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晚安,国民老公

更新时间:2020-03-26 16:07:39

晚安,国民老公

晚安,国民老公 吖灼 著

已完结 席凉,苏南葵 言情都市题材

甜宠新书《晚安,国民老公》由吖灼所编写的都市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席凉苏南葵,内容主要讲述:她并不喜欢伸手问人要钱,她的骄傲不允许,而且也没有跟辛泽竹结婚的打算,结婚是一件大事,且不说她跟辛泽竹之间还有许多问题,她跟辛泽竹的妈妈阮美资也一直不合。...……

精彩章节试读:

“我哪里会招惹……”苏南葵说,声音一顿,忽然想到了个人。

别说,她还真惹上了一个人。

苏南葵想了想,问:“我记得我们这家培训机构的老总好像是姓白?”

“对对对。”有人回道,“你真惹到了上面的人?”

苏南葵简直要气哭。

她那里惹上了那什么姓白的,她惹上的是裴红妍啊!

裴红妍绯闻对象之一,便是姓白,就是从事教育相关的。苏南葵已经猜到大概经过了,但是她一时想不出头绪,只能怄气,恨不得化身成容嬷嬷扎死她。

在没有找到工作以前,苏南葵的银子都得紧着用,她晚上干脆去了吉西雅家蹭饭。

吉西雅的母亲是新疆人,父亲是本地的,夫妻两都非常热情,对苏南葵也很好,但并不知道苏南葵家里的情况。

晚饭后两人躺在chuang上聊天,苏南葵跟她倒苦水,说了工作的事情,原本已经平复的心情顿时崩溃,说着说着她眼睛就红了。

已经纾解好的委屈,一旦面对亲近信任的人,就扛不住了。

吉西雅很心疼她,抱着她安慰:“小南南乖,不哭不哭,不就豆大点事儿吗?等着,姐给你另外找份工作,再不济你就来我家帮忙洗车,工资绝对优待。”

苏南葵听着哭得更厉害了。

她不想洗车。

原本打算在吉西雅家过一晚,但辛泽竹忽然给她打了电话,约她吃饭。

吉西雅翻白眼:“都快八点了,还吃饭,吃宵夜吧,真没长心。”

“阿竹是医生,这个点他应该也刚下班吧。”苏南葵说。。

吉西雅知道她的尿性,便也不强留她,还做机车送她去了地点。

里头,辛泽竹已经到了,他还点了东西,都是苏南葵喜欢的,菜品已经上齐了,但却一点都没动过。

“刚下班吧,怎么不吃东西?”她坐到了辛泽竹的对面。

“等你。”辛泽竹说,嘴角不自觉扬起一抹微笑。

苏南葵微笑以对,坐下闲话家常,两人很有默契的没再提之前的事。

这样的相处方式苏南葵已经习惯了,即便她知道如此会有很大的隐患,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矛盾,总有一日会膨胀爆炸,成为压垮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她有心想要改变,可每每讨论问题时辛泽竹都会逃避,她真的很不喜欢这样,只是她真的很珍惜这份多年的感情。

苏南葵主动说了今日发生的事情,包括她被炒了的事,辛泽竹说:“小葵,其实我觉得你不用这么拼,你不愿意跟苏叔叔低头没问题,我是你男友,我可以给你钱,有没有工作无所谓,等你毕业后我们就结婚,你主内我主外,就安心当全职太太吧。”

苏南葵皱眉:“你知道我不喜欢听这样的话,你以后也不要再说了,而且……关于结婚的事,我暂时还没打算。”

她并不喜欢伸手问人要钱,她的骄傲不允许,而且也没有跟辛泽竹结婚的打算,结婚是一件大事,且不说她跟辛泽竹之间还有许多问题,她跟辛泽竹的妈妈阮美资也一直不合。

苏辛两家虽是世交,但阮美资并不喜欢他,因为阮美资的初恋情人喜欢孙梅,她就一直记恨到现在,因为辛家在商场跟苏家有共同的利益,所以才同意他们交往。

“可是我们两家不是再商量订婚的事儿了吗?”辛泽竹说。

苏南葵一愣,不可置信的看着辛泽竹,几乎是惊叫出声:“订婚?什么时候的事儿,我怎么不知道。”

周围人纷纷回头,不悦的看着他们。

辛泽竹没想到她会有这么大的反应,秀气的眉皱着,示意她小声点后说:“这件事半个月以前就定下了,决定在大后天辛氏药业的年会公布,苏叔叔没跟你说过吗?”

