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逃爱小娇妻:宁少,请接招

更新时间:2020-03-26 15:32:35

逃爱小娇妻:宁少,请接招

逃爱小娇妻:宁少,请接招 苏小意 著

已完结 宁泽珩,许芯如 宠文婚恋题材都市题材

主角叫宁泽珩的小说是《逃爱小娇妻:宁少,请接招》,是作者苏小意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在北城人的眼中,宁泽珩多金帅气、孤傲又不可一世;只有许芯如知道,在他冷漠的外表下是一颗无比温柔的心。

精彩章节试读:

痛……

这种感觉很强烈,就像有一双无形的手掐在心脏上,硬生生扯掉了一大块。

许芯如终于明白,再卑微隐忍的爱情也会受伤。这些年来她的眼里、心里就只有宁泽珩一人,怎么容得下其他男人?

“哼……”宁泽珩用力甩开许芯如的手,力度太大差点站不稳摔倒。从这个男人的眼中,她看到了不屑、讽刺、厌恶,却没有信任。

哪怕一点点,也没有!

那些无情而决绝的字眼,成功把许芯如修炼多年的金钟罩击碎。她把眼泪忍了回去,一字一顿地问道:“在你的心里,我就是这种女人?”

宁泽珩没有说话,掏出香烟点燃。缕缕烟雾笼罩着他那三十六度无死角的脸,帅气、孤傲、自带光环。

她是那么的爱他,天真地以为只要有耐心就能融化宁泽珩的心。看来只是她一厢情愿罢了,在这个男人的心里她不过是水性杨花的女人。

抬起头,温热的液体慢慢流回去。许芯如突然想要问一个问题,一个存在心里很久却一直不敢问出口的问题。

“阿珩,在你的心里我到底是什么身份?如果不是舅舅做了那种事,你会让我留在身边吗?”许芯如的双眸红如兔子,声音哽咽得厉害。她只想知道,宁泽珩有没有对她有一点点的感觉或者在乎?

长吐了一口烟雾,宁泽珩的语气冷漠极了:“别问我假设性的问题,你是什么身份,难道就没有自知之明吗?”

一句话,成功扯破许芯如最后一丝尊严和底线。

“对……我怎么忘了自己的身份。”她跌宕往后退了几步,自言自语地说。

许芯如呀,许芯如,你怎么就没有自知之明呢?自己不过是宁泽珩受欺骗、被利用的证明罢了。要不是因为她和许少峰,他完美的人生就不会蒙上污点。

她怎会那么天真,期望能从从这个男人的嘴里听到那两个字?

可笑,可悲,可怜!

即将涌出的泪水,再次被许芯如忍了回去。她不能哭,哪怕尊严被宁泽珩一而再地践踏,也绝对不能在他面前哭!

“我明白了。”

许芯如深呼吸,把所有的情绪压抑在心底,咬牙道:“对不起,我再次为舅舅的事向您道歉。假如他联系我,一定会马上通知您。宁少,也感谢这些日子以来对我的照顾,给你添麻烦了。”

说完,她郑重地向宁泽珩鞠了一躬。

宁泽珩的脸色又阴沉了几分,从小到大她总是“阿珩……阿珩”地叫,这一声“宁少”听着让他觉得别扭。

发呆的瞬间,许芯如已经快速把衣服换好,转身离开了房间。

“站住!”宁泽珩命令道。

许芯如并没有像往常一样乖乖停下来,而是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卧室。里面传来了杂物倒地的声音,以及男人的怒吼声。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会在沉默中灭亡。

跌跌宕宕跑到客厅,许芯如差点撞上迎面而来的人影。陈嫂吓了一大跳,关切地问道:“许小姐,你怎么了?”

“我没事。”许芯如擦干眼泪,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这个奢华的牢笼空荡荡的,冰冷的气息让她窒息难受。

此时此刻,她的脑子里唯一想到的就是逃离。明知道自己在宁泽珩的心里不过是一个送上门抵债的女人,她为什么非要自取其辱?

“许小姐……外面就要下雨,你迟点再出去吧。”陈嫂把许芯如拦了下来,好言相劝说。

“让她走。”身后传来阴冷的男声,宁泽珩站在楼梯口,表情阴冷至极。

陈嫂吓得不敢再说话,朝许芯如摇了摇头示意不要乱来。

妥协、忍耐,乖乖待在宁泽珩的身边任他欺负,这并不是许芯如想要的生活。她爱他,并不代表就得放弃尊严、苟且活着。

“陈嫂,放手吧……”许芯如用力抽回右手,甚至没有多看宁泽珩一眼,如箭一般往门外冲出去。动作太快,她跑步的姿势显得有点可笑。

这是宁泽珩从没见过的,偏执而又决绝的许芯如。在过去的一年多,她一直乖巧听话、从不忤逆他的意思。

她是吃错药了吗?

“宁少……这药膏你还需要吗?”陈嫂把手中的疤痕膏递了过去,小心翼翼地问道。今天下午宁泽珩突然出现在别墅,还吩咐她去药房买了一支疤痕膏。

“丢掉!”宁泽珩面无表情地扔下这句话,转身往楼梯的方向走。

北城的天,说变就变。明明回来的时候还是晴空万里,眨眼间就乌云密布。

许芯如一口气跑到公交车站,大雨倾泻而下。小小的遮雨棚根本无法阻挡着这暴雨,很快她就**了身。

离开宁泽珩,离开那座奢华的牢笼,她终于可以放肆地痛苦。冰冷的雨水疯狂地拍打在她的身上,已经分不清脸上的是雨水还是眼泪。

记得许少峰曾经说过,当上帝关上一扇门的时候,会帮你打开一扇窗。花姐这个时候的电话,成功解决许芯如眼前的困境。

近郊的小公寓。

花姐捧着汤碗走出来,尴尬地说:“我也不会下厨,将就吃一顿泡面吧。反正我也是一个人租房子,要是没地方去你可以留下来。”

“谢谢。”许芯如再次红了眼眶,为了掩饰狼狈只好默默吃泡面。

花姐虽然粗线条,但不喜欢窥探别人的隐私。既然许芯如不愿意说发生了什么事,她就当她跟家人吵架离家出走:“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许芯如微微一愣,试探性地问道:“我想……找工作。之前你不是说杂志社还缺插画师吗?我可以试试”

花姐重重叹了一口气,自嘲地说:“我昨天辞职了……”

辞职了?许芯如夹泡面的动作停住了,尴尬得不知道该如何接话。看来,她来得并不是时候。

“不过……”花姐顿了顿,朝许芯如挑眉笑说:“明天我将要入职北城最大的广告公司,部门现在还缺一个设计助理,你有兴趣吗?”

猜你喜欢

  1. 宠文
  2. 婚恋题材
  3. 都市题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