?”

“叫我什么九王妃啊,”顾思凡道,“叫我思凡就可以了,怎么七嫂嫂你失忆了,反而和我客气起来了?”

“……”

“哈哈,没事的。我就是点皮外伤,不碍事的,幸好坐在马上的是我,换成你的话,就糟糕了。”顾思凡说起这个,抚了下%.口,“万幸万幸。”

“……”

云意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顾思凡见她不吭声,大眼睛扫了眼四周,对她道,“七嫂,你靠近点。”

云意蹙眉,察觉到顾思凡有悄悄话要说,从善如流的附耳过去。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肌肤上,云意觉得痒痒的,正要走神,谁知道就听见了大消息,“这匹马我之前看见苏妙儿去碰了碰,心想她肯定没安好心,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苏妙儿?

云意狐疑又严肃的看着她,“思凡,这话不能乱说。”

“千真万确!”顾思凡举起手发誓,“我没事胡说什么啊!”

云意盯着她看,她的眼睛大而明亮,澄澈如洗,丝毫不像是骗人的。

顿了顿,她想到之前苏妙儿那轻蔑挑衅的视线,忍不住皱眉,对顾思凡说,“好,那等下你敢站出来作证吗?”

“当然敢!”顾思凡挺挺*脯道,“看见了便是看见了,什么时候连说真话,都要问一句敢不敢了?”

就冲着这句话,云意对顾思凡有了好感。

二人在一旁嘀嘀咕咕的商量了会,不多时,太后由苏妙儿搀扶着,姗姗来迟。

好好的赛马,居然差点闹出人命,太后脸色很沉。

到达跟前后,扫了圈众人,问,“怎么回事?”

九王爷行礼后道,“回太后,七王妃的马儿受惊了,伤到了思凡。”

太后不解,“七王妃的马受惊,怎么会伤到思凡?”她的视线看向云意,“七王妃真是走到哪,哪里不得安生!”

听听这叫什么话!

真是看一个人不顺眼,就连对方呼吸都是错的。

云意握紧拳头,将心中的不悦压下,上前回话,“回太后,云意的马是王爷亲自为我准备的,王爷待我情深义重,断断不会找一匹有问题的马儿给我,所有带来的马都交由宫里侍卫一并看管,王爷带来的马,之前都是好的,怎么在宫里待了一段时间,就出问题了呢?”

太后听完,更加不悦,“你这是要栽赃到宫里来?”

“万万不敢。”云意连忙鞠躬,“孙媳只是进行合理猜测,要么是皇宫风水不好……不,皇上乃真龙天子,有皇上在此,风水怎么可能不好?要么就是有人动了手脚!”

“不可能!”太后道。

“如何不可能?”云意轻嗤。

顾思凡看到云意给她的信号,低声开口,“参加太后。思凡有话要说。”

太后看向思凡,脸色没有那么难看,语重心长的道,“你说。”

“回太后,思凡之前看见,苏妙儿在比赛开始前去了一趟马厩,她穿这身明黄色的衣服,最是显眼,听说是太后您亲自赐给她的,如此明丽的颜色,思凡肯定不会看错,这宫中女眷,哪个没有得到批准,是绝不敢穿这种颜色衣服的。”顾思凡双目如炬,看着苏妙儿,“是你做的手脚,对吗苏妙儿?”

“不是我!”苏妙儿反驳,“在场又不是只有我穿这个颜色。”

云意呵呵笑,“难道你的意思是,不是你,是太子妃?”

太子妃今天也穿了件黄色的衣衫,但可比苏妙儿的好看多了。

苏妙儿一听云意的话,顿时就想咬死这个jian人,轻飘飘一张嘴,就让她和太子妃结仇了。

决不能!

“我没说是太子妃。”苏妙儿挽救道,“云意,就算你们说是我做的,你有什么证据吗?谁不知道你和顾思凡走得近,你们两个联合起来诬陷我,也不是没有可能。”

“证据只要找就会有的。”云意双手环%,不等她动作,容修便走到那匹马跟前,蹲**身认真的摸索着什么。

全场寂静,似乎在等待一个结果。

不多时,容修转身回来,慢条斯理的擦着手,道,“马鬃上有个小刀口,刀口周围有墨色粉末,应该是中了马腥草的毒。”

“中毒又不能证明是我做的!”苏妙儿道,“我又没下毒。”

“你下没下毒,现在还不能做结论。”容修不给面子,他微微挑眉,看向她,“苏小姐想证明清白的话,眼下就有一个机会,只要让我们搜身即可。”

猜你喜欢

  1. 古言
  2. 宫斗
  3. 腹黑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