半个月以前!

时间都定下了。

苏南葵又惊又想笑,订婚这么大的事情她居然不知道,此时此刻她的心情犹如过山车,甚至还有点向发脾气。

苏国强到底搞什么,一声不吭的就决定了她的后半生,有没有问过她的意思,甚至灵镜订婚日期她才知道,合着她的想法意见并不重要是吗。

“小葵,你不想跟我订婚吗?”辛泽竹眸底忽然略过一抹慌乱,以及几分不悦,他没想到苏南葵是这个反应。

订婚是一件开心的事,可她除了惊慌失措就只有微怒,不见一点喜色。

苏南葵心里很乱,是的,她并不想跟辛泽竹订婚。

两人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没考虑过结婚、未来是不可能的,可随着他们越来越大,矛盾也越来越多,苏南葵并没有步入婚姻与他携手一生的准备,或者说是不敢。

她爸妈的婚姻不断地在告诫婚姻的可怕,最重要的是辛泽竹没有给她足够的安全感。

“可你妈妈不喜欢我。”苏南葵道,她是理智的,即便她爱辛泽竹,也不会忽略掉事实,“我跟你母亲的事你花了十几年的时间都没解决,你是家里的独子,以后结婚自然是要跟父母住的,你打算怎么处理我跟你妈妈的事情。”

“我妈妈那边我会说的,你放心,这一切我会处理。”辛泽竹忽然握紧她的手。

苏南葵红唇未泯,没说话即便她心里并不相信辛泽竹能解决她妈妈。

到底十几年都他都没处理好他妈妈的问题,不过也只是订婚而已,若最后问题还是得不到解决,苏南葵再爱也不会嫁给他的。

是的,她就是这么理智的一个人。

饭后辛泽竹便送她回家,苏南葵刚一下车,辛泽竹忽然也跟着下来,苏南葵说:“不用送我上去的,你工作了一天肯定也累了。”

辛泽竹深深地看着他,眸底忽暗忽闪,似有什么在跳动,他握住苏南葵的手臂,一路滑下扣住她的掌心,声音嘶哑道:“既然我们都已经准备订婚了,那是不是可以……”

苏南葵神色一滞,慌乱不已:“我、我还没准备好……”

在一起很久,可两人从来就没有过更深层的接触,婚姻跟*事,对苏南葵来说都是异常恐怖的,她怕,是真的害怕。

辛泽竹知道她的心病,虽然心疼她的经历,但作为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身体一直得不到满足是件非常痛苦的事,他声音沙哑的轻哄道:“没事,相信我,把自己交给我,我会让你快乐的。”

“不、不行……”苏南葵摇头,声音居然带了哭腔,“阿竹,不要勉强我……”

辛泽竹皱眉,轻哄她让她接受自己,但苏南葵抵触得厉害,差点都哭了,最后只得放弃,带着几分不满跟无奈说:“小葵,你这样真的有问题,你确定你真的不需要去看心理医生吗?”

苏南葵低着头,双眸蓄满水雾,他没说话。

后来辛泽竹心软也没再说什么,但也不再提出送她回去的请求,只亲吻了一下她的**便离开了。

苏南葵目光黯然的看着辛泽竹的车越来越远,作为一个成年人,她也知道男人对生理的需求,只是她真的无法过心理的那关。

最后辛泽竹也没送她上去,两人就在小区门口分别。

辛泽竹在车上神色阴沉,心里还是怪苏南葵的,不做那码子事儿还算是情侣吗,更何况两人都快订婚了。

手机忽然响了,来电人是苏和煦。

他眉头一蹙,但还是接了电话。

话筒传来又软又媚的声音,隐隐的撩动了男人方才还没平复的情y。

“今晚你过来吗?我不用训练。”

“好,我过去。”

对方一愣,似乎没想到辛泽竹会答应得这么干脆,她的声音很甜:“好,我等你。”

苏南葵一夜无眠,她觉得自己或许需要看心理医生。

今日没课,苏南葵翻了个身继续睡,但死党吉西雅忽然来了电话,说给她找到了工作。

苏南葵正睡得迷迷糊糊的,瞬间就从chuang上跳了起来:“真的?”

吉西雅道:“是啊,但是这份工作是私教,需要去到人家家里教学,而且听说学生也顽劣得厉害,好几个私教都气的辞职了,不过薪水很高,学生也是低年级的,好像还没上一年级呢。”

这对苏南葵来说都不是事儿,只要薪水可以就成。

上课地点是在白山,白山属于郊区外,人烟稀少,公车每天也只有两班,不过苏南葵打电话咨询过,若是通过,对方不介意每日送她上下班。

丰厚的薪水,大爷的待遇,苏南葵喜不胜收,不过以这样的条件都难找到人,估计那小朋友是真的难教。

别墅健在半腰上上,一路上也没什么人,接待她的是别墅的管家钟叔。

钟叔说:“给我们家小少爷上课就只要求两点,一.不能打骂,二.不能说粗俗烂语。”

“就只是这样?”苏南葵惊呆了。

不要求点别的,比如说仪容仪表,又或者说学历啥的。

钟叔叹气:“就这样,你若能留下,以后逢年过节我们还会送你红包。”

“……”苏南葵。

这小朋友得多猴啊!

这栋别墅很大,与他们苏家有的一拼,就是来往的都是保镖佣人,没瞧见主子。

苏南葵好奇也没多问。

上课地点在二楼,钟叔带她上去,长得粉嫩粉嫩的小男孩,男生女相,可爱的不得了。

苏南葵忽然有些心疼,这么个小东西居然要学语文、数学、英语、法语?

哦,忘说了,因为苏南葵的母亲是法籍华裔,所以她的法语也不错,每年总会飞一两次去发看她的外公外婆。

小男孩正在房间看一本厚厚的十万个为什么,还像模像样的抬了抬没框的眼镜,一脸老气横秋的说:“你就是新来的私教?”

苏南葵忍住抽+搐的嘴角:“是我。”

一直恭敬有仪态的钟叔瞧见小男孩却是一脸心累,交代几句就迫不及待的退出了房间。

“好了,接下来我们上什么?听说你会法语,不然我们从法语开始吧。”小男孩说,把书本合起来。

苏南葵点头,抬头挺%的往前走,可才走几步,脚下猛地一滑,直接摔了个狗吃屎。

地板滑滑的,好像是洗洁精的味道。

只见那小男孩居高临下,一脸肃穆:“爱卿,不必行此大礼,平身。”

苏南葵才反应够来:“你、你故意的?”

“反正不是故意就是有意的。”小男孩对她做了个鬼脸,嚣张得不行。

苏南葵气的牙痒痒,恨不得把他抓起来痛打小屁屁,她忍着痛,扶着腰起来,想叫他名字,才想到钟叔没将这小子的名字告诉她。

怕是以为她坚持不下去吧。

为了小钱钱,没什么不可以的。

苏南葵深呼吸,正式开始跟他上课。

别说,这小东西是真磨人,动不动就跟她呛、顶嘴,说话还死毒死毒的,几乎要气死个人。

苏南葵每每忍不住时,就想小钱钱,也就只有小钱钱能够抑制住她体内的洪荒之力。

一天要上两个钟头,试课完毕后钟叔非常满意她的忍耐力,最后决定录用他,临走时,她才知道小男孩的名字叫明钰。

倒是挺小清新的名字,就是人太小猴头了。

后天就是她跟辛泽竹订婚礼了,前一天晚上他们两家人在一块儿吃饭,但辛妈妈说身体不舒服借故不来,苏家这边苏和煦也不来。

苏和煦对辛泽竹一直有意思,心上人与被人的订婚礼,不来也是正常的,这是这场订婚宴两家都有人缺席,心里总是怪怪的,不够圆满。

吃完饭后,辛叔叔送了她一套衣服,是一套非常漂亮的露肩红纱裙,笑着说是给未来儿媳妇的。

虽然阮美姿不喜欢她,但辛叔叔却非常中意他。

苏南葵乖巧的道了谢,两家在门口分别。

眼下就只剩下他们苏家一家了。

苏国强抱着儿子,肃穆道:“明天就是你的订婚礼了,今晚就回家睡吧,不然一家人分成两拨去化妆间,让人笑话。”

“我们家早就是别人眼中的笑话了。”苏南葵呵笑一声,冷冷的瞥了眼他们亲密站在一起的三人,“要不是阿竹告诉我,我都还不知道明天就是我的订婚礼。”

苏国强神色一板:“够了,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苏南葵冷哼一声,不想在与他争执,在路边拦了辆车,直接离开。

苏国强被她气的上气不接下气,恨不得把她五花大绑带回家打一顿。

张秀芝依附在苏国强的肩膀上说:“老公,你别跟小葵计较了,她那性格随她妈,就是那样倔强的性子,她怕是早就当没你这爸了。”

“她不认我,也是我的种,这是永远也无法改变的事实。”苏国强愤怒道,脸色通红。

张秀芝说细声轻语道:“依我看你也别管她太多,反正小葵也不会领你的情,就算你给她准备在多嫁妆她也不会体谅你,唉,小葵也真是的,都已经是成年人了,还这么不懂事。”

“小葵到底是我的女儿,这些年来我也的确亏欠了她。”苏国强虽然气女儿不懂事,但到底也是她的心头肉,对于她跟孙梅,苏国强心里也是愧疚的,只有女儿带着丰厚的嫁妆嫁人,在婆家才会有底气。

张秀芝不说话了。

苏果前对于这三个儿女,他总是偏心的,光是给苏南葵准备的嫁妆,那几乎是苏家的一半,细想想她也是恨苏国强,凭什么她子女的家产加起来还比不过苏南葵这jian种的,她委屈,难道自己就不委屈了吗。

即便心里有再多的怨言,聪明的女人是绝对不会在自己丈夫面前抱怨的。达到目的的办法有很多,她没必要用最烂的那种。

很快就到了订婚那天。

订婚当日,换好礼服正在化妆间化妆的苏南葵无所事事的上网,周围有点是化妆师伺候她,不必她亲自动手。

明明还有三个钟订婚典礼就要开始了,但苏南葵居然没有一点紧张,周围的人都说她冷静。

只有苏南葵自己知道心里面的茫然。

她真的就要这么结婚吗?

后半生的日子,她真的会幸福吗

苏南葵内心复杂,一连串的困惑跟安全感席卷了她的内心,没有注意到好友吉西雅的表情怪异,吉西雅余光瞥了眼苏南葵,心事重重,欲言又止。

下一刻,化妆间的门被人推开,有一个人走了进来。

苏南葵瞥了眼化妆镜的倒影,秀眉微蹙。

“姐姐,订婚快乐。”

那人一身简单的白色抹%晚礼服,凹凸有致,身材惟妙惟肖,典型的S形身材,身材比例很直比国际模特还要标准,她长着一张清纯的娃娃脸,脸蛋虽不说多精致,但身材却是顶好的。

是苏和煦!

苏南葵嗤笑:“你居然回来,看着阿竹和我订婚,就不怕心痛而死吗?”

苏和煦眼底闪过一丝愤恨,然后她又挑眉一笑,双手环%:“谁心痛,还不一定呢。”

苏南葵蹙眉,反感她那阴阳怪气的声音。

“砰!”

就在这时,门忽然被人重重的推开。

猜你喜欢

  1. 言情
  2. 都市题